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80章 不愧是毛利小五郎!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哥哥,走廊上的血点好奇怪耶!”柯南努力卖萌,想提醒池非迟。
     “没有被踩到的痕迹,不是雨衣被人穿着走过去时滴上去的,而是有人拎着雨衣滴上去的,”池非迟抬眼看站在那边的一群人,“换言之,凶手可以拎着雨衣将血点滴上去,然后将东西装进袋子、丢到门外,又折返进屋里,特意这么做,是想误导人‘凶手已经离开、是外面的人’,那就很可能是内部的人作案。”
     “怎、怎么会?”冲野洋子不敢相信。
     “凶器没有一起丢到门口,而凶手好像不担心警方过来调查、找到凶器,那就说明凶器不是普通的刀具,而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当然,不排除凶手将凶器放到屋里某处、想嫁祸某个人的可能,但与其那么麻烦,还不如把凶器一同丢到门外,留下想陷害的人的指纹就行了,这也就证明,凶手不是不愿意将凶器一起丢在袋子里,很可能是不能丢,”池非迟转头看毛利小五郎,“毛利老师说凶器特殊,就是这个意思吧?”
     咦?不是吧?大叔他……
     柯南惊讶看向毛利小五郎,发觉毛利小五郎目光迷茫,顿时半月眼。
     这不是大叔的意思,而是池非迟这家伙的判断吧。
     他就说嘛,大叔怎么可能想到这么多……吓他一跳!
     毛利小五郎懵了一下,随即一脸严肃地点头,“咳,没错,不过具体情况呢,还是要等警方过来,检查过屋里的东西和大家的随身物品之后,才能确定。”
     剑崎修顿时肃然起敬。
     他只是一个饰演侦探的演员,眼前这才是位真正的名侦探。
     他们还在担心焦急,毛利先生就已经判断出这么多情况了……睿智!
     他虽然也无法接受‘内部的人作案’这个判断,但毛利先生就算判断出一些情况,也还是保护现场、等警方过来进一步确认,没有贸然指控他们……谨慎!负责!
     这就是名侦探所该具备的品质吧?
     星野辉美看着一脸严肃的毛利小五郎,心生敬佩。
     原本她很喜欢工藤新一,觉得工藤新一年轻帅气、推理起来的模样简直不要太帅,现在看来,其他侦探也不差啊。
     而且感觉毛利先生比工藤新一多了一份稳重,严肃脸太有魅力了。
     虽然没工藤新一年轻,人家也有家有室、女儿都那么大了,但不妨碍她换个人崇拜吧?
     冲野洋子也正色看着毛利小五郎。
     果然,毛利先生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只是伪装,一到破案的时候,就会很厉害、很认真。
     而且,她今天还了解到,毛利先生是一个对弟子很严格的老师,平时教导应该也很上心。
     这么一个人,平时没有一点架子,还不时假装出丑、活跃气氛,真是太令人敬佩了!
     毛利小五郎还不知道自己在几个明星心里的形象无限拔高,看了看一群人,现在好像除了等警方来,就没别的事了,干脆说点闲话缓解一下凝重的气氛,“好了,大家都别紧张,不过话说回来,剑崎先生,你不打算去医院看看小熏小姐的情况吗?”
     “呃……”剑崎修一汗。
     不会连毛利先生也看出问题来了吧?
     他们演的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剑崎先生,现在已经发生了命案,毛利老师希望你能坦白情况,”池非迟又开始给自家老师刷名望,“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另一个男人对未婚妻家里比自己还熟?间熊先生去厨房、去浴室、去房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哪怕那个男人是自己未婚妻的经纪人,但他毕竟是个男人,你作为未婚夫,就算不闹,多少会有点吃醋吧?至少去浴室叫自己未婚妻这种事,你不会看着另一个男人去,自己还能坐在沙发上跟跟宠物蛇玩,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原来池非迟早就注意到问题了?
     柯南有些意外,也看着剑崎修,说出自己的发现,“而且,之前小熏小姐情况危急,你却去拿浴巾,间熊先生则是直接去抱人,你和小熏小姐真的是未婚夫妻吗?”
     毛利小五郎刚想说话,就被池非迟抢先了一步。
     “另外,草野熏小姐的态度也很奇怪,之前好像讨厌间熊先生,冲间熊先生大吼大叫,但这种由朋友、未婚夫、几个客人组成的派对,又是值得庆贺的订婚派对,如果真的讨厌的话,她可以选择不叫上间熊先生,省得心烦,”池非迟神色平静地盯着剑崎修,“再加上间熊先生的性格,还有他之前写祝福语的时候、突然哭出来的情况,真相应该是,草野熏小姐和间熊先生才是情侣,只不过他可能因为自己怯弱、自卑等原因,一直没有给草野熏小姐回应,所以草野熏小姐才找了你来演戏,想用这种方式来逼迫间熊先生勇敢一点、表明心意。”
     岳野雪脸色微变,惊讶转头看剑崎修,“是……是这样吗?”
