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77章 柯南:怀疑小伙伴沦陷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造势?”灰原哀疑惑。
     “原本大家都觉得铃木绫子会是铃木财团未来的继承人,她的性格稳重一些,也更适合做继承人,但她嫁人了,”池非迟解释道,“园子今年已经十七岁,之前有姐姐被当成继承人,现在突然告诉其他人,园子才是未来的继承人,就算不出乱子,财团里的高层员工和铃木家的合作伙伴都会怀疑园子行不行,而且园子以前也很少以铃木小姐的身份露面,那么,在园子正式继承财团之前,就需要有人带她出出风头,帮她造势,等过几年她接手财团的时候,就会顺畅很多,大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能避免很多没必要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灰原哀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次陪着次郎吉大叔上电视的一直都是园子,铃木家的其他人都没有掺和……”
     “以后会更多,”池非迟判断道,“直到园子的风头盖过绫子。”
     “那么你呢?”灰原哀看着池非迟,“你需要一个人帮你造势吗?”
     “我不需要,”池非迟解释,“我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那一个,大家早就默认接受了。”
     如果他家便宜老爸老妈想另立继承人,是灰原哀也好,是二胎或者私生子也罢,那才需要造势,花上几年时间,来掩盖他在其他人心里‘理所应当继承’的概念。
     而池真之介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提拔大山弥、重用威尔逊这两个和他彼比有了解的人,那只是第一步,之后大概五年时间,会让集团里的新旧高层都跟他有联系、有交情,让那些人心里认定他就是未来的主事人。
     至于菲尔德集团,他家便宜老妈似乎还是有种‘我家儿子不长命’的担忧,更倾向于让他混吃等死、去玩去疯,没考虑权利过渡的问题,但清理集团内部,是一件对发展、对过渡都有好处的事。
     当然,不做这些也不会影响继承,做这些只不过是为了让权利过渡得更加平稳。
     铃木家的秘书端来一杯西瓜汁,也让两人的话题暂时终止。
     “谢谢,”灰原哀道谢,等秘书离开吼,才端起杯子,用吸管喝了一口西瓜汁,“你跟我解释了那么多,不打算喝一杯解解渴吗?”
     池非迟拿出烟盒,在手指间转了一圈,一支烟轻松被抖了出来,烟盒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合上了,“刚才在铃木家喝过茶,一会儿你想上厕所我可不会陪你去。”
     “上厕所这种事,我什么时候麻烦过你?”灰原哀咬着吸管,高冷,骄傲,且鄙视某个名侦探,“也只有江户川会让人陪着去。”
     池非迟顺着灰原哀的话赞同道,“也对,小哀是比柯南独立得多。”
     “那你有思路了吗?”灰原哀抬头看着池非迟,“昨晚基德那个空中行走的奇迹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能不能……”
     池非迟盯:“……”
     灰原哀被池非迟古怪的目光看得心里毛毛的,没再说下去,“怎么了?”
     池非迟收回视线,拿出打火机,垂眸点燃了烟,“昨晚那个是我,我不小心害怪盗基德拉肚子,那个时候预告函已经发出,只能替他来一下,你别告诉其他人。”
     灰原哀沉默了一下,起身探过桌子,伸手揪池非迟的脸。
     她怀疑眼前这个不是非迟哥……
     池非迟:“……”
     小哀现在这么皮的吗?
     灰原哀发现不是假脸后,才坐了回去,目光古怪地打量池非迟,低声道,“你跟怪盗基德搅和在一起,我倒是不奇怪,你们本来就不清不楚的,他以前也和你玩过身份互换、替你制造你不是七月的假象……”
     池非迟纠正,“这里不能用‘不清不楚’这个词。”
     灰原哀无视掉池非迟的抗议,“不过昨晚我在博士家里看转播了,那个基德……你……你……”
     “不演得像一点,怎么瞒得过去?”池非迟道,“至于空中行走的方法,是基德提前准备好,他的助手协助我完成的……”
     灰原哀的注意力转移,听着听着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池非迟把整个手法说了,又道,“今晚会出现的基德同样不是真正的基德,只是假人,因为那个捧着宝石的金像会被机关收回博物馆里,他会用假人吸引大家的视线,自己易容成铃木顾问,混进博物馆里拿走宝石。”
     魔术表演一旦被说穿了手法,观看就缺少了乐趣。
     今晚即将发生的事对他没有一点吸引力,他早就知道过程,只是过来坐在天台吹吹风。
     既然灰原哀问,那就别怪他趁机掀桌子,拉一个下水陪着他一起无聊……
     灰原哀完全丧失了对今晚的期待,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是故意的吧?”
