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828章 来自池医生的凝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弓长没有反对,顺便搭了池非迟的车,赶往诸角家。
     五人抵达的时候,睡醒的远山和叶、毛利兰也跑了过来。
     池非迟没有跟去隔壁邻居家问那个小男孩,只是去火灾现场的废墟里看了看,确认案件没有发生变化以后,去附近买早餐。
     这个自动点火的手法他记得:在家里仓库高瓦数的灯泡外裹上卫生纸,把火柴夹在灯泡和卫生纸中间,再在地板上淋上汽油,然后把灯泡打开,出门,灯泡表面在发烫到一定程度后,引燃火柴、卫生纸,掉在地上引燃汽油,让火势快速燃起来。
     前世他还特地实验过,那种高瓦数的灯泡不好买,很多都已经停止生产了,而低瓦数的又烧不起来。
     现场废墟里,灯泡碎片上有火柴烧过的焦褐色痕迹,还残留着卫生纸烧剩的灰烬。
     既然确认了事情没有发生改变,那就没必要再看了。
     在池非迟离开后没多久,服部平次和柯南跑出隔壁小男孩家,再一次翻过围墙,到了诸角家,在废墟中来回寻找,一直找到灯泡碎片和残留在现场的卫生纸灰烬,才对视一眼,脸上露出笑意。
     “找到了!”
     “嗯!”
     静。
     两人沉默了片刻,柯南瞄着他脚边那个明显大了不少的脚印,“不过好像有人又快了一步。”
     一个‘又’字,道尽他无穷的心酸。
     “噗……”服部平次突然失笑出声,笑眯眯用手指戳柯南脑袋,“哎,工藤,非迟哥和你都在东京,总是有人比你快一步是什么感觉?”
     什么体验?
     这个案子的节奏还算正常,以往何止是快一步,就像两个人一起打扑克,自己才刚整理着牌,对面就直接一把丢牌、赢了。
     柯南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往外面走,“很有收获啊,我早晚也能跟你拉开距离。”
     服部平次顿时升起危机感,思索着跟了上去。
     他是不是该叫上非迟哥多跑几个案子?
     两人离开废墟的时候,正好赶上池非迟买早餐回来,一人一个三明治,外带一杯牛奶或者咖啡。
     “谢谢你,非迟哥!”
     “谢谢池哥哥~”
     “谢谢啊,小子。”
     池非迟把东西分发下去,其他人道谢接过东西后,某只白猫又闻着味跑来了。
     无名这次选择的是毛利兰、远山和叶两个女孩子,小跑着上前,还表演了一个‘紧急刹车’的娇憨模样,睁大水蓝色的眼睛,仰头盯着毛利兰手里的三明治,“喵……喵~”
     意思:快给本殿投食。
     池非迟见毛利兰、远山和叶蹲下撸猫投喂,收回视线,默默吃东西。
     愚蠢的无名,真正愿意把食物给流浪猫的人,本来就不图那只猫能回报什么,就算无名吃完不认人,很多人都是不在意的,就无名自己玩渣女套路玩得起劲。
     “咦?这只猫……”服部平次疑惑走上前。
     无名停了吃东西,躲到远山和叶身侧。
     “平次,你吓到它了,”远山和叶忙道,“你别过来啦!”
     服部平次没有再上前,退了回去,“明明昨天还好好的啊。”
     柯南啃三明治,“昨天我就说过,应该是你抱它的时候弄疼它了。”
     “不可能啊,我动作很轻,”服部平次吃了三明治,琢磨了一下,看向池非迟,“非迟哥,会不会这只猫身体不舒服?”
     池非迟看向蹲在两个女孩子面前吃东西的无名。
     这猫比刚见的时候瘦了一点,但还在正常范围,而且无名不愿意他靠近,只是远远看看,他也没法诊断。
     他倒是想知道无名有没有做过绝育手术,要不要了解一下……
     虽然以无名的本事,生几个娃也能带得活,但娃生多了也不好,优生优育很重要。
     想要娃的话,无名可以生个一两窝再找他安排一下,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他连术后护理费用都可以给无名免了。
     无名吃得差不多,刚想回头给池非迟一个挑衅的眼神,突然接收到来自池医生的凝视,那深沉得诡谲的目光让它下意识地炸毛,‘嗖’一下蹿到了远处,头也不回地开跑。
     它怀疑这个人类刁民想害它,溜了溜了!
     “哎——”毛利兰见无名跑开,有些遗憾地收回伸出的手。
     一群人吃完早餐,又去了玄田家调查。
     玄田家里,玄关门口的花瓶是从风水师曾我操夫那里买的,里面有窃听器;客厅里摆了权藤系子送的水晶球,里面也有窃听器;另外,座机电话每个月的电话费很高,也检查出了窃听器。
     这是一个活在别人窃听中的人。
     服部平次检查完,都不免感慨,“现在这些风水师、占卜师都已经开始用窃听手段骗人了吗?”
