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89章 高木涉:想选择做笔录【为萌主黑暗星辰皇帝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我不清楚是不是七月的事,你也知道公安警察那边一向神秘,而且有关沼渊己一郎的事,保密级别似乎还很高,”年轻狱警停在一道门前,“我陪你们进去,他那边也会有人看守,不过你们还是小心一点,别激怒他,那家伙很危险,发起疯来就像野兽一样,攻击力和功力欲望都很强。”
     “他在里面闹事了?”池非迟问道。
     “也不是沼渊的错,是……”年轻狱警迟疑了一下,“是我们这里有个人挑衅得太过了。”
     池非迟懂了,那大概是有人觉得自己就是打怪兽的假面超人,看不惯沼渊己一郎这种丧心病狂的恶徒,想代表正义来教训一下沼渊己一郎,结果被暴起的沼渊己一郎按在地上摩擦了……
     他第一次逮到沼渊己一郎,确实是‘趁火打劫’,那个时候沼渊己一郎饿了不止一天、还被锁链锁住,不然以他那时候的身体素质,在沼渊己一郎手底下还真讨不了好。
     就算是那样,沼渊己一郎也疯狗一样地试图扑他好几次,甚至还假装没力气了想引他过去。
     要是有人觉得沼渊己一郎手上、脚下戴了镣铐就能欺负,那绝对会很惨,而且沼渊己一郎可不会在意弄没弄死人,没弄死,那很可能是其他人反应快,把场面控制住了。
     年轻狱警不愿意多说,推开门,带路进门。
     沼渊己一郎已经坐在对面玻璃窗后,见到池非迟,比岛袋君惠更惊讶,盯着池非迟看了好一会儿。
     目前来探视他的,池非迟是除了律师之外的第一个人,可能也会是唯一的一个。
     他儿时那些玩伴早就不联系了,而在他被通缉之后,以前本来就没那么要好的人也早就离得远远的,生怕跟他扯上关系,怕他的人那就更多了。
     所以律师之外的人会来看他、池非迟会来看他,让他心情多少有些微妙。
     是担心他出卖‘七月身份’这个消息?那也不对啊,要是担心他出卖,当初就不该把他送到警视厅,之后见到他也应该趁早灭口,他可不信赏金猎人会是什么善茬。
     而且要是担心,对方也不会到现在才过来,早就该来探消息了……
     或者是出了什么事?
     沼渊那骷髅一样的脸、阴郁的目光,让坐在池非迟身旁的高木涉有些不自在,很担心沼渊己一郎突然暴起伤人,考虑着要不要提前终止这场探视。
     虽然伤不到他们,但也不能给狱警们添麻烦啊。
     池非迟和沼渊己一郎两人互相看着沉默了半天,颇有些相对无言的感觉。
     就在高木涉快撑不住这古怪的探视气氛时,沼渊己一郎才开口道,“你怎么来了?”
     “最近闲着没事做,”池非迟说的话跟对岛袋君惠说的一样,“看看你需不需要什么,能送进来的给你送点。”
     这是实话。
     他最近真的很闲,就考虑着来看看自己印象深刻的罪犯们。
     其实沼渊己一郎对他的意义要更大一点。
     这毕竟是他到这世界上的第一个赏金,大家又都跟组织有联系,而且沼渊己一郎被他卖了换钱,也没有出卖他,既然有空了,怎么也要来看看。
     沼渊己一郎咧嘴,扯出一个有些狰狞的怪异笑容,“最近还好吧?”
     曾经他害怕被当成实验品而出逃组织,一路上误杀了无辜人,他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么害怕死亡。
     但有一天他突然发现,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害怕死亡。
     或许是刚才,以为没人会来看他,突然看到这个老是喜欢穿黑外套的年轻人走进来的一瞬间,他心里突然高兴起来,难得而久违的、像是小孩子时期得到喜爱东西时那种纯粹的高兴。
     也或许是更早之前,他觉得对方不会管他死活,对方却给他买了食物的那个时候,饱腹的感觉太幸福了,幸福感让他变蠢了,也可能是变得不怕死了,想着这人想拿他换钱就换吧,他不跑了,就算被执行死刑也没关系。
     要是七月遇到了麻烦,他会想办法逃出去帮忙,是什么忙都无所谓,生与死都无所谓。
     心里甚至有个声音在叫嚣着、期待着:找他帮忙!就算死,他也想死在自己乐意的事情上,死在这里太可惜了,快找他帮忙!
     但这里都是警察,他不能明着说,否则就是添乱了。
     这种情绪反映到脸上,就是让高木涉看得浑身不自在的古怪笑意。
     “还好,”池非迟随口应着,也没有过‘有事找沼渊’这种考虑,“还是老样子。”
     “是吗?”沼渊己一郎心里有点失望,笑意也收敛了,虽然这么想不对劲,但他还挺期待池非迟遇到点麻烦的,“我大概比你轻松得多,在这里住着吃着,什么都不用操心……”
     高木涉:“……”
     这话很不对劲。
     是日本监狱待遇太好了吗……
     沼渊己一郎又笑了起来,笑容在高木涉眼里还是很恐怖,“哼,当然也不会有人欺负我!”