     池非迟坦然承认,“嗯,对。”
     灰原哀:“……”
     她也想拖一个人下水,但不行。
     如果告诉了其他人,怪盗基德因此遇到危险怎么办?
     基德跟非迟哥有交情,基德相信非迟哥才把计划告诉非迟哥,非迟哥相信她,才把这些告诉她,她绝对不能说出去……
     “非迟哥,小哀!”
     铃木园子从天台门口过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大老远就大声打招呼。
     毛利小五郎、毛利兰、柯南跟着到了天台。
     候在门口的秘书带一群人到桌前,“园子小姐,您需要什么饮料呢?”
     铃木园子坐着,双手撑在下巴下方,难得有点大小姐的含蓄模样,“随便吧。”
     柯南才一坐下,就露出天真表情问道,“池哥哥,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来啊?”
     “一个长辈家里的小黑猫病了,”池非迟面不改色道,“说好了让我去看看。”
     “原来是这样啊。”柯南笑眯眯,心里也信了。
     他的小伙伴是比较喜欢小动物,而长辈家的猫生病,也推脱不了,因此放弃来抓基德并不奇怪。
     只是说到猫,他又想起步美说的,池非迟收养了一只生病的白猫,也想起了贝尔摩德!
     板仓卓在日记中提起过,有一个态度高傲的女人给他打过电话,是黑衣人的同伴,曾经听到过对方那边传出一声接一声的猫叫,对方就很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他猜测那个女人就是贝尔摩德,也怀疑过贝尔摩德早就跟池非迟有来往,而那次贝尔摩德挂断电话,也许不是因为不耐烦,而是担心猫叫声引来其他人、被某人发现她的通话。
     他之后拜托阿笠博士去东都大学动物医学系找学生套过话,自己也借着小学生的身份,谎称社会调查,拦过池非迟那栋公寓停车场出来的车子,询问对方公寓里有没有人养宠物。
     博士那边得到的结果是:‘池同学?我不是很了解,听说很厉害……养猫?没听说过’、‘没有吧,他每天在学校图书馆待到很晚,不像养着猫哦,见到猫的标本说不定还比较多’、‘没有听说过’、‘应该不会吧,不过他家里有没有养,我就不是很清楚’……
     为了掩饰目的,他让阿笠博士问了很多问题,也不止是打听池非迟,还打听了这几年优秀的毕业生有没有养宠物。
     结果了解池非迟的人还真不多,他的小伙伴完全就是一个有自闭倾向、喜欢独来独往的学霸,没有人见过池非迟养宠物,也没有人见过池非迟跟女明星来往,据说连关系好一点的女性都没有。
     连阿笠博士都感慨,看来他们遇到池非迟的时候,池非迟已经有很大改变了,以后有空一定要拉着池非迟多出门玩,多跟人交朋友……咳。
     他这边也一无所获。
     那栋公寓里住户不多,有的人买下了房子,一年到头却住不了几天,跟池非迟同楼层的住户似乎都不在国内,邻里之间的关系比较疏远,但住在公寓里的人,基本都说一年前公寓里没人养猫养狗,池非迟那只白猫最近倒是有人见过,有个大叔在一楼大门前见到池非迟抱猫回家,似乎是猫刚做完手术那天。
     同时,他问过的人都说,没有在公寓里或者停车场里见过什么美国大明星。
     这么看来,池非迟和贝尔摩德应该不是旧识。
     说不上松了口气,他反而比较担心。
     以池非迟那种不太容易跟人亲近的性格,能接受一个女人在他生病时到他家里,任由那个女人随意活动、使用浴室,那就说明对于池非迟来说,贝尔摩德是不一样的。
     他怀疑他的小伙伴沦陷了。
     这个怀疑在他提到‘克莉丝可能是枡山宪三同伙’,池非迟很不讲理地反问‘为什么不会是我’的时候就有了。
     虽然池非迟问的时候神色平静,但那家伙本来就是那样,看脸色看不出什么来,他当时就怀疑池非迟是在维护克莉丝,而且因为他的怀疑而生气了。
