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849章 拐着人家的女朋友跑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饭后,天堂晴华总算见到了孩子们口中‘很可爱、很厉害、很乖’的非赤。
     池非迟坐在溪边,守着在小溪里欢快游泳的非赤。
     天堂晴华四人默默远离,看着凑到溪边跟非赤玩的五个小孩子,感觉这些孩子对‘可爱’的理解跟正常人不太一样。
     池非迟去把自己的帐篷扎好,见孩子们不用自己帮忙,坐回溪边,拿出手机看资料,偶尔看看小白鼠的监控,或者发封邮件。
     非赤躺在旁边的圆石上晒肚皮,察觉灰原哀过来,懒洋洋出声提醒,“主人,小哀来了。”
     池非迟把小白鼠监控关闭,又清除了跟贝尔摩德发的邮件,转头看向走来的灰原哀。
     灰原哀走到池非迟身边,看了一会儿溪水,发现池非迟又收回视线、盯着手机玩游戏,有些无语,“不跟大家一起玩吗?”
     其实她是想问问池非迟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只不过开不了口,还以为在池非迟身边站一会儿,能引起池非迟倾诉的兴趣。
     结果……
     是她想多了,她熬不过非迟哥。
     池非迟转头看了看,天堂晴华四人和三个真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做鬼脸拍丑照、骑自行车、捡柴、搬石头压帐篷,无语收回视线,“幼稚。”
     灰原哀:“……”
     很不客气的评价,虽然她也这么觉得。
     “我在等天堂来找我。”
     池非迟继续看着手机。
     如果天堂晴华愿意来找他,让他别揭穿她的秘密,那他会答应,而且也乐意跟天堂晴华聊聊。
     如果不来……那就算了。
     灰原哀疑惑转头看一群人玩闹的地方,发现天堂晴华真的心事重重地走了过来,试探问道,“我回避一下?”
     “嗯。”池非迟表示批准。
     灰原哀:“……”
     她好奇……早知道就不试探了,应该学学江户川,假装自己不存在,光明正大地站在旁边听。
     天堂晴华等灰原哀离开后,走到池非迟身旁,迟疑着开口,“池同学……”
     池非迟收起手机,拎着非赤起身,对天堂晴华道,“带你去兜风。”
     “啊?”天堂晴华呆呆答应下来,“好。”
     池非迟向天堂晴华拿了钥匙,挪开那辆挡路的房车,开了自己的红色雷克萨斯SC,等天堂晴华上车后,一脚油门踩到底。
     在路边骑自行车福浦玲治听到车子咆哮的动静,疑惑抬头,就看到那辆红色跑车沿路疾驰而去,呆了一下,转头四处张望,没发现自家女朋友的身影,“喂,晴华她……”
     “他们就这么走了?”白藤泰美的表情很精彩。
     阿笠博士和五个孩子呆站着。
     对,池非迟拐着人家女朋友跑了……跑了……
     饭合拓人看了看福浦玲治,想说点什么缓解尴尬,但看到福浦玲治难看的脸色,还是沉默了。
     “呃,”阿笠博士挠头,“我想他们应该是突然去买什么东西吧。”
     饭合拓人干笑,“应、应该是吧。”
     元太一脸疑惑地指出问题来,“可是便利店在山下,他们去的是上山的方向啊!”
     阿笠博士:“……”
     这孩子怎么就不懂他这是在缓解尴尬呢。
     福浦玲治努力让脸色看起来自然一点,“或许他们太久没见面,想去兜兜风,总之,一会儿我再打个电话问问晴华吧!”
     柯南打量着福浦玲治,皱了皱眉。
     自己女朋友一个招呼都没打,搭异性同学的车去了山上,而那个男人自己还不熟,换作是他的话,怎么也要立刻打电话去问问怎么回事。
     结果福浦玲治似乎只有尴尬,也不急着打电话质问……这对情侣的关系真的没问题吗?
     ……
     盘山公路上,一辆车飞速疾驰,转过弯道也没有减速,一个漂移晃了过去,在阳光照耀下如同一道火红的光影。
     车里,池非迟腾出手,按了一下车顶的升降开关。
     车子顶蓬往后收,狂乱的风也灌进了车里。
     副驾驶座上,天堂晴华一手放在腿边紧紧攥着,一手攥住身上的安全带,感受着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被风吹干,眯起眼盯着前路。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她还是忍不住怀疑池非迟想拉着她飙车自杀……
     到了半山腰,池非迟才放慢车速,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到护栏边,摸出烟盒,拿了支烟出来。
     天堂晴华伸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抬头看着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故作轻松道,“怎么突然想到带我来兜风?”
