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16章 他家老师会卖萌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铃木园子也怀疑上池非迟的来意,眼睛放光地探过身,压低声音问道,“非迟哥,非迟哥,难道你是想带大家来砸场子的?”

     柯南:“……”

     园子居然还一副‘超级期待’的模样,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两家关系再怎么不好,该竞争的事竞争,该合作的事也可以合作,”池非迟毫不留情地打破铃木园子的想象,“而且不管怎么样,我也应该来一次,正式见一见八代会长。”

     铃木园子失望坐好,又了然地点了点头,“也对……”

     “为什么非迟哥一定要来?”毛利兰疑惑问道。

     “表示非迟哥可以代替池家出席活动的意思啊,”铃木园子解释得很直白,“虽然大家一直默认非迟哥是继承人,但也要告诉其他人,他不再是小孩子了,有必要代替伯父、伯母应一次邀请。”

     池非迟默认了铃木园子的猜测。

     秋吉美波子想把他拉下水?

     不好意思,虽然他确实在搞事,但也有合适的理由。

     他来参加首航看起来不合理,其实完全说得过去且有必要。

     其他人大概听懂了,连秋吉美波子也信了这种说法。

     由于上司是八代家的女婿,她也知道一些默认的规则,比如说,安排某个后辈活跃在各种活动中,那就是释放‘继承人’的信号。

     她家上司虽然按日本的传统,先是做了八代家的养子、进了八代家的户籍,再跟八代贵江成婚,成为婿养子,但活跃在各种场合中、代替或者跟随会长露面的,依旧是八代贵江,那就是八代会长的表态——中意的继承人是八代贵江,不会是八代英人。

     这么一想,池家大少爷这一次过来,也很正常……

     “啊,船长先生出来了!”转头看八代延太郎那边的步美出声,看着穿白色船员服的船长跟八代父女打招呼,惊叹道,“好帅哦!”

     日下宽成看了过去,神色又变得古怪起来,像是嘲弄,又像是戏谑,“他是海藤渡船长,刚才说到的十五年前的事故,他当时就是那艘船的副船长。”

     在一群人看那边的船长时,男服务生推着餐车上前,“打扰了,接下来为各位上开胃菜和对应的酒水,小朋友们想喝什么果汁都可以跟我说……”

     小孩子不能喝酒,铃木园子和毛利兰两个未成年人也人手一杯果汁汽水。

     毛利小五郎准备说开场词,“既然大家的杯子都已经斟满了……”

     “等等,叔叔,让我来吧!”铃木园子拿着酒杯起身,笑道,“那么,为了这次快乐的游轮之旅,还有,为了庆祝小兰在这次关东空手道大赛上夺冠……”

     毛利兰没想到铃木园子会提到这个,惊讶看向铃木园子。

     “干杯!”铃木园子笑着举杯。

     其他人也很给面子地举杯,秋吉美波子在毛利兰转头看的时候,还对毛利兰笑眯眯以示回应,有些鼓励的意味。

     “谢谢,”毛利兰不好意思得有些脸红,低声嗔坐下来的铃木园子,“园子,你也真是的。”

     “小兰姐姐,你好厉害,”步美诚挚笑道,“居然在空手道大赛上得到了冠军。”

     “还是关东大赛耶!”光彦补充。

     元太也感慨道,“真的很厉害!”

     “对了,小兰,”铃木园子开始八卦,“工藤有没有送你什么礼物啊?”

     “新一啊……”毛利兰刚想说自己打电话说过,但想到工藤新一叮嘱过她别说联系的事、省得园子又八卦个没完还出馊主意,也就没有说出来,“没有,那个推理狂一定是忙着调查什么案子吧。”

     她这也是实话。

     昨天晚上只是她、她老爸、柯南、非迟哥去一家日式料理店庆祝了一下,回家之后她打电话给某个推理狂,那边也只是说了‘那太好了’,根本没什么礼物。

     柯南没吭声,他都用柯南这个身份说了好多句‘恭喜’,再用工藤新一的身份接到电话,反应肯定不怎么惊讶。

     这么看来,小兰也被他昨晚的话糊弄过去了,没在大家面前跟工藤新一的事,这样也就不用担心组织的某个危险女人从池非迟这里听到一些消息了。

     不过这样下去也够累人,他得想想下次找什么借口,要不干脆就说‘别说出来刺激池非迟这个单身人士’?

     这个可以有。

     池非迟低头看酒杯,假装不关注工藤新一的事。

     似乎是因为贝尔摩德跟他的联系,名侦探刻意不让他听到一些消息。

     这样也挺好的,省得他考虑到底是查工藤新一还是查柯南。

     ……

     一道道菜上桌,晚餐持续到晚上八点多才接近尾声。

     毛利小五郎喝酒不节制,各种配餐的酒水一杯杯喝下去,很快喝得一脸通红。

     阿笠博士注意到日下宽成低头扶额,关心问道,“日下先生,你身体不舒服吗?”

