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77章 发展有点不对劲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拿了冰块,池非迟又拿了一瓶黑麦威士忌放到操作台上。

     虽然提出让老板调一杯‘萨泽拉克’是为了试探,提出自己来调同样是为了试探,也是为了能够近距离观察酒柜,但调酒,他也是认真的。

     顺便教这个开酒吧菜、当罪犯也不怎么样的老板调杯酒……

     想开酒吧来吸引名侦探,专业都不过关,实在让人看不下去。

     “首先在古典杯中加冰块,倒入10毫升苦艾酒……”

     池非迟打开酒瓶,用量杯倒酒。

     然后在混合杯里放进一块方糖,加3——6滴苦精,用研杵把方糖捣碎,加入法国干邑葡萄酒,再加入大半杯冰块,用吧勺快速搅拌10秒左右。

     拿起古典杯,让苦艾酒洗杯一圈,再用滤冰器把苦艾酒倒掉,只留下冰块,再把混合杯里的酒水全倒进古典杯中。

     切一段柠檬皮,放进杯子里……

     池非迟把酒杯放到毛利小五郎前方,“老师。”

     “咦?”毛利小五郎有些意外地指着自己,“给我的?”

     “您尝尝,”池非迟重新拿起一个古典杯,“萨泽拉克还有一个配方,是由于19世纪末法国干邑因虫灾而产量降低,美国货源紧缺,所以用黑麦威士忌来代替法国干邑……同样的调制方法,只要把法国干邑替换成黑麦威士忌。”

     毛利小五郎看了看操作台,难怪他家徒弟拿了一瓶黑麦威士忌、刚才却没有用,凑近杯子嗅了嗅,“嗯?很特别的香气啊,是芹菜……不对,有点像茴香,又像清新的草木香气。”

     “萨泽拉克的出现,让鸡尾酒发展多出了一种可能,不单是只注重味觉层次的享受,由丰富的气味变化进而带出酒的层次,气味丰富复杂的来源,是苦精和洗杯用的苦艾酒,虽然只是洗杯,但苦艾酒里的茴香气息和苦精里的花、果、种子等香气融合,形成和谐的气味,变成清新复杂的草本香气,”池非迟声音轻而平静,说完,手里的一杯酒也调好了,低头轻轻嗅了嗅,“我不专业,气味融合得不太好。”

     酒吧老板这才从懵逼中回神,鼓掌惊叹,“已经很厉害了!”

     “你要尝尝吗?”池非迟把杯子递向酒吧老板。

     老底漏光了一点没察觉还鼓掌,可长点心吧。

     “啊,我自己来,”酒吧老板立刻表示要自己尝试,“我记下来了,想自己试试。”

     池非迟没有坚持,端着杯子出了吧台,见毛利小五郎已经沉醉品尝,回到座位上坐下,提醒道,“您慢点喝,等冰块融化、酒本身的温度上升,柠檬皮的气息和味道在酒里散开,每一口都会有不同的滋味。”

     毛利小五郎喝了一口,笑着回味了一下,“那真是特别耶!”

     池非迟尝了一块辣味起司,总觉得辣味起司对味觉的影响会破坏对鸡尾酒的品尝,不过看毛利小五郎那样子,估计破不破坏关系都不大。

     他家老师连酒的品质都不太分辨得清。

     酒吧老板自己调了一杯萨泽拉克,也端了一盘起司,绕到吧台外坐下,“池先生,我忘了自我介绍,敝姓井上,请多多指教。”

     “你好。”池非迟打过招呼后,就专注尝着杯子里的酒。

     “不用管他,”毛利小五郎笑着打圆场,“他兴致高的时候会啰嗦半天,没兴致的时候又能够半天不说一句话,简直任性得可以呢!”

     池非迟:“……”

     好,他是任性,不反驳。

     “是这样吗,”井上浑然不在意地笑着,“那毛利先生今天收获怎么样?找到木村先生了吗?”

     “还没有啊,”毛利小五郎喝了口酒,“他有没有到你这里来过?”

     “昨天和今天都没有,要是他今天晚上来了,我会打电话告诉毛利先生的。”

     “那就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不过毛利先生今天这身打扮还真是酷呢!”

     “是吗,哈哈哈……”

     非赤趁着其他两个人不注意,飞速探头,偷喝了一点池非迟杯子里的酒。

     池非迟垂眸,盯。

     “我就是尝尝,”非赤心虚缩了回去,“一点点。”

     池非迟收回视线,低头吃起司。

     非赤真是不知道有一种酒叫‘白干泡非赤酒’……不,他怀疑就算拿非赤泡酒,非赤也敢在酒缸里把自己喝得醉死过去。

     毛利小五郎吃着辣味起司,没一会儿就辣得满头大汗,起身把风衣脱下来,挂到后面墙上的挂钩上,“对了,非迟,你刚才说Lemon这个酒吧名字,跟歌有什么关系?”

