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99章 笨蛋不值得同情【为萌主夜柳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心里干笑。
     话是对的,理是真的,但在继‘搭电梯会被堵着枪杀’、‘可能会被背包里放着的炸弹炸死’等问题之后,池非迟这家伙居然还考虑过‘坏人强行闯入酒店房间行凶’的戏码……
     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就是疑心病太重!
     看池非迟没有坐立不安、表现出恐惧,不太像是被害妄想症,那就是疑心病太重……
     想着,柯南神色严肃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池非迟。
     他突然想到,池非迟平时会不会脑补他做出什么不利于池非迟的事?
     “深夜走夜路,不要选天桥和地下通道,走人行道……”池非迟说着,突然感觉一道探究的目光在盯自己,转头就看到柯南脸色沉凝地看自己。
     这种探究的眼神……
     难道他露出什么破绽,让柯南察觉自己那见不得光的马甲了?
     默默反思自己刚才说的话、做的动作,好像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柯南沉默了一下,觉得当着一个疑心病重的人,最好还是说清楚,别让池非迟脑补什么奇怪的事,如实道,“咳,我是在想,池哥哥会不会怀疑我想害你之类的……”
     “不会。”
     池非迟无语答了一句,收回视线。
     死神小学生不会想害人,只是会被动害人且容易让组织卧底倒霉。
     两者的区别就是主动与被动。
     基尔遇到柯南之后,也就出车祸、被FBI扣留、被组织怀疑……而已!
     安室透遇到柯南之后,也就是卧底身份差点被曝光、因为迟迟不把工藤新一的调查资料给朗姆而一直被怀疑……而已!
     他从来不怀疑柯南会想害他,也只是怀疑柯南会无意害死他、且一直高度警惕……而已!
     “柯南,你在想什么啊?”步美无奈道,“池哥哥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
     “是啊,柯南,”毛利兰干笑道,“你想太多啦!”
     柯南想想也是,他现在外表就是个一年级小学生,池非迟戒备心再重,也不可能觉得他会害人。
     倒是他,刚才都在想些什么啊。
     绝对是被池非迟传染了!
     “对了,”毛利兰这才想起被忽略在墙角的两个绑匪,急道,“他们说过,他们要杀一个人的话,只有把握今天这个机会,他们还有一个同伙不在这里,就是当时从背后打晕我的那个人? 我们必须赶紧告诉警方才行!”
     “咳……”被无视得更彻底的加藤巡查部长干咳一声,见毛利兰看来,正色道? “在下就是熊本县警局的加藤巡查部长? 毛利小姐?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另外一个人的情况?比如相貌、声音之类的。”
     “嗯……”毛利兰努力回想,“我没有正面看到他,昏迷之前? 好像听到了男性的声音? 不过记不太清了……”
     加藤巡查部长见毛利兰这里没什么线索,看向两个绑匪,“趁着现在错误还没有犯下? 你们还是赶紧告诉我? 你们到底有什么意图? 并且配合警方阻止你们的同伴……”
     “哼!”棕衣男硬气打断道? “不用再费工夫了? 我们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旁边? 绿衣男也道,“没错,今天谁也救不了那个家伙!”
     池非迟突然想到一个人,“成增健三?”
     身为绑匪,在看守人质的时候? 不留意外面的环境? 居然悠哉游哉地看火之国杯慈善网球比赛? 还把电视声音开得那么大? 不是缺心眼,就是他们本身其实更关注火之国杯慈善网球比赛。
     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和他们同伴的目标? 跟这场网球比赛有关。
     而其中,比较符合‘死神小学生索命规则’的,大概就是这次比赛的主办人、熊本的议员成增健三了。
     在孩子们打网球比赛之前,成增健三罗里吧嗦发表讲话,讲的内容大概是——‘我很重视国民以及青少年的身体素质、体育精神,所以才出资举办了这次慈善比赛,比赛场所有的收入都会投入熊本学校的体育设施,希望大家以后多多支持我,不要被一些流言蜚语所支配……’
     听观众席上的一些熊本本地人议论,成增健三之前似乎是卷入了收受贿赂的风波中,不过成增健三名叫佐伯的秘书担下一切罪责并自杀了,成增健三之所以出资举办这次慈善网球比赛,就是为了挽回名声。
     成增健三刚陷入风波、被调查,结果秘书就担罪自杀,阴谋论一点来想,组织就控制、笼络了不止一个议员,可想而知议员里有多少黑屁股,成增健三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而以成增健三的身份,想威胁秘书担罪自杀也是轻而易举。
     “你、你怎么知道?!”绿衣眼镜男惊愕。
     “笨蛋,不要说话!”被绑在旁边的棕衣男低声提醒。
     灰原哀出声道,“我之前在网上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过不少帖子,说这家废弃工厂就是那位成增健三议员曾经的产业,听说他对员工很苛刻。”
     池非迟看着两个男人,“我还以为他们是为了佐伯。”
     听到这个名字,两个男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这些人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
     柯南盯着两人,嘴角扬起笑意,“看他们的反应,池哥哥猜的没错,他们确实是为了成增议员那个畏罪自杀的秘书佐伯,才想杀人的。”
     他们之前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那个秘书自杀的事闹得还蛮大的。
     “他们说只有抓住今天这个机会,”池非迟看向电视里的转播画面,可以看到,成增健三身边有保镖,“今天成增健三会给大赛冠军上台颁发奖杯,那个时候不方便带保镖……”
     “那么,他们的另一个同伙,就是现在决赛的两个人……”柯南也看向电视转播画面,里面是马渊恭平和立川正人的决赛,了然道,“是立川正人!”
