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16章 教父不会害我……只会坑我!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过来之前我已经问过水晶球了,从水晶球里看到过他的未来,等木偶失效、他这个灵魂消失之后,可以重生成功,”小泉红子一边占卜,一边解释,“不过在动手前,最好还是再确认一遍……好了,没问题,结局很好。”
     泽田弘树沉默着。
     那他心里的不安来源于何处?
     小泉红子将牌收到箱子,又从箱子里拿出一堆绿的、蓝的、红的药剂,“自然之子,你帮忙提供一下数据,我先准备魔法阵。”
     “等会儿。”
     池非迟起身去抽屉里拿纸笔,低头写了一会儿,将纸递给小泉红子。
     小泉红子看了看上面记录的数据,一点也不意外,还帮忙把纸张放在身后的椅子上藏了一下,避免被手机或者屋里的摄像头扫到。
     泽田弘树没多想,“魔女小姐,我们还能再试的,对吧?”
     小泉红子点头,“制作木偶有点麻烦,不过材料并不难找,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做。”
     “谢谢。”
     “不客气。”
     “那……我想跟教父一样要双紫色眼睛,可以吗?先试试紫色眼睛,要是不好看的话,可以再换别的。”
     “可以。”
     “那能不能把我的身体做得酷一点?”
     “没问题。”
     不管泽田弘树说什么,小泉红子都欣然同意。
     非赤觉得有点奇怪,先不说小泉红子,泽田弘树发表‘先试试紫色眼睛,不好看再换别的’这种言论,主人居然一点不在意……
     不正常!很不正常!
     一个小时后,小泉红子在地板上画了一个纹路密密麻麻的魔法阵图,松了口气,起身去桌上拿木偶和手机,“好了,可以注入灵魂了。”
     “辛苦了。”池非迟道。
     “没什么,”小泉红子将手机和木偶放在不同的位置,站起身,赤红眼瞳带上古怪笑意,“我也很期待。”
     泽田弘树:“……”
     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
     是错觉吗?
     教父不可能害他,而教父信任魔女小姐,那魔女小姐应该也不会害他。
     那就是他太紧张了?
     ……
     刺眼的红色光芒在实验室里亮了将近两分钟,才慢慢消散。
     画满地板的魔法纹路消失不见,手机旁,一个看上去只有一岁多点的小娃娃躺在地上,胖乎乎的肚子上留有一个红色的圆形印记。
     小泉红子转头跟池非迟解释,“肚子上的红色阵纹决定了寿命,每过去一天,阵纹颜色就会变浅一点,直到完全消失,就代表时间到了。”
     泽田弘树坐起身,感觉很不对劲。
     视线高度也太矮了一点吧?
     又低头看看肚子,僵住。
     (?皿?)
     这……
     他的体型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非赤看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吐了一下蛇信子。
     池非迟将外套脱下来,上前包住完全石化的泽田弘树,抱起来,“之前忘了帮他准备衣服。”
     “还好是这么大的小鬼,”小泉红子保持看戏心态,“不然我可不会帮他盯到最后。”
     “我……”泽田弘树刚开口,就发现自己声音奶声奶气的,沉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会是小孩子啊?”
     “你教父提供的数据。”小泉红子道。
     “月龄18个月。”池非迟补充。
     一想到泽田弘树自作主张,他就不爽,那就要想办法让自己心情好起来。
     泽田弘树总觉得自己是大人了,那他就让泽田弘树当一回一岁半的小孩子。
     泽田弘树:“……”
     他之前不安的预感就是来自这里吗?
     没错,他的教父不会害他,只会坑他!
     非赤:“……”
     主人真的好坑。
     不过,这么大点的泽田弘树,还挺可爱的耶……
     小泉红子又问泽田弘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泽田弘树沉默了一下,“心里不舒服。”
     小泉红子:“那就没事了。”
     泽田弘树:“……”
     接下来,池非迟把泽田弘树放到一旁,让非赤陪玩。
     他和小泉红子还要把之前的检查报告、实验数据用扫描仪录入方舟里。
     这也是他找小泉红子过来的目的之一。
     方舟有1%的运行归他,少了点,但用来做一些运算还是够用了,最多就是花的时间久一点。
     “过段时间,我会让方舟帮我运算药物研究数据,”池非迟将一页页打印出来的报告扫描进电脑,“不过大概一个月后,我才会开始药物实验,这段时间你要用就自己过来。”
     虽然他手里还有一颗APTX—4869的成品,是上次去波士顿留下来的,组织没有打算收回,应该是想让他行动时多个保障,遇到不能用枪又要灭口的情况,就可以选择灌药,但那药不能轻易用,否则不好交代。
     那药轻易吃不得,他担心非赤吃了之后没有幼儿化,而是直接嗝屁,而且人的用量跟动物也不一样……总之,还得研究,最好能用组织的底蕴研究出新药,让非赤延寿。
     小泉红子也在忙活,“先看看它能不能计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吧,放假我会过来的。”
     泽田弘树在桌旁,试图用擦掉肚子上阵纹的方式自杀。
     非赤在一旁看着,见泽田弘树尝试了十多分钟才放弃,心里感慨。
     那阵纹不像纹身,颜色过于鲜艳,但明显不是能擦掉的。
     明知擦不掉还尝试了这么久,这孩子心里的怨念得有多大?