     日下宽成用手扶着头,“我好像是有点晕船。”

     “哈哈哈,我也晕啊,”毛利小五郎一脸醉意地笑道,“晕得都看不清人脸了呢!”

     “爸爸是喝酒喝太多了!”毛利兰恼火提醒。

     毛利小五郎瞬间摆出傲娇脸,“哼,居然对我这么凶!”

     柯南:“……”

     大叔真是够了。

     池非迟:“……”

     他家老师居然会卖萌,看起来比柯南还萌,厉害了。

     秋吉美波子失笑,转头对毛利兰低声道,“你父亲很有趣呢。”

     毛利兰不好意思地笑着,“只是个酒鬼老爸罢了!”

     池非迟放下杯子,看着呵呵呵端着杯子傻笑的毛利小五郎,无语道,“瘾大酒量差。”

     “啊咧?你是说我吗?”毛利小五郎听到了池非迟话,夸张地一挥手,“怎么可能?我酒量好得很呢,就算再来两瓶都没关系!”

     “不好意思,”日下宽成一脸歉意地起身,“我想先回房间休息了。”

     “不要紧吧?”阿笠博士问道。

     “没事,我房间里有药,吃完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日下宽成说完,对其他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席。

     这些人真是够了。

     问到他创作的连续剧,那个小女孩就说起了‘首航沉船’,吓得他差点以为自己在船上装了炸弹的事被发现了。

     他想讥讽一下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又有大少爷说先得救的必定是小鬼头们,也不管他尴不尴尬,要他说,对方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作为大集团的大少爷,真要出了事,那也会有人安排第一批撤离。

     还有,铃木家的小姐看起来像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又我行我素,三个小鬼头吃饭的时候叽叽喳喳,问东问西问个没完,毛利名侦探是个酒鬼,喝多了就朝他笑哈哈从东扯到西,一个案子能说好几遍。

     哼,也就那个眼镜小鬼和毛利小五郎的女儿还算随和,没什么存在感,其他人简直没法沟通。

     既然他已经弄清楚毛利小五郎不是来查案的,那就恕他不奉陪了!

     柯南看着日下宽成快步离开,眼里带上一丝疑惑。

     他看日下先生这一走人就脚步生风的样子,不像是晕船,而且日下先生说自己是毛利大叔的忠实支持者,吃饭期间却对案子没兴趣、跟毛利大叔互动都十分勉强,这真的是大叔的崇拜者吗?

     日下先生是因为个人性格、不太喜欢跟人接触,是他想多了?

     ……

     留下的人吃了最后上的甜点,毛利小五郎没有喝茶或咖啡,又要了一杯甜葡萄酒,等离开餐厅的时候,嚷嚷着完全没逻辑的话,就像神经错乱了一样。

     池非迟同样喝了酒,但还没让自己喝醉,和阿笠博士把毛利小五郎扶回房间,丢给柯南照顾,刚回自己房间,就发现四个小鬼头凑在房间里,看了一眼,没多管,拿杯子给非赤接水。

     灰原哀见池非迟回来,看了看桌上的一堆贝壳,主动解释道,“这是白天登岛活动的时候,他们捡到的,想做成贝壳奖牌送给小兰姐。”

     池非迟等非赤喝完了水,转身去洗手间洗杯子,“加油。”

     元太、步美、光彦:“……”

     (?_?)

     好冷淡……

     “没错,那你们加油吧,”灰原哀觉得犯困,脸上也没什么情绪,转身往外去,“我也该回去洗个澡了。”

     光彦没想到连灰原哀都不打算跟他们一起做奖牌,愣了愣,“你要去洗澡啊?”

     “怎么了?”灰原哀回头问道,“你想跟我一起洗吗?”

     “啊?”光彦憋红了脸,结结巴巴道,“不……不是……”

     灰原哀感觉恶趣味得到满足,刚走到门口,转头就看到池非迟站在洗手间里、正好侧头看她,顿时一阵心虚。

     戏耍小学生什么的……非迟哥能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池非迟收回视线,帮非赤在洗手盆里放洗澡水,“弱点找得不错,一击致命。”

     灰原哀还以为池非迟会训她,没想到听到这么一句,无奈开门出去,“你赢了,你对小孩子的教育观念还真是奇怪。”

     当天晚上,三个孩子在房间里做奖牌做到半夜。

     池非迟早早就睡了,起了个大早,到活动区晨练完到甲板上,正好跟其他人碰头吃早餐。

     “池哥哥,早!”

     “池哥哥,早上好啊!”

     “非迟哥,早啊!”

     毛利兰、铃木园子和一群五个孩子积极地打了招呼。

     海上日出时间早,碧海蓝天,骄阳明媚,由于没有都市里的高楼大厦遮挡太阳,甲板上明亮得如同正午,映着一张张柔和含笑的脸,让池非迟突然感觉到了呼朋唤友一起出海度假的气氛。

     “早。”

     池非迟回应了一句,找了空位坐下,驱散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都是错觉,今天依旧不可能悠闲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