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79章 内心都平静了不少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冲野洋子还是没反应过来,发现岳野雪看她目光诡异,一头雾水。
     剑崎修更是不明所以,“怎么了?”
     “咳,没什么,”岳野雪的神情跟刚才的星野辉美一样奇怪又复杂,将笔和写字板递给站在一旁的经纪人间熊笃,“经纪人先生,你也要写句话吗?”
     “呃,不……”间熊笃刚想拒绝,就被冲野洋子阻拦。
     “你也写一句吧!”冲野洋子笑道。
     “就算你想骂她两句,也没关系哟!”岳野雪道。
     间熊笃接过写字板,低头写了半句,眼泪突然滴落在纸上,连忙道,“对、对不起……”
     冲野洋子一愣,“没关系,那个……其实池先生写的……”
     客厅门被打开,同样换了‘外星人套装’的星野辉美进门,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已经换好了。”
     “我只是太高兴了,”间熊笃将写字板递给冲野洋子,拉下眼镜,擦了擦眼泪,匆匆朝门外走,“我……我去叫小熏来。”
     “他怎么了?”星野辉美疑惑转头看着间熊笃离开。
     “不知道……”冲野洋子道。
     “锵锵锵……”电视机传来节目结束的片尾曲。
     剑崎修回神,无奈叹道,“结果根本没什么人看我们这部戏嘛。”
     “因为非赤很有趣啊!”冲野洋子弯腰,伸手摸了摸沙发上的非赤,仰头对星野辉美笑道,“辉美姐,现在等小熏过来就行,也没什么要做的,你要不要摸摸非赤?”
     星野辉美:“……”
     还玩人家宠物呢?洋子心真大!
     过了五、六分钟,间熊笃敲门,其他人却没有发现草野熏的身影。
     “我叫了她好几次,可是都没有回应……”间熊笃解释。
     “会不会洗到晕倒了啊?”毛利兰担忧。
     毛利小五郎看向逗非赤玩的剑崎修,一头黑线,出声提醒,“剑崎先生,你要不要去看看?”
     “啊?”剑崎修起身,依依不舍地看了看非赤,出门前还不忘跟非赤打招呼,“非赤,我去看看你小熏姐,一会儿就回来……我看,她八成是在闹脾气吧……”
     “真是的……”毛利小五郎嘀咕。
     这样的未婚夫一点都不靠谱。
     柯南总觉得不放心,悄悄跟了出去,发觉走廊上有一排血点,而剑崎修敲浴室门没有回应,喊道,“快点把门打开!”
     客厅里,听到动静的一群人一愣,也连忙出去看情况。
     池非迟走之前,顺手将沙发上的非赤捞起来。
     “主人,凶手应该是岳野雪,”非赤认真道,“她指甲上有血腥味!”
     池非迟:“……”
     他身边总有一些喜欢剧透的动物。
     ……
     浴室里,热气升腾。
     草野熏坐在浴缸里,一只手和头搭在浴缸外,颈部下鲜血顺着浴缸边缘淌到地上,染出一条长长的血印。
     柯南站在草野熏身前,试了脉搏,转头催促愣在原地的剑崎修,“还有脉搏,现在送到医院去还来得及,快啊!”
     剑崎修转身出浴室,快速扯过挂在浴室外的浴巾,准备用浴巾去抱草野熏。
     柯南注意到剑崎修的举动,有些意外。
     既然是未婚夫妻,赶紧抱起来不就行了?
     “发生什么事了?”星野辉美跑到门口,“怎么那么吵?”
     “小熏?!”间熊笃一眼看到生死不明的草野熏,脸色大变,直接冲进去。
     池非迟看了柯南一眼,拿出一袋密封消毒纱布,撕开后,直接塞到路过自己身边的间熊笃手里,接过剑崎修手里的浴巾,“先止血,再搬运,别乱扶她的头,就让她的头垂着,用纱布稍微控制一下出血处的出血量就可以了,别太用力按。”
     他好像以前就跟柯南说过了吧?
