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68章 有被害妄想症吧?【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五个小鬼头还没理出头绪,就被东田越追上了。
     东田越本来就是去洗手间找柯南的,结果洗手间里没找到人,连忙赶回来看,就看到一群孩子站在网球场外说话,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继续训练!
     柯南见状,只能压下心里的疑问,准备等训练完了回家的路上跟池非迟提一提。
     直接问池非迟也比较好。
     两两对打之后,又继续动作纠正。
     在东田越连哄带夸之下,虽然训练枯燥,但时间过得很快,也没有人放弃或者偷懒,就连元太都坚持到底了。
     一直到准备换衣服回去的时候,元太才后知后觉地感觉累,到了更衣室之后,直接趴到换鞋的长凳上,“好累啊,我的手都酸了,明天我们还要继续进行这种训练吗?”
     “不是哦,东田教练说了,明天不用做这么多次挥拍训练,”柯南见元太精神恢复了一些,不等元太坐起来,恶趣味补充道,“加入跑步训练。”
     “啊……”元太又萎靡下去,脑瓜子活跃开,明天他想装病请假行不行……
     “元太,你可别……”
     光彦话没说完,就被池非迟打断。
     “出去。”
     更衣室里,白炽灯的光芒有些苍白,池非迟背对着他们站在储物柜前,平静得发冷的声音让三人一愣。
     “全部出去,”池非迟重复着,转身盯着三个小鬼头往门口走,“快点。”
     “呃……”元太在视线压迫下,从长凳上爬起来? 有些害怕地往门口走,“我、我知道了。”
     光彦跟出两步,还是忍不住回头? “可是……”
     可是为什么突然那么凶地赶他们出去?
     他们又没做错什么……委屈。
     柯南拉了拉光彦? 示意光彦照做。
     刚才他也以为是池非迟精神错乱了? 想到池非迟是走到储物柜前才突然出声的,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池非迟面前储物柜的锁似乎有撬过的痕迹。
     刚好就是池非迟放东西的那一格。
     等三个孩子到了门口? 池非迟也跟了出去? 放在裤子宽松口袋里的右手伸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网球。
     光彦和元太一看池非迟也跟到门口,还拿出网球? 更迷惑了。
     池哥哥不是赶他们出来? 自己也出来了?这是想做什么?难道犯病了?
     呃? 那他们应该要表示理解。
     在接受池哥哥那一天? 他们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只不过池哥哥一直表现得太正常? 他们……
     “嘭!”
     池非迟将手里的网球用力丢了过去,正正砸在储物柜放那一格上。
     准确来说,是砸在锁头上。
     网球被用力砸过去后弹开,又砸到对面柜子、鞋架上,噼里啪啦一阵响。
     “嘭!嘭!啪!”
     很快? 池非迟丢的第二个网球也重重砸在锁头上? 网球又再次弹开。
     柜子的锁本来就被撬开过? 被池非迟找准角度砸了两下? 锁也随即弹开。
     对面更衣室,没来得及换衣服的灰原哀和步美开门探头。
     “发现什么事了吗?”步美疑惑看着站在男更衣室门口的一群人。
     池非迟没回答,也没急着进门? 蹲下身从柯南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网球,找了角度,又砸了出去。
     柯南:“……”
     之前随手装在口袋里的网球,他都忘了拿出来,没想到这也被池非迟看出来了。
     “嘭!”
     屋里网球将储物柜那一格直接砸开,弹向门口。
     池非迟快速关上门,听着网球‘啪’一下砸到门上后,又‘嘭、啪’连声在更衣室里搞破坏。
     灰原哀走上前,向柯南、元太、光彦投去疑惑的目光。
     到底怎么回事?
     光彦和元太回以茫然脸。
     别问他们,大概是池哥哥精神错乱了吧。
     不过好也好在,池哥哥砸网球前没忘了将他们赶了出来。
     要是还在里面,他们估计就得抱头蹲下了。
     那网球砸在柜门的声音,他们听着都觉得疼。
     “咔。”
     池非迟将关上的门重新打开,屋里已经恢复平静,三个网球散落在各处,储物柜的柜门也大开着。
     柯南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怀疑里面有炸弹吧?”
     池非迟‘嗯’了一声,这才进门。
     炸弹?
     灰原哀眼皮一跳,认真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池哥哥的柜子被人动过,储物柜的锁有被撬过的痕迹。”柯南无语道。
     想到池非迟上次进电梯就脑补到凶手会堵电梯开枪杀人……他怀疑池非迟有被害妄想症!
     不过,上次凶手确实是打算堵电梯枪杀池非迟,只是这一次池非迟脑补失误了,没有炸弹。
     “所以才让我们出去吗?”光彦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他们惹池非迟生气、或者池非迟精神错乱了,还好,只是误会。
     池非迟没有解释,跟储物柜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走进门。
     刚才看到储物柜的一瞬间,他确实脑补了很多可能:
     在他被柜门上的撬痕吸引的时候,也很有可能被袭击。
     他进门的时候观察过,他们离开后应该有人进来过,但他们进门的时候没有小黑存在,所以可以排除这个可能。
     同时对面、侧面都没有弹射机关之类的凶器,也可以排除机关袭击的可能。
     袭击的可能被排除了,不过柜子里说不定有问题。
     遭贼了?失窃了?有刁民想害朕?里面没少了东西的话,那会不会是多了东西?是血衣凶器之类栽赃陷害的东西,还是炸弹、毒蛇、毒素之类开门致死的东西?
