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79章 两个顾问的从业心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第二天,池非迟起了个早,把早餐食材准备好,到天台日常跳楼出门晨练。
     灰原哀睡醒正好赶上早餐,惊讶池非迟起得早,打了个哈欠,问了声早,还是没把自己出现幻觉的事说出来。
     吃过早餐,池非迟带灰原哀去宠物医院拿了一些狗零食,开车去铃木次郎吉家。
     两人还没下车,就听到屋里传出铃木次郎吉暴躁的声音。
     “这个小毛孩子居然抢了我的头版!”
     “汪汪!汪!”鲁邦冲出门口,然后摇着尾巴跟在池非迟脚边进门。
     铃木次郎吉一看,感觉更扎心了,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池非迟。
     铃木园子站在一旁打电话,回头看了一眼,又继续讲电话,“是非迟哥和小哀来了……”
     池非迟无视掉铃木次郎吉的目光,把带来的两袋狗零食递给女佣,上前坐下,拿起桌上的报纸。
     报纸头版是中森银三和柯南的合照,上面还标着一行大字——【基德杀手,功勋小学生再显神威,基德大败而去!】
     名侦探太出风头了吧,以为组织的人不会看报纸吗?
     “次郎吉先生。”灰原哀问候一声,也坐到池非迟身边,探头看了报纸一眼,心里无语。
     某个名侦探也太出风头了,以为组织的人不会看报纸吗?
     好在柯南目前小学生的身份不引人注意,那群自傲的人大概不会放在心上,不然早晚得被组织留意上。
     铃木次郎吉盯着从容得像在自己家的兄妹俩,心里反倒没什么火气了,不过还是‘哼’了一声,“今天的庆功宴没有了,我的头版被那个四眼小鬼抢了。”
     池非迟没有迟疑,“随便吃点也行。”
     灰原哀:“……”
     蹭饭还这么理直气壮……
     铃木园子:“……”
     很有毛利大叔的风范!
     铃木次郎吉一噎,看了看周围,“非墨呢?怎么没有带它过来?”
     “非墨放养的,”灰原哀帮忙回答,这个问题她知道,还是由她来说,以免次郎吉大叔被气出什么毛病来,“它喜欢在外面玩,非迟哥也不喜欢把它关起来。”
     “没错,小鸟就该在天上自由自由地飞,这是它们的本性,”铃木次郎吉听得感慨,再看池非迟也多了些许佩服,至少他做不到把宠物随便放出去,因为不放心,也因为怕养出感情来的宠物突然弃自己而去,他能做到的,也就是知道自己不想拘束小鸟,所以从来不养鸟,不由好奇问道,“非迟小子,你不担心哪天非墨飞到别的地方去了?或者它到了别的人家去?”
     “动物也是念旧情的,”池非迟神色如常地轻声道,“而如果哪天它离开了,说明我们的缘分尽了……”
     跟毛利兰打完电话转回来的铃木园子一愣,心里有些感慨。
     非迟哥这想法挺佛系的。
     灰原哀也觉得池非迟看得开,没来得及开口安慰,又听池非迟继续说……
     “那把它逮回来之后,无论是烤着吃,还是煮汤吃,”池非迟平静脸,“我心里都不会太难受。”
     铃木园子:“……”
     她错了,这一点都不佛系,这是修罗系。
     灰原哀:“……”
     她错了,最看不开的就是非迟哥!
