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71章 十年前的往事【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白石教练了解的也不多,听她说,非迟哥是在十二年的暑假、十一年前的寒假、十年前的暑假来这里训练的,训练很努力,也是个很克制的人,水平似乎也不差,每次都会持续在这里待上至少半个假期,午餐、晚餐都在这里吃,到了晚上会有司机来接,不过很多时候都会因为训练到太晚,留宿在这里的宿舍,第二天就在这里吃早餐,几乎算是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灰原哀道,“我问她东田教练是不是讨厌非迟哥,她还笑着说不可能,那个时候东田教练对非迟哥的训练很上心,会陪到很晚,还会根据非迟哥的身体情况盯着食堂改菜谱,非迟哥有时候训练得太晚,东田教练还会给他送晚餐。”
     “我们去问厨师长,他的回答也差不多,”柯南道,“教练之间沟通很多,但很少会说训练的情况,他就更不了解了,不过他当年看过东田教练和牧野教练让学生尝试比赛,那个时候两个人关系应该很不错,那次比赛池哥哥把十六岁以下的对手都赢了,但如果非要说讨厌的话,牧野教练才会是讨厌池哥哥的人吧。”
     “牧野教练和东田教练的关系,似乎是从十年前开始恶化的,不过似乎在非迟哥还在训练的时候,他们关系就已经不好了,听白石教练说,具体时间确实是在那次比赛之后,”灰原哀紧接着道,“大概是一周后,非迟哥离开了俱乐部,之后这十年就没再来过。”
     “会不会是因为池哥哥比赛时表现太厉害,让牧野教练很没有面子,不愿意跟东田教练做朋友了,”元太加入侦探臂章讨论组? 猜测道,“东田教练失去了朋友,所以才讨厌池哥哥啊?”
     柯南皱眉? 有这个可能? 不过他总觉得不对劲? 牧野教练的态度、东田教练的态度都跟这种情况对不上,至于池非迟的态度……算了,池非迟的态度不用琢磨。
     “不过? 关于东田教练讨厌池哥哥这一点? 我们这里有收获,”光彦道,“十年前? 那位警卫队长先生还只是普通的警卫? 负责门口的安全? 他见过池哥哥很多次? 池哥哥不来俱乐部之后? 他问过东田教练? 东田教练却说了‘那孩子最好永远也别来了’这种话。”
     “大家得到的线索好像都很少。”步美道。
     “十年前的事太久了,”灰原哀感慨道,“不仅很难找到十年前在这里工作的人,就算找到了,也很难记得当年的一些细节? 十年过去? 连资料都遗失了大部分? 原本白石教练还打算带我去资料室? 看看当年池哥哥在这里训练时拍的照片和训练安排,不过在资料室里没有找到以前的资料……总之,我出来之后就往后门那边赶? 现在已经快到了。”
     “我和步美已经到了,”柯南道,“已经快九点了,你们也快点过来吧。”
     “我知道了。”
     “我和元太也快到了。”
     ……
     寂静的走廊间,灰原哀切断侦探臂章的通讯后,想了想,觉得还是打电话问问自己教母会好一点。
     虽然池加奈好像很忙、又不怎么管孩子,完全放养,但说不定会了解一些情况。
     而另一边,元太和光彦快到后门的时候,看到了马渊恭平路过,觉得这时候马渊恭平这时候还没离开俱乐部有点奇怪,果断跟了上去。
     于是到了九点钟,还是只有柯南和步美等在后门。
     “已经九点零两分了,他们怎么还不到?”柯南觉得奇怪,很快又整理着头绪,他感觉自己已经快接近十年前的真相了,不过又总是差一点点……
     “咔啦。”
     后门被打开。
     看到一群人从一辆清洁公司的车子上下来,柯南连忙回神,找到其中那个年纪最大的老妇人询问情况。
     “没错,我十年前就负责这里的卫生清理工作,”老妇人说话有些慢,显得很慈祥,“准确来说,已经十五年了。”
     “您知道东田教练和牧野教练吗?”柯南问道。
     “他们啊,我知道,”老妇人说话还是很慢,却带着一丝不满,“大家都比较喜欢东田教练,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哎?”柯南有些疑惑,“为什么?”
     老妇人摇了摇头,“他这个人啊,私底下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气。”
     难道东田教练是个表里不一的人?
     柯南感觉更迷了,不应该啊,感觉不像。
     “那您记得十年前来这里训练的男孩子吗?”步美尽量描述着池非迟的情况,“他是东田教练负责的,很帅气,嗯……网球水平很厉害,训练也很努力,对了,他的眼睛是紫色的!”
