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65章 集体休假时间【池非迟生日快乐】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是这家公司的社长大津先生,被人发现死在公司办公室里,”目暮十三仰头看了看上方楼层,又收回视线,半月眼看池非迟,嫌弃道,“不过这个案子不需要侦探,杀人的是一个闯空门的小偷,里面到处是他翻找留下的痕迹和指纹,就在三分钟前,他已经被逮捕了……”
     “目暮警官!凶器上……”一个鉴识人员拿着一个烟灰缸跑出门,手滑了一下,差点把烟灰缸砸了,连忙双手拿住。
     目暮十三急得上前两步,见东西没摔,才停下脚步,松了口气,“我说你也小心一点吧,这可是凶手犯案用的凶器啊!”
     “抱歉,因为上面沾了不少油,有点滑手,”鉴识人员也吓得不轻,忙道,“不过我们已经查过上面的痕迹了,跟死者头上的伤口吻合,不过没有发现指纹,血迹也被擦掉了。”
     “我知道了,”目暮十三点头,“那应该是他惊慌离开前,匆忙擦拭过吧,却没想到其他地方还留了指纹。”
     池非迟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想说话,就看到高木涉跑上前,低声在目暮十三耳边说话。
     “目暮警官,嫌犯井上隆志已经认罪了,他是个闯空门的惯犯,这次是因为闯空门正好被被害人撞见,他慌张之下才会用烟灰缸砸了被害人的头部,另外,也有目击证人看到他8点多的时候在这附近探头探脑地看。”
     “高木警官,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池非迟问道。
     “啊?池先生?”高木涉这才看到池非迟,挠了挠头? “法医判断的死亡时间是8点到9点半之间,而且有目击者看到行凶当时的情况,大概是9点钟左右? 他们通过门上的窗口看到被害人被人敲击了头部? 等他们进去的时候? 人已经逃走了。”
     池非迟点点头,“既然犯人已经抓到,那我就不耽搁你们查案。”
     目暮十三见池非迟走得这么干脆? 想到自己之前的嫌弃? 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挠头笑道,“那改天见!有空再聊。”
     “改天见。”池非迟发着车子离开后? 不由摇了摇头。
     他果然被侦探传染了? 居然会多嘴问一句? 不过既然有目击证人、凶手已经抓到并认罪了?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还而且他也不知道琴酒为什么让他过来探情况? 他还是别多事了? 了解完情况就走人。
     目暮十三目送那辆红色跑车离开,一脸懊悔。
     “目暮警官?”高木涉跟目暮十三说话,发现目暮十三在走神,提高了声音,“目暮警官!”
     “咳? 没事……”目暮十三回神? 尴尬干咳一声。
     他说完才发现不对劲。
     为什么他要跟池非迟说‘改天见’?
     他忙得很少休假? 而池非迟又喜欢在某个案发现场冒出来? 说‘改天见’,不是在哪个案发现场,就是池非迟去警视厅做笔录吧?
     这不是诅咒自己的辖区发生案子吗?
     他应该说‘希望别再见了’……呃? 不,那样有点伤人,应该说‘希望我休假的时候见’。
     ……
     二十多分钟后。
     公寓11楼的天台,池非迟一边跟琴酒打着电话,一边往装了冰球的杯子里倒波本威士忌。
     乌鸦们还没找到安室透跑到哪里去了,不在住处,也不在要调查的那八个人周围,不过人肯定没死。
     要是组织已经确定安室透是卧底,要清理的时候,他也能听到风声,多半还可以参与行动。
     “……那家伙死了?”琴酒冷笑一声,“哼!本来还打算从他那里拿笔钱,交易时间就在明天晚上,我听说有警察过去,还以为他要钱不要命,通知了警方……没想到他居然被一个闯空门的小偷杀了,那就算了。”
     池非迟放下酒瓶,“你们没留什么痕迹吧?”
     “没有,那家伙应该不会告诉别人他被勒索,毕竟那件丑事暴露出去他就完了,”琴酒见多了各种让人无语的情况,对于这种‘勒索目标突然被人干掉’的事也见怪不怪了,“就算有人知道他被人勒索,也不会查到我们头上来……对了,你有没有看到他的尸体?”
     池非迟明白琴酒的意思,这是担心对方报警之后和警察演戏,“我去的时候,尸体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没看到尸体,不过围观的人、警方、街口便利店的店员都说了这件事,似乎也不止一个人看到尸体被带走,应该不会有问题,而且也没必要。”
     对方只是收到勒索,就算不想被勒索而报警,那也用不着诈死,明面上死亡躲起来,那不仅没了钱,连公司也会变成别人的。
     而警方不止是保护,还会想钓鱼查出勒索的人,也不会跟大津社长演这种戏码。
     “也对,”琴酒也就是那么怀疑一下,很快也觉得不可能,“最近没有行动,过了这段时间再说,你自己跟斯利佛瓦说一声。”
     “行。”
     挂断电话,池非迟又给鹰取严男打了电话。
     “鹰取,最近没什么行动,想玩就去玩几天,别忘了留意走私线的消息,过段时间再说。”
     “啊?”鹰取严男一接通电话就听池非迟说了这么一大串,理了理头绪,“为什么?组织出什么事了吗?”
