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95章 试图咒死他们【为萌主池非迟最帅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折起地图装好,拿出手机,给朗姆发邮件。
     【赤井秀一跟同伴下野一丁目碰面,根据地在101号街道附近,至少十人。——Raki】
     他参与调查之后,先是确定了赤井秀一在绿台町活动,又跟着赤井秀一跑了好几天。
     虽然非墨这群乌鸦跟踪起来很容易,但他也不能直接用乌鸦们的结果去应付组织,最好自己跑出来调查一下,千万别玩‘你别管,我会查,查完告诉你’那种神秘主义,容易被怀疑。
     而以赤井秀一的敏锐程度,其他人很难跟踪好几天不被察觉,但他可以用数张易容脸、不同的身份、组织提供的不同的交通工具,来一直跟紧赤井秀一。
     这七天,赤井秀一偶尔在绿台町窝着,偶尔又四处跑,几乎把东京转遍了,有的时候是单纯去兜兜风、看看风景,或许是在确认身后有没有跟踪者,有时候是在临时地点跟某个FBI碰面,发现据点的只有两次。
     一个是在三木桥,一个是今晚的下野,再加上绿台町那边的FBI,加起来算算二十多人,这应该就是FBI这次非法入境的全部人手了。
     其他地方就算有,也就一两个。
     也就是说,对FBI的调查基本可以结束了,剩下的就让负责情报的人渗透到那三个地点附近苟着确认,不用他再去调查了。
     等着回复的时候,汇报情况的乌鸦们没有久留,陆续飞离,只有非墨站在扶栏上看着远处灯火,吹夜风。
     池非迟依旧背靠着水泥台,用手机刷着邮件。
     清水丽子自己去确认了情报,要的枪支已经有人送到,确认行动时间是4月4日……
     他讨厌只发日期的人。
     非赤从衣领处探头窥屏,很好,又到了它为主人排忧解难的时候了,“主人,不算今晚,还有六天。”
     池非迟给绿川纱希发邮件。
     【预计清水丽子行动时间为4月4日,你盯着。——Raki】
     那个时候他应该会在游轮上,不方便管,让绿川纱希盯着就够了。
     “嗡……”
     “嗡……”
     两封新邮件接连传来。
     一封是绿川纱希回复‘Ok’,不用再回复。
     另一封是朗姆发来的,内容也不多。
     【波本正在赶往下野,他那边的调查结果是,小樽、桥古、下野。我准备放出诱饵,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准备。——Rum】
     【Ok。——Raki】
     安室透那边的调查结果跟他不一样,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安室透调查的是赤井秀一放出的假线索。
     不过,下野这个地方,安室透居然也查到了,不太可能是赤井秀一紧要关头疏忽大意,毕竟这可是一个大汇聚地,除了开会用的那栋一户建,平时那十多个人都散在下野町。
     那么,下野这个地方,很可能也是赤井秀一刻意放出来的。
     总要让组织有一点收获,才能显得假线索真实,而这里人多,组织不可能冲过来硬刚,也能保证这些人的安全。
     一旦有所行动,下野这里的人恐怕只是烟雾弹,用来误导组织判断的。
     这一点朗姆应该明白了,不用他去考虑,现在就等朗姆把诱饵放出来、把FBI的人引出去打。
     另外,出航的事要跟那一位打卡。
     【五天后,参加八代财团的游轮首航,毛利小五郎同行。——Raki】
     那一位回复得倒是很快:
     【Raki,池家和八代家的关系不怎么样,你这一次怎么会想去参加首航?】
     【试图让瘟神小五郎咒死他们?——Raki】
     那一位:“……”
     好了,没话说了,请随意。
     天台上,池非迟收好手机,也顺手收拾了留在天台上的血瓶,清理着痕迹,“非墨,让小美告诉八代延三郎……”
     “教父,”泽田弘树突然从手机里出声,“爷爷说,让你亲自去见一见八代延三郎,虽然他知道你的身份可能会引来麻烦,但你不能只幕后行动,总有需要站出来的时候。”
     “知道了,”池非迟清理着痕迹,“非墨,让小美告诉八代延三郎,让他一个人去海滨公园,你们提前做好安全警戒。”
     他明白池真之介的顾虑,无非就是担心他习惯了在幕后活动,以后遇到需要站出来的情况站不出来。
     其实他觉得一直在幕后也没什么不好,包括以后的安布雷拉,对外发言只会是其他人,他不想暴露在世人眼皮子底下,被盯着会失去很多乐趣。
     安布雷拉跟其他财团、集团不一样,只要方舟这个核心在他掌控中,他就不会失权。
     不过这一次站出来试试也行,就当是别让自己苟上瘾。
     反正八代延三郎被盯得死死的,要是老头子敢有什么小动作,那就趁早解决掉。
     ……
     港区。
     八代延三郎混迹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书吧,心不在焉地翻着一本书。
     这种书吧里大多是年轻人,他不太习惯,但这里二十四小时都亮灯、时时都有失眠的人来借助阅读睡着,他在这里有安全感。
     他宁愿格格不入,也不想再一个人待在房间或者一个人去某个地方。
     那只鬼太吓人了。
     而且来书吧,他也能找找一些历史资料,看看能不能从女鬼的迫害中脱离出来……
     小美隐身待在一旁,听到窗外有乌鸦叫,飘出去了一会儿,又飘了回来,站在八代延三郎身后,看了看四周的人,弯腰凑近八代延三郎右耳边,低声道,“原来你喜欢历史啊……”
     压低的声音轻而幽缓,说话间,一缕缕冰凉的微风打到八代延三郎耳后。
     八代延三郎僵住,背后和额头瞬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不敢转头往右边看。
     这么多人,居然还镇不住那只女鬼!
