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853章 带团旅游很辛苦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一群人逗留了一会儿,才下山往村子里去。
     白雾笼罩山头,密林遮天蔽日。
     光线幽暗的丛林边缘,一座植物藤蔓编织而成、长而狭窄的吊桥通往远处。
     吊桥前立了一块已经被风雨腐蚀得破旧的木牌,隐约能看出上面用黑墨水写着‘十五夜村’的字样。
     身形修长挺拔的黑衣年轻人走上吊桥,黑发下,沉静的双眼默默注视着远处隐现的村庄,似乎走在平地上一般,双手自然垂在身侧,一步一步,不急不缓。
     吊桥边,一群人呆站在原处。
     池非迟走出几步,发现没人跟上,转头看后方,一脸平静地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
     福浦玲治、天堂晴华、饭合拓人、白藤泰美四人脸都白了。
     这座吊桥是用藤蔓编织的,中间连接着木制踏板,原始得让人仿佛置身于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中,而且那踏板窄得只能勉强放下成年人的一只脚、每次踏板之间隔了三十厘米的空隙,从上面往下一看,能够清楚地看到下方深不见底的岩壁。
     这吊桥是人能走的?
     要是掉下去,那可真是连尸体都找不回来了。
     柯南干笑,妃英理也汗了汗。
     他们还想着怎么过去呢,结果池非迟就很自然地走上去了,他们都没来得及喊住池非迟……
     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孩子缩在阿笠博士身后,探头看池非迟。
     池哥哥在吊桥上回头的样子真是太灵异了。
     灰原哀打量两眼,也有在看恐怖片的感觉,出声道,“大家不敢过去。”
     “从上面看,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进村,”池非迟伸手拽了拽手边的藤蔓,“不用担心,是葛藤的。”
     “葛、葛藤?”白藤泰美还是懵的。
     “编得差一点的麻绳,还不如葛藤牢固哦。”柯南道。
     “日本古代很多桥是用植物编成的,非迟走上去,这些藤蔓都没有断裂,那强度应该能供人行走,”妃英理说着,总觉得怪怪的,就像池非迟被丢出去做试验品一样,“咳,不过踏板间隙对于孩子们来说太宽了一些,想通过有些困难。”
     池非迟转身走回吊桥边,“要不你们回去?”
     “不、不行!”光彦忙道,“要去就一起去。”
     富浦玲治咬了咬牙,“都来到这里了,不去看看那个村子实在太可惜了!”
     “可是……”饭合拓人有些脚软。
     “反正我是不会就这么回去的!”福浦玲治坚持道。
     “那孩子们由我负责送过去,”池非迟弯腰抱起灰原哀,“其他人不恐高可以试着自己过,过去的时候不要往下看,木板的间隙距离是一样的,只要掌握好行走节奏、看着前方,很轻松就能过去了。”
     饭和拓人汗道,“那不是闭着眼睛走吗?”
     “你想闭着眼睛走也可以,”池非迟抱着灰原哀走向吊桥,“小哀,别害怕,我们抓紧时间。”
     “啊?”灰原哀心里顿时升起不详的预感,不过她再说话也晚了。
     池非迟直接用跑的、两块踏板一落脚,快速朝对面跑了过去。
     吊桥在空中晃晃荡荡,灰原哀抽空看了一下下面,脚软了。
     十秒!
     池非迟把灰原哀放下,又跑回去。
     元太还在惊吓中,就被池非迟弯腰一把抱起,“啊!等等!”
     池非迟已经跑上了吊桥,十秒抵达对面,放下元太,往回跑。
     下一个,步美。
     下一个,光彦。
     下一个,柯南。
     池非迟把柯南放下,又跑回吊桥另一边。
     柯南和其他四人面面相觑。
     没人觉得害怕,因为还没来得及害怕就已经过来了。
     “掌握好节奏,很简单,”池非迟试图跟一群成年人沟通,不过看起来效果不太好,干脆伸出手道,“师母,你拉着我,天堂,你拉着我师母,之后是白藤,我先把你们带过去。”
     妃英理伸手拉住池非迟,惨白着脸叮嘱道,“别用跑的。”
     “知道了,”池非迟等女性组牵成一列,又对福浦玲治、阿笠博士和饭合拓人道,“你们跟在后面自己走,慢一点没关系,别看脚下,实在过不去就停下,等我来接你们。”
     “好,谢谢!”饭合拓人汗道。
     池非迟花了将近五分钟,慢慢走着,把女性组带过去,又回去带阿笠博士。
     真不容易,他就像带了个旅行团一样。
     福浦玲治不想认怂,咬着牙自己走了过去,还把饭合拓人也牵了过去,倒是让池非迟省了不少功夫。
     “啊!”步美突然看着丛林,发出一声惊叫。
     “步美?”柯南立刻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怎么了?”