     该不会是风声紧吧?还是组织被人查出来了?
     “热。”
     池非迟一个字打破了鹰取严男‘组织处境岌岌可危’的脑补。
     等鹰取严男回过神来,发现通话已经挂断了,顿时有些无语。
     ‘热’的意思他知道——天气热。
     最近确实很热,偏偏他跟着组织那些人穿黑衣服,穿来穿去都习惯了,想到要穿其他颜色的衣服,居然会觉得很奇怪,穿上之后看起来也很别扭。
     一想到要穿黑衣服站在大太阳下,他就绝望,好在最近好像也没什么行动,偶尔需要出门的时候,他都是选傍晚过后到第二天清晨这段时间。
     能休息一段时间、避开最热的时候是好事,不过他仔细想了一下,从波士顿回来之后,他和老板似乎就没什么像样的行动,好不容易有点事可以琢磨,结果又休息。
     他有时候真想问问那一位,手底下有这么一群任性的人是什么感受?
     ……
     公寓11楼。
     池非迟坐在阳台上,吹着夜风看手机里的邮件,跟其他人发发邮件或者UL信息,不时喝口酒。
     感受着最近越来越炎热的天气,他就知道又到了一年N度‘琴酒拒绝一切行动、谁爱穿着黑衣晒太阳谁去、反正他不组织行动’的假期时间……
     其实琴酒都还算是劳模了。
     看着吧,要不了多久,琴酒又会闲不住想搞事。
     再看看贝尔摩德,如果不是柯南和灰原哀不时在面前晃、他也偶尔会见到贝尔摩德易容成的假新出智明,他都快忘了贝尔摩德干什么去了。
     相比起来,绿川纱希也是情报搜查人员中的劳模。
     非赤见池非迟忙着看手机,趁池非迟不注意,又朝酒杯里探出头。
     既然休假了,那它喝点酒应该没关系……吧?
     ……
     翌日上午。
     红色跑车停在一家网球俱乐部的停车场,灰原哀下车后,看了看天上火热的太阳,转身问下车的池非迟,“对了,非迟哥,非赤呢?它今天没跟你出门吗?”
     池非迟动身去后备箱拿装网球服的背包,“昨晚它趁我不注意,又偷喝我的酒,估计要宿醉两天。”
     从后座蹦下车的柯南差点没站稳,“非赤会喝酒?”
     跟下车的步美、元太、光彦叽叽喳喳。
     “蛇也可以喝酒吗?”
     “我不知道耶……”
     “我想应该不可以吧。”
     灰原哀想起上次非赤喝完酒第二天就像条死蛇一样,皱了皱眉,又问池非迟,“昨晚它的酒有多少度?以它的体型来看,就算是人类一小口的量被它喝下去,它体内血液里蕴含的酒精含量也会很高……”
     “威士忌,”池非迟将一群小学生的背包一一递过去,“不过不用担心,上次它清醒之后身体没有什么异常。”
     蛇能调节自己的新陈代谢速度,在进食之后可以将自身的新陈代谢速度增加到原来的数倍,等食物消化完后又减弱。
     他怀疑非赤每次宿醉,都是因为非赤担心体内血液的酒精含量过高让它醉死了,所以降低新陈代谢速度、减少活动,进入类似冬眠的蛰伏状态,让酒精慢慢消化。
     非赤醉起来要有一两天时间像条死蛇一样,但清醒之后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灰原哀听池非迟这么说,放心了不少,接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一个袋子,递给池非迟,“你的网球服,我和吉田同学早上去商城帮你买的。”
     池非迟本来也准备了网球服,不过见灰原哀给自己准备了网球服,猜到了原因,也就接下了。
     少年侦探团的网球服是统一买的,在比赛时会作为队服,白色主色调,短袖T恤和短裤、短裙上各有两条蓝字色的条纹。
     到了更衣室一看,果然跟少年侦探团其他人是同款。
     灰原哀和步美去更衣室换了网球服之后,就躲在门后,盯着对面男更衣室的门。
     步美扒着门,低声问道,“灰原,你说池哥哥今天会不会换上那套网球服?”
     “他好像自己准备了网球服,不过我们给他准备的,他应该会穿。”灰原哀站在后方,觉得步美这行动太幼稚,不过眼睛却很实诚地往外瞟。
     今天早上,少年侦探团说起今天的训练,一致认为要给池非迟准备同样的衣服,这样会显得更像是一队的,她就跟步美出门买了。
     是不是一队的不重要,她只是觉得该让池非迟穿一下别得颜色的衣服。
     她家非迟哥本身气质就沉稳冷静,再穿黑衣服,一看就让人感觉沉肃冰冷,如果穿白色的衣服,大概……
     “咔。”
     对面男更衣室的门打开,池非迟带着柯南、光彦、元太出门,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语气也一如既往的平静,“……先去网球场,我帮你们预约了教练。”
     冷空气入侵对面的更衣室。
     灰原哀:“……”
     就算换了白色衣服,感觉也没好上多少,原来气场真的可以碾压外在衣着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