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70章 小泉红子:害怕,瑟瑟发抖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原来是这样……”
     第二天,港区实验室。
     小泉红子穿着白大褂靠在桌前,听池非迟解释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对我也有好处,”池非迟低头整理着台面上的东西,“我跟和辉一起去找到三枝,她和我也会亲近一些,虽然她肯定不会为了我而出卖小田切家,但要是我跟敏也、和辉吵架,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劝解,也会很乐意做我们吵完之后能够顺着下的台阶,因为在她看来,我们都是好人。”
     小泉红子被最后一句噎了一下,无语吐槽道,“什么话在你口中说出来都充满阴谋的味道,那么让人感动的事,被你一说,完全就感动不起来了啊……”
     “是你想听利弊分析,我只是客观评价利弊,当然,我可以说一句你们女生爱听的,都是因为在乎,这样总行了吧?”池非迟转身拿了一个小瓶子,“方舟,麻醉指挥。”
     “是,”方舟稚嫩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麻醉剂的用量是……”
     小泉红子听着方舟说了一串,看到池非迟用注射器抽麻醉剂,好奇问道,“今天不是因为诺亚身体快消失了、趁机会采集一些样本的吗?应该用不到麻醉剂吧?”
     “他的身体消失会在晚上七点左右,下午五点开始准备采集样本也来得及,”池非迟把麻醉剂抽好,脱下外套,挽起袖子,坐到台子前,注射进自己左臂,“在那之前,帮我个忙,把我手臂剖开,我想看一下骨头。”
     小泉红子瞪大眼睛,“剖开看骨头?”
     泽田弘树穿着除菌服趴在台子上,用消毒用具帮池非迟左臂消毒。
     “我的骨头发生了变化,受到撞击时更不容易折断,我想看看骨骼变成什么样了,”池非迟平静脸解释,“虽然是局部麻醉,我可以用右手,但只用一只手不太方便,诺亚身体小、动作不快,所以需要你搭把手,只要把手臂避开血管和神经、剖开一个三厘米左右的口子,然后用仪器检测就行。”
     小泉红子嘴角一抽,“可是我不怎么懂……你让我剖只小老鼠,我还能下手,可是……”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池非迟回头安抚小泉红子,“别慌,听指挥来。”
     方舟:“红子小姐,请准备……”
     ……
     一个小时后,小泉红子偷偷瞥旁边的池非迟,看着池非迟左臂上被撑开的血口、看着血口里探测的机械探头、看着池非迟专心平静看仪器显示屏的模样,内心是崩溃的。
     (╥﹏╥)
     邪恶的自然之子当然不怕了,毕竟她觉得这家伙已经疯了……
     这家伙为了研究,居然自己动手剖自己,这次是手臂,下次呢?
     还有,以后自然之子该不会对她下黑手吧?比如为了研究一下她的魔力储存在哪里,剖开她腹部或者给她来个开颅检查?
     面对一个疯子瑟瑟发抖。
     “密度……穿透性……”
     池非迟指挥着,把相关数据存下来,“好了,能取到样本吗?”
     泽田弘树在一旁协助,换了仪器,尝试了一下,摇头道,“不行,骨头不是很硬,但怎么都刮不到样本,最多只能采集到骨骼上的组织样本。”
     “那再检测一下肌肉,采集样本……”池非迟抬头看仪器显示屏,用右手帮忙存着探测数据和影像片子,“Ok,红子,准备缝合。”
     “啊,好……”小泉红子回神,继续提供让她瑟瑟发抖的‘帮助’。
     “红子,你手别抖,缝合得很难看。”
     “呃,抱歉,我注意一下……”
     处理好池非迟这边,泽田弘树自己躺上台子,等着池非迟给他麻醉。
     小泉红子刚摘了沾血的手套,转头就看到池非迟给泽田弘树打麻醉,心里顿时涌起不太妙的感觉,“采血不是不用麻醉吗?”
     池非迟打了麻醉后,采集着泽田弘树的毛发、唾液样本,“变化那一瞬间采的血液样本已经够了,这次只是补充一些,看看这次和上次的样本是否存在差异,这次最好在他的身体变回木头的一瞬间,采集一些内脏组织……”
     小泉红子一汗,“要剖开腹部吗?”
