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005章 伏特加:嗯,N+1!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再比如什么?”伏特加一时转不过弯来。
     “再比如,事先服用解酒药,保证自己体内酒精含量不足以麻痹自己的反应神经,”琴酒抽着烟,态度随意地盯着显示画面,“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随身带的解酒药已经被拉克换成了头孢菌素类抗生素……”
     “酒精在人体内分解代谢过程中,乙醇脱氢酶负责将乙醇分解变成乙醛,之后乙醛脱氢酶负责将乙醛分解变成乙酸,最终会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池非迟出声解释,“头孢菌素类抗生素会抑制体内的乙醛脱氢酶,服用或者注射过对乙醇脱氢酶较强的头孢类药物,需要禁酒1周,否则就会导致酒精代谢过程中,体内的乙醛增多,造成乙醛中毒反应,也叫双硫仑样反应。轻则头颈部血管舒张、搏动性头痛,中度症状恶心、呕吐、出汗、胸痛、心跳过快、血压下降、呼吸困难、恍惚、意识模糊,重则呼吸抑制、过敏性休克、心律失常、急性心力衰竭、猝死,最早会在五分钟后出现相应症状,晚一些会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内发作。”
     显示画面中,男人已经上了车,丢下保镖和司机,自己开车离开停车场。
     鹰取严男那边也开车跟了上去,摄像头一直追拍着对方车子。
     “一般来说,抢救及时能够保住一命,”池非迟盯着平板,“可惜他还有心血管疾病,很可能会直接心力衰竭或者猝死,而就算没有直接身亡,在驾驶过程中,自身出了问题,也足够他出意外了。”
     “事后警方调查,得到的消息只会是他突然一意孤行,想在酒后一个人开车出去兜风,又不小心把药瓶里装错的药吃错了,在行驶过程中,因为出现双硫仑样反应而猝死或是出现了车祸,”琴酒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就算怀疑他的药物是被人替换的,他那个年轻又对他有外遇的妻子、他那个一事无成又有个富裕大哥的弟弟都是嫌疑人,也是最有机会接触到他药瓶的人,就让警方去慢慢调查好了!”
     伏特加了然笑道,“那就用不上那种药物了。”
     “减少成本。”池非迟道。
     相比起直接利用性格里的致命漏洞和习惯造成意外,APTX—4869和未造成的AHTX系列成本有点高。
     琴酒叼着烟,看到显示画面中前方那辆车子失控、撞进了路边停业的商店,“让斯利佛瓦撤吧,让别人去确认那家伙是否死亡。”
     池非迟拿出手机,给鹰取严男打了电话,让鹰取严男开车离开。
     琴酒见平板显示画面已经离开那条街,抬手拿过平板,切断了和摄像头的联系。
     现在伏特加应该知道了,拉克这家伙有投毒倾向,应该加以防备……
     不过可惜,伏特加显然没想那么多。
     同一件事,琴酒和池非迟两个心机狗考虑的是‘N+N+N+……+1’的话,那么……
     伏特加想的可能是:嗯,N+1!
     倒也不能说错,如果事实上N=0的话,那真说不好谁会占便宜。
     等池非迟挂了电话,伏特加才颇感兴趣地继续探讨,“拉克,酒和安眠类药物也不用同时服用吧……”
     池非迟低头发邮件给朗姆,表示朗姆那边可以进行死亡确认了,‘嗯’了一声,“乙醇会加速人体吸收大脑抑制剂,并减慢其在体内的代谢速度,使血液中的药物成份浓度在短期内迅速升高,降低血压,导致呼吸困难。”
     琴酒着手教导小弟,“葡萄酒里含有酪胺,正常饮用的时候,酪胺能够被人体分解代谢,而如果加上降压药,人体会无法成功分解酪胺,导致头晕头痛、呕吐腹泻、心律失常甚至脑溢血。”
     伏特加:“……”
     嗯,这个要记下!
     池非迟:“服用了降血糖药物再喝酒,会导致快速降低,引发低血糖休克。”
     伏特加:“……”
     嗯,这个也记下!
     琴酒:“抗抑郁药物加酒,会让人困倦、降低判断能力、降低身体协调能力和反应速度,有可能导致抑郁病情恶化。”
     伏特加:“……”
     嗯,这个也……
     池非迟:“止痛类药物会刺激、损伤胃粘膜,再加上酒精,有可能导致胃溃疡、胃出血,治疗关节炎类药物也是一样。”
     伏特加:“……”
     突然觉得大哥和拉克好凶残,这两个人会不会每天在脑海里模拟别人的108种死法啊?
     算了算了,记下。
     琴酒没有再说下去,突然转头看车后座的池非迟,“拉克,你应该不会在服药期间饮酒吧?”
