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15章 没一个看得过去的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将手里的东西递到浦生彩香面前,嘶声道,“你的东西。”
     浦生彩香接过那根有着蝴蝶坠子的银项链和日记本。
     这是她父亲送她的东西,而且她回想起那天晚上她让拉克记得把项链还她,不知是因为拉克遵守约定,还是因为自己那晚的大胆张扬,心里突然安稳下来。
     “那个……”浦生彩香想了想,还是道,“谢谢。”
     池非迟只是上前递东西的,等浦生彩香接了,就转身往回走,没接浦生彩香的道谢,“你父亲是组织成员。”
     “啊?”浦生彩香惊讶抬头,“那他……”
     “你的猜测没错,组织里不单只是杀人,还有别的事,他就在做其中一种,”池非迟回到椅子前坐下,“过两天我手头的事结束,会安排你们见一面。”
     “我能离开这里吗?”浦生彩香忙道,“我可以去帮他。”
     “现在不行,这里有适合你开发嗅觉的地方,”池非迟道,“虽然是不单这里可以,但其他地方还不是你能接触的,你的能力和贡献还没达到组织为你开辟一个单独的训练场所。”
     浦生彩香一想到要回到10楼那个地方去,她心里压抑得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急着追问,“那要到什么程度?”
     相比起来,面前能心平气和跟她沟通、能遵守约定的拉克,比那些人好相处太多了。
     “那可说不准,不过,我可以帮你安排3楼的房间,测试和训练就搭电梯到9楼去……”池非迟顿了顿,“你到东京来,有没有跟你母亲说过?”
     浦生彩香如实道,“我留了纸条,告诉她我要到东京来找我父亲,以后也打算留在东京上学,不会再回去了。”
     “等学生开学之后,我会安排你到涉谷区的上原国中上学,”池非迟从桌上拿起手机,给这里的负责人发邮件,让负责人过来,“到时候你就自己住,每段时间记得回来这里测试,不许对外说起组织的事,不许将这个地方暴露出去,稳定下来后该做什么,我会用邮件通知你。”
     浦生彩香一听以后可以离开这里,眼睛亮了,“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池非迟发完邮件,放下手机,抬眼看着浦生彩香,“我不喜欢懦弱无能的人,所以,条件是处理掉欺骗你的人。”
     浦生彩香顿时明白池非迟说的‘欺骗你的人’是谁,迟疑着,“‘处理’是指……”
     “杀了她。”池非迟冷声道。
     “咔啦。”
     浦生彩香正有些失神,听到身后突然传来开门声,被吓了一跳。
     这里的负责人进门,“拉克。”
     池非迟依旧看着浦生彩香,“也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比如向训练基地发布狩猎测试,由你选择。”
     这是对浦生彩香的试探,试探浦生彩香的性格,如果面对欺骗并想杀了自己的人,浦生彩香还下不了手的话,这姑娘的性格就不适合待在组织,会被打上高度注意的标签,以后被放弃的几率也高。
     他是可以帮浦生彩香下达指令,不过这里的事可不止朗姆或者琴酒在关注,换言之,琴酒和朗姆在这个关头撤手不管,将事情都交给他,未必不是对他的试探。
     他还不想因为浦生彩香的事,害得自己被打上红色或者黄色标签,以后遭受接连不断的试探和怀疑。
     做了选择,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浦生彩香也是如此。
     浦生彩香犹豫着,没有给出回答,而是问道,“她为什么要杀我?”
     池非迟看向负责人,“把坂田的资料给她,你跟她说。”
     负责人把坂田玉枝的资料找出来,递给浦生彩香,等浦生彩香看完之后,又说了坂田玉枝的目的,还将监控摄像头拍到的录像给浦生彩香看了。
     看到监控里、坂田玉枝跟她说话时一直将匕首藏在身后,浦生彩香脸色有些发白,见监控播放到她被带下来之后停止,转头看池非迟,“我……发布狩猎测试。”
     池非迟看向负责人。
     负责人顿时了然,上前在一个操作台上按了鸣笛按钮,打开布在整个基地里的扩音器,对着麦克风道,“刚才狩猎测试因意外截止,现在继续,不过目标变更……”
     说着,转头看浦生彩香。
     “说出她居住房间的楼层、编号和她的名字,资料里有,你也看过了,告诉其他人,杀死,”池非迟轻声道,“拿出气势来,别给我丢脸。”
     身旁嘶哑嗓声压得很低,像是来自恶魔的警告,浦生彩香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速,做了一下深呼吸,走到操作台前,“新的狩猎目标,10楼1007号坂田玉枝,杀死她!”
