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88章 都是让这些人给惯的【为萌主初九写书闹着玩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进了警视厅,毛利兰和柯南跟着千叶和伸去做笔录,高木涉带人对末永剑次进行问话,池非迟就带着灰原哀在外面等。
     末永剑次之前要是不跑,那还能拖延一下,但意图袭警逃跑就解释不过去,没多久就老老实实地说了。
     “……不过警官先生,是那个女人太过份了!”
     毛利兰带着柯南出门,听到隔壁传来这么一句,就走到隔壁门口听着。
     “我看她总是一个人,就已经喜欢上她可,一个月前,我在她到店里来买东西时,鼓起勇气提出想跟她交往,她以自己有男朋友拒绝了我,还说她的男朋友晚上会去看她……”
     “我本来也死心了,可是那天晚上,附近发生了火灾,消防车路过时,我到阳台上看情况,却看到住在对面的她也到了阳台上,只有她一个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男朋友!”
     “昨天晚上她又去店里买了一瓶好酒,说什么她男朋友会去,所以我昨天就想亲眼去瞧瞧,结果她家里根本就没有别人!”
     问话室里,末永剑次的声音很激动,“她还说打电话报警,我一气之下,就拿起旁边的铜制装饰品砸了她,结果没想到她……这都要怪她!她为什么要骗我,还装腔作势……”
     毛利兰皱眉站在门口,又默默攥紧了拳头。
     千叶和伸一汗,很担心毛利兰闯进去再把人揍一顿,连忙上前,“小兰……”
     “如果他只是去看看,根本没必要戴着手套去,”池非迟低声道,“检察官不会忽略这一点的。”
     冲动杀人和预谋杀人的量刑标准不同。
     末永剑次说的杀人原因可能是真的,但不会是一时气不过杀人,说不定早就在被拒绝的时候就起了杀心,挑选昨天晚上下手,只是为了方便把罪行推给西村佐知子那个不存在的男朋友,跟有没有误会西村佐知子没关系。
     就算毛利兰冲进去,把西村佐知子的本意说出来、把误会解开,让末永剑次愧疚得痛哭,那又怎么样?末永剑次可能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误会,只是想给人留下一个‘冲动杀人’的印象而已。
     虽然检察官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就是了,到时候,检察官肯定会抓住‘戴手套’这一点不放的……
     毛利兰茫然看池非迟,没懂那么多潜台词。
     靠墙站在一旁的灰原哀叹了口气,她家非迟哥说话能不能稍微详细一点,别一句话藏那么多内容,帮忙解释,“也就是说,从行为上来看,他明明是有预谋的杀人,却要说成冲动杀人,根本就是在撒谎,对于这种还在撒谎、没有愧疚、只是想着怎么减轻量刑的人,你没必要生气,也没必要对他解释那么多,因为他现在可能根本不在意这些……”
     毛利兰脸色难看,“不,我感觉更生气了!”
     柯南连忙仰头卖萌道,“池哥哥不是说了吗?检察官不会忽略这一点的,比起小兰姐姐去打他一顿,让他不要得逞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灰原哀看向池非迟,语气悠然道,“而且被某人说穿了他的心思之后,我是没心思再看他表演了。”
     毛利兰沉默了一下,也对,被池非迟说穿了,就算去解释、去揍末永剑次一顿、让末永剑次痛哭流涕地忏悔,她也不会有半点宽慰,心里那口气还是上不去下不来……
     池非迟动身往楼梯口走,招呼道,“走了。”
     面对处罚时,很多人都希望争取到一个宽大的处理,毛利兰受不了这种诡辩和假意,但他见过太多了。
     只要别破坏他明天的行程安排就行。
     事情结束,剩下的是警方和检察方的事,人家专业人士更懂得怎么处理,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不会再关注了。
     “千叶警官,那我们先走了。”毛利兰跟千叶和伸道别后,叹了口气,跟上池非迟。
     柯南无语跟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唉,池非迟这家伙,有时候就不能给他们留点幻想空间吗?非要说破。
     他是没关系,他接受能力强,不过小兰近两天心情恐怕都好不了了。
     ……
     第二天,时间从10月往回跳到了7月底。
     高木涉下午请了半天假,陪着池非迟去看岛袋君惠。
     “池先生?”
     岛袋君惠见池非迟来探视,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入狱并没有让这位人鱼岛的巫女变得低落沉郁,相反,大概是因为心里不再压着仇恨,眼神又明朗了不少,坐下后就笑了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最近闲着,看你需要什么,能送进来的都给你送点。”池非迟道。
     “你就不能说自己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特地看我吗?”岛袋君惠开着玩笑,也没等池非迟回答,以免自己被打击到,开始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情况。
     岛上的村民只要有事来东京,都会来看看她,大家都表示让她好好表现,会等她回去……
     她身体还好,跟这里其他人相处得都很不错,没有人欺负她,大家都挺好的……
     这些事,池非迟先前跟着高木涉找监狱管理了解过,但也没有打断,听岛袋君惠说完,探视时间差不多也到了。
     然后岛袋君惠起身告辞,跟着狱警离开。
     高木涉全程看完这场奇怪的探视,有些摸不着头脑。
     池先生过来还真就只说了一句话,就……没了?