     毛利兰也看向剑崎修。
     剑崎修无奈笑了笑,又正色点头,“没错,我和小熏确实没有订婚,只是演戏,她喜欢的一直是间熊先生……”
     毛利小五郎:“……”
     这……
     他没想这么多啊。
     不过外人面前,不能怂,保持严肃。
     星野辉美也一脸无奈,“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还会有毛利先生这样的名侦探过来看穿,我当初就该阻止你们进行这个计划的。”
     “辉美姐……”岳野雪难以置信地看着星野辉美,“你也知道?”
     “是啊,”星野辉美低头,用打火机点了支烟,“当初他们跟我商量的时候,我就觉得行不通……”
     岳野雪突然跪倒在地,捂着脸失声痛哭,“小熏……”
     星野辉美一愣,蹲下身安慰,“好了,小雪,发生这种事,大家谁也不愿意看到……”
     “不,是我对不起小熏……”
     原本岳野雪在割了草野熏的脖子后,就打算吃降血糖的药,也跟着自杀,在提前知道内情之后……
     心态崩了!
     “是我做的……都是我……”
     “毛利先生说的没错……”
     岳野雪抽泣着,说了自己犯案的经过。
     她先是敲了浴室的门,等草野熏开门后,将草野熏迷晕,然后用留长的、尖锐的大手拇指指甲割破了草野熏的脖子。
     之后她又将雨衣上的血滴在走廊上,把东西都放进袋子里丢到门外,想伪装成骚扰草野熏的那个疯狂影迷跑进来做的。
     选择那双满是破洞的手套,也是为了方便让尖锐的指甲露出手套。
     本来她是想用指甲刀把指甲剪了,不过没找到指甲刀,就用牙齿直接把行凶的指甲咬断、丢进洗手间马桶里冲走……
     老老实实,交代得一清二楚。
     柯南听着,总觉得有点不得劲,解开谜题的乐趣又没了……不,不,他怎么能这么想呢?人命关天的事,不能说乐趣!
     “可是为什么?”冲野洋子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思郎恨郎郎不知。”池非迟道,“不仅是写给间熊先生的,也是写给剑崎先生的。”
     剑崎修惊讶看着岳野雪,“难、难道说小雪……你……”
     ……
     外面,楼层电梯门打开。
     “嗯……伤者叫草野熏,今年20岁,住在28楼1号房,”目暮十三带队下了电梯,朝门口走,有些疑惑,“可是20岁的年轻女孩子就一个人住在这种高档公寓,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吗?”
     “警官你不知道吗?”高木涉按了门铃,有些期待地解释道,“她是‘地球淑女队’的成员呀!”
     目暮十三听岔了意思,“杀虫剂?这是什么?”
     “呃,不是……”高木涉刚想解释,门被打开。
     穿着‘外星人套装’的冲野洋子开门后,抬眼看目暮十三,眼里还含着眼泪。
     后方,星野辉美刚把岳野雪扶起来,都还穿着颜色靓丽、款式夸张的队服。
     目暮十三看看几人头上的‘天线’,又看看三个妹子身上的纱衣,老脸一红,挠头笑道,“真……真是抱歉!我们好像走错地方了……”
     站在后方的毛利小五郎出声,“目暮警官,你来了啊!”
     不是走错了?
     “咳,”目暮十三干咳一声,恢复严肃脸缓解尴尬,带队进门,“毛利老弟,又在案发现场见到你了啊。”
     毛利小五郎笑着挠头,“目暮警官,你这么说会让人误会的,这是事件在召唤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目暮十三心里呵呵,抬眼看到池非迟,“哦!这次池老弟也在?”
     “目暮警官,好久不见。”池非迟打招呼。
     目暮十三一头黑线,仔细想想,好像是有一段时间没见着池非迟了,不过每次见到这些案发现场的常客,他心情都很复杂,“好了,请你们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吧。”
     高木涉拿出警察手册,准备记录。
     “好的,”毛利小五郎神色严肃起来,“那么,就让我来将情况告诉警方吧……”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在场其他人的身份、草野熏受伤前后的情况……
     高木涉刷刷记录着,心里不免感慨,毛利先生业务很熟练,了解情况不用反复询问、解释,也难怪目暮警官每次过来,都会直接找这些老熟人了解情况,记录起来真是太舒服了。
     “在警方到来之前呢,我们在门口发现了这个塑料袋,”毛利小五郎看向已经被拎进来的塑料袋,“里面有沾血的雨衣、破洞手套……”
     目暮十三看了看那个明显被翻过的塑料袋,半月眼瞥毛利小五郎和池非迟。
     这就是现场有侦探最令人讨厌的地方。
     虽然他知道这些人不会破坏一些痕迹、不会留下指纹,但他们警察还不到就私自调查……会带坏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