     原先被放出来的人还没有回去,就在厂区里瞎晃,留在楼顶的基安蒂等人也收获了各自的‘猎物’,现在一听测试继续,那些人又都转移了目标。
     坂田玉枝还在厂区内,负责人离开的时候,一句话没说,她也只好先找地方待着,缓解自己心里的不安,现在听到扩音器里传出的声音,从监控视频里都能看到她变得僵硬的身体。
     负责人补充了一句,“坂田,只要能反杀任何一个人,你就能活下来!”
     接下来就是一群疯子的围猎行动。
     无论坂田玉枝怎么逃窜、躲藏,总有人将她找出来,穷追不舍。
     浦生彩香站在监控显示屏前,陪池非迟看着外面的狂欢、看着追杀者故意放跑人的戏谑举动、看着坂田玉枝一身伤地逃窜或者抵抗,脸色有些苍白,默默告诉自己那是坂田玉枝活该,这么想着,心里的沉重倒是消退了不少。
     最终,坂田玉枝大概是发现自己没法反杀、那些人只不过是在戏耍她,挥匕首吓开对面的人,神色癫狂地朝摄像头喊了一句,转身冲向外围围墙。
     监控没有声音,不过浦生彩香看清了坂田玉枝的口型,脸色又白了几分。
     似乎就是为了让她看清楚,坂田玉枝的口型很夸张。
     那只是一句话:
     “浦生彩香,你不得好死,我在地狱等着你!”
     追杀的人发现坂田玉枝往围墙跑,没有再追上去,看着坂田玉枝被狙杀在围墙前,各自埋怨着。
     “狩猎测试结束,很遗憾,她宁愿死在狙击手手里,也不愿让你们获得狩猎成功那两分,希望你们明白,就算想戏耍猎物,也要在猎物无法逃脱的前提下!现在全部回去,十分钟后,如果还有人没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果自负!”负责人说完,关闭了麦克风,转身走回监控显示屏前。
     池非迟嘶声评价,“没一个看得过去。”
     这些监控录像会被保存下来,上传组织平台的意料库,如果里面有表现出色的人,在某个有调阅权限的核心成员看过后,说不定会被注意到,直接要过去,甚至帮其整容、改换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他不清楚具体有多少人被挑出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被挑走的人只是极少数,但不是个例。
     这一批确实没一个可以称为优秀的,就跟当年的沼渊一样,冲上去就攻击,完全不懂得运用技巧、不会分析局势,甚至头脑发热,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冷静,这么下去,恐怕也是被送到实验室的命运。
     杀手和冲锋陷阵的战士是不同的,不懂得看局势、灵活应变,再好的身手也是白搭。
     “训练才开始没多久,他们还不具备一个优秀杀手该有的素质,”负责人看着监控上的人陆陆续续撤回大楼,“不过确实太磨蹭了一些,教他们的技巧也很少有人会运用。”
     浦生彩香静静听着两人沟通,有些想不通。
     这些人的身手都堪称变态,就算不能飞檐走壁,但都有格斗底子,冷兵器也用得无比顺畅、熟练,用她以前的理解来说,任何一个人到了暴力团体里都是一员猛将,这样的人还没有一个看得过去的吗?
     “有没有枪法出色的?”池非迟问道。
     “有一个射击精准度不错的人,”负责人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池非迟,“不过观察能力还是差了不少,远远达不到狙击手的标准,目前在针对训练,具体结果还说不准。”
     池非迟接过文件夹,随意翻看了一下,递还给负责人,站起身,“安排浦生住到3楼,测试和训练尽量避开其他人的活动时间。”
     负责人点头,“明白!”
     “浦生,一个死人的诅咒,不必放在心上,”池非迟看向脸色不太好的浦生彩香,嘶声道,“要是有人欺负你,去找楼层看守,他们也会留意着,保证不会有人伤害到你。”
     让浦生彩香下达狩猎指令,是为了让浦生彩香染上黑色,而所谓的特权,能让浦生彩香把自己跟那些人区分开,用优越感、支配他人的权利腐蚀人心,让浦生彩香的思维彻底接纳并认可组织的权利制度。
     再加上隔离训练中,仿佛生活在跟外界完全不一样世界,如果浦生彩香不够坚定,以后就不会把外界的人当成同类、不会把外界的规矩当一回事,而是以组织的标准去评定一个人的地位,以后再加上一些影响,只会在意组织的认可,不断做贡献,拼了命地往上爬。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杀手组织的杀手很少有叛离的,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热爱那个团体,只是在那些人眼里,除了自己所处的团体,外界其他人并不属于‘自己人’,恩怨情仇都与他们无关。
     而杀手组织会挑选年纪不大的人从小训练,也是因为观念、认知不成熟的孩子更容易被影响。
     浦生彩香的年龄还是大了一些,但同样在组织评定中占据优势,就是因为这些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