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83章 就是为了拿他们做实验?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睡得很早,起得也很早,天还没亮起来,考虑到没有高楼让自己练习跳楼,洗漱了一下,把煮粥的米泡上,带上非赤跑步去米花町的公园晨练。
     天还没亮的时候,街上几乎没有人影,但池非迟晨练完返程的时候,也有了不少起床晨练的人。
     “早上好!”
     “大家早上好!”
     “今天也要精神百倍哦!”
     一个年轻男人沿路跑着跟路人打招呼,追上池非迟,热情问候,“早上好!以前都没有见过你,你是刚搬来的吗?”
     池非迟迟疑了一下,放慢脚步。
     他在杯户町那边晨练那么久,也没有谁会跟陌生人这么热情地打招呼,难道米花町这边的人比较热情?
     大早上看到一张阳光热情的笑脸,让人什么脾气都没了。
     “我在我老师家里暂住。”
     “原来是这样,那今天也要开心哦!我还要去上班,就先不说了,改天见!”男人热情说着,加快脚步跑上前,又跟其他人挥手打招呼,“早上好!……今天也早上好啊!”
     “大和田医生,早上好!”
     “大和田医生,今天早上还是这么活力满满啊!”
     晨练的男女老少都笑着打招呼。
     池非迟也加快脚步,跑回毛利侦探事务所,先把粥煮好,再动手做三个上学党要带去学校的便当。
     柯南一睡醒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顿时精神了,跑到厨房,发现池非迟准备的食材看起来都很正常,心情突然好了不少,“早啊,池哥哥……”
     他还真担心池非迟在通往黑暗料理的路上一去不复返,那还真是太可惜了。
     “非迟哥,早!”
     “非迟哥,早……”
     毛利兰和灰原哀也紧跟着跑厨房。
     池非迟把三片海苔铺在砧板上,没有抬头,顺手从刀具架上拿了把小刀,“去洗漱,然后吃早餐。”
     “是~”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三人心情很不错地去洗漱。
     池非迟手速飞快地把海苔片刻成老虎头形象,把蛋包饭装进便当盒,再把海苔片贴上去。
     黑色海苔片成了虎头上的黑纹,被刻得镂空的地方正好露出蛋包饭的鸡蛋饼,整体看上去就是一只黑黄相间、威严肃重的写实虎头。
     等毛利兰三人洗漱完到厨房,池非迟把土豆丝饼也做好了,顺手把煮粥的火熄了。
     毛利兰拿了便当盒的盖子,准备把便当盖好,看到那个虎头之后,愣了一下,惊叹着凑近,“好、好厉害,是海苔片做出来的吗……”
     柯南在旁边跳啊跳,就是看不到,“小兰姐姐,我要看!”
     灰原哀默默报以审视的目光,名侦探的思想幼龄化很严重,居然卖萌成瘾。
     “好,这是柯南的,”毛利兰不急着盖盖子了,弯腰分便当,“这是小哀的,这是盒盖……”
     灰原哀接过便当,看着盒子里栩栩如生的虎头,愣了一下。
     真的很厉害,她都觉得这手艺拿来做她们的午饭便当太浪费了。
     三人欣赏了半天,才不舍地把便当盖上,毛利兰动手帮忙盛粥,灰原哀和柯南端土豆丝饼出门。
     池非迟突然空出手来,想到黑羽快斗应该也起床准备去上学了,拿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没多久就接通。
     “喂,请问是哪……”
     “我。”
     “非迟哥啊……”电话那边,黑羽快斗明显打了个哈欠,缓了缓才道,“有事吗?要不要我请假?”
     池非迟看穿黑羽快斗就是没事想找理由翘课,“没事,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你腹泻应该不是仰望星空派的原因……”
     厨房门口,端着粥、土豆丝饼准备出门的毛利兰、柯南、灰原哀僵住了。
     黑羽快斗也懵了一下,他都快忘了这回事了,非迟哥怎么还记着,“是、是吗?你怎么知道……”
     “有其他人试过了,大家都没事。”池非迟道。
     毛利兰:“……”
     也就是说,非迟哥昨晚教她做仰望星空派……
     灰原哀:“……”
     是为了拿他们做实验?
     柯南:“……”
     这家伙……他好像明白昨晚池非迟为什么想也不想地就留下来了,只是为了方便观察他们这群小白鼠吧!
     “啊……反正我以后不会再吃鱼,坚决不会!好啦,我去吃早餐了,你那边呢?”
