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79章 大东干彦:这群人很危险!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等服部平次和毛利小五郎互相怼够了,竹富雅男见这里没别的线索,就先带侦探组一群人回船上去等。
     “对了,”服部平次看到船上有橘子,拿了一个丢给池非迟,“非迟哥,这个给你!”
     池非迟接住橘子,觉得莫名其妙。
     “就算现在非迟跟你是一组的,你也不用这么贴上去吧?”毛利小五郎无语。
     “大叔你已经知道了啊,”服部平次有些意外,随即解释道,“不是,不是,是因为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收到非迟哥的邮件,问我想不想吃橘子,之后又回复说他发错了,我就在想,是不是他半夜想吃橘子约别人去买,或者让别人给他带一点过去。”
     “咦?”柯南有些意外,“你也收到这种邮件了?池哥哥也给我发过……”
     “都跟你们说,是发错人了。”池非迟剥开橘子,给走神的灰原哀递了一半。
     灰原哀接过橘子,走到一旁坐下,想着那句‘大意失荆州’是什么意思。
     在中华,不少小孩子都能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不过在日本可没有流传开。
     灰原哀一时也没想到《三国》,一头雾水地走神吃橘子。
     怎么断句?大意失、荆州?大……嗯,大意、失、荆州,这么断比较合理,可是荆州又是什么意思?
     日近黄昏,在一群人等待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了船上。
     “拜托,大叔,”服部平次还在跟毛利小五郎辩驳,“不能因为这是海边,你就想到龙宫去吧?”
     毛利小五郎一脸得瑟地点了支烟? “你这小子懂什么啊……”
     “毛利老师不是因为大海想到龙宫,”池非迟见灰原哀闷头吃橘子,将手里的另一半也递了过去? 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是在镇长家看到了? 对吧?”
     毛利小五郎愣了愣,点头道,“没错? 我们路过镇长家的时候? 导播竹富先生说镇长邀请我们晚上过去做客,所以我就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他们家的阁楼外立了一个牌子? 上面写的正好是龙宫? 当时还觉得他们家很奇怪? 不过结合这具尸体的情况? 不就是龙宫公主了吗?”
     一旁? 大东干彦心里骤生危机感。
     这位名侦探可以啊? 居然这么敏锐,该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把?
     服部平次也皱了皱眉,既然不是随便联想的、非迟哥又认可,那搞不好还真有什么关联,“不过? 那具尸体也不一定跟镇长家有关系吧?”
     在一旁走神的灰原哀经过重重排除? 终于想到了《三国》中? 关羽镇守荆州? 过于骄傲,没把孙权放在眼里,结果出兵攻打曹操时? 被孙权乘虚而入、夺了荆州。
     也就是说,非迟哥是说他全心防备江户川、没把大叔放在心上,结果被大叔找到了重点?
     想着,灰原哀凑近池非迟,低声问道,“大叔说对了,真的跟‘龙宫’有关系?”
     “嗯,”池非迟低声回道,“不过还缺少一点关键的……”
     缺一点关键的东西,剧情还要继续发展下去才行。
     “非迟哥,”服部平次也凑了过来,“哄小女孩的事就再等一会儿吧,你对那句奇怪的话没什么头绪吗?”
     池非迟考虑了一下,站起了身,“我在附近潜水看看。”
     “哎?”毛利兰疑惑转头,“非迟哥,天都快黑了,你还要去潜水吗?”
     池非迟从口袋里拿了小型手电筒,“我有防水手电筒。”
     “因为平良小姐好像在附近的海里找什么东西,”服部平次解释道,“而那具尸体是被海浪卷上岸的,搞不好有什么东西落在海里,而平良小姐正好知道。”
     大东干彦:“……”
     这群人很危险,不仅是对决的两个侦探,其他人也不好惹,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吧?
     “不过非迟哥,这里……”服部平次一怔,“不对,平良小姐呢?她该不会还在潜水吧?!”
     柯南抬头看服部平次,脸色突然变得难看。
     下一秒,服部平次和柯南就朝外跑去。
     池非迟也跟了上去,连带着其他人也跟着往外跑。
     远山和叶见服部平次和柯南在前方分开、往两边,边跑边问道,“非、非迟哥,他们这是怎么了啊?”
