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07章 队友好评!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琴酒瞥了伏特加一眼,看向池非迟,说起正事,“你应该猜到了,前段时间朗姆在情报搜查行动上吃了大亏,组织情报人员绝对有问题,还是核心成员!”
     “朗姆想趁着调查那八个人的机会,把藏在组织里的老鼠找出来,”伏特加嘴角笑意带着几分戏谑和狞然,“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那八个人把东西藏在了哪里,只要我们先把东西取出来,再盯紧那个地方,如果有哪个家伙没有事先上报、一个人背着组织偷偷过去找东西的话,那就证明那个家伙是混进组织里的老鼠!”
     “有怀疑目标吗?”池非迟问道。
     他确实早猜到了,给他暗示的还是那一位。
     那一位突然让绿川纱希参与调查,他才意识到有太多人参与调查本该小心的事很不对劲,到熊本找到浦生彩香、从琴酒这里得到浦生彩香是仓桥建一的女儿后,才能肯定这次调查是针对情报人员的陷阱。
     而经过昨晚的行动,他也基本猜到组织打算怎么做了。
     “Dubliner,Bourbon,Punch……”琴酒冷冷念了几个代号,“或者别的什么人,这些都是参与上次情报调查的人,都可能是那只老鼠,等抓到人就清楚了,从调查汇报来看,波本和都柏林的进度不正常,不过都柏林确实不擅长调查多个目标寻找东西,波本那家伙是个神秘主义者,有时候不到最后不会说出调查结果,再加上协助他的是贝尔摩德,那两个人都是一个性子!”
     伏特加接过话道,“不过,有贝尔摩德在暗中留意着,如果波本那家伙有问题的话,我们的陷阱大概就派不上用场了。”
     “有经验的老鼠藏得都很深,等抓到人就清楚了,你至少可以保持一下期待,”琴酒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储存卡,放到桌上,“这是我们昨晚问到的消息。”
     池非迟也拿出从昨晚那支录音笔里取出来的储存卡? 在桌下抽屉里翻出读卡器。
     接下来,就是将两张储存卡里的录音播放,两相对比? 确认仓桥建一和琴酒接触的土冢有没有撒谎。
     两边的问答基本一致? 池非迟把录音备份到组织平台、共享给朗姆后? 取出储存卡,手指微微用力,将储存卡折断后丢进垃圾桶里。
     琴酒也手指折断储存卡、丢进垃圾桶? 既然有了备份? 最好别留着这种容易被人捡到、听到里面内容的东西。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吗?”伏特加问道。
     “今天就去!”琴酒冷声道。
     池非迟起身走到挂在墙上的镜子前,打开镜子一侧,拿出放在镜子后装易容工具的袋子? 转头问鹰取严男? “斯利佛瓦? 几层?”
     鹰取严男上前? 从袋子里翻出一个骰子? 丢了出去? “两层。”
     池非迟也丢了一下骰子,看了看上面的点数。
     好吧,那他就是四层。
     伏特加:“……”
     拉克以前说他易容脸的层数,有时候是靠骰子来决定的,原来是真的啊。
     池非迟准备了不少假脸? 特别是‘拉克脸’和鹰取严男常用的络腮胡子脸? 翻出假脸往自己和鹰取严男脸上套? 最后在最外面套上拉克脸和络腮胡子脸。
     琴酒起身站在门口? 看着池非迟忙活,没忍住道,“脸皮真厚!”
     伏特加:“……”
     忍住? 不能笑,拉克现在的目光很危险,千万要忍住。
     “说话之前,把我的茶叶放下。”池非迟抬眼盯着琴酒。
     开嘲讽就算了,还顺走他那一盒上好凤凰单丛密兰香?
     琴酒冷笑一声,转身开门,拿着茶叶盒就出门。
     拉克还缺这一盒茶?
     池非迟无语披上黑色休闲外套,拎起非赤出门,“你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
     鹰取严男和伏特加隔着墨镜对视一眼,跟出门,顺手关上门。
     这两个人说话都够损,他们旁观就行,别引战上身。
     非赤钻进池非迟的袖子,探了个头,解释道,“主人,琴酒拿得太自然了,我还以为你们打算要去别的地方继续喝茶……”
     不然的话,就算是琴酒,敢抢主人的东西,它也得咬一口……再跑!
     池非迟摸了摸非赤的头,以示安抚。
     不怪非赤,只是琴酒这家伙不讲究。
     ……
     四个人,两辆车,到江户川区春江町时,已经有人先一步等在那里了。
     年轻女人靠坐在一辆黑色Y2K机车前,穿着紧身黑衣、黑裤,一头波浪卷的银发披到肩部以下,五官精致秀雅,唇上几乎没有血色,双眼一只瞳孔蔚蓝、一只银白,淡漠地看着两辆车子在街口停下。
     鹰取严男停好车后,转头看池非迟,目光带着一丝询问。
     在波士顿的时候,他用望远镜看到过那个强行夺取迪伦-加西亚手里资料的女性组织成员,虽然那时离得远,他没看清面容,但那一头银色波浪卷发记得很深刻……
     “库拉索,”池非迟将视线从手机邮件上移开,确定了鹰取严男的猜想,打开车门下车,低声道,“朗姆让她过来协助,你在车上等。”
     鹰取严男点头,压沉嗓音道,“明白!”
