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64章 挺刺激的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一群人吃饱喝足,山村操带着沼渊己一郎出森林,这才想起来他的同事还饿着肚子在森林里到处找人,不过他也没办法啊,竹筒饭已经吃完了。
     池非迟目送沼渊己一郎被警方带上警车,转身道,“我的车停在山上,挤一挤,大概能坐得下。”
     日本存在死刑,也执行死刑,而且不是注射死刑,而是绞刑。
     但死刑的判决很麻烦,哪怕沼渊己一郎手里不止一条人命,但等终审宣判死刑估计要等个八九年,之后收监个几年再执行,那也是十多年后的事了。
     那个时候沼渊也不一定会死,出是出不来了,不过今晚也算不上最后一面。
     沼渊己一郎上了警车后,转头看向后车窗,看到一群人离开的背影后,又收回了视线。
     其实他想问问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不是指赏金猎人或者别的身份,而是跟那个组织有没有关系。
     他记得在接受训练的时候,一个漂亮女人站在高台上看着他,也依稀记得更早之前,有个男人坐在路过他们的黑色保时捷里,侧目看了他一眼。
     那种目光,跟那天在阁楼上、那个男人居高临下的冷淡视线如出一撤。
     不过,或许是他想多了,也不用再想下去,反正以后怎么样都跟他没关系了。
     ……
     回东京的路上,阿笠博士坐了副驾驶座,五个孩子挤在后座。
     “光彦,你把萤火虫放掉了啊?”元太看着光彦手里的空瓶子。
     那是池非迟借给光彦的小号玻璃瓶,原本用来装消炎药的,光彦要容器装萤火虫,池非迟就把药倒了? 洗了瓶子借给光彦。
     “我只抓到了一只萤火虫,要是把它带走,它肯定会很孤单? ”光彦认真道? “而且我们大家都已经看过萤火虫了? 所以我干脆就把它放了。”
     “让它回到同伴身边也好,”步美笑道,“只把它带走? 确实很残忍。”
     “对了? 还要谢谢池哥哥之前借我的瓶子,”光彦将瓶子装起来,“我会清洗之后再还给你的。”
     “不用了? 你留着? 以后可以装东西。”池非迟道。
     这种瓶子也没什么特别的? 大型商城的玻璃器皿柜台可以一买一大盒? 他原本是买来装毒液的? 不过现在有了大玻璃缸? 他也用不上那么多小瓶子。
     光彦犹豫了一下,想到池非迟不喜欢跟婆婆妈妈地推让,反正只是一个瓶子,也就点了点头,“那、那好吧。”
     五个孩子又叽叽喳喳说起暑假作业的事。
     日本小学的暑假作业一般不指定主题? 孩子们对什么感兴趣就去体验、调查? 只要做出成果来? 作业就算完成了? 这份作业可以一群人合力完成,也可以一个人去做,开学后老师会根据情况点评。
     少年侦探团原本似乎打算做案件调查? 不过放暑假前,五个孩子在小林澄子的怂恿下,以少年侦探团的名义,报名参加了一个慈善网球大赛的少年组比赛,又在考虑要不要把暑假作业的主题定为网球比赛。
     讨论了一个多小时,光彦才刚恢复的嗓子差点又哑了,柯南这才叫停,“好啦,等快开学的时候,再根据情况决定不就行了吗?”
     “不行!”元太一脸严肃道,“要是做案件调查的话,我们就要趁早多接触几个案子,或者想办法接几个委托,这样等要写报告的时候才有东西可以写啊。”
     池非迟:“……”
     少年侦探团不愁案子吧?至少柯南不用愁。
     柯南和其他孩子紧紧挤着,右手手肘放在车窗边,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道,“如果找不到案子,我们可以去毛利叔叔那里问一问,让他遇到有趣的委托就带上我们,其实用网球比赛做暑假作业的主题也不错啊……”
     “元太是担心网球比赛拿不到好成绩,会不好意思把这次比赛做为暑假作业主题吧?”步美笑眯眯拆穿。
     “嗡……嗡……”
     池非迟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见路边没有地方停车,没有急着接电话。
     一群孩子依然在叽叽喳喳讨论,没有注意到声响。
     非赤听到了一点声音,刚想探头去前座,就被灰原哀拉了回去。
     “非赤,不可以打扰非迟哥开车。”灰原哀轻声叮嘱,继续拉着非赤绕圈圈。
     非赤:“……”
     它觉得小哀只是想继续盘它。
     “啊,对了,”步美听灰原哀说到池非迟,好奇问道,“池哥哥会打网球吗?”