     泽田弘树又尝试了一会儿,见那边池非迟的资料快录入完了,默默站起身,活动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不可逆转,他除了认命,还能怎么办?
     至少要先适应一下身体,把路走稳。
     要是连路都走不稳的话,那就更丢脸了。
     ……
     实验室里要录入的东西不多,还有一部分本来就存在电脑里,两个人忙活,不到半个小时就处理好了。
     小泉红子先一步离开,打算回家休息一会儿,再把家里一些典籍录入磁盘里上传到方舟。
     本来那些典籍是不能外传的,不过想到这个世界上都没几个同类了,魔女一脉也就只剩她一个,而在接受实验的时候,早就把魔女节操丢光了,她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池非迟也不会让信息泄露出去。
     池非迟收拾了实验室,装起手机,一手抱娃,一手拎非赤出门,半路又去给小诺亚买了几套衣服、小孩子用的勺子和碗、爬行垫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才回家。
     泽田弘树坚持自己换了衣服,看着镜子里自己那身幼稚的儿童套装,感觉更悲伤了。
     “诺亚,吃紫薯粥怎么样?”池非迟在厨房里问道。
     泽田弘树走出房间,感觉通往厨房的路无比漫长,叹了口气,“教父,要是我年纪再小一点,你还打算给我冲奶粉吗?”
     “所以我才选一岁半,”池非迟道,“可以走路,也不用冲奶粉换尿不湿,省事。”
     再加上泽田弘树本身也不是一岁半的孩子,只要身体允许,说话、认知、走路、安全问题都不需要教,那就更省事了。
     泽田弘树:“……”
     连年纪都算计好了?无情!
     ……
     下午,池非迟接到灰原哀的电话,聊了两句,挂断电话,“诺亚,我和小哀一会儿去看电影,你去不去?”
     “我想在家睡觉。”泽田弘树摇摇晃晃,练习迈过一个方形玩具。
     他可不想用这个样子去见灰原哀,太丢脸。
     “注意安全。”
     池非迟将泽田弘树抱到一旁,他还真担心泽田弘树踩歪了摔倒。
     泽田弘树想叹气,结果打了个哈欠。
     小孩子还容易犯困,他太难了……
     池非迟帮泽田弘树收拾了矮一些的小床,开着房门,在客厅茶几上放了泽田弘树能够得到的水,检查确认电线都拔了。
     非赤主动表示留下照顾泽田弘树。
     泽田弘树看看忙活的池非迟,再看看趴在自己旁边、盯着自己看的非赤,又打了个哈欠。
     教父这是图什么呢?不过真的好困。
     能睡觉的感觉太幸福了。
     池非迟检查完屋里的安全情况,回房间发现泽田弘树已经睡着了,低声交代非赤‘有事打电话’,悄声出门。
     非赤趴在小床上,盯着泽田弘树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小孩子肉乎乎的小手和圆圆的脸蛋可爱,溜到桌上,打开笔记本电脑,上了UL账号,转头看了看泽田弘树,啪啪打字。
     【非墨,在吗?在吗?快点过来,有好看的!】
     焦急等了半天,非墨才回了一句:
     【好看的?在哪里?】
     【主人家里!】
     过了半个小时,非墨从窗户飞进房间,一眼就看到小床上睡得正香的小娃娃,吓了一跳,一身黑色羽毛都炸了一下。
     非赤竖起尾巴放在脸前,比出人类‘嘘’的姿势,然后爬到笔记本前,示意非墨过来聊。
     非墨把惊叫憋回去,蹦哒过去,惊恐用爪子啪啪打字。
     【主人从哪里拐来的小孩子?】
     【是诺亚,魔女小姐用魔法帮他做了新身体……】
     非赤打字,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蛇一乌鸦轮换着打字感慨。
     【人类的幼崽挺可爱的,对吧?睡觉可爱,走路也可爱,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叫你来看看……】
     【我见过不少人类幼崽,大概是诺亚长得比较好看一点,而且他不会哭闹,不过紫色的眼睛……以后主人的幼崽估计也会是这个样子吧,我们可以提前熟悉一下,学学怎么帮忙带孩子……】
     【那就一起学学,以后就可以帮主人照顾幼崽了!】
     【非赤,幼崽这个词有点奇怪……】
     【孩子不就是幼崽吗?人类的称呼不一样而已。】
     【也对,那他睡了多久了?等会儿要不要带他去洗手间?或者给他准备点吃的?】
     一蛇一乌鸦正激烈讨论着,突然听到客厅外的阳台传出一阵不自然的轻响,立刻停下。
     非墨看了看暗下来的天色,对着门外指了指,用爪子删除电脑记事本里的字。
     非赤懂了,悄悄溜下桌,沿着门缝爬出去,看到客厅外阳台旁有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影,蛇瞳里带上冰冷的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