     虽然他没听到电子引爆的炸弹的那种咔擦声,但万一是触动式炸弹或者别的东西呢?
     反正不能手动开门!
     他想到利用网球砸开门,说了‘出去’的时候,又考虑过这些都是陷阱,有人算计他的想法、逼他出门、想趁他不注意给他一枪……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
     这么嚣张的人不多,这么了解他的人也不多,了解他、嚣张又想要他的命的人,大概没有。
     不过,他还是决定让孩子们先出门,保证必胜。
     如果有人冲他来的,提前举枪,就等他出门之后秒杀,那么枪口会对准高处,也就是预先瞄准他头部或者心脏的大致高度,先出门的孩子们身高不够,那一发子弹打不到,紧跟着出门的他就可以一网球把人砸倒。
     如果对方没有提前举枪,那么等对方把枪举起来的时候,做好准备的他可以先一步将手里的网球砸过去。
     至于对方是冲孩子们来的,提前举枪瞄准孩子的高度……
     那不可能!
     要是对方是冲孩子们来的,不用这么费劲,又是陷阱又是算计的,找个机会拿枪冲上前就能把这群小鬼打死。
     这是被害妄想症?不,他不承认。
     这个世界的危险太多了,想想无辜被炸死的龙舌兰,想想一个伸缩背带和头盔就能被柯南打坠直升机的琴酒,再想想龙舌兰已经死了、而琴酒依旧活着……
     对比之后,就能证明他的谨慎没有错。
     在开箱之前,谁知道里面会是什么‘惊喜’?
     不出事不重要,但出事的时候,就会发现谨慎能救命。
     柯南还不知道池非迟刚才短短时间里脑补、算计得比他想象中要多得多,见池非迟进门,也跟了过去,抬头看储物柜。
     空的!
     储物柜那一格空荡荡的,之前池非迟放进去的背包已经没了。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还好没带非赤过来。”
     柯南:“……”
     喂,都被偷了……好吧,如果带非赤过来,以非赤宿醉未醒的状态,再加上他们和池非迟都要打网球、没空管非赤,非赤多半也会被装进背包放在储物柜里……不,看池非迟的样子,是真这么打算的,那现在就不单是丢了东西,他们还得急着找非赤。
     灰原哀跟进门,也看到了空荡荡的储物柜,仰头问池非迟,“非迟哥,你的背包里放了些什么东西?”
     “手机、银行卡、家里的钥匙、车钥匙、一部分现金、我换下来的衣服,还有衣服口袋里的一些东西,像是止血药、消炎药、一次性酒精棉。”
     池非迟说着,心里默默反思。
     失误了!他的装备都放在原本的衣服口袋里,换了网球服就没带其他东西,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
     不过还好,今天是出来玩,他的背包里也没有类似APTX—4869这种行动必需品,没有和组织有关的东西,手机密码解锁错误三次就会被程序锁定,只有方舟才能打得开,不用担心东西被人拿了之后发现什么。
     “没有放公司机密文件之类的东西吗?”灰原哀想到池非迟的车钥匙也被拿走了,又问道,“车上呢?”
     “没有,车上只有驾驶执照和个人健康保险之类的东西,”池非迟转身出门,“我去一下前台。”
     池非迟用前台座机,只打了一个电话,是给他老爸的。
     “父亲,我的背包丢了,手机在里面。”
     “知道了。”
     一人一句,沟通完毕,挂断电话。
     柯南还跟到近前,也没来得及听清池非迟说了什么,就看到池非迟挂断了电话,“呃,报警电话打不通吗?”
     报警电话怎么可能打不通?不应该啊。
     “我没报警。”池非迟道。
     报警之后,要说明个人信息、具体情况、背包里有什么等信息,要反复沟通,很麻烦。
     直接跟他老爸说就简单多了。
     他其中一张卡是菲尔德集团旗下银行的银行卡,可以暂时设置成转账需要反复确认的状态,要是有人转他账户里的钱,不仅没法转出来,还容易被银行方和方舟追查到位置。
     另一张卡是用来转出赏金、组织资金之类的黑钱,如果不取现金的话,那些钱会分散在瑞士地区的银行账户里,只有需要取现金的气候,他才会将钱转到卡里再去取钱,所以卡里只有不到100日元的零头,丢了就丢了。
     还有,打电话给池真之介,也是打算池真之介帮他定位手机。
     他的手机本来就是池真之介准备的,再加上方舟得帮忙,很快就能有消息,有报警那点时间,他都能自己把东西给找回来了。
     至于池真之介懂不懂他的意思……嗯,他就当池真之介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