     “我们明天会去网球场训练,”光彦道,“如果池哥哥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有空我会去的。”
     池非迟见前面红绿灯跳到了红灯,放慢车速,跟着前方车子停车,这才拿出手机,看刚才没有接听的电话。
     号码没有存,不过他记得,是琴酒的。
     见红绿灯还有20多秒,池非迟索性直接回拨了电话。
     琴酒一般不会随便打电话给他,突然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急着找他。
     “嘟……嘟……”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
     池非迟听着那边轻缓的音乐声,猜到琴酒大概是在某个酒吧里坐着,“有什么事?”
     琴酒听到小孩子的说话声,没急着说事,先问道,“你在哪里?”
     阿笠博士见池非迟在打电话,转头对后座的孩子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讨论着事情的五个孩子立刻噤声。
     “去了群马县的山里,刚回到东京。”池非迟没有隐瞒。
     琴酒的声音依旧阴沉,听池非迟这边安静下来,也压低了声音,“如果一会儿你要回去,就帮我去杯户町3丁目29号附近,看看出了什么事。”
     “我顺路过去看看。”
     池非迟语气没什么变化。
     坐在红方包围圈中,跟黑方琴酒打电话,是挺刺激的,不过只要别电话一接通就傻乎乎地喊声‘Gin’,通话时心态稳住,自然从容一点,其他人也不会知道他在跟谁打电话。
     “那等了解过情况、你身边没其他人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琴酒见池非迟身边有人,说了事情就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池非迟收好手机,红绿灯刚好跳到绿灯,开车跟上前面的车子。
     “池哥哥,你有什么事要去忙吗?”柯南好奇问道。
     灰原哀拿出手机看时间,提醒道,“已经晚上9点33分了。”
     “如果你还有事的话,我可以带孩子们打车回去。”阿笠博士笑着挠头。
     “没事,只是朋友让我帮忙看看三丁目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开门了没有,”池非迟没有多提,“送完你们正好顺路过去。”
     其他人也没有再问,又说回网球比赛的事。
     五个孩子决定在阿笠博士家留宿一晚,池非迟送一群人到阿笠博士家之后,就开车回杯户町,路上转进了三丁目一带。
     到了三丁目街口,远远就能看到前方大楼下停了两辆警车。
     警方拉了封锁线,不时有警察进出,外面还有一些人在围观看热闹。
     池非迟在路边警车,进了路边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挑了一袋水果,到柜台结账,顺便买了包烟。
     “Cigaronne……”女店员转身从货架上找烟,“请稍等一下,我记得好像有,不过买的人很少,没有放在外面。”
     池非迟没催促,“街对面那家意大利餐厅还没有开门吗?”
     他的街口也不是随便找的,这一带真有一家还不错的意大利餐厅,已经关门两天了。
     不管有没有人来调查他今晚的行踪,都能跟他之前的借口对上。
     “街口那家意大利餐厅啊?前两天关门似乎是因为债务问题,昨天已经开门了,”女店员有些焦急地在柜台里翻找,找得一头汗,“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再关门……”
     “慢慢找也没关系,不用急,”池非迟宽慰了一句,又问道,“这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有警车在那边大楼楼下。”
     那栋大楼就是三丁目的29号。
     女店员松了口气,继续翻找着烟,低声道,“听说是那栋大楼里有人死掉了,死的是一个房产中介公司的社长,而且您问的那家意大利餐厅的店主,就是他的女婿,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他的餐厅还能不能继续开下去,因为我听说,虽然那位社长很有钱,但他并没有给自己女婿什么支持,餐厅的老板的有马先生还欠了债务……”
     池非迟看向便利商店的玻璃门外,“现在车子能过去吗?”
     “能过去,那边的路还蛮宽的……找到了,”女店员转身将烟放到柜台上,“给,这是您要的香烟。”
     池非迟等着结了账,出门开车过去,路过大楼下的时候,将车停在附近,点了支烟,放下车窗,听着围观人群说着大楼里发生的事。
     这栋大楼就是三丁目的29号,楼上还挂了一个‘大津房产中介’的牌子。
     “真的有人死掉了吗?”
     “是啊,你来的时候,尸体才刚搬走没多久。”
     “听说是闯空门的小偷杀了这家公司的社长……”
     “好可怕啊。”
     “所以门窗一定要注意锁好……”
     “那个杀人的小偷抓到了吗?”
     “警方好像已经安排抓捕了……”
     听了几分钟,池非迟连什么时候发现尸体、什么时候警方过来都了解了个大概,刚按了烟头打算离开,就看到目暮十三跟一个似乎是大楼管理员的人走了出来,干脆出声打了个招呼。
     “目暮警官。”
     目暮十三听到有人叫他,一转身就看到车里得池非迟,愣了愣。
     怎么又遇到瘟神了?
     “池老弟?你怎么在这里?”目暮十三无语走到车前。
     “我回家路过,看到有警车停在这里,”池非迟没有下车的打算,看向那栋大楼,“听其他人说,这里有人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