     她预想中的剖腹这么早就来了吗……
     虽然不是剖她的……
     “最好开颅,再采集一下大脑相关组织样本。”池非迟道。
     “魔女小姐,你别怕,这次我是全身麻醉,”泽田弘树趁着麻醉效果还没来,安抚道,“你手抖了也没关系,反正这具身体很快就要变回木偶人了。”
     小泉红子:“……”
     泽田弘树是不在乎一具临时的身体,可她怕自然之子彻底疯魔了。
     下次不会轮到她吧?害怕。
     ……
     下午,6:51。
     充当手术台的实验台上,小小的人平躺着,双眼紧闭,胸口搭着绿色的手术布,腹部被逐层切开,切口大开着,裸露出部分内脏,头也被架子固定住。
     “嗡……”
     池非迟放下电动铣刀,双眼紧盯着被切开的颅骨,伸手道,“手术剪,准备采集。”
     小泉红子连忙递上手术剪。
     池非迟动作轻而快地把硬脑膜剪开,留了一小点硬脑膜碎片。
     小泉红子瞥见还在微微跳动的大脑,没敢再看下去,拉开手中的小号袋子,让池非迟把那块碎片放进去。
     池非迟把能采集的样本都采集了,抬眼看向玻璃隔间外的挂钟,“红子,具体还剩多少时间?”
     “13分钟左右,你……”小泉红子之前忙着还没觉得怎么样,现在突然停下来,再度看到实验台上血淋淋的画面,咽喉一堵,再也忍不住胃里翻涌的酸水,快速冲到玻璃隔间前,伸手拍了墙上的按钮,一路冲出门,冲向洗手间。
     “不用帮忙了,你休息一会儿。”
     池非迟说了一声,动手开始扩大颅骨切口。
     在泽田弘树身体即将变回木偶的前一秒,池非迟把脑子取出来了。
     随着魔法消失,泽田弘树的身体变回木偶,采集到的器官样本也都变成了不知名的、奇奇怪怪的绿色东西。
     按理来说,大脑也应该变成木头,但被取出来的大脑却更像是凝胶制品,墨绿色,还保留着脑子的形状。
     小泉红子吐够了出来,看到池非迟在里间低头观察着什么,而台子上原本血淋淋的身体已经成了木头,红色血迹也都变成了绿色的汁液,感觉心里舒服了许多,才进了里间,“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池非迟没有直说,“抱歉,我之前以为,就算你没接触过解剖,但身为魔女应该能承受……”
     “你把魔女当什么了?”小泉红子差点哭出声,瞥见池非迟封装的东西,看出那是大脑的轮廓,想起刚才鲜红的脑皮层、鲜红中跳动的白色大脑,又冲了出去,“你不会……呕……你……呕……”
     电脑里,浮现泽田弘树的身影,通过摄像头观察着实验台上的绿色汁液。
     “教父,你们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感觉好血腥啊。”
     “没有,”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敷衍,“就是外科手术都会有流程。”
     “他骗人!”洗手间里的小泉红子吼道,“他把你的脑子……呕……拿出来……呕……”
     泽田弘树沉默了一下,“魔女小姐是不是很难受?”
     池非迟想了想,点头。
     “我安慰一下她?”泽田弘树也有点头疼,斟酌了一下,放声道,“魔女小姐,没事的,你们只是切了个木偶,这样就好受多了吧?”
     洗手间里,小泉红子双手撑着洗手台,弯腰看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缓了缓,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瞬间把吐出来的酸水冲干净,才面无表情地出门,看到池非迟收拾东西,幽怨上前帮忙,“谢谢你啊,自然之子,以后我看血腥的恐怖片都不会害怕了呢。”
     池非迟正想着那个大脑的异样,随口回了一句:“不用客气,应该的。”
     小泉红子:“……”
     (ノ=Д=)ノ┻━┻
     她最近都不想再见到这家伙了!
     池非迟:“……”
     顺口,只是顺口。
     小泉红子帮忙收拾好,洗好手出门到外间,倒了杯可爱小兔子的血,喝了一口压压惊,尝着淡淡的青草香和蜜桃味,总算放松了些。
     池非迟收拾了样本,装进一个纸箱子里,出门把纸箱放到桌上,坐到桌子另一边,“你这不是不怕血吗?”
     “那不一样……”小泉红子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双手捧着玻璃杯,缩在椅子里。
     “知道了,这些东西麻烦你送到我父亲那里去,我不太方便,”池非迟从纸箱里拿出一瓶绿色汁液,“尝尝?诺亚身体变木偶之后的血。”
     小泉红子考虑了一下,把桌上另一个空杯子推了过去,“那我尝一点点。”
     池非迟尝了一点绿色汁液,苦的,还不回甘,“不好喝……对了,还有一个研究目标。”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好苦……”小泉红子不信邪尝了一口,苦得直皱眉,端起兔血喝了一口才缓解了嘴里的苦涩,随即猛然抬头,目光警惕地看池非迟,“还有一个研究目标?”
     要是自然之子想剖她,她一定誓死反抗!
     池非迟起身,去拿了外衣,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娃娃,“上次我从鬼泽乡带回来那块石头,不是被你塞进小美嘴里了吗……”
     “等等,”小泉红子皱了皱眉,一脸疑惑,“我把石头塞进她嘴里?你是不是记错了?我怎么会做这种过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