     “不过这么一来,权藤和曾我就都有可能是操纵玄田的真凶了啊。”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道。
     “不,正好相反,”服部平次解释道,“如果是他们两个,在潜入玄田先生留下脚印、沾了泥土的衣服的时候,就应该把自己放在花瓶或水晶球里的窃听器回收,只留下电话里那个,因为放在花瓶和水晶球里的窃听器很容易被发现,要是被玄田或者警方发现,不就会怀疑他们是凶手了吗?这也说明他们两个没有潜入过玄田的屋内。”
     “而且,只有诸角先生能让玄田先生乖乖呼呼大睡哦!”柯南转出小孩子的模样。
     真凶是诸角明。
     不过没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
     就算权藤系子胃部有安眠药的成份、玄田家里有诸角明留下的头发或者是别的痕迹,也无法构成证据链。
     因为权藤系子可以是最近睡眠不好、自己服用了安眠药,而玄田家里有诸角明的头发,也可以是沾到玄田衣服上带回来的。
     大搜查太麻烦了,服部平次决定引蛇出洞。
     池非迟决定……回家。
     既然事情已经一清二楚,他又对表演侦探秀没兴趣,那还不如回家补觉。
     到了傍晚,睡醒的池非迟做了一堆便当,带给还在玄田家蹲守的一群人,还有毛利兰要的高中笔记。
     “谢谢,非迟哥,”毛利兰接过书,就把便当盒放到一边,翻看着书里的笔记,解释道,“我向一个上大学的学姐借过笔记,不过她那里没有数学课的笔记……”
     远山和叶凑近了看,“小兰,你好认真哦!”
     “咦?”柯南也凑上前,指着第一页上的签名,“池哥哥的字跟现在好像有点不一样。”
     “不同人格的字迹和脑电波都不一样,”池非迟在一旁平静道,“人格之间的墙消除之后又可能融合双方的习惯。”
     这也是福山志明实锤他多重人格的证据。
     他和原意识体分别主导身体时,字迹和脑电波都不一样,一直到原意识体主动消散、将记忆给他之后,他的字迹也有了一点点变化,总体来看跟他前世的字迹差不多,但偶尔会有一些细节跟原意识体保持着一致。
     “是吗?”服部平次好奇凑上前,“一个人的身体里存在不止一个意识和不止一种脑电波,还真是神奇。”
     站在墙边吃饭的弓长忍不住转头看身旁的毛利小五郎,“毛利,你去医院看过吗?你正常状态和沉睡状态是不是有着不同的脑电波?”
     毛利小五郎一头黑线道,“我不需要看医生,您就别瞎操心了。”
     柯南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就怕大叔真的怀疑自己有毛病,跑去医院检查又查出什么来,比如沉睡状态其实是被麻醉了……
     远山和叶、毛利兰、服部平次还蹲在一起看笔记。
     服部平次看完其中一页的内容,无语抬头看站在一旁抽烟的池非迟,“是大学数学才会学的解法吧?”
     “能用吗?”池非迟问毛利兰。
     这是原意识体高中时期记的笔记,那孩子学习成疯魔了,笔记也有点超边。
     就比如一年级小学生在计算‘3+4+4’,老师教着一个个加的时候,原意识体直接来了一个‘4×2+3’,换成高中笔记也一样,会出现一些高中生无法理解的解题步骤。
     “这个……”毛利兰汗了汗,“有一部分是能看懂的,我用来参考一下吧。”
     池非迟刚想提醒毛利兰循序渐进,察觉手机振动,拿出,走向车子另一边接听。
     “母亲?”
     “非迟,日本现在是傍晚了吧?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您有事吗?”
     “是有点事想跟你说,”电话那边,池加奈忍下心里的无奈,声音依旧柔和轻缓,跟儿子没有日常话题聊也没办法,自己作出来的,“女王陛下会到日本访问,大概后天上午十点抵达,在东京停留两天,然后乘豪华列车皇家特快号去大阪,在大阪停留两天,她打算让你作为她的向导之一,我想问问你的意思。”
     池非迟思索了一下,答应下来,“没问题。”
     同为君主立宪制国家,日本的天皇和英国女王现在更多是一种象征性作用,但跟几乎没有实权的日本皇室相比,英国女王还保留着部分权利,比如对某个国家的宣战停战权、贵族任免权、政治知情权等,只不过女王一般不会行使,不干涉政治,安心做个象征。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除了他母亲对菲尔德爵位的执念,他们也求不到女王头上,不过英国女王在民众心里的地位也比天皇在日本民众心里的地位高,堪称精神信仰。
     要是他们拒绝女王指名陪同的事传出去,很可能会引起英国民众对菲尔德集团、安布雷拉等企业的仇视。
     反正他最近有空,拒绝掉会有降低自家收入和影响自家企业发展的可能,同意下来,虽然没什么明显的好处,他也不打算借此炒作自家企业、提升知名度,但跟女王混个脸熟至少不会有坏处。
     而且女王名下也是不少产业的,搞不好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
     嗯,不过这些就不用跟他老妈说了,他老妈跟大多数英国人一样崇拜敬重女王,虽然作为资本家更现实一点,但他要是说出自己的考虑来,他老妈大概又会说‘现实主义者一点都不浪漫’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