     “没、没什么,”步美盯着丛林,皱眉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戴着鸟头面具、身上披着羽毛的怪人,可是一瞬间又不见了。”
     白藤泰美被步美说得有些紧张,干笑道,“是你太紧张了吧?小妹妹。”
     “总之,我联系一下和仓先生吧……”妃英理拿出手机,对着四周看了看,“咦?这里完全没有信号啊。”
     一群人只能先往村子走,走过树林和稻田,刚到村口,就被一个二十七八岁、身穿警服的男人拦下。
     “我是这里的驻警土师一诚,”男人拿出警察证件,给其他人看了看,“我听村民说,有一群可疑的人穿过山腹的吊桥过来了,应该就是你们吧?请问各位是从哪里来的,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我们是从东京来的!”元太抢答。
     “我是和仓先生的律师,”妃英理客气道,“他最近似乎身体不太好,我又急着找他确认一些问题,所以就找过来了。”
     “原来您是和仓社长的律师啊,”土师一诚松了口气,原本冷硬的语气也放缓了一下,看向池非迟等人,“那他们是……”
     “这是我丈夫的弟子,”妃英理看了看池非迟,“我路上遇到他们在一起露营,就问他们要不要陪我一起过来,他们对这个村子似乎很感兴趣。”
     “原来如此,”土师一诚看着池非迟没什么情绪的脸,觉得怪怪的,也没再打量,转身带路,“那我带你们去和仓社长家的别墅吧。”
     一路上,元太、步美、光彦三个孩子开始七嘴八舌地问问题,土师一诚也都热情地回答了。
     “警官叔叔,这个村子平时没什么外人过来吗?”
     “是啊,这些年除了和仓社长家的人之外,你们应该还是第一批。”
     “听说这个村子跟美索亚美利加文明有关系,是不是真的啊?”
     “这个……我也说不好,不过这里是崇拜大鸟神的。”
     “大鸟神?”
     “传说在很久以前,这里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百舌鸟,攻击村民,并以村民为祭品,”土师一诚说着,停下脚步,看向路边一棵大树,“这就是给大鸟神献祭的献祭之树。”
     大树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三十多米高,长得粗壮高大、枝叶茂盛,树干上缠着注连绳,树杈中间有一根被削尖的枝杈突出。
     “至于那边的圆木呢,则是叫神驻之木。”土师一诚指着不远处的一截圆木道,“据说那是大鸟神落脚的地方。”
     那截圆木很粗,一个成年人合抱也未必能抱得过来,横放着,两端下方还有两个底座,像是一个长椅,而圆木前还有一块大圆石,看起来很古怪。
     “因为百舌鸟有个习性,它喜欢把捕获的小虫子或者青蛙穿刺在树枝上,这些可怜的猎物就被称为百舌鸟的祭品。”土师一诚道,“所以以前村里挑选出来的祭品,会紧紧抱着这棵神驻之木,向大鸟神祈祷村子五谷丰登,祈祷村子没有大灾难,如果大鸟神愿意接受祈祷,那么翌日的早晨,那名祭品会被高高穿刺在献祭之树的枝杈上。”
     柯南仰头看了看,被穿刺在那根被削尖的枝杈上吗……
     天堂晴华脑补了一下上面挂尸体的场景,有些不安,“我们一路上好像也见到过其他神驻之木和献祭之树。”
     “是啊,这样的献祭之树,村子里还有很多。”土师一诚道。
     福浦玲治一路用相机噼里啪啦拍着照片,“你们这里不会还存在活人献祭吧?”
     “哈哈,怎么可能?”土师一诚笑道,“现在的说法是,只要抱住神驻之木许愿,愿望就能实现哦。”
     “真的吗?”
     “那我要抱一下!”
     “许愿要一百碗鳗鱼饭可以吗?”
     三个孩子跑向神驻之木。
     “啊……”妃英理转头问土师一诚,“贸然动那些东西没关系吗?”
     “没关系没关系,”土师一诚笑呵呵地看着三个孩子在神驻之木旁边玩,“反正这些年村里也有不少孩子和年轻人会抱着神驻之木许愿,听说还很灵验呢!”
     “是吗?”
     大概是女性自身带有的浪漫细菌作祟,天堂晴华、妃英理、白藤泰美都来了兴趣。
     一群人干脆去了神驻之木附近,打算先体验一下抱神木祈祷。
     灰原哀也一脸认真地抱着神驻之木,闭眼片刻,才起身看站在一旁的池非迟,“非迟哥,你不许愿吗?”
     “我不信那些,”池非迟看了看四周的山,计算了一下方位,看向西南方向,“土师先生,这个方向过去300米左右是不是神社?”
     “啊?是、是啊,”土师一诚脸色变了变,再三打量池非迟,确认以前没有在村子里见过池非迟,“距离我没有量过,大概是三百多米,可是您怎么会知道?”
     柯南也没有再跟着折腾神驻之木,好奇看池非迟。
     池非迟依旧看着西南方向,“如果周围这三座山,对应着特奥蒂瓦坎城的太阳金字塔、月亮金字塔和羽蛇神庙,那么,那里就对应着特奥蒂瓦坎城的魁扎尔帕帕洛特尔宫,也被称为鸟蝶宫或者蝴蝶宫,是祭师的住所,在这里应该就是祭师或者巫女所在的神社,以这里的建筑大小来计算,应该是300米左右。”
     灰原哀:“……”
     第一次来就把人家神社的位置推算出来了啊,非迟哥666。
     柯南也语塞了一下,很快想到一个问题,“这么说,这个村子和美索亚美利加文明真的有关系喽?”
     灰原哀看向土师一诚。
     “这个……”土师一诚挠头笑道,“村子周围这三座山确实是叫太阳山、月亮山和神宿山,其他我就不是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