     池非迟把烟点燃,看着天堂晴华,下意识地去掌握谈话主动权,不答反问道,“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这里足够安静。”
     天堂晴华感觉自己的秘密全都被暴露在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下,率先移开视线,看向远处的山野,“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大小姐,只是装阔气骗他们的,所以……谢谢你,之前没有拆穿我,你想笑话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其他人。”
     池非迟抽着烟听完,才出声道,“他们已经知道了。”
     天堂晴华僵住,心跳开始加速。
     她当然知道那三个人已经知道了,但池非迟为什么……
     “白藤泰美拉着你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是假笑,或者说,不是热情、开心的笑,”池非迟开启冷静分析模式,“人的笑不止是唇部上扬的动作,还会有脸部肌肉在活动,表达愉快情感的笑,脸部肌肉的活动幅度会更大,而冷笑、嘲笑之类的笑则是嘴角动作更明显,她笑起来虽然故意弯起眼睛,但面部肌肉活动不大,这样的笑会显得僵硬,当然,不排除她心里不开心、但还是有意讨好你的可能,但她说的话有好几次都在故意戳你心虚的点,就像在观赏你演戏,内里有看穿一切的自鸣得意,也有对你的讥讽……”
     天堂晴华:“……”
     嗯,学霸的既视感来了。
     “福浦玲治也知道你想隐藏的秘密,在吃烧烤的时候,他让白藤泰美不要啰嗦,看似是听不惯白藤泰美说你配他太可惜了,但他们的互动很微妙,中途有过眼神对视,白藤泰美是不屑、漫不经心,而福浦玲治除了不满之外还有尴尬,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是在提醒白藤泰美说话收敛一点、不要再刺激你,或者提醒白藤泰美说话小心、不要被你看穿,”池非迟道,“他们都没有真心跟你交朋友,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都发现了,真正珍惜友情的人,不会让友情掺杂进金钱,不会因为某个人有钱就阿谀奉承,更不会无节制地使用朋友的钱,朋友之间,要是某一方认为‘我朋友有钱、所以我可以随便花、没有就找她供应金钱’,那么友情就绝对不会长久。”
     天堂晴华:“……”
     还能看得再透一点吗?
     “其实我也觉得福浦玲治不配,早上孩子们碰了你们的车子,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种仗势欺人、没有肚量的男人不能要,”池非迟道,“而白藤泰美,是个虚伪、自傲、算计人却又没有城府、忍不住得意的女人,她只是把你当成提款机,而且还是和福浦玲治一起算计你,这两个人最好远离。”
     天堂晴华:“……”
     好了,已经透得不能再透了,而且很毒舌,一点都不含蓄。
     “之前饭合还考虑着晚上食材不够的问题,说明他潜意识里不想压榨你,但他没有询问其他两人的一些不对劲,”池非迟道,“如果不是太傻,就是他已经知道了其他两人的想法,只是他不会说出来,这是个没什么主见、习惯随波逐流的男人,但没有坏心眼,要是能够接受他这些缺点的话,可以交朋友。”
     天堂晴华突然低头失笑出声,随即轻声道,“池同学真的很厉害呢,没错,他们已经知道了……”
     前段时间,她打完零工提前回学校,本来还想去社团找其他三个人,结果听到了那三个人在背后对她的议论——
     “哎?你们还不知道吗?她根本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白藤泰美得意洋洋地分享,“我早就察觉不对劲了,偷偷跟踪了她,果然,她住在一个老旧公寓里!”
     “那么说,我被骗了四年?”福浦玲治惊讶。
     “那样的话,还是跟她说清楚,让她不要撒谎比较好,”饭合拓人道,“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不是吗?泰美。”
     “只是为了钱!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假装四年不知道,看她演戏还忍住不笑可是很辛苦的呀!而且要是跟她说了,被她报复,追讨我们以前花的钱怎么办?”
     白藤泰美的话听得她在门外浑身发颤,不知是愤怒多一点,还是惊愕、难过多一点。
     “我想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饭合拓人还在为她说话。
     白藤泰美却没有多管,声音里满是揶揄,“玲治,你还真够倒霉的,盯上这么一个冒牌货。”
     “啊,真丧气,毕业之后马上跟她说拜拜……”
     “那在毕业之前,我们就尽量榨干我们富有的晴华小姐吧!”
     ……
     天堂晴华说完自己听到的话,咬了咬牙,“国中毕业之后,我想摆脱以前那种生活、想要朋友,就转学、换了一个高中上学,装作有钱人的样子,认识了泰美、玲治和饭合,我以为他们是真心对待我的,为了维持跟他们的感情,背地里真的很辛苦,我要拼命地打工赚钱,有时候还要偷偷找人借钱,就为了带他们上山下海地玩,我没有什么特长,我以为这就是我能为大家做的,可是我没想到他们居然在背后这样想!”
     池非迟沉默听着。
     他相信天堂晴华没有说谎,她只是为了交朋友才伪装成有钱人,如果是为了耀武扬威、呼来喝去,天堂晴华也不会一副温和的模样,早就会对其他人颐指气使了。
     眼前天堂晴华的模样跟记忆里的女生有些不一样了,留着光亮柔顺的中分黑长发,灰紫色的荷叶领无袖衫跟灰原哀那件红色无袖衫款式差不多,是菲尔德旗下推出的高价奢侈品,牛仔裤、腰带也都是国外大牌……
     但外表再怎么变化,本质还是跟当年无二,一样软绵绵的没点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