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947章 血赚不……血亏!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走前,给垃圾桶换了新的垃圾袋,带走了原先的垃圾袋,才去另一个房间带走非赤。
     听到外面陆续传来开关门的声音,最后归于平静,冲野洋子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心里叹了口气。
     池非迟不打算留下休息,就是最绝情的表态。
     没有恋人的态度,那么,就说明恋人之类的长期关系,池非迟不考虑。
     其实她早就明白了,如果池非迟打算跟她交往,那昨晚到酒店之前或者到酒店之后就会拒绝她,并且认真跟她提交往的事,而池非迟没那么做,也早就表明态度了。
     只是她没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心存幻想。
     男人都是混蛋,之前那么好说话,肯定就是想让气氛好一点,偏偏她还被吸引、被迷惑了……血亏!
     不过,池先生好像很认真考虑收购的事,而且也急着去做,从原本的目的来看,她就不亏,而从人来看,她不亏……血赚不亏!
     不对,亏了,今天要跟节目组请假,明天也不想起来,明天的拍摄又要推了,后天的广告大概也得缓缓,虽然她能打电话过去跟对方好好说,对方大概是能够通融一下的,但很快她要把工作补上,肯定很累……血亏!
     也不对……
     在冲野洋子满心纠结、一会儿一个念头直到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池非迟从地下停车场离开酒店,到街口打车回去餐厅停车场,开自己的车回家,路上顺便把垃圾袋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顺手清理个人痕迹,是一个良好的习惯。
     ……
     开车回到家之后,池非迟趁着天没亮,日常跳楼。
     由于才凌晨五点,他今天的跳楼时间不少,加上昨天、前天尝试跳的楼层,他已经把3楼到10楼都跳了几遍,明天就得从12楼开始,一直到从天台往下跳。
     对面大楼,鹰取严男假装起夜,摸黑到厨房往对面看了一眼,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没忍住又去看了一眼。
     他家老板最近又不太正常了,居然疯狂迷恋跳楼。
     老板让他不用瞒着那一位,他跟那一位说了吧,那一位说让他盯着,而老板不允许他看。
     虽然他比较想听老板的,也比较担心蛇精病老板发现他在偷看之后,拿着枪杀过来,但好奇心驱使之下,他还是忍不住想留意一下,绝对不是偷窥……
     等附近大楼的窗户陆续有灯光亮起,池非迟才停了日常跳楼,出门跑步,顺道去看了一下无名的猫群据点,到上午八点才回家,之后开车去THK公司。
     “收购他们公司?”
     社长办公室里,小田切敏也坐不住了,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到沙发上坐下,“那我们怎么办?非迟,你想想仓木,你可不能喜新厌旧啊!”
     池非迟:“……”
     别胡说,他可是把仓木麻衣当成气运之柱、定海神针供着的。
     被叫过来的森园菊人打了个哈欠,努力打起精神,表达诉求,“非迟,你可别见色忘友,抛弃我们,你得站我们这一边……啊,好困……虽然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但我担心你被冲野洋子小姐迷惑了啊。”
     “我清醒得很。”
     池非迟出声声明。
     别说‘贤者模式之下,各位都是纸片人,想杀一个看看漫画效果那种’,就算没在贤者模式,他也清醒得很。
     小田切敏也看看不急不忙的池非迟,再看看一副‘我的人来开会了,但大脑还在家里睡觉’模样的森园菊人,再一次对某两个股东起了杀心。
     没等小田切敏也开口说话,池非迟又道,“还有,你们弄错了一点,不是我收购,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去收购他们公司,收购方是THK公司或者菲尔德集团。”
     “我们?”小田切敏也立刻抓住了重点。
     “以公司为抵押,同样以公司的名义,向菲尔德集团的银行借钱收购,如果你觉得冒险,我再跟我母亲说,让菲尔德集团去收购,”池非迟看着小田切敏也,“趁早整合有好处,能够避免打对台的消耗,而早点在日本娱乐行业占据大部分疆土,再赚钱也会容易不少,但你会有不小的心理压力,由你来决定,当然,就算由菲尔德集团收购了他们公司,我也不会往那边送东西,只是希望两家公司能够互相扶持,以后只会有THK吞噬他们的一天,不会有他们吞噬THK的一天,这是我的保证。”
     他这不算挖自己家的家底。
     THK有他的份,又独立于其他财团、集团的控制之外,发展好了,可以成为他的一条退路。
     而且菲尔德集团本身也有放贷业务,一码事归一码事,亲母子明算账,就算为了账面不出问题,他最多能要到一个最低的利息,该还的钱、该有的利息还是会有的。
     不过,他也不是逼小田切敏也去借钱,所以才做了保证,让小田切敏也别有压力。
     小田切敏也看池非迟这么认真,自己倒是慌了,“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用这么认真,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之前半梦半醒状态的森园菊人突然坐直了身,眼睛放光地盯着池非迟,“不对,非迟,你这么认真,难道说机会很难得?”