     “为什么?”加藤巡查部长刚拿出手机,想跟上级汇报情况,闻言忍不住问道,“马渊恭平选手也有嫌疑吧?”
     “绝对不会是马渊先生!”步美维护道。
     “就是,”元太也点了点头,“他人很好的,不会是这种人。”
     “没错,”光彦的说辞要理智一些,“他这两天都在陪我们训练,应该没有时间去想杀人的事,而且他表现得也不像要杀人的样子。”
     “我也觉得不会是马渊先生,”毛利兰看向池非迟,“他虽然是熊本人,但他们在早些年就已经搬到东京去了,对吧?”
     池非迟点头,“不是马渊,他没有那么强的获胜心。”
     柯南见池非迟不打算详细解释,完 全一副‘你们能听懂就懂,不懂就算了’的态度,无奈解释,“绑匪的同伴想避开保镖、近距离接触到成增议员,就一定要获得冠军才行,可是你们注意看,马渊哥哥刚才在这场比赛里用平削发球居然失误了,而且看样子不是第一次,他应该是在借立川选手这么一个劲敌,来逼自己快点学会池哥哥教他那种发球方式,根本没有赢的打算,要是他想赢,就绝对不会用这种自己还没有掌握、会频繁发球失误的技巧,那就只有他的对手立川选手了……”
     加藤巡查部长正色点头,“我这就打电话过去,让主办方终止比赛!”
     “可恶!”棕衣男不甘咬牙,“那家伙肯定得意坏了!”
     “可是,”毛利兰忍不住出声,一脸无法理解的神情,看着两人道,“你们真的打算让立川先生背上杀人的罪名吗?他是个很有前途的网球选手,为了这种事把自己的未来搭进去,不是太可惜了吗?而且那个叫苑子的女孩,也不支持你们这么做吧……”
     池非迟一看‘超级感化’开始了,自觉走到仓库门口抽烟。
     他支持一些人报私仇。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不过,毛利兰说的一点他认可——为了报复那种人,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得。
     这三个笨蛋就不会雇凶杀人?
     要不然,就别把网球比赛当作机会,慢慢蹲守,找准别的时机,一枪爆头。
     成增健三估计得罪了不少人,撇清联系,来一场突袭,只要做足准备,警方也很难查到凶手。
     更何况,杀人不是报复的最佳方式,只是解决麻烦的最快方式。
     当然,现在终止比赛是最好的结果。
     三个人最多算是杀人未遂,开庭时还有辩驳的空间。
     而网球比赛决赛打到一半被强行终止,也会闹大,成增健三必然会被调查,到时候,佐伯的事也好,苛待工人的事也好,早晚会水落石出。
     至于成增健三会不会得意、这三人的心情怎么样……
     他就不管了。
     笨蛋不值得同情。
     ……
     下午五点,东京。
     帽檐压得很低的安室透走进天桥下,跟穿着藏蓝西服、戴着眼镜、显得像个斯文上班族一样的风见裕也擦肩而过。
     “把06号消息放给七月。”
     “明白。”
     两人低语着,脚步没有停留,目光没有乱看,似乎只是擦肩而过的两个过路人。
     安室透用同样得步调走出天桥,不经意间侧头,视线跟蹲在路边墙头的某个黑色生物对上。
     安室透:“……”
     眼睛赤红的乌鸦可不多见,该不会是顾问放养的那只吧?
     非墨:“……”
     找人还是得它来,找不到安室透,那就盯紧风见裕也,两人肯定会偷偷见面的。
     不过,是它刚才盯得太久,被安室透察觉了吗?
     安室透一愣,收回视线,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往前走,走出一段距离,隐约听到翅膀扑腾声,转头看向身后,就看到某乌鸦停在他身后的邮筒上,无奈走到邮筒前,翻了翻口袋,发现没什么可以哄小动物的东西,低声道,“别跟着我了……有空让你家主人看看发给七月的邮件。”
     他不指望一只乌鸦能听懂他的意思,只是想暗戳戳埋怨一下某个不关注七月那个邮箱的顾问而已。
     非墨歪头看着安室透。
     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