     池非迟无话可说,这个他信,一般人疯不过沼渊,身手和体能也比不上沼渊,沼渊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
     沼渊己一郎想了想,虽然人家不问他什么,也不找他帮忙,但他不想提前回去,让人干坐着等时间又有点奇怪,那就得强扯话题,“你妹妹还好吧?”
     高木涉:“……”
     被这么阴森地问出来,很像威胁。
     原来还有比帮池先生做笔录感觉更古怪的事,那就是陪池先生来探监。
     上一个的节奏不太正常,这一个给他的感觉更不正常,是这三个人不正常,还是他不正常……
     自我怀疑中。
     池非迟:“还好,该上学就上学。”
     沼渊己一郎:“那个在森林里抓萤火虫的小鬼呢?”
     池非迟:“也一样。”
     沼渊己一郎:“那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警察呢?”
     池非迟:“山村警官最近怎么样我不清楚,不过他肯定不会有烦恼。”
     沼渊己一郎:“哦……那今天跟你来的这是……”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他都没看出来,沼渊的问题居然这么多,“他是高木,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官,一个朋友。”
     沼渊己一郎也沉默了一下,终于忍不住直白道,“是你来探监的,还是我来探监的?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既然来探监,关心问他两句不行吗?别人探监不是这种情况吧?
     池非迟的回答也很直接,“你的情况,狱警都说过了。”
     所以他没有什么想问的。
     沼渊己一郎一噎,突然觉得池非迟说得好有道理,而一些秘密他们也不能当着这么多的人聊,点了点头,“那就坐会儿!”
     接下来,两人又沉默了,高木涉很想指点一下,别这样啊,可以说说‘你好好在里面改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什么的……
     年轻狱警也觉得很怪异,沉默了一会儿,开始低声找高木涉聊天。
     “高木,你有女朋友了吗?”
     “啊,有、有的吧。”
     “你小子!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有……她也是警察啦。”
     “哦?是吗?她是哪个部门的?”
     “搜查一课……”
     “同事啊,那你们结婚之后,其中一个要申请调开吧?”
     “是、是啊,不过结婚这种事……哈哈哈……”
     高木涉不好意思地挠头笑,笑着笑着,突然感觉有两道怪异的目光盯着他,一道怪异幽森、带着审视,一道平静得古怪,似乎只是看着他,一直看着他,没别的意思。
     池非迟默默看高木涉笑得像个傻子。
     请继续,反正坐着也挺无聊的。
     沼渊己一郎默默看高木涉笑得像个傻子。
     七月身边的警察怎么都这么逗,算了,他刷个眼熟,既然是七月的朋友,那他以后遇到这个警察,就稍微给点面子……
     高木涉:“……”
     笑容渐渐凝固。
     跟着池先生探监好难熬,他下次选择去做笔录。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年轻狱警没经历过高木涉在女子重刑犯监狱那一出,无法体会高木涉复杂的心情,见沼渊己一郎看他们,还跟沼渊己一郎搭话,“沼渊,有人来看你,心情还不错吧?”
     沼渊己一郎点头,“是还不错。”
     “那……”
     二十多分钟后,这场让高木涉觉得古怪的探视结束了。
     沼渊己一郎起身,才看着池非迟问道,“以后你还来不来?”
     “近期不会,”池非迟起身,低头把椅子拉回去,如实道,“近期有事,而且你危险级别高,探视机会不多。”
     沼渊己一郎点了点头,转身跟着狱警离开,“这样啊,那我知道了……”
     高木涉跟狱警同学告别,出了监狱上车后,松了口气,“池先生,没有别的事了吧?”
     “没有了,”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才开车离开原地,“今天麻烦你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啊?可是我明天还有事……”高木涉迟疑了一下,又笑道,“改天吧!而且池先生也帮了我们警方很多忙,我今天只是陪你过来一下而已……”
     池非迟送高木涉到家之后,开车回自己家,上楼后,把家用药箱拎到客厅,翻着医用绷带……
     “主人,我来帮忙!”小美飘出来,利落地帮忙翻出碘酒、酒精。
     “再帮忙找一下手术剪和镊子。”池非迟接过酒精,起身从抽屉里找了个托盘,准备先洗手、洗用具消毒。
     非赤抽空爬了出来,“主人,要拆线了吗?还有一点点血腥味……”
     “可以拆了,”池非迟脱了外套,挽起衬衫袖子,露出左手手臂上包裹的一圈绷带,“而且天气热了,趁早处理。”
     这是上次他想看自己骨头剖的伤。
     要是其他人看到,又得解释又得安抚,很麻烦,所以这段时间他都是正常活动,反正左手活动得少也很正常,他不怕那点时而不时的疼,只要别提重物,别害得伤口崩裂就行。
     左手正常活动,伤口愈合慢是必然的,但好在这身体的恢复能力还不错,昨天他懒得做饭,也有原因是左臂上愈合的伤口缝合处有拉扯感,感觉不太舒服。
     原本日期已经到了10月份,他还以为接下来时间再跳也只会跳到冬季,没想到突然跳到7月底的夏季。
     天气太热,趁早把线拆了,把纱布包薄一点的话,心理感受上也能清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