     铃木次郎吉更是毫不顾形象地翻了个大白眼,“非墨能在你来之前,提前找到我这里来,这么聪明又的乌鸦,吃了太可惜,揍一顿、饿上两天就差不多了。”
     铃木园子:“……”
     接下来,铃木次郎吉和池非迟又就‘顾问’这个职业,进行了一场态度认真的从业心得交流。
     铃木次郎吉表示作为铃木财团的顾问,到处旅游可真是太舒服了,财团忙什么他都不管,有想法就提个想法,其他人同不同意他也不管了,而且滑雪、蹦极、登珠穆拉玛峰、人力机飞行之类的东西很好玩。
     池非迟表示作为真池集团、宠物医院、THK公司的顾问也不错,平时同样有想法就提个想法,无聊了,想去做兽医就去做兽医,想去写歌就去写歌,想去看看女艺人拍戏或者唱歌都没问题,而且打网络游戏、打街机游戏、玩各种游戏机才是最好玩的。
     铃木次郎吉当即表示那种没挑战性的游戏没意义,都是他玩剩下的。
     池非迟当即用‘街机游戏单手让你’告诉铃木次郎吉,你玩游戏还是菜。
     铃木次郎吉再次表示可以再比一比手柄游戏……
     池非迟再次表示手柄游戏都不用我出手,非赤就能碾压你……
     灰原哀和铃木园子坐在一旁喝茶,看着铃木次郎吉家里堆起一大堆游戏机,看向铃木园子,“顾问都是这样的吗?”
     “啊?”铃木园子呆呆看着跟非赤较劲的铃木次郎吉,担心自家大伯今天气炸,缓了缓才回神,“也、也不是吧……其他顾问都挺忙的。”
     “原来如此。”灰原哀点了点头,放下茶杯,走上前。
     手痒了,她也来打一把。
     铃木园子一看自己一个人喝茶也没意思,跟着上前打游戏。
     游戏是真的好玩。
     一群人打游戏到中午十二点多,非赤把铃木次郎吉、灰原哀、铃木园子轮流挑了好几遍,看到女佣上菜,才用尾巴把手柄卷到地上盒子里装好,表示自己不玩了。
     “吃饭吧!”
     铃木次郎吉拍了拍手起身,感觉打了一通游戏,浑身舒畅,就是玩不过一条蛇,让他有些不甘心,“我再练练,下次再比。”
     非赤心情顿时沉重起来,这个老头是除了主人之外的一大强敌,本身水平不赖,还很有悟性,它还是用尽全力才能赢的,以后有空它也要练练。
     到了餐桌前,铃木次郎吉还意犹未尽地问道,“非迟,要不要一起投资游戏?”
     “我不可想跟自己家抢蛋糕,”池非迟坐下,“而且动不了,安布雷拉已经在筹备很多游戏了。”
     灰原哀:“……”
     很多游戏啊,那很符合非迟哥的爱好。
     铃木次郎吉认同点头,有些遗憾,“是啊,晚了,我玩得没跟上时代。”
     铃木园子:“……”
     可以把‘玩’字给去了吗?
     但她也无话可说,她一直觉得有一类‘顾问’是很神奇的生物,玩着玩着就发现了新项目,玩着玩着就能破别人想尽办法也破不了的局,所以铃木次郎吉玩,他们铃木家以及铃木财团双手双脚赞同并全力支持。
     “铃木财团在游戏方面也有不少投资,”铃木次郎吉难得认真,摸着下巴上的胡子道,“不过铃木财团是针对游戏设备的开发,安布雷拉是注重网络,也不冲突……不,安布雷拉也在研发游戏设备吧?”
