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99章 黑羽快斗:养肥了再卖?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在柯南进行推理的时候,池非迟还在东米花,牵着卡卡,揣着非赤,在巷子里散步,顺便观察着有没有哪里适合伏击或者甩开跟踪。
     “嗡……嗡……”
     察觉手机振动,池非迟背靠着围墙,拿出手机看了号码,接通电话。
     “寺井先生?”
     “是我啦,非迟哥,”黑羽快斗活力满满的声音传出来,“我在寺井先生这里。”
     非赤不打盹了,‘嗖’一下从池非迟衣领露头,靠着手机偷听。
     “之前你提到过,可以尝试制作受伤会流血的易容假脸,对吧?”黑羽快斗继续道,“我已经研究出来了,而且可以根据伤口大小控制血液渗出的量,就连伤口也会很仿真哟,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一个小时。”
     “我还有一件……”
     “嘟……嘟……”
     黑羽快斗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沉默。
     就不能等他把话说完吗?摔!
     池非迟挂了电话,带着卡卡转回堂本家,把卡卡交给守在家里的老女佣,打车前往江古田。
     既然他们要碰面,那有什么话,可以见面慢慢说,不用在电话里浪费时间,还能说得更清楚……没毛病。
     ……
     寺井黄之助的台球店依旧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完全成了一个怪盗基德根据地。
     池非迟推门进去,在门口挂铃‘叮铃’响了一声后,随手关门,上锁。
     吧台后,寺井黄之助笑着打招呼,“非迟少爷,您来了啊!”
     非赤嗖一下蹿出衣领,像箭矢一样蹿向从地下室出来的黑羽快斗。
     “好啦,非赤,今天就……”
     黑羽快斗快速伸手抓住了非赤的……嘴。
     刚张嘴的非赤:“……”
     快斗刚才说什么来着?
     黑羽快斗把非赤放到吧台上,低头看着自己虎口上的牙印。
     非赤这种暗器不讲武德,都抓住了还是躲不掉受伤!
     “寺井先生。”
     池非迟上前的同时,跟寺井黄之助打了招呼,顺便从口袋里翻出装血清的注射器。
     “非赤,你下次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黑羽快斗坐到吧台上的高脚椅上,熟练地挽起袖子,无语埋怨道,“我们学校一个月后会组织身体检查,要是医生发现我身上有很多针眼,我可能会被重点观察的。”
     非赤疑惑看向池非迟。
     “怀疑他注射违禁品。”池非迟熟练给黑羽快斗打针,现在黑羽快斗配合多了,打针也不麻烦。
     非赤默默反思了一下,对黑羽快斗吐蛇信子,“要是有人怀疑你,你就找我去,我多咬那个人几次,让那个人身上的针眼比你多,这样那个人就不会怀疑你了!”
     池非迟注射完拔针,往黑羽快斗胳膊上按了一团棉花,觉得有必要转述非赤对黑羽快斗的关心,“非赤说,要是有人怀疑你,找它去咬,保证对方身上的针眼比你多。”
     “你的幻听还没好啊?”黑羽快斗自己按住棉花,他可不觉得非赤能说这些话,八成是他家非迟哥又幻听了,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当成了外界的声音,斟酌着道,“谢谢啊,但让非赤咬人就不用了。”
     寺井黄之助心里叹了口气,又很快打起精神来,治病嘛,急不来,“非迟少爷,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池非迟懒得解释了,把注射器丢进垃圾桶,“冰咖啡就好。”
     “你今天居然不喝酒吗?”黑羽快斗笑了起来,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张假脸晃了晃,嘚瑟道,“还是想看看我的新成果?”
     一张黑牌飞着‘嗖’一下划过假脸,钉在台球桌旁的墙壁上。
     黑羽快斗拎着的假脸上出现一条白痕,而后慢慢渗出鲜红,顺着假脸流下,滴落在吧台台面上。
     “我只是想听听你还有什么事,”池非迟观察了一下,又伸出手指抹了一点鲜红,不能闻也猜到是什么,“颜料?”
     “是啊,我本来想试试用番茄酱做假血,假脸就用面粉制作,”黑羽快斗摊手,恶趣味道,“再用可食用的糖或者胶粘合,这样肚子饿的时候还可以吃,不过可惜失败了,面粉做的脸撑不起来。”
     寺井黄之助脑补了一下撕脸开吃的画面,觉得口味略重。
     “加入糖粉能辅助定型,”池非迟倒是认真考虑了一下,“不过透气性不行,易容时间久了,容易对脸部皮肤造成损伤。”
     “所以我在考虑别的材料……”黑羽快斗摸着下巴想了想,又拿过放在吧台上的报纸,“我改天再试吧,非迟哥,你有没有看昨天的报纸?”
     池非迟没有接报纸,“你是说有人冒充七月那件事?”
     “是啊,虽然很快就被警方看穿了,但现在应该有人怀疑你已经死了吧,”黑羽快斗嘿嘿笑了笑,“你已经好久没活跃了哦,要不要活动一下?”
     “有话直说,你有什么事找我。”池非迟毫不客气地拆穿。
     寺井黄之助道,“是快斗少爷被盯上了……”
     “那不是重点啦,盯上我的人那么多,我才不管他们怎么样呢!只不过这一次盯上我的是赏金猎人,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要是你认识的话,我就不送那家伙进……”黑羽快斗看向池非迟,突然顿住。
     (—?—)
     非迟哥掏手机干什么?
