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94章 假的,应该是假的【为萌主一花╮一叶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两个年轻女孩就被‘混子小水龙’的痞样吸引了,结伴到小水龙面前,等着这个不一样的吉祥物发传单。
     ‘混子小水龙’看了看,照常用小肥手把传单递过去,在一个年轻女孩伸手要接时,突然缩了手。
     “啊……”年轻女孩惊讶抬头看眼前萌萌的吉祥物,装作委屈,“不给我吗?”
     小水龙依旧靠在门上,招了招手,张开左臂。
     女孩愣了一下,笑着扑上去,抱了抱吉祥物软软的棉花身体,然后成功拎到一张宣传单。
     旁边女孩的同伴也有样学样,笑眯眯拿到宣传片进门。
     小水龙发完两张宣传单,又从手里宣传单里挑了两张,转身往地上铺。
     灰原哀:“……”
     她怀疑这只混子小水龙想用宣传单铺地坐下来,但没有证据。
     看得她有点上头,想端杯果汁站在旁边看这只混子小水龙又想做什么。
     刚打算上前调戏小水龙的一群女孩子看到,也停了上前的脚步,好奇看着。
     小水龙把两张宣传单在地上平排铺好,转身刚想坐,拖在身后的长尾巴把传单扫飞,大概是戴着小水龙头套、视线不太好,抱着肚子左转右转看了一圈,没找到扫飞的宣传单,倒是找到一张被胡乱丢弃的包装纸,上前捡起来,准备丢到门口的纸篓里。
     丢……
     小胖手丢垃圾失败。
     包装纸顺着纸篓边缘滑落在地,小水龙还保持着弯腰的动作,僵在纸篓前。
     灰原哀:“……”
     其他人:“……”
     这只混子小水龙看得好上头,感觉可以站在这里看一天。
     很快,小水龙重新捡起包装纸,探着小胖手瞄准,慢慢放进纸篓里,垃圾是成功进桶了,但小水龙圆圆的身子一转,尾巴扫到纸篓,把纸篓扫倒了。
     小水龙再次僵住,侧过身看了看,又默默去扶纸篓。
     一群女孩子笑着上前帮忙,把掉出来的废纸都丢进去,抱抱小水龙占占便宜,顺便拎张宣传单进乐园。
     而一些人没急着进乐园,在门口买了冰淇淋继续看小水龙,上头得忘记了来热带乐园是来干嘛的。
     灰原哀也差不多,忘了打个电话给自家老哥,仰头看着小水龙走向了自己……
     小水龙走到灰原哀面前,拿宣传单的左手和空着的右手往腰上一叉。
     灰原哀:“?”
     看出来了,这是生气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她怎么了吗?
     距离近了,小水龙身体里传出她熟悉的平静男声,“你是不是忘了来这里干什么的?”
     灰原哀:“……”
     对,她差点忘了她还要打电话……等等等等,这只混子小水龙好像就是她家非迟哥?
     池非迟从头套小水龙墨镜后看着灰原哀,叉腰,盯。
     大夏天套这么厚的玩偶服,很热,他刚才就琢磨着,等灰原哀到门口,他上前逗一逗,然后一起去树荫下休息。
     结果灰原哀就站在不远处一直看一直看,看得津津有味,好像完全忘了来热带乐园是来干嘛的,也压根没有进门或者打电话给他的意思。
     灰原哀呆了两秒,脑子有点卡,伸出手,用手指戳了戳小水龙因为叉腰鼓出来的圆肚子。
     这么萌的小水龙是她家非迟哥?假的,应该是假的……
     池非迟朝灰原哀伸手,他怀疑自家妹妹傻了。
     灰原哀伸手拉住小水龙的胖龙爪,被牵到热带乐园里的绿植后,才回神不确定地问道,“非迟哥?”
     池非迟坐到绿植后的长椅上,摘下头套,顿时感觉清凉了不少。
     灰原哀见池非迟一头汗,拿出手帕递上前,心里无奈又好笑,“先擦擦汗吧,这么热的天还套这么厚的玩偶服,你也不怕中暑啊。”
     她家非迟哥超级好,大热天还扮吉祥物逗她开……
     “不用,我去厕所换下衣服,顺便洗脸,”池非迟没有接手帕,平静脸起身,弯腰抱起放在长椅的小水龙的头套,“本来想带你打工赚零花钱的,我先试试,还是算了,太热了。”
     灰原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原来是想带她感受生活的苦难?
     把她的感动还回来。
     池非迟去厕所换了衣服,没有急着换左手臂上的绷带,放下袖子,抱着玩偶服出厕所,“先去还玩偶服,我带了备用的衣服过来,之后去科学宇宙岛,那里有洗澡室,我先去洗个澡。”
     灰原哀那种无奈又好笑的心情又回来了,“非赤没一起来吧?”
     “它嫌热。”池非迟道。
     灰原哀无话可说,跟着池非迟去把玩偶服还给真池医院过来的管理人,去了科学宇宙岛。
     池非迟拒绝灰原哀‘去买短袖文化衫’的提议,去洗澡室冲了个冷水澡,重新在手臂上包了绷带,才换上自己带来的衬衫,把袖子往上卷到小臂。
     难怪琴酒坚决拒绝盛夏工作,就算必须行动,那也得排到晚上去,夏天对黑长裤确实不太友好,才出来没多久,他就开始羡慕在家吹空调打游戏的非赤了。
     灰原哀也去女浴室冲了个澡,出门等一会儿,见池非迟出来,转头看到池非迟长袖长裤的衣服,心里无语,“要去玩水上项目吗?”