     池非迟跑起来很轻松,见毛利兰和灰原哀也看着自己,解释道,“大东先生说,这座海岛附近能捕到很多竹荚鱼,竹荚鱼是一种回游鱼,一般栖息在海水流速很快的海域,以我的体力,潜水是没有问题,不过如果平良小姐白天就已经潜了很久的水,到了这时候还下水的话,体力容易跟不上,被海水冲走,遇到危险。”
     “啊?那服部跟柯南……”毛利兰看向前方,顿时愣住。
     前方海滩上,平良伊江躺在海边,双手放在身前,如同永远沉睡过去的公主。
     服部平次和柯南停在两旁,看着沙子平良伊江身侧沙滩上被人写下来的字。
     【我乃古索的使者!】
     “喂,臭小子,不要乱碰现场!”毛利小五郎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往那边跑过去。
     有毛利小五郎在,保护现场也算有专业人员指导。
     毛利小五郎跟远山和叶借了照相机,刚打算说话,就看到一只手将布尺按到沙滩上的文字旁。
     池非迟见毛利小五郎看过来,问道,“不拍下这些字吗?要是被海浪冲走可就没了。”
     “咳,是、是啊。”毛利小五郎没再废话,由池非迟和服部平次拉着布尺,无语把文字拍下来后,打算再拍一下尸体。
     他这徒弟出门还真是什么都带啊。
     如果等会儿需要证物袋的时候,他相信他徒弟也能拿得出来。
     噢,对了,还有……
     柯南:“池哥哥……”
     服部平次:“非迟哥……”
     毛利小五郎:“手套!”
     池非迟:“……”
     这三个人老问他要手套,不会自己带吗?
     灰原哀:“……”
     真齐整……
     其他人:“……”
     什么情况?
     毛利小五郎直起身,将照相机丢给服部平次,“去!把尸体到潮湿沙子的距离拍一下,这里明显有涨潮的痕迹,平良小姐头顶上一段距离的沙子都还潮湿,而被沙滩上的字还没有消失,说明凶手是在退潮之后才把文字写上去的。”
     服部平次无语接过照相机,也接过了拍照的活,他得承认,大叔说得没错。
     柯南一看这情况,也知道自己抢不过毛利小五郎,卖萌分析,“可是,这里正好是码头的正背面,一个小时前我们大家就一起在船上等平良小姐回去,根本不可能在海水退潮前留下文字,是不是这座岛上还有其他人啊?”
     “很有可能啊,”毛利小五郎见池非迟递了手套给他,接了过来,一边戴,一边对跟过来的其他人正色道,“大家也都听到了,这里除了我们之外,恐怕还有危险的家伙在,现在我们大家都集中在这里,不要单独行动或者离开!”
     毛利小五郎严肃脸的时候,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
     竹富雅男忙点头,“好、好的!”
     “咦?”柯南发现有东西丢过来,下意识地接了一下,低头一看是手套,疑惑看向池非迟。
     池非迟不用手套吗?
     “这里交给你们,”池非迟脱下外套和衬衣,递给灰原哀,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电筒,也没脱下面的衬衫,“我潜到附近海里去看看。”
     他,努力推剧情发展。
     “喂,非迟哥……”服部平次皱眉,虽然现在平良伊江死了,他们更要搞懂之前平良伊江到底在海里找什么,以池非迟的体力和身手,潜一会儿应该没问题,而以池非迟的观察力,也是最合适潜下去的,但难保不会有意外,“这里的海水流速快,我们还是等警方到了之后再……”
     “啰嗦。”
     在服部平次这群人犹豫的时候,池非迟已经拿着手电筒走进海里,丢下一句话往下潜。
     服部平次:“……”
     他这不是担心嘛,居然还嫌他啰嗦……
     船浦岛附近的海水流速确实快,而且还不时有暗流席卷,就算体力好,也很可能被冲到远处去。
     池非迟憋着气潜到了海里,将自己的气味留在海中,让非离能够锁定,用手电筒看了一会儿,也找到了沉在海底的船锚,游进之后伸手摸了摸上面的锈迹。
     岸上的人紧张等待,发现池非迟上浮到海面时,已经被海水卷到了靠近码头的地方。
     然后……
     又发现他们乘的船不见了,船长也不见人影。
     一群人只能先到那栋老旧破败的房屋里,再想办法联系外界,派救援船来接他们。
     池非迟本来想找个房间,把湿了的裤子脱下来拧一拧水。
     不过毛利小五郎怀疑岛上还有其他人,觉得单独行动太危险,让他就在客厅旁边的房间里收拾,不让他往其他房间跑。
     等池非迟回到客厅,一群人点了蜡烛,围在桌前,已经讨论完了——等明天镇长发现他们没回去、联系不上他们,应该能找船来救援。
     “小哥,你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大东干彦站在门口,见池非迟出来,出声道,“竟然敢在天色那么暗的情况下,潜到这种潮水流速快的海里去,就算是那些有经验的潜水家,一个不小心都会丢了小命呢。”
     “应该等警方来的。”灰原哀将池非迟的衣服递上前,有些无语。
     这是被侦探传染了吧?
     池非迟接过灰原哀递来的衬衫,套上后,低头扣着纽扣,“这次是例外。”
     谁让他有要赢的期待?
     “那么结果呢?”服部平次连忙问道,“平良小姐潜水那片海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
     “船锚,”池非迟一边低头扣扣子,一边道,“链条断裂的地方是人为切开得,上面生满了铁锈,还生长着海藻和贝类,至少沉在海里四五年了。”
     服部平次点了点头,让池非迟潜水去看就有这个好处,可以注意到重要的细节、做出一些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