     琴酒也没带伏特加,让伏特加将车开到前面一个街口。
     外面有鹰取严男和伏特加在车上守着,既可以留意附近的动向,在需要撤离的时候,两人还可以灵活移动、进行接应。
     三人沿街道走到一个巷口,没有多沟通,转身进了巷子,直接往151号走去。
     池非迟昨晚就看过这一带的地图,不仅清楚151号在哪里,也清楚附近的布局,估计其他两人也是一样。
     这一次一系列的行动,一直没有狙击手帮忙放风,昨晚也是如此,估计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行动的消息还没告知其他人。
     知道的应该只有那一位、朗姆、琴酒、他、伏特加、鹰取严男、库拉索七个人。
     那一位只管知情不管怎么行动,而事情牵扯到他的小基地、琴酒主张建造的建筑、组织信息安全,还有朗姆的钓鱼计划,他、琴酒、朗姆三方参与,再加上一个信得过的人,确实合理,而且三方也算是互相监督。
     在三人走进巷子时,一只乌鸦扑腾着翅膀飞过三人头顶,一直飞到巷子中间,才悠然收了翅膀停在围墙墙头。
     琴酒抬眼留意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池非迟也保持沉默,琴酒这家伙还真是神经过敏……
     151号是一栋三层的老旧公寓,楼梯口就在巷子进去后不远。
     在公寓一楼,101室的窗户正对着公寓入口,窗户的拉窗开了一半,后面还摆了一张桌子。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子后,低头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书,应该就是这栋公寓的管理员。
     池非迟路过时扫了一眼男人,没有多停留,走到门101室的门前,从口袋里拿出开锁工具。
     听到细微响动,中年男人疑惑抬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休闲外套的年轻外国男人一脸冷淡地从容走进公寓,正打算问问是不是来找人的,但随即,一个留着银色长发、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出现在他视线中,后方,冷眼看着他的银发女人也同样穿了一身黑。
     中年男人心里隐隐感觉不对劲,但已经晚了。
     “咔……”
     池非迟用开锁工具将101室的门锁打开,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往里丢了一个催眠瓦斯,又快速带门带上。
     站在窗户前的琴酒扬起嘴角、朝中年男人露出一个冰冷的笑,伸手快速将窗户从外面‘嘭’一下拉上。
     催眠瓦斯的白烟在屋里弥漫,从窗外看进去,室内一片白,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隐隐听到椅子脚擦过地板、人倒地的声音。
     等了片刻,池非迟才重新扭开房门把手,将门退开后,后退了两步,避免自己吸入散出来的催眠瓦斯。
     琴酒也几乎同时开窗、后退,看着在通风环境下,里面的白烟从窗口和门口溢散出来。
     站在后面的库拉索:“……”
     这两个人默契得过头,难道在路上就商量好怎么做了?
     也不对,进门后怎么放倒公寓管理员这种小事,琴酒应该不会先考虑好,因为无论怎么做,他们三个人都能轻松把公寓管理员放倒,而且他们事先也不清楚公寓管理员在不在……也就是说,完 全凭默契?
     池非迟只是觉得这个环境比较适合丢烟雾弹。
     只要一个烟雾弹丢进去,把门窗关上,人就能轻松放倒,而琴酒就站在窗户前,他关门,琴酒关窗户,都是随手一拉的事。
     就算琴酒没有及时将窗户拉上,他过去也就两步的距离,丢了烟雾弹、关了门再过去关窗户也来得及。
     倒是琴酒这反应速度挺溜的……
     配合默契,队友好评!
     琴酒是看到池非迟走在房门口开锁,就决定自己堵窗,又看到池非迟往里丢东西,猜到池非迟不可能在这时候闹出太大动静,多半是烟雾弹之类的东西,在烟雾弹丢进去的时候就随手关窗而已。
     干脆利落,队友好评!
     等催眠瓦斯的白雾散去,池非迟拿出一双手套,一边戴,一边进门。
     琴酒也跟了进去,看了一眼混倒在地的男人,转身开了灯,将窗户的窗帘拉开。
     库拉索进门的时候,池非迟已经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本册子,看了看,放在桌上,换上嘶哑得声音,“一共有7个住户,看进出和访友记录,有4户经常进出。”
     库拉索错愕,抬眼打量着那个从容翻抽屉的背影。
     上次去波士顿,虽然朗姆也跟她说过,负责处理意外的是拉克,但她自己就把东西拿到了,没什么意外,自然没见过人,甚至没有联系过。
     她来之前,朗姆说琴酒和拉克会一起行动,她也没有多想,刚见到的时候,她就觉得意外,大概是脸颊的小雀斑太有欺骗性,会让人联想到满脸阳光笑容的大男孩,下意识地就认为拉克年纪不大,不过本人一脸冷漠、气质沉静,有点破坏那种认知。
     再一听开口发出的声音……太出人意料,也太崩坏形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