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80章 这就是别人家的徒弟?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叮铃铃……”
     黑木次郎听到自己的手机响,拿出,接听。
     “喂,我是黑木……你说老师留了字条说他不能再画了,然后呢?谢谢你照顾他?”
     毛利小五郎顿觉不妙,没有再忙着钓鱼,等着黑木次郎打电话。
     “是山本太太打过来的,”黑木次郎神色紧张道,“她跟往常一样按时去打扫房间,发现那条字条,不过老师不在。”
     “那就请她立刻通知警方,”毛利小五郎神色认真道,“让警方到大师可能去的地方找找看!”
     “听到了吗,山本太太?”黑木次郎对电话那边道,“你打电话给警方,我们立刻赶回去!”
     返航,上岸,赶回去。
     一群人抵达的时候,搜寻的警方已经在竹林里找到了早河静山的尸体。
     竹林中有一片竹子被砍了一些的空地,一个绳圈还悬挂在被压得有些弯的竹子上,下方是一块石头。
     早河静山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警察在竹林里调查着现场。
     “静山老师!”黑木次郎看到尸体后,一脸焦急地跑到尸体旁。
     毛利小五郎、毛利兰、灰原哀、柯南一愣,齐齐转头看池非迟,想起池非迟早上说的……
     竹子杀人。
     池非迟无语,他不记得这个事件,黑木次郎不会真的是利用生长的竹子来吊死早河静山的吧?
     毛利小五郎回神,立刻走到附近被砍掉的竹子前,蹲下身看了看,沉声道,“竹子里没有积水,应该是早上雨停了之后才被砍掉的……”
     “咦?”在现场勘察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警察回头,“你……”
     “在下毛利小五郎,是一个私家侦探,”毛利小五郎站起身,“这次事件是自杀还是他杀,恐怕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您就是那位名侦探啊,我是这里辖区的警察,敝姓大松,”老警察敬了礼,又道,“不过死者都留下遗书了,预估死亡时间是上午11点到下午1点之间,您说这次事件是他杀……”
     “竹子在生长时期、又遇到雨后放晴的日子,生长速度会很快,一天能长几十公分,”毛利小五郎看向四周竹子被砍伐的痕迹,神色严肃道,“就像我刚才说的,这些竹子是早上雨停后才被人砍掉的,为的就是给吊住静山大师那根竹子提供足够的阳光、让它长势更凶猛一点吧。”
     柯南眼睛一亮。
     虽然作案手法是池非迟早上说过的,但判断周围竹子砍伐时间、判断竹子被砍的原因,大叔可是一点都没错,这认真的架势也很有名侦探的样子嘛!
     黑木次郎心里有点慌,面上努力保持镇定,“可是毛利先生,这样也无法证明确实有人想杀害老师啊……”
     柯南期待看着毛利小五郎,好,接下来就说明……
     “啊,”毛利小五郎一愣,挠头笑道,“这么说也对。”
     柯南顿时无语,不过也没急着提醒毛利小五郎。
     这么看来,之前黑木次郎在码头打的那个电话很可疑,恐怕是为了配合竹子生长,制造不在场证明,而且杀人动机也有,但也不能排除山本典子杀人的可能。
     关键是,还没有找到证据。
     警方又以自杀为方向展开调查,当然,调查也是为了排除他杀的可能。
     在调查了竹林里的现场后,警方又由黑木次郎和山本典子带路,前往早河静山的住所,调查遗书。
     黑木次郎见毛利小五郎之后没再提竹子生长的事,渐渐放下心来,却不知一直被人偷偷留意着。
     在黑木次郎换鞋的时候,柯南注意到了黑木次郎袜子上的白色粉末,立刻仰头看向身旁的池非迟,发现池非迟的视线刚从黑木次郎脚上移开,“池哥哥……”
     “破案去。”池非迟低声道。
     早河静山说那片竹林是黄莺的圣地,看起来很爱护黄莺,就算自杀也不可能选那片竹林去打扰黄莺,破坏那片圣地。
     凭这一点,就可以怀疑早河静山不是自杀,以存在他杀可能的方向进行调查,山本典子和黑木次郎都有可能杀人。
     但确定是黑木次郎杀人、且能作为证据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黑木次郎袜子上沾到的白色粉末,应该是锯竹子时不小心沾到的竹子粉末。
     至于犯案时间,应该是在他们早上到竹林的时候。
     那个时候黄莺鸟飞出来,应该就是被黑木次郎惊着了。
     黑木次郎在早上就把昏迷的早河静山挂到竹子上,利用竹子在雨后的生长速度,让早河静山在中午时分被吊死,以此获得不在场证明。
     坦白说,他是不太能理解黑木次郎的脑回路,找个名侦探当证人,本来就是自寻死路的危险行为,还用这种手法来犯案,要是这根竹子的生命力不够旺盛,被人的重量压着,没长到合适的高度呢?