     池非迟查了一下‘怪盗基德’的赏金,默默把所有赏金加一下,“抓活的,涨了9.81%,死的,涨了2.3%……”
     黑羽快斗一汗,这一言不合就查他赏金,让他怀疑非迟哥就是想把他养肥了再卖,“咳,其实没涨多少,就是最近活跃了一点,也就是因为这样,那个猎人寻找的宝石被我抢先得手了一次,还被我不小心看到了脸,之后他就盯上我了。”
     “知道那个人的代号吗?”池非迟准备动手查一查那个人的赏金。
     如果合适的话,就顺便抓住、卖掉。
     “代号我是不清楚,是个男性,大概四十岁左右,”黑羽快斗回忆着,“身高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体型瘦高,看起来不是很结实,右撇子,头发留得刚到脖子以下,亚洲人五官,眼睛较大但眼尾往下压,有些三角眼,法令纹很深,性格还算沉稳,虽然针对我用宝石布置了两次陷阱,但都没有跟我正面交锋过,同样,我也没有证据说他想抓我就是了……”
     池非迟以‘日本本土’、‘活跃十年以上’这两个条件开始排查,日本本土的赏金猎人不多,再加上黑羽快斗描述的特征,很快锁定了两个人,举起手机让黑羽快斗看到屏幕,“哪一个?”
     无论是什么猎人都有可能莫名其妙得罪人,自身也背着赏金,不会轻易让自己的正脸照片流露出去,赏金论坛查到的照片,只是有人从监控视频中截下来的,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黑羽快斗看了看,笃定道,“第二个!我记下了他行走的模样,不会错的!”
     池非迟收回手机继续查资料,“代号玉,你等会儿,我算算他值多少钱。”
     黑羽快斗:“……”
     怎么看非迟哥都像个人贩子!
     “不过非迟少爷,寻宝猎人也是赏金猎人的一种吗?”寺井黄之助疑惑问道。
     “其实赏金猎人内部,每个人倾向的赚钱方式不同,”池非迟心里计算着价格,顺便科普,“比如寻宝方面,一般是由熟知历史、擅长机关、了解墓穴构造、懂得发掘古董的人组成,也就是你们说的寻宝猎人,内部有寻金者之类的称呼,这种人对外露面多一些,根据出手的宝藏而决定身价,跟古董买家、黑市拍卖行等势力接触比较多。
     除了寻宝,还有主要从事暗杀活动的、主要从事情报活动的、主要从事保护活动的,内部也会根据活跃方向称之为暗杀猎人、情报猎人、守护猎人,或者暗杀者、猎手、窥探者、守护者等,总之称呼比较多,这三类人有的注重保密身份,有的则十分高调,接触的对象大多是私人雇主。
     再就是我这类,主要靠抓人卖钱的,内部也有‘清道猎人’、‘清道夫’之类的称呼,接触对象则多是私人雇主和警方。”
     寺井黄之助一脸了然,“那寻宝猎人、守护者和您这类应该是最无害的了。”
     黑羽快斗嘴角微微一抽。
     无害?寺井先生对非迟哥的危险性存在很大误解!
     “不,杀人夺宝无数的史考兵也算寻宝猎人,她可没那么无害,而守护者中,也有人不单是守护,偶尔还会受雇于暗杀赏金,说赏金猎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这种说法也没错,倾向只是根据个人专长去做的考虑,但事实上,每个赏金猎人都有可能接手其他类型的赏金……”池非迟盯着手机道,“有时候甚至是一些小事,比如帮人送东西、帮学生做题,曾经还有暗杀猎人受雇于一个患有绝症的雇主,内容是扮演对方、欺骗对方目盲的母亲,受雇两年,赏金只有五十美元。”
     寺井黄之助一时不知该怎么评价,感慨道,“还真是复杂啊。”
     “在赏金猎人的世界里,黑白没有那么分明,人不能以不好即坏来定义,反之亦然。”池非迟道。
     寺井黄之助点了点头,虽然没法理解,但大概是懂了,失笑道,“说是为了钱,其实也未必吧,应该说是一群随心所欲又过于任性的人。”
     “那我算不算是宝石猎人?”黑羽快斗自封一个‘宝石猎人’,又笑问道,“那么,那个接了扮演任务的暗杀猎人呢?非迟哥,你应该认识吧?是个很有趣的家伙,要是有机会,我倒是想去见一见!”
     “死了。”池非迟道。
     那是他前世知道的一个猎人,在他穿越前几年就已经死透了。
     黑羽快斗被池非迟淡然得近乎冷漠的语气噎了一下,“死、死了?”
     “私人雇主的赏金任务内容,是很少被曝光出来的,要是他没死,其他人未必知道他在做什么,”池非迟解释道,“他以前暗杀过很有地位的人,被人查出他接手‘五十美元’这种异常的赏金,自然就被人抓住弱点,似乎是因为他已经过世的母亲,之后他就被杀了,我跟他不熟,只不过他的事被不少赏金猎人当成了警戒的反面教材,我也顺便听说过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