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38章 各取所需,达成交易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那就别让他知道网球表面留不下指纹的事,让他拿到网球筒,还要给他一个人活动的时间,”池非迟直接说办法,“案发时还在下雨,他必须穿雨衣行凶才能保证衣服不被雨淋湿,不然大家都会知道他离开过机场,而由于他犯案后要赶回机场,9点20分飞机抵达冲绳,到9点53分他跟我们汇合,只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供他行凶,他应该没有时间处理犯案时穿的雨衣,而警方没有找到的凶器大概也和雨衣在一起,他只要拿到网球筒,就会带着网球筒去找犯案时穿的雨衣和凶器,把这些东西一同销毁,我们只要让他拿到网球筒并跟着他,就可以找到那些东西了。”
     毛利小五郎觉得一切都能说得通,点了点头,看向警察,“那就跟警察说吧,让他们配合我们……不过你小子这次表现还真是厉害,不愧是我毛利小五郎的徒弟!”
     毛利式得意脸。
     毛利兰一头黑线。
     她有时候看到服部说推理,就会想起新一,但看到非迟哥说推理则完全不会,不知道是因为非迟哥太过平静,没有那两个人揭穿凶手诡计时的跃跃欲试和期待、自豪,还是因为她对比之后,发现非迟哥有时候可能比新一更厉害一点……
     总之,她觉得非迟哥当她老爸的徒弟有点委屈。
     呃……不过她老爸作为‘沉睡小五郎’的时候,还是蛮厉害的。
     这么一想,非迟哥拜师也正常,她老爸是‘前辈’嘛。
     “老师,”池非迟正色提醒,“跟警方说案子是你破的。”
     毛利小五郎一愣,不满道,“那怎么可以?我是那种让徒弟帮忙破案却说是自己解决案件、抢占徒弟功劳的老师吗?”
     毛利兰连连点头,那种事他家老爸不能做。
     “我不想做笔录,”池非迟看着毛利小五郎,平静脸解释,“而且我已经在网上订了那霸歌剧院今天晚上七点半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的三张演出票,还有明天下午一点的《卡门》的三张演出票。”
     毛利小五郎:“……”
     ( ̄∧ ̄;)
     他家徒弟最近是沉迷歌剧、无法自拔了吗?
     “如果我做笔录的话,”池非迟道,“麻烦老师带小兰和柯南去看歌剧。”
     毛利小五郎瞪大眼睛,盯着池非迟。
     徒弟还威胁起自家老师来了?这是造反!
     他是很想说,去看歌剧就去看歌剧,谁怕谁,但一想到今晚要去歌剧院坐半天,明天还去,他就觉得……
     做笔录吧。
     反正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咦,等等!要是晚上他家徒弟把女儿和小鬼头都带去看歌剧,他做完笔录岂不是有时间出去玩了?
     就算不去风俗店,也可以去打小钢珠、去喝酒,还没有人唠叨。
     池非迟依旧看着毛利小五郎,“很划算的。”
     懂了吗?
     懂了!
     “咳……”毛利小五郎干咳一声,忍住笑出声的冲动,严肃脸站起身,“好吧,好吧,我就帮你做一次笔录好了,不过我跟警方说的时候,也会说你有提醒过我关键。”
     自家徒弟订两场歌剧,不会就是为了带走小兰和柯南,让他有时间去玩吧?
     他家徒弟真是越看越可爱!
     池非迟跟着站起身。
     世界上没有比做笔录更无聊的事了,相比起来,看歌剧有表演看、有歌曲听、舞台环境也好,那不香吗?
     他相信毛利小五郎就算出去浪,心里也有杆秤,绝对不会过头,那就各取所需,达成交易,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
     十分钟后,一群人和警方出了警署。
     警署外,柯南坐在车子里。
     本山正治站在车外,见一群人出来,假装没事人一样,把钥匙丢给寺西,“给,这是车钥匙!”
     寺西接住钥匙,笑道,“本山先生,警方还要回案发现场再调查一次,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啊,也好,”本山正治忙道,“这么说起来,我到冲绳之后就没吃过东西呢,确实有点饿了。”
     警车和寺西开的车在路口分道扬镳。
     寺西开车带一群人到了一家店外。
     本山正治接到电话,让一群人先进店,自己在车里匆匆说了两句挂断电话,到后座去翻出了毛利兰带来的网球筒。
     店门后,毛利小五郎、毛利兰、寺西扒着门缝偷看。
     柯南有点懵,“小兰姐姐?”
     这些人该不会是也已经……
     “嘘……”毛利兰回头朝柯南比划了一下,继续看门缝外,“他已经拿到网球筒了,我们也跟上去吧。”
     毛利小五郎正色点头,“警方应该已经到了机场附近,他杀人之后要急着赶回机场,凶器和行凶时穿的雨衣应该也只会丢在路上,或者带到机场某个地方藏起来。”
     柯南呆呆跟上。
     照这么看,大家的破案进度完全追上他了。
     他是跟着本山正治出门之后,在车上看到时刻表和网球筒才明白的,那其他人……
     这也不是不可能,有一个家伙能够造成这种情况!