     女鬼突然这么说,难道是他的意图被发现了?
     女鬼其实是在警告、嘲讽他?
     “我家主人要见你,一个人到海滨公园去。”小美凑在八代延三郎耳边,说完就直起了身。
     这个人都没有小哀小姐胆子大,她已经很温和地说话、很礼貌的微笑了,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盯着八代延三郎的时候,不是蹲在衣柜里,就是蹲在桌子下、把脸浮在水杯的茶水上,这样八代延三郎还吓成这样,胆子确实很小啊。
     八代延三郎咽了咽唾沫,起身把书放回书架,再去前台结账,磨磨蹭蹭半天才出门,又打发了保镖,自己拦出租车。
     他是期待能够见到女鬼背后那个‘主人’,让对方有什么条件就直说,别让女鬼缠着他了,他老了,经不住折腾,但他又害怕,怕到了之后会见到更可怕的场面,怕对方的目的是要他的命,怕自己会死得很惨……
     天上,一只乌鸦带着小美的本体跟上。
     小美则一直隐身坐在八代延三郎身旁,直到出租车停下、八代延三郎下车,才提前在附近转了一圈,找到池非迟的位置。
     深夜的海滨公园里,绿化树木和灌木上挂了彩灯。
     搭配得当的彩灯,在树木、草地上拼出一个个海洋生物的卡通形象。
     由于时值凌晨一点多,路上没有半个人影,空旷寂静,就像是本该热闹的游乐园空无一人,只剩下机械、闪烁的彩灯还继续运作着,梦幻而诡谲。
     八代延三郎慢吞吞走在路上,左右张望着,突然看到树枝缠满粉色彩灯的樱花树下,那个女鬼静立。
     “八代延三郎先生,请跟我来。”小美代入池非迟内务大管家的角色,面无表情地朝八代延三郎鞠躬后,转身沿路飘去。
     八代延三郎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心情微妙。
     这女鬼平时呲牙咧嘴地吓他,一到她口中的‘主人’附近,就这么严肃守礼,让他更紧张了。
     小美飘过彩灯亮着动物图案的广场,飘过彩灯喷泉,飘过被彩灯照亮的林间小道,十二层单衣本就艳丽的色彩被灯映得越发华丽,长长的后摆拖在地上,飘忽着,均匀地往前拖去。
     八代延三郎低头跟在后面,不时抬头偷瞥一眼。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看女鬼的衣饰。
     十二层单衣是平安时代命妇以上的女官穿的朝服,‘十二层’只是一个称呼,其实加上裳也只有九层。
     眼前这只女鬼身上的衣物就是九层,最外层的短褂也称‘唐衣’,那个时代‘赤、紫、青’是禁色,只有三位以上、得到特赦的人才能穿,眼前女鬼赫然穿着紫色的唐衣,上面绣了团菊、牡丹纹样。
     而且五衣早期是五层不同色彩的衣服,到了平安中后期,才演变成女鬼这样只在一件衣衫的领口和后裾处迭缝五层布料。
     当即,八代延三郎心里有了判断:
     女鬼来自平安时代中后时期,地位很高,不是皇后,就是皇女。
     并且,默默回想当时历史上惨死的皇后、皇女。
     只是想来想去,也没个头绪,还想到一个男性——号称‘第一怨灵’、‘大魔缘’的崇德天皇。
     幼年即位、没有实权、二十三岁被迫退位为上皇、发动保元之乱、失败被流放赞岐,历时三年血书五部大乘经,恳求朝廷将佛经送到京都纳于寺中,但这个要求也被拒绝,崇德天皇之后发愿‘愿为日本之大魔缘’后自杀。
     由于崇德天皇死后日本灾祸不断,朝野上下无宁日,陷入了长达七百年的战乱中,直到明治天皇即位前,将之灵位接到京都白峰神宫供奉,才算迎来短暂的和平,所以在传说中,崇德天皇被称之为‘大魔缘’、‘祸崇神’,形象是金色的大鸢,率众天狗镇守白峰。
     近日来的离奇经历,让他的世界观彻底崩坏,更加相信鬼神传说,也不禁让他开始怀疑这次的事件跟平安时代的大魔缘是否有关,大魔缘是否打算卷土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