     小田切敏也:“……”
     能不能不要突然做出这种‘诈尸’的举动?怪吓人的。
     “洋子说她不知道内情,也没打听到,只是从公司一些开支上发现公司资金可能出现了问题,她这种非管理层的人都能、并且将之当成我们的机会告诉我,偏偏她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一点内情都打听不到,”池非迟反问道,“你们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问题不小,”森园菊人果断道,“如果不是陷阱,那他们瞒得越紧,越证明他们资金方面真的出大事了,在公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不定背后已经火烧眉毛了。”
     “得弄清楚他们公司哪里出了问题,”小田切敏也皱眉回想,“按理来说,他们公司最近不该有经济问题,而且还那么积极地掺和进阴阳师系列影视的拍摄……”
     “别琢磨了,我早上让人查过,”池非迟拿出手机,“两年前,他们一个股东背后的影院公司出了资金问题,那个时候正好是他们公司发展势头最强的几年,所以给对方注入了资金,打算交叉持股,进行融合,不过今年THK公司成立之后,对方不太看好他们,亏空了公司,转移了资金,打算彻底转移到好莱坞去发展,是对方准备出售股份,他们才发现问题。”
     消息是他早上动用方舟查到的。
     虽然商人也注重隐私,手机很难入侵,重要的事也都是见面谈,但这件事太大了,要是不解决这个危机,曝出来是迟早的事,方舟动用一些违法入侵手段,想弄到一点消息并不难。
     哪怕这个‘一点’有点多……
     “他们出资制作的两部电影还在烧钱,再加上前段时间打算阻击我们却又没有成功的一些损失,活动资金已经很紧缺了。”
     “原本资金链倒也不至于断开,但对方准备得更久,该转移的都转移了,国籍也早就变更到了美国,他们现在不仅不能起诉对方,反而要拖住对方、跟对方谈回收股份的事,毕竟要是这件事曝光出去,人心惶惶之下,他们面临的局面会更严峻,”池非迟继续道,“不过拖住对方只是暂时的,他们社长也在着手安排人收集证据,而且已经有收获了,起诉胜算不小。”
     “这是实实在在地往背后捅刀子啊,”森园菊人有些唏嘘,“不过你是找哪位高人去调查的,这些都能查到?”
     “你不会早就盯上他们了吧?”小田切敏也看着池非迟。
     这可不是一时能查清的事,要说池非迟往对方管理高层安插了间谍他都信。
     池非迟不置可否,转移了话题,“说说你的决定,如果想要借钱收购,那就联系园子过来谈一谈。”
     “我给园子打电话!”小田切敏也果断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打电话,用行动说明自己的决定。
     “我和洋子的事就不用往外说了。”池非迟道。
     小田切敏也趁着电话没接通,表态道,“知道,这事毕竟是洋子小姐卖了自家公司,说出去不好听,被不了解内情的人知道了,那更麻烦。”
     森园菊人也开口保证,“只要洋子小姐自己别往外说,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和洋子小姐知道。”
     池非迟点了点头。
     虽然铃木园子不是守不住秘密的人,八卦有限度,有的事不会往外乱说,对好朋友也是一样,但铃木园子也藏不住事,要是以后看到他家老师追着冲野洋子时,铃木园子露出奇怪的表情,大概率会被盘问出来。
     如果他跟冲野洋子是正常交往,毛利小五郎最多吼两句就完了,但偏偏不是。
     那他家老师知道之后,真有可能追着锤他,还是明知道打不过也得疯狂锤他那种锤……
     他自己理亏,又不能反锤自家老师,那还不如连铃木园子也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