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86章 这破御守不灵!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津曲红生收拾了小提琴,对毛利小五郎道,“毛利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主楼。”
     柯南继续偷偷注意着池非迟。
     好,等池哥哥带着灰原跟上,他就落在后面,然后偷偷折返回来,问问羽贺……
     “定了?”
     池非迟低头看着放在窗台上的曲谱,完全没有跟上毛利小五郎的打算。
     羽贺响辅点了点头,看着曲谱道,“把BPM改成120—123会轻快一些……”
     出门的毛利兰见柯南还站在原地,出声喊道,“柯南,要走了哦!”
     “好~!”柯南转身跟上。
     算了,一会儿再找机会。
     人陆陆续续离开后,羽贺响辅跟池非迟又讨论了一会儿,才收起稿子,笑道,“这样就差不多了,我们也过去主楼那边吧,不过我还要把稿子送到隔壁房间去。”
     “那我们在外面等你。”池非迟很配合地带着灰原哀先离开附楼。
     屋外天色已经一点点暗了下来,主楼亮灯的窗户后,不时有女佣来回的身影。
     没多久,羽贺响辅就出来了,和池非迟、灰原哀一起回主楼,听说毛利小五郎和设乐莲希在谈事情,也没有进去打扰,跟津曲红生询问生日宴会的流程。
     灰原哀在一旁听了一会儿,仰头问池非迟,“你不去看看莲希小姐找大叔有什么事吗?”
     “大概是有事委托,”池非迟没有过去的打算,“老师能解决。”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突然想起一件事。
     等等,委托毛利大叔进行调查的人,似乎也没几个家里不出事的……
     “踏踏踏……”
     走廊尽头,毛利小五郎、设乐莲希、柯南一脸急切跑了过来。
     津曲红生被惊动,暂停了讨论,转头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你们拉开窗帘看一看!”毛利小五郎没有停步,匆匆跑过,“附楼那边起火了!”
     其他人一阵骚动,津曲红生忙道,“我去把小提琴收起来就过去!”
     之前设乐弦三朗说要在附楼房间休息,等一群人赶到二楼房间,羽贺响辅伸手拧门把手没能打开门,和毛利小五郎一起撞开房门后,屋里大火熊熊,隐约能看到火中一个人形黑影。
     眼看人没法救了,毛利小五郎拦住要往里闯的设乐莲希,设乐调一朗又咳着从楼上爬下来,说是设乐绚音还在三楼的视听室。
     “可是,我不是让你们听完录音带就回主楼吗?”设乐莲希急了。
     “绚音她睡着了,”设乐调一朗咳了咳,“咳咳咳……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回去。”
     “那个视听室在哪里?”柯南连忙问道。
     “在三楼……”设乐调一朗抬头看去,“最里面的房间。”
     通往三楼的楼梯上已经燃起了火,浓烟滚滚。
     羽贺响辅立刻转身,打开身后洗手间的门,进门找了水桶接水。
     柯南焦急看向池非迟,带着一点点期望问道,“池哥哥,你有没有带着阻燃的东西……”
     关键时刻,求助哆啦A池!
     羽贺响辅等着水桶接满,疑惑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已经拽了一块被烟熏黑的窗帘下来,铺在地上,从口袋里往外拿了一个瓶子,把瓶子里的液体往窗帘上洒,“虽然防火效果没那么好,但应该能撑十分钟。”
     “用这么点化学制品制造阻燃的放火布,应该不够吧?我这里也有。”灰原哀从外套口袋里翻出三个小瓶子,看了一下瓶身贴的标签,打开一瓶,把里面的液体泼洒到窗帘上。
     “我这里也还有。”池非迟继续翻出一个瓶子,泼洒。
     灰原哀又翻了一个瓶子,泼洒,用行动证明她身上也不止一瓶。
     羽贺响辅:“……”
     这一身装满化学液体的古怪兄妹既视感……
     柯南:“……”
     灰原这是被池非迟传染了吗?
     灰原哀洒了一瓶,看了看手中另一个瓶子的标签,装进口袋,“我这边没有可以用的了。”
     这瓶是挥发性的催眠瓦斯,自己收好。
     她也觉得自己是被池非迟传染了,出门会想着带点应急的东西,比如多功能小刀、能阻燃的化学制品、催眠瓦斯、催泪瓦斯、让阿笠博士改的小型氧气瓶、压缩巧克力、感冒药、止血贴。
     只是她的口袋里装不了多少,让她考虑要不要去买两件女童款冲锋衣备用,或者让博士帮忙改下衣服口袋……
     池非迟拿了第三瓶洒上去,收好空瓶子,不小心把口袋的驱邪御守带了出来。
     驱邪御守飞到一旁燃起的火苗中,很快燃烧起来。
     池非迟:“……”
     他不是故意的。
     灰原哀:“……”
     这……
     算了,反正都已经死人了。
     这破御守不灵,居然镇不住场,烧了也好!
     柯南眼皮一跳,再看到那只是御守,才一头冷汗地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奇怪的化学制品,“池哥哥,灰原,你们还是先出去吧!”