     直到池非迟生病、步美在池非迟家里见到贝尔摩德,这份怀疑又被确定了几分。
     唉,贝尔摩德那个女人真可怕,池非迟都能搞定,麻烦的是,他不信贝尔摩德接近池非迟是为了谈个恋爱,那不可能,肯定有所图谋。
     好在贝尔摩德现在走了,让他有时间能够整理头绪。
     只要他不再对‘克莉丝’表现出敌意,下次池非迟再跟贝尔摩德联系上,说不定会告诉他们。
     但他也要小心,以后最好别让‘工藤新一’出现在池非迟面前,也不能让池非迟知道‘工藤新一’还跟毛利兰在联系。
     虽然贝尔摩德好像没有对他下手的打算,但如果池非迟跟贝尔摩德联系、贝尔摩德那边有组织的其他人,而池非迟又正好提起‘见到了工藤新一’,那他就完蛋了。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上次搭飞机去函馆出事,他事后给小兰打了电话,特地说了一句有些肉麻的话,还告诉小兰不要告诉其他人和他还有联系。
     这样一来,不管是因为他的特意叮嘱,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小兰都不会把他打电话过去的事告诉别人,包括池非迟。
     另外,也是上次命运宝石的事,让他打消了心里最后的顾虑。
     他以前怀疑过池非迟是那个组织的人,不过因为池非迟曾经患有抑郁症、青山第四医院附近没有可疑的人等原因打消了他的怀疑,甚至他用工藤新一的身份见过池非迟,也照样没出事,怎么看,池非迟都不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
     只是在贝尔摩德出现在池非迟家里后,他又没忍住怀疑了。
     而上次在宇宙剧场,怪盗基德伪装成‘工藤新一’,池非迟好像也没关注、惊讶,只管带娃去睡觉。
     池非迟只是想离开他们,偷偷跟组织汇报?不是没有可能,但他留意过,怪盗基德伪装的工藤新一附近没有出现可疑的人,连整个宇宙剧场一带都没有疑似组织的人出现。
     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彻底打消了怀疑。
     其实他是有些愧疚的,自己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自己的小伙伴,其中池非迟喜欢穿黑衣服占了很大原因,但喜欢穿黑衣服的人也不止池非迟,又不是所有穿黑衣服的都是那个组织的人,还有黑手党、有暴力社团、有单纯喜欢黑衣服的……
     总之,他怀疑、确认了这么多次,不该再怀疑了,而上次是怪盗基德的伪装,也不算他用原本的身体出现在池非迟面前,池非迟就算跟贝尔摩德联系,也只会说‘怪盗基德易容成了工藤新一’,而不会说‘我见到工藤新一了’,这样就好。
     先稳住,等弄清楚贝尔摩德到底为什么接近池非迟,他再想办法解决。
     “啊!”毛利兰轻呼出声。
     柯南回神,看到毛利兰的帽子被风吹到了地上,跳下椅子去帮忙捡,“我去拿!”
     毛利兰见柯南跑得那么快,也没再起身,“不好意思啊,柯南,麻烦你了。”
     毛利小五郎抬头看周围的天空,“这么多直升机,带起的风太大了……”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探照灯在大楼顶上打出一道不算太亮的光束,给坐在遮阳伞下的一群人照明。
     秘书把饮料端上桌,又把一个播放着新闻报道的显示器放到桌上,说了句‘请各位慢用’,转身离开。
     看着记者猜测基德会不会来的报道,铃木园子立刻激动道,“绝对会来,他绝对会来赴约的!”
     “要是被基德得手,你大伯可是会蒙受损失的,”毛利小五郎无语提醒,“你这一点不像是铃木财团大小姐说出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