     这么明显的特征,她差点忘了。
     老妇人显然不需要多提醒,“哦!那个孩子,我当然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
     以前的俱乐部,跟如今也没有多大区别,不过各种设备还没有现在这么智能。
     以前室内网球场的门没有更换成有提示牌的电子门,在里面训练的人为了让别人知道有人在用训练室,都不会关紧门,方便让声音传出去,或者让光线透出去。
     那一天晚上将近十点,五十多岁的女人和小自己二十岁的同事悄声说着话,带着打扫的工具路过。
     她很喜欢这里的氛围。
     这里会有一个个有活力的年轻人在挥洒着汗水,一遍又一遍用坚毅的视线盯着网球,‘嘭’一下将网球打出去,似乎怎么也不嫌枯燥。
     她还要工作,很多时候只能晚上过来,只有偶尔休息的时候,能在白天到室外网球场看看。
     不过也不可惜,就算是晚上也会有努力的年轻人在这里练习。
     那一晚,她看到了一个男孩,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年纪。
     这里很少会有这么小的孩子,更少有孩子训练到这么晚的时候。
     她几乎天天来这里,虽然不会打网球,但也懂得看。
     她从门缝里看过去,发现那个孩子站在明亮的室内练习着挥拍,动作还有些生涩,不断纠正着自己的动作,应该刚学习没多久,不过那双紫色眼睛里的坚毅专注,不比她见过任何一个人弱。
     她想,那孩子一定很喜欢打网球吧,说不定还想成为职业网球选手,他也能成为职业网球选手的。
     没有打扰那个孩子,她和同事悄悄离开,先去打扫办公室,等她们回来的时候,那里的灯已经熄灭了。
     从那一天晚上开始,她就时而不时地能看到那个孩子的训练。
     有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有时候有笑眯眯的东田越教练陪着。
     不过也不是每晚都能看见,毕竟她过来的时间太晚了,而且,之后她才知道那孩子只是假期会过来一段时间。
     这里人来人往,过了一年,她都差点忘了那个孩子的时候,又再次在晚上看到了那个孩子在训练室里训练。
     那孩子无论发球和回击都已经无可挑剔,似乎在琢磨某个技巧,网球落在地上又被手接住,一下一下,片刻后,网球才被抛起、打了出去。
     就像曾经无数个夜晚,她看了一会儿,继续往前,或许会在某个亮灯的门口逗留,在里面的人看到她的时候,回以一个微笑,然后去工作。
     在那一年的另一个夜晚,那个孩子看到了她,在她报以微笑后,愣了一下,朝她点了点头,又继续训练。
     又是一年,她又在某个夜晚看到那个孩子,这一次,她跟东田越先生说话了。
     “东田先生,这个孩子又来了啊。”
     “是啊,大概一周前就到了,不过我让他早点休息,没有训练得太晚,今晚是因为明天有教练之间组织的对练赛,他想参加,我陪他过来训练。”
     “他年纪还小,是该注意休息……对了,明天我休息,能不能过来看他比赛呢?”
     “当然可以,明天的比赛在2号红土网球场,上午九点开始,中午休息,下午一点开始,一共持续三天。”
     她第二天去看了比赛。
     跟她前两年预感到的一样,那孩子很优秀,比同龄人和年纪大他不少的人都要厉害,或许就是这次对练赛的冠军了。
     第三天,她白天要去一家公司打扫,没有去看比赛,晚上到了俱乐部的时候,果然又看到那个训练室亮着灯。
     她觉得该问问那孩子的名字,说不定以后那孩子就是网球选手中的大名人了呢,她还想跟那孩子聊聊天,问问那孩子几岁了,今天的比赛怎么样,到了明天,大概就要祝他拿冠军了吧,她看得出来,其他人不是他的对手……
     这么想着,她快步走向那道门,和路过的教练擦肩而过,却听到里面的东田越在说话,语气少有的严厉。
     “我已经跟你说过,你并不适合打网球,趁早离开,我以后不想、也不会再教你了!”
     “明天还有最后的比赛,另外,您说得技巧我还要再练几天,之后我再离开。”那孩子轻声说着,出门的时候看到她,对她点了点头,走向宿舍楼。
     她想不通东田越为什么这么说,那明明是个很优秀也很努力的孩子,所以她也问了跟出门的东田越。
     东田越沉着脸回答:“作为职业网球教练,我很清楚什么人合适,什么人不合适!”
     ……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没再见过那个孩子,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彻底离开俱乐部的,”老妇人道,“只知道,他果然是那一次对练赛的冠军。”
     “怎么会这样……”步美听得眼眶发红。
     柯南心里都有些感触,没想到池非迟那家伙以前还有过这种经历……
     “我还来得及祝他得冠军呢,虽然只是私底下对练赛的冠军,但也该有人祝贺吧,毕竟是个孩子呢,”老妇人笑了笑,“不过,他离开这里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练习,那么厉害的人,到哪里都一样,说不定再过两年,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他了呢。”
     步美抿了抿嘴角。
     她知道,池非迟没再打网球,也不可能在电视上看到池非迟了……
     忍住,忍住,忍不住了。
     步美越想越伤心,‘哇’一下哭出了声,把柯南都吓了一跳。
     柯南愣了愣,随即眼睛一亮,“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