     这两个危险份子不知带了多少奇怪的化学制品,要是哪个瓶子受热炸开、或者不小心掉到火里,他担心他们活着的人也会全体下地狱……
     必须把这两个人赶出去!
     “哗啦……”
     水溢出来的声音让羽贺响辅回神,见水桶接满水,羽贺响辅举起桶把水淋满全身,往起火的楼梯上跑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柯南弯腰捡起地上的窗帘,想也不想地披上,跟着往楼上跑,“叔叔,把你租来的面包车停到视听室窗户下面!还有,让池哥哥和灰原赶紧出去,他们身上有化学液体!”
     “啊?化、化学液体!”毛利小五郎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发现池非迟和灰原哀已经往楼下走了。
     灰原哀放在口袋里,握紧里面的小瓶瓶,“非迟哥,江户川这就叫过河拆桥吧?”
     池非迟点头,“嗯。”
     需要的时候问他们有没有带阻燃的东西,不需要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是身上带了奇怪化学物的危险份子。
     没有比名侦探更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人了。
     灰原哀:“我的瓶子是特制的,不过因为受热炸裂。”
     池非迟:“我的也是。”
     毛利小五郎总觉得这兄妹俩淡定的画风有点违和,风中凌乱了一下,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做,一把扶起咳嗽的设乐调一朗,交给设乐莲希,“莲希小姐,我去开车,你带调一朗先生出去!”
     等毛利小五郎把车开到视听室窗户下,羽贺响辅抱着设乐绚音,和柯南一起打破窗户,直接从三楼跳了下来,跳到面包车车顶上。
     毛利小五郎见设乐绚音醒了,心里松了口气,面前依旧一脸嫌弃,“原来如此,利用面包车的高度缩短落下来的距离,当做缓冲垫来用,也就只有小鬼才能想出这种办法!”
     毛利兰把柯南放到地上,笑道,“太好了,这次爸爸正好租了辆面包车。”
     “是啊,”毛利小五郎看着车顶上凹下去的大坑,“估计要花很多修理费了!”
     “叔叔!”设乐莲希见羽贺响辅从车顶上下来,哭着跑上前。
     在羽贺响辅转头看过去时,池非迟捕捉到羽贺响辅眼里只有平静,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
     设乐莲希面对这一团糟的局面,就像急于寻找依靠的孩子,扑进羽贺响辅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羽贺响辅低头轻声安慰,一直到设乐莲希的情绪平复下来。
     随后,救护车和消防队赶到。
     设乐绚音曾经看到摔下楼的儿子被救护车拉走就没有再回来,对救护车恐惧、排斥,疯疯癫癫地叫嚷着,不肯上救护车去医院检查治疗。
     医生检查之后,确认设乐绚音没有伤到骨头,就同意了在主楼里帮设乐绚音简单处理身上的一些烧伤。
     “小弟弟,真是多谢你了,”设乐调一朗离开前,拄着拐杖拍了拍柯南的肩膀,又对羽贺响辅道,“响辅,你也是一样,这次多亏了有你。”
     “哪里。”羽贺响辅客气道。
     “对了,响辅少爷,”津曲红生问道,“您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没事,”羽贺响辅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无奈,“还有,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了,以后不要再叫我少爷,那都是30年前的事了。”
     说完,羽贺响辅就转身离开了。
     “咦?”毛利兰疑惑。
     “津曲管家原本是在响辅叔叔家里工作的,”设乐莲希低声对毛利兰解释,“可是因为三十年前的强盗事件,响辅叔叔的父亲弹二朗爷爷和母亲千波奶奶遇害,响辅叔叔这个遗孤就此被羽贺家收为养子,津曲管家就转到我们家来工作……”
     池非迟本来打算先回主楼,不过看灰原哀偷偷听得起劲,也就站在一旁点了支烟,看着消防人员灭火。
     案子记得太清楚,反倒缺失了期待感,他这次不太想掀桌子、破坏柯南的推理乐趣,而且目前线索也还太少,想掀桌子也拿不出合理的判断依据。
     随后,消防队员灭了火,告知毛利小五郎一群人,起火点在设乐弦三朗房间的床上,而由于门是被羽贺响辅和毛利小五郎撞开了,消防队员推测里面是密室,失火原因应该是设乐弦三朗躺在床上抽烟。
     等消防人员和医护人员离开后,一群人又回到了主楼里,羽贺响辅也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过来。
     毛利小五郎把三十年前死亡的设乐弹二郎夫妇、设乐家近几年死亡的人都用本子写了下来。
     柯南发现了名字开头字母的规律,又看到桌上烟灰缸里的烟头,那既不是毛利小五郎抽的牌子、也不是池非迟抽的牌子,在跟津曲红生确认过那是设乐弦三朗抽的烟之后,一声不吭地往外跑。
     紧跟着,毛利兰、毛利小五郎也追了出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池非迟、灰原哀、羽贺响辅、设乐莲希四人。
     设乐莲希看着门口问道,“那个孩子怎么了?”
     “他就是喜欢到处跑来跑去,不过……”灰原哀收回视线,看向桌上烟灰缸里的烟头,“非迟哥,这个烟头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