     池非迟没打算再让没有彻底愈合的伤口碰水了,“不去了,在这里转转。”
     灰原哀想到外面的大太阳,也有些退缩,点了点头,“也好,科学宇宙岛我们还没怎么玩过。”
     池非迟随便选了个方向,带着灰原哀一路玩过去。
     热带乐园很大,除了他们在的科学宇宙岛,还有冒险开拓岛、野生太古岛、神奇幻想岛和梦幻童话岛。
     工藤新一遇到琴酒时搭的云霄飞车,是在神奇幻想岛,其他岛上也有过山车,但只有神奇幻想岛上的过山车会通过有鬼怪投影的隧道。
     也正因为热带乐园够大,发生了断头案,只是神奇幻想岛封闭了一天,之后就正常营业,现在都还有人去那边坐云霄飞车。
     至于他们在的科学宇宙岛,大半是室内项目。
     机械互动馆、镜子迷宫、浮力空间……
     再加上这里有冲凉的收费浴室,夏天也有不少人光顾。
     玩了一上午,池非迟带灰原哀去室外吃了炒面,喝了一会儿饮料,又继续下午的行程。
     星象模拟馆、机关密室、游戏厅……
     两人一直在科学宇宙岛,以至于和在野生太古岛的少年侦探团、高木涉、佐藤美和子完全错过。
     到了游戏厅,灰原哀一边等着池非迟兑换游戏币,一边看乐园宣传单,这么看来,江户川比非迟哥更瘟神一点,“我们在这里打发一会儿时间,正好去连接野生太古岛的会场看烟火和歌舞表演,之后吃晚饭,还能赶上恐龙游行队和小丑表演……”
     “那差不多要到晚上十点。”池非迟说着,接过员工递来的装游戏币的小篮子。
     灰原哀收起宣传单,淡定脸道,“我是在想,今天难得没有江户川和案件,我们干脆就待到游乐园关闭的时候好了。”
     池非迟点头表示认可,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装游戏币的小号塑料篮,听工作人员说祝他们玩得尽兴,也说了声谢谢,转身问灰原哀,“想玩什么?”
     灰原哀不想打电动游戏被虐,张望了一圈,“玩模拟赛车吧,一人一台,我们去破纪录。”
     池非迟懂了,那就是玩‘刷记录’游戏。
     两人各占了一台赛车游戏机,把记录刷新再刷新,一直刷到短期不可能有人突破的程度,灰原哀才停了下来。
     池非迟也停了,换下一台赛车机,见灰原哀目露疑惑,解释道,“不是要刷记录吗?”
     灰原哀:“……”
     懂了,就是把所有机器的纪录刷一遍,让人短期内都没法破纪录,对吧?
     刷高记录,让别人无纪录可刷……这行为残忍得令人发指。
     心里吐槽着,灰原哀也没犹豫,跟上池非迟的脚步,继续刷下一台机器的纪录。
     不到二十分钟,两人把在场的六台模拟赛车机的记录刷到难突破的程度,又把毒手伸向模拟射击区。
     二十分钟后,模拟射击区的六台机器沦陷,只显示前十的排行榜各留下十个高分纪录,确定技术一般的普通人连排行榜都上不了,两人又把毒手伸向投篮机。
     灰原哀看了看机器,机器上有高中低三个篮筐,背后都有移动支架的轨道,应该是为了增加难度,“要两个人一起吗?”
     “最矮那个交给你负责。”池非迟道。
     虽然他一个人能应付三个移动篮筐,但既然是带孩子出来玩,就需要一定的亲子配合互动环节。
     “好。”灰原哀没有矫情,她现在的身高,也只能负责最矮的一个篮筐。
     池非迟看了一下排行榜,发现这种机器的排行榜还是最多只显示十个纪录,和灰原哀一起给投篮机刷记录。
     一个高分纪录,两个高分纪录……
     刷完十个高分纪录,再换下一台机器。
     旁边走来一个戴棒球帽、身材高壮的年轻男人,被身旁两人吸引,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人篮球接二连三地抛、一投一个中。
     不远处的大柱子后,佐藤美和子、高木涉、柯南、步美、光彦、元太凑堆,不时看一眼男人。
     由于池非迟和灰原哀背对着一群人,柯南也只能看到那个男人旁边的投篮机前有一大一小在投篮,悄悄打量了一眼。
     那两个人都戴着蓝色的棒球帽,但看衣着、背影,是一个年轻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应该是趁着假期出来玩的兄妹俩。
     步美看着男人背上的背包,压低声音道,“他应该就是那个运送毒品的人。”
     高木涉打算上前,“那么,就快点把包……”
     “等等!”佐藤美和子拦住高木涉,神情认真道,“在他和买家交易之前,不能惊动他,必须等到可以人赃俱获的时候!”
     高木涉着急,“可、可是我的包……”
     他只想好好约个会,顺便用买好的戒指求个婚,没想到来了之后,先是被阿笠博士托付给他照顾的小鬼头们绊住了手脚,放戒指的背包又跟别人拿错了。
     他本来想拿戒指盒,结果当着佐藤美和子和孩子们的面,拿出一包1公斤重的毒品,那画面美得让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后,好好的约会就变成了‘找毒贩’、‘追踪监视’,中途还找错了人,从中午找到傍晚,好在有柯南小朋友的份子提醒,他们总算是追踪上真正的违禁品运送者了……
     他倒是不是有什么怨言,毕竟身为警察,遇到了就不能错过这种事情,只是他想把他背包里的戒指拿回来啊,戒指还是得跪地送上才好,他可不想被同事们当成证物从包里翻出来,那多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