     也不关心两句?
     对方还那么配合,不用问就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
     也难怪池先生做笔录那么让人头疼,都是让这些人给惯的吧。
     离开监狱,高木涉上车后,想到自己早上遇到的麻烦,突然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池非迟低头系着安全带。
     从下午碰面开始,高木涉就一副情绪不高的模样,偶尔还会发呆、走神,很奇怪。
     “啊,没、没什么。”高木涉连忙摇头。
     他可不会告诉池非迟自己其实请了一下午和明天一天的假,打算跟佐藤去热带乐园约会,还买好了戒指准备送出去。
     结果早上被同事逮去小黑屋里审问,没撑住把约会的事说了,不过好在他机智,提前把足球比赛的票留在桌子抽屉里,让那些凶神恶煞的同事们以为他们要去看比赛,但其实他是打算去热带乐园。
     谁也别想破坏他明天的求婚行动!
     想着,高木涉目光又坚定了不少,心情也好了起来,偷偷瞥了池非迟一眼。
     包括池先生也是一样,他可不想约会还碰到熟人,把他们二人世界的气氛破坏了,而且池先生很邪门啊,他可不想难得休假去约会还碰到什么案件。
     池非迟发现高木涉又一会儿高兴傻笑、一会儿神色凝重,没有再吻下去,开车离开原地,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高木这情绪变得真快……算了,估计又是感情的事,他还要去看看沼渊己一郎。
     相比起岛袋君惠,沼渊己一郎这个‘恶犯’反而还没有正式宣判。
     因为沼渊己一郎杀害了不止一个无冤无仇的人,危险程度高,犯罪后潜逃,造成民众恐慌而沼渊己一郎被逮捕后还谎称指认另一个被害人的埋尸地点出逃过一次,虽然是为了看萤火虫,但这种理由可没法减轻‘出逃’的恶劣影响,甚至可以说相当任性。
     对于沼渊己一郎的量刑,检察官的意见一直是死刑,但对死刑宣判很谨慎,罪犯很难被判处死刑,而为了公平,法院还给沼渊己一郎提供了一个免费律师团队作为法律援助,一审二审的结果都不同,检察官直接把起诉提到了最高法院,沼渊己一郎也一直被收押在东京监狱里,一人单独住一间,等着下一次开庭审理。
     池非迟和高木涉找监狱方了解情况时,对方也表示,最后结果可能是死刑,然后沼渊己一郎的律师会提出上诉,等案件被发回重审后,要求精神鉴定……
     要是得不到非死刑的结果,律师还会提出很多场上诉,双方不停地在死刑和非死刑中辩,直到用尽上诉机会。
     就算是死刑,也要法务大臣签署执行令才能执行,由于政治因素和个人因素,法务大臣在任期间普遍会拒绝签署执行令,发回重审。
     这么反反复复,等判决结果下来,估计要等上个十年左右。
     “听说他跟公安部关注的一些事有关,那边有人来过,似乎也不想他那么早被判处死刑,重审的时间会一直延长下去,”高木涉在警校期间的同学带两人过去,路上低声透漏了一点内幕,“所以结果怎么样还真说不好,而且他可能真的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
     “是七月的事吗?”高木涉低声问道。
     公安大概是希望沼渊己一郎提供一些外人不知道的线索,那他能想到的就是‘七月’的线索。
     池非迟没有出声,也没有觉得意外。
     公安想找沼渊己一郎了解的,有可能是‘七月’的事,也有可能是组织的事。
     ‘七月’的身份一直在保密,知道的除了安室透之外,只有那个公安委员,最多再加上一两个高层,比如某个大人物,那种保密级别才叫真的高。
     但正因为保密级别太高,很多公安警察都不知道公安内部有人知道七月是谁,知道的人也不方便直接宣布停止调查七月,那样反而会显出异常,只能用其他事把七月的调查慢慢压下去,所以有人来找沼渊己一郎询问七月的线索,那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是来问‘七月’的事,来的人级别不会太高,至少不会是零组的人。
     相反,如果是来问组织的事,来的人的级别反而会更高一些。
     他更倾向于判断两者都来过。
     沼渊己一郎说没说组织的事,都不重要,因为沼渊己一郎真的不知道多少,而沼渊己一郎也没供出‘七月’的线索,不然他早就收到公安的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