     “刚准备吃早餐,那回头再说。”
     池非迟挂了电话,对目光幽怨、回头看着他的三个人道,“吃早餐去。”
     毛利兰三人:“……”
     就是这种‘你们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就没打算瞒着你们、也没有觉得愧疚’的态度……很气人。
     在吃过早餐之后,三个人心情转好,打开虎头便当看看,心情更好了,决定看在美食的份上原谅池非迟。
     “那我送小哀和柯南先到博士家,等小哀拿了书包,我们再顺路去学校,非迟哥,爸爸那份早餐放进微波炉里保温就行,你和爸爸中午要是懒得做饭的话,就去楼下波洛咖啡厅随便吃一点……我中午一定要把便当给园子看,”毛利兰笑眯眯把便当盒放进书包,拎起书包,带着柯南和灰原哀出门,“那我们去上学喽!”
     池非迟待在三楼,把毛利小五郎那份早餐做好放进微波炉,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实验室里小白鼠的监控视频,发邮件让鹰取严男去帮忙加饲料。
     等毛利小五郎起床吃了早餐之后,两人才到二楼办公处。
     毛利小五郎去楼下拿了报纸,又去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见池非迟盯着他手里的啤酒,干咳一声,“我觉得今天不会有什么委托,正好放松……”
     “叮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毛利小五郎沉默了一下,把啤酒放到桌上,接起电话,“我看八成是打错了的……小、小兰?……这样啊,那你们现在在哪里?……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们记得打电话去学校请假……”
     ……
     西村佐知子死了。
     公寓楼下,警方已经封锁了大楼进出口。
     毛利兰、柯南、灰原哀已经放弃了去学校,站在楼下等毛利小五郎和池非迟。
     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还温柔地跟他们打招呼、满怀期待地回家准备和男朋友约会,结果今天一早上学路上就听到围观人群说人死了,让他们心情多少有些沉重。
     毛利兰心里怎么也放不下,原本提出让两个小孩子先去上学,不过柯南看到了案子、不弄明白根本不想走。
     灰原哀也让阿笠博士找理由打电话去学校,跟着翘课。
     虽然那不科学,但她总觉得,要是昨天这位西村小姐没遇到江户川和非迟哥,说不定会好一点……
     毛利小五郎来的路上,就联系了目暮十三,听目暮十三说出现场的是高木涉,又联系了高木涉,到了之后,直接带一群人上楼。
     高木涉听到敲门声就开了门,“这件事还不需要劳驾毛利先生来吧?”
     毛利小五郎一脸严肃地进门,“这位死者曾经帮过小女的忙,我想了解一下状况。”
     高木涉和毛利兰互相点头打过招呼,转身带一群人到餐厅,“根据西村小姐的同事说,他们发现她没有请假就缺勤,过来一看就发现了这件事,死者后脑勺遭人以重物敲击,造成头盖骨凹陷,凶器就是放置在她房间里的铜制装饰品,预估的死亡时间呢,是从昨晚的七点到八点半之间。”
     池非迟扫视着房间。
     西村佐知子的尸体已经被警方带走了,不过看地上警方留下的采证印记,人应该是倒在餐厅门口,凶器就掉落在尸体旁边。
     餐厅里,长桌上摆放着的红酒、食物都是两份,其中一边还放着烟灰缸,但烟灰缸里很干净,那一边的食物和酒也没有吃过。
     “正好是吃饭时间啊。”毛利小五郎低声喃喃。
     柯南看了看桌子,仰头问毛利兰,“小兰姐姐,佐知子姐姐平常会抽香烟吗?”
     毛利兰情绪还很低落,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那她一定是坐在这边,”柯南判断道,“而那个会抽烟的客人坐在那边。”
     “我们已经确定,昨晚来这里是一个相当于她男朋友的人,因为七点半左右,西村小姐和这位访客说话的声音,正好被住在隔壁的小姐路过听到了,西村小姐似乎是跟对方说,让对方下次要带她一起去、这么美的景致不能对方一个人享受,之后又说起肉好像烤得有点过头,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对话,住在隔壁那位小姐不想打扰西村小姐和男朋友约会,很快就离开了。”高木涉说着,走到餐桌前,“那位访客似乎对登山很感兴趣,还把照片留下来了,就压在烟灰缸下,鉴识课的同事已经把照片当做证物收走了。”
     “那应该就是她的男朋友杀人喽?”毛利小五郎道。
     毛利兰一愣,“怎么说?”
     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思索着道,“如果歹徒是在他们吃饭的时候突然闯进来、将佐知子小姐杀害的话,她的男朋友怎么会突然消失了呢?连个报警的动作都没有做,就这么离开,不是很奇怪吗?”
     柯南看着桌面思索,的确很可疑……
     高木涉手机响起,接了电话,跟那边说了几句,挂断电话才对毛利小五郎、池非迟一群人道,“鉴识人员打电话过来说,铜制装饰品、照片、甚至是酒杯上,都只检验出了西村小姐的指纹,没有其他人的指纹,连擦拭过的痕迹都没有。”
     柯南思索着,抬头刚想跟池非迟交流一下,突然发现池非迟不知什么时候跑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