     临上车前,柯南站在车门旁,幽怨看着池非迟,心里开启了疯狂吐槽模式。
     为什么等他离开之后就跟大叔和小兰说推理?难道不应该先跟他交流交流吗?这家伙知不知道这样很破坏侦探之间的默契?还是说对于小伙伴来说,他就这么不值得交流……委屈气愤脸。
     池非迟坐上车,见柯南一脸委屈地看着他不动,愣了一下,探出身,伸手把柯南捞上车放腿上。
     柯南:“……”
     误会了,他不是这个意思……
     “柯南,你真是的……”毛利兰无奈又好笑,“你也太黏非迟了吧?之前是因为本山先生在,车子坐不下,才会让非迟哥抱着你的,现在本山先生不在,爸爸可以去前座,你可以自己坐好的啊。”
     “我没……”柯南想解释一下,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好了,非迟,赶紧关好车门,”毛利小五郎打断催促,“一会儿跟丢了就糟了!”
     等池非迟关好车门,寺西立刻开车跟了出去。
     柯南垂头,看着从池非迟衣服下爬出来的非赤,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拉过非赤开盘。
     算了,他情绪不佳,放弃解释……
     ……
     机场,本山正治刚拿着网球筒到停车场,打开一辆车的后备箱,就被警方和毛利小五郎堵了个正着。
     警方从后备箱里找到了沾血的雨衣和行凶用的刀,毛利小五郎开始推理。
     柯南原本还想着,要是大叔被本山正治的反驳问倒,他还可以帮忙提醒一下,结果一直到本山正治认罪,也没有需要他帮忙的时候。
     再一看旁边旁观着不吭声不上前、似乎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池非迟,突然就不觉得奇怪了。
     也对,有这家伙在,应该把头绪都理清楚了。
     毛利小五郎和警方走了,节目也没法录了。
     池非迟带毛利兰和柯南去吃午饭、逛景点、吃晚饭、看歌剧、回酒店泡温泉,第二天又是看景点、给非赤拍照、给柯南拍照、吃午饭、看歌剧……
     下午上飞机回东京时,毛利兰已经从案件中缓过来了,一路上给毛利小五郎分享着拍到的照片。
     毛利小五郎兴致也不错。
     配合警方做完笔录,他有大把时间出去浪,虽然没有去风俗店,但至少跟寺西和日卖电视台的其他工作人员出去大喝一顿,听着其他人的夸奖,生活简直不要太舒服。
     唯独柯南没什么精神,坐在池非迟旁边的座椅上一脸萎靡,等飞机起飞后,才低声问道,“是你告诉毛利叔叔凶手手法的吧?”
     这家伙老是喜欢剥夺他思考的乐趣,现在连他说出推理的乐趣也要剥夺掉、推给毛利大叔了吗?
     虽然他也不喜欢没有思考就要说别人的推理,更不想当池非迟的推理工具人,但还是想说一句……这个喜新厌旧的男人!
     池非迟转头看柯南,目光带着观察、思索、探寻。
     柯南表情渐渐木然,半月眼瞥池非迟,“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转机是很容易想到的手法,”池非迟很实诚道,“从A地前往B地只有一趟航班,但完全可以从A地前往C地再前往B地,或者从A地前往D地再前往B地,以此来达到提前抵达、花费更小等目的,本山先生的不在场证明一开始就是不成立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晚才想通关键。”
     柯南靠到座椅靠背上,盯着头顶的行李架,“你这么说也对,我很少坐飞机转机,这一次是没有及时想到关键,不过有时候思维陷入误区一时转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啊……”
     池非迟点头,默认了柯南这个说法。
     就算是名侦探,也不可能面面俱全。
     这一次也是一样,他前世会天南地北地飞,有时候要考虑经济、时间、近期没有直达航班等问题,就要考虑先飞到其他地方去,后几年有软件会列出‘航班组合’还好一点,早几年可就只能查时刻表自己去制定计划了。
     而对于工藤新一而言,家境不错,本身又还是高中生,搭飞机出门就是为了旅行,那早一点、晚一点甚至晚几天都没有关系,看到有机票就订,没有直达就可以不去,换别的地方去玩。
     所以柯南一时间没想到‘转机’的问题,也有情可原。
     “我下次还是会全力以赴,”柯南目光坚毅地看池非迟,“总有一天,我会比你更快看穿凶手的诡计!”
     池非迟看着飞机窗口外的蓝天,“嗯,我信。”
     柯南看着池非迟冷淡的神情,觉得池非迟是很认真在表示认可,一时间感触颇多。
     池非迟对他们没话说,还这么认真地认可他的小目标,没有半点自傲,这家伙……
     给池非迟的好人卡+1!
     “池哥哥,你也有点斗志好不好,”柯南故意用小孩子的语气道,“要是下次比我慢,是很丢脸的哦。”
     对,大家一起努力,你追我逐,谁也别掉队,这样是最好的。
     池非迟一脸冷淡道,“我又不在乎谁破案快。”
     柯南:“……”
     这……
     那把他刚才的感动还回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