     好,就算早河静山因为衰老,体型比较小,容易被吊起来,那万一早河静山中途醒了呢?被人发现了呢?
     迷之犯案脑回路,黑木次郎不栽才叫奇怪。
     柯南一看就知道池非迟不打算推理,悄悄走到一旁,找准角度,抬起手表,打开表盖,熟练地给毛利小五郎后颈来了一针,开始推理。
     在被指出证据后,黑木次郎跪倒在地,承认了自己杀人的罪行,“我知道我错了,你说的没有错,不瞒你说,从早几年前开始,老师就开始命令我代替他作画了,但是,我好希望能有一天,用我自己的名字对外发表我自己的作品,我要我的作品也能站在阳光下……我只是想让大家看看我的作品,才会……”
     柯南走出毛利小五郎身后,看着低头流泪的黑木次郎,沉默着,不知该说什么。
     被池非迟说对了,静山大师确实让自己的徒弟代替作画好几年,还不让自己的徒弟发表作品,才造成这出悲剧。
     不过话说回来,池非迟那家伙的观察力还真是强啊,难怪能从一个推理思路生涩的人那么快变成一个对推理轻车熟路、堪比名侦探的……兽医。
     警方带走了黑木次郎。
     死了主顾的山本典子没有久留,她还有生病的婆婆要照顾,答应警方去警局做笔录后,也匆匆离开。
     毛利小五郎醒来后,揉了揉眼睛,发现院子里只有池非迟四人,环顾四周,“嗯?其他人呢?”
     “爸爸,你醒了啊,”毛利兰上前扶毛利小五郎,“我们也快点去车站吧,再耽搁就快赶不上回东京的班次了!”
     “啊?”毛利小五郎还一脸懵,“那黑木老弟呢?”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毛利兰无语,“不是你揭穿了黑木先生的犯罪手法吗?他已经跟警方去警局里接受调查了。”
     “犯罪手法?这么说的话……”毛利小五郎想到‘黑木=凶手’的同时,也感觉前方有凉飕飕的目光盯着他,一抬眼,就看到自家弟子冷漠脸站在前方。
     池非迟盯着毛利小五郎:来,看看,这就是别人家的徒弟,还羡慕吗?
     “这样啊……”毛利小五郎上前拍了拍池非迟的肩膀,哈哈笑道,“果然还是我的弟子更好,我的眼光还真是不错耶!哈哈哈……”
     毛利兰无语嘀咕,“都出了这种事,你还在得意什么啊。”
     毛利小五郎哈哈大笑,心里欲哭无泪。
     没看见他大弟子刚才的目光很森冷吗?
     他怀疑这小子在考虑什么危险的事,或者在嘲讽他之前羡慕别人徒弟体贴……稳住,必须让自家徒弟认识到,他是一个欣赏弟子、对弟子特别满意、没有一丝不满且把弟子当成自家孩子爱护的好老师。
     嗯,没错,他就是这么一个好老师,所以他的弟子不能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
     一群人搭电车回了东京,在车站附近一家饭店吃了晚饭,毛利小五郎没有喝酒,在一群人不注意的时候,利索地把账结了,出门时还一脸热情地跟池非迟说话,“非迟啊,明天要不要带小哀到事务所来坐一会儿?我让小兰去买点菜,做顿好吃的,我们师徒两人再好好喝两杯!”
     “抱歉,”池非迟拒绝了,“明天或许有别的事要忙。”
     “没关系,”毛利小五郎笑道,“那就改天再说,你一个人住,平时也没人跟你说说话,你有空就过来,把事务所当自己家好了!”
     “您对徒弟还真是好呢。”饭店服务生笑道。
     “那是当然了!”毛利小五郎哈哈笑。
     毛利兰脸上也带着笑意,低声对柯南道,“看来爸爸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也下定决心要做个好老师了,今天晚上居然没有拉着非迟哥喝酒,还这么关心非迟哥,你也这么觉得吧?柯南。”
     “嗯~”柯南笑眯眯仰头回应,低下头后干笑。
     他怎么觉得大叔怂怕怂怕的呢。
     池非迟跟毛利三人组道别后,又送灰原哀回了阿笠博士家,出门后,给琴酒发了封邮件。
     【我回来了。——Raki】
     没事闲聊可以用UL聊天软件,不过要是涉及到组织里的正事,比如行动安排、情报沟通之类,一般都是用邮件或者电话联系,甚至面对面详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琴酒似乎有事要说,既然回来了,就顺便处理一下。
     等池非迟走到公交车站台时,琴酒的回复才传了过来。
     【须贺神社,你先过去。——Gin】
     池非迟转身离开站台。
     他先去给琴酒买斤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