     他是突然想起来,拉克那里应该有不少抗抑郁、安眠的药物,这家伙好像还该喝酒就喝酒,别哪天把自己玩没了。
     池非迟发出邮件,抬头用平静得透着几分诡异的目光看了琴酒一眼,“我从来不吃那些药。”
     他记得他以前就跟琴酒说过了吧?琴酒这什么破记性。
     琴酒收回视线。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他突然想把福山志明从美国拎回来,看看福山志明看到这么嚣张的病人会是什么反应……
     对,福山志明还在组织的监视中。
     按理来说,福山志明知道拉克住过皮克斯家,等拉克在组织的情况稳定下来,消除痕迹的时候,就该把人清理掉了,但那一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把人留着,哪天拉克失控得严重,那就把福山志明抓回来,和拉克关在一起,治不好不给出来。
     因为调查一圈,福山志明这种有经验、有能力、性格又好的医生不多。
     能力更强的人是有,但大多数去走学术研究路线了,论接触病人,大概还是福山志明更有经验,而且包容心强,属于那种‘病人发狂攻击还能微笑安抚并找人来给一针镇定剂并继续微笑安抚’的医生,不会心生怨气或者恼怒,那就能保证拉克在必要时可以得到治疗、又不用担心医生不尽心尽力。
     反正从调查情况来看,福山志明这个人不会把曾经的患者抬出去说,而皮斯克杀人、拉克事先接触过皮斯克这种事关系到两个集团继承人的名声,不是无关紧要的小事,那个家伙就更不会往外说了。
     就算说了,也有真池集团、菲尔德集团会出面压着风声,他们也在监视福山志明,随时能把人清理掉。
     那就留着吧,省得以后拉克失控找不到合适的医生接手。
     “对了,”池非迟突然道,“福山知道我和皮克斯有联系,要不要清理掉?”
     说到吃药,他就想起福山志明。
     仔细想想,他现在在组织也稳定了,那福山志明这个知道一些情况的人,对于他潜伏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那组织应该会考虑安排清理才对。
     那一位该不会是觉得他身上有更不稳定因素需要福山志明,想把福山大魔王留着、以后拿来绝杀他吧?
     能让他背后冒凉气的事不多,这绝对算是一件。
     试探,必须试探一下。
     他是不想福山志明死,但要是组织打算留着福山志明来收拾他,那他也要先下手,把福山志明偷偷藏起来、关好。
     琴酒面不改色,语气平静道,“那家伙最近在美国学术界很出风头,一直待在学校里,再加上自身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突破口,暂时不用急。”
     人家是病好就丢医生,拉克这家伙是病还没好就想医生清了……
     瞒住,这张牌不能露。
     还好他早就想过拉克会起疑,早就有应对准备了。
     池非迟没从琴酒的回答里得到答案,因为福山志明泄露这些事的可能性不大、泄露了也不是不能解决,那组织在没有找到合适机会之前,不急着清理也是正常的,只是他心里还是不怎么踏实,“清理我去,我会跟那一位说的。”
     “哼……”琴酒冷笑问道,“怎么?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让他死?现在你想他死,等事到临头的时候,你可未必会这么想,别到时候后悔就行了。”
     对于拉克而言,福山志明是最先对他伸出手、耐心地想拉他出地狱的人,他和那一位都觉得拉克再怎么不耐烦,也不会伤害到福山志明,所以福山志明必须留。
     不光是因为福山志明能够作为拉克的心理医生,福山志明也可以在别的时候发挥一些必要的作用,比如测试拉克对组织的忠诚度、有没有私心,或是布个局,让拉克获得成长。
     当然,那要等拉克的病用不上福山志明之后再说。
     卸磨杀驴,也得让驴把工作做完、把该磨的东西都磨了。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没有否认琴酒咬准的这一点,没错,他怎么也不会对福山志明下毒手,福山志明再怎么烦他,他都没想过弄死福山志明,但他也不会坦诚把这种想法告诉琴酒或者组织任何一个人,一脸平静地偷偷试探,“我不知道,或许会后悔,或许不会后悔,不过你们不明白那种感受,病房窗口就像一个光明正大的摄像头,你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去了洗手间、在房间里做了什么……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握中,随时有人在窗户外看着你,观察着你在布局简单得没法遮掩丝毫的房间里做什么,不仅如此,他们还想把你心里穿的衣服也扒下来,赤条条地展示给他们看。”
     这么评价有点偏激,毕竟当初他也不愿意让原意识体自杀、拉着身体一起销亡,也乐于被监视着,他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舍不舍得杀福山志明我没想过,也不知道,但那些经历一点不愉快,我弄死他也是有可能的。
     他想试探一下组织对福山志明的态度,哪怕是琴酒的。
     是把福山志明作为眼中钉、急于铲除,还是想把福山志明留着,以后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