     池非迟垂眸盯着酒杯,轻声低唱,“如果只是一场梦,那该有多好,你依旧出现在我梦里,就像取回遗忘的东西,把陈旧回忆上的尘埃拂去,有些幸福再也无法重来……”

     毛利小五郎一愣,转头看着池非迟,不知道是徒弟今天这打扮看起来像个温和无害的大男孩,还是旋律和歌词太过顺耳,哼唱这首歌的声音又轻得微弱,他居然听得有一点点难过和心酸。

     池非迟突然停了停,跳到最后,“苦涩的柠檬香,直到大雨停下为止都不会归去,我们就像被分为两颗的果实,时至今日你依然是我的光。”

     毛利小五郎已经回到了座位上坐下,停着旋律明显接不上,又看池非迟停了,声音都放轻了不少,“还没写完啊?”

     “没了,等‘8’。”池非迟道。

     Lemon就是柠檬,这是米津玄师的歌。

     他前世、这一世都不追星,但就歌而论,米津玄师的歌他听着都还挺舒服的,连带着也关注了人。

     在幼儿园的时候,米津玄师的嘴唇受了伤,被同学当成‘异类’、‘怪物’看待,独特的名字也被嘲笑,除了学校的排挤,家里也不和睦,然后被诊断出了‘高功能自闭症’。

     那种感觉他前世不懂,只是觉得这个人有才华,自己作曲,自己填词,自己唱歌,甚至绘画、演奏,一个人做专辑。

     因为早期在日本视频弹幕网站上,米津玄师的账户名叫‘ハチ’,hachi,跟日语的‘八’同音,之后投稿作品也是这个名字,所以被粉丝叫做‘八爷’。

     反正能顺的歌很多,他突然想等等看,看以后能不能捕捉一个账号名‘ハチ’的歌手。

     毛利小五郎刚想问问池非迟又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突然听到旁边有抽泣声,转头看去,“井、井上先生?”

     “我没事,”井上哭得眼泪横流,“呜呜呜……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呜呜呜……”

     池非迟:“……”

     哭什么,能不能稍微有点罪犯的样子。

     嫌弃。

     “你别哭啊,”毛利小五郎看着一个大老爷们哭成这样,有些手足无措,四下看了看,找到抽纸,给井上拿了两张,“哎呀,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人总是往前看的……”

     五分钟后……

     池非迟把自己面前盘子里最后一块辣味起司吃完,一杯萨泽拉克也刚好喝完。

     毛利小五郎也终于把井上哄停了,一头大汗地长长松了口气,坐回座位上,三两下把自己盘子里的起司吃完,“井上先生,你是不是刚失恋啊?”

     井上用纸巾擦着眼泪,含糊道,“算是吧,让毛利先生见笑了。”

     “是我们该说抱歉,”毛利小五郎起身,拍了拍井上的肩膀,“真是不好意思啊,引起你的伤心事了。”

     池非迟在一旁看着井上小媳妇一样擦眼泪,再看看他家老师一副苦口婆心安慰的模样,总觉得发展有点不对劲……

     井上不会被他老师一通安慰就放弃行凶了吧?那他不就没机会探他家老师的实力和真面目了?

     “没关系的,毛利先生,”井上继续擦眼泪,“抱歉,我想休息一下……”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毛利小五郎去拿外套,“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关门休息一晚吧。”

     外面已经华灯初上,等两人出门后,井上真的关门休息了。

     毛利小五郎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看向池非迟,欲言又止,又叹了口气。

     他家这徒弟太不省心了,来酒吧吃点东西喝个酒都能把人家老板弄哭,弄哭还不哄,一个人坐着像自闭儿童一样吃东西,最后还得他出马去哄半天,他这个老师当得真不容易。

     池非迟想着井上的反应,突然想起《Lemon》里还有一句很契合,声音平静地念出声,像是电影旁白,“每当遇到我无法接受的事,泪水就止不住地流淌。”

     毛利小五郎:“……”

     还来?他徒弟今天疯了吧。

     往常也没见这么活跃,今天白天也没这么活跃……

     池非迟没继续念下去。

     他只是在回想那是什么感觉。

     他和原意识体都是眼泪少的人,两段记忆里,十岁后就几乎没有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再之后几年,更是连眼眶都没红过。

     到现在,他都觉得不明白人是怎么哭得稀里哗啦的,就像……

     “呜……”后方的门内传来压抑的哭声,“呜呜呜……”

     池非迟:“……”

     对,就像这位井上先生。

     “井上先生还在门口啊,”毛利小五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打扰,再看池非迟垂眸走神的模样,又不忍心埋怨,无语往街口走,“唉,你别唱了,要唱离远一点再唱,我说非迟,你不会是失恋了吧?”

     池非迟跟上毛利小五郎,“没有。”

     毛利小五郎一噎,半月眼瞥池非迟,“没有失恋你干嘛唱这种歌,害得井上先生哭成这样。”

     池非迟觉得这逻辑有点不通。

     就像一些战争歌曲,现在没经历过战争的人难道还不能唱了吗?就像一些恋爱歌曲,单身狗就不能唱了吗?

     只是里面的一些情愫无法感同身受而已。

     算了,不杠,说正事。

     “老师,井上先生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