     池非迟也没隐瞒安布雷拉的一些打算,“安布雷拉是打算注重于网络,对游戏设备的研发是以划时代为目标。”
     “就是‘茧’游戏设备那一类吧?”铃木次郎吉懂了,遗憾道,“如果我那个时候在日本,绝对不会让他们把项目投资来的份额全部低价卖给安布雷拉,那么有趣又足够新鲜的游戏设备,值得砸资金把它救活,说不定我还会跟你抢呢,铃木财团可不缺那点研发资金。”
     池非迟知道铃木次郎吉说得是实话,这老头可能会觉得这游戏好玩、就因为托马斯出事就搁置太可惜了,很可能就把项目全部盘下来,自己砸钱做,其实以‘茧’的完善程度,根本不需要再怎么砸钱,再完善一下,绝对是一笔暴富的机会,利益能让铃木财团都不敢小看。
     “不过发行怎么办?”铃木次郎吉问着,转身从路过女佣端的盘子里取了食物,很认真地考虑着,“上次茧的发布会出了事,孩子们都被困在了游戏里,而且人工智能还操纵着游戏设备发出电来攻击想去救孩子们的家长,现在各国对这类设备和人工智能都没有好感,就算安布雷拉在推出设备时强调设备安全,但大家还是会迟疑,想像上次一样开发布体验会,恐怕不会有人卖面子。”
     “方法肯定有,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推出的时候,还需要一段时间,”池非迟这一次没有说得太细,“有空叫上您一起玩。”
     他已经跟池真之介说过了,解决方法很简单,咱们先把网络游戏弄出来,再紧接着举办电竞比赛,一边赚钱,一边把电竞行业弄出来,把那些游戏发烧者都给挖出来。
     其实邀请政界、商界大佬家的孩子来作为首批体验者并不合适,那些人往往喜欢让别人先把危险给是试探了,尤其对于自家孩子,都宝贝得很。
     最佳体验人选,还是那些已经成为偶像、在游戏爱好者中有口碑的电竞选手们。
     作为一个游戏爱好者,他能肯定,茧这种全息游戏,绝对能够激发游戏发烧者的热爱和期待,愿意体验的人多了去了。
     但全息游戏设备的发布,至少要再缓上几年,首先是因为他们需要把更先进的技术掌握在手里,有了更好的替换物、或者感觉到其他公司的设备研发有威胁之后,才会考虑把茧推出,其次是设备的造价降不下来,始终是小众人的玩具,卖得再贵也赚不了多少,还需要再改进,降低制作成本,或者研发出简略版本,茧能够在虚拟世界里拥有视觉、嗅觉、听觉、味觉、触觉的体验,太超前太作弊了,可以研究出简略版本,用‘低价低配’的方式大量出售,既能让人一步步接受新的游戏模式,又能在一次次更新换代中赚取大量资金,至于简略版到什么程度比较合适,有人会去评估的。
     铃木次郎吉也没细问,提醒道,“那我可等不了太久,别忘了,我今年已经72岁了,别等上几年我都快入土了你再来找我,那你到时候说不定就找不到我了。”
     一直没吭声的铃木园子不满道,“大伯,你身体那么好,根本不像70多岁的人,就别说这种话啦!”
     铃木次郎吉哈哈笑了起来,“我也从来不服老啊!”
     “放心,等不了多久,等安布雷拉新游戏发行,您先试试,觉得有意思再说。”池非迟道。
     他还在考虑是让铃木次郎吉建战队玩,还是把铃木财团拉进比赛筹备方。
     不管怎么样,老头肯定会感兴趣,只要玩就行了,铃木财团会想办法盈利,亏不了,而只要铃木财团想从‘电竞’方面赚钱,就会帮忙推行‘电竞’发展,也算是帮安布雷拉的忙了。
     只是他有些忌惮铃木次郎吉。
     很多人行事、处世,都有自己的一套章法。
     哪怕是组织那群人,每个人都会表现出一定的‘个人行为模式’,是不是伪装先不说,很多时候他也能判断出对方会怎么做,甚至连琴酒那个蛇精病,他有时候也能根据感觉去判断出琴酒的具体情绪。
     在商业方面,铃木史郎和他家便宜老爸有些相似,看穿了一些门道也未必会走捷径,觉得有时候吃点亏没关系,一定要把根基打实,对员工也很厚道,适合主事、操持长久发展的企业,但铃木次郎吉不同,铃木次郎吉属于不按套路出牌的那种人。
     如果有一天,铃木财团遇到大麻烦,稳定军心的会是铃木史郎,但能够找到破局点的很可能是铃木次郎吉。
     这种人是最麻烦的,他算不准对方任何一点行为模式,也不能去算,因为对方很可能什么都没想,有个念头就去做了,要是动用方舟去算计,可能会让方舟算得怀疑世界,而人家老头一点事都没有。
     好在对于铃木财团,他们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目标也是尽量交好、结盟。
     没错,安布雷拉确实是以全球统一和垄断为目标,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要用‘攻击’、‘算计’的手段,很多时候,从利益角度去考虑,两个盟友团体也可以很自然地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