     越紧急的情况,越不能随便搬动伤者,要先判断伤者的情况。
     万一草野熏颈部的出血处正好因为垂着头、或者浴缸边缘压迫,出血速度变慢,这个时候却突然有人将草野熏抱起来搬动,导致出血速度突然加快,那本来能等救护车来的人,估计也等不来救护车就凉了。
     柯南看懂了池非迟的眼神,沉默。
     好吧,他好像又瞎着急了。
     间熊笃越过其他人,跨进浴缸里,直接将草野熏抱起来,没忘了池非迟的提醒,没乱动草野熏垂着的头,用纱布轻轻覆在草野熏脖颈上流血的地方。
     池非迟也到了近前,先用浴巾帮草野熏盖了一下、以免着凉,在间熊笃抱草野熏出来的时候,帮忙按住气管外侧、胸锁乳突肌前缘中点,指压压迫颈总动脉止血,见其他人还愣着,提醒道,“剑崎先生,叫救护车,小兰报警,洋子小姐,去卧室拿一床毯子,暂时别把人移出浴室,以免着凉。”
     毛利兰和冲野洋子立刻分头行动。
     “这、这样就可以了吗?”间熊笃一脸紧张地看着池非迟,“还要不要做点什么?”
     星野辉美也道,“我们也可以帮忙的!”
     “别紧张,该做的都做了,紧张也没用。”池非迟道。
     其他人默了一下,听池非迟这冷淡的语调,虽然感觉有点怪,但心里突然就没那么慌了。
     没多久,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剑崎修进门,将手机递给池非迟,“救护车已经过来了,10分钟内可以抵达,医生要了解情况!”
     冲野洋子也找了一床毯子抱过来,“池先生,这个可以吗?”
     池非迟点头,接过剑崎修的手机,跟那边沟通了一下情况和处理方式,确认没有问题后,问道,“我们这边有毯子保暖,送去楼下等你们?”
     “呃……注意保暖,搬运小心,随时监控呼吸、心跳、出血情况、面色情况,保持通话,有什么意外立刻告诉我,”电话那边道,“还有,记得不要双侧压迫!”
     “嗯,知道了。”
     池非迟应了一声。
     电话那边:“……”
     已经有人被割喉了,那边的人比他还淡定,他还能说什么?
     咳,总之,那边有人配合是好事,他的内心都平静了不少。
     “柯南,找塑料布,把门口走廊盖一下,保护好现场,等警方过来。”池非迟道,“我和间熊先生送她下去。”
     柯南懂了,立刻跑去找了塑料布,将走廊盖了一下,以免池非迟和间熊笃进出的痕迹破坏了那些血点。
     看来池非迟跟他的判断一样,有可能是内部的人作案!
     池非迟和间熊笃将人送下楼,等救护车到了之后,见间熊笃执意要跟去医院,就自己回了楼上。
     门一打开,一群人立刻看了过来。
     “非迟哥,小熏小姐的情况怎么样?”毛利兰连忙问道。
     池非迟进门,“没死。”
     静。
     刚哭过的冲野洋子忘了擦眼泪,呆呆看着池非迟。
     没死……
     这算什么回答?
     好吧,这确实算回答,说明还有希望。
     池非迟见一群人怔怔看他,又道,“具体情况等医院的消息。”
     别问他那些,他只是帮忙止血、防止情况恶化,又没有检查过,怎么知道伤势怎么样、有多严重、好不好处理、医院有没有处理好……
     虽然看样子,到了医院后及时出血、对伤口进行处理,估计草野熏今晚就能脱离危险,但他要是说死不了,这些人估计还会以为是他在安慰,还不如等医院的结果。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冲野洋子又开始抹眼泪。
     其他人围过去安慰。
     柯南走到池非迟身前,看向一旁的袋子,“池哥哥,我之前沿着血点到了门口,在门外发现了这个!”
     “咦?”毛利小五郎立刻看过去。
     “看过了吗?”池非迟从口袋里拿出医用手套,撕开袋子,戴上,顺便给了毛利小五郎一双手套。
     毛利小五郎一愣,接过手套戴上,忍不住看了看池非迟的口袋。
     他大弟子每次出门还真的必备手套啊。
     “有雨衣、破洞的手套、装眼药水的小瓶子、手帕……”柯南表明自己已经看过了。
     毛利小五郎拿起小瓶子,打开嗅了嗅,神色严肃地分析,“像是麻醉药,这么看来,凶手是先敲开了浴室的门,用沾了麻醉药物的手帕让小熏小姐睡着,行凶之后,又到了门口,将身上的雨衣、手套一起装进袋子,丢到门外……”
     “老师,没有凶器。”池非迟提醒。
     “嗯?”毛利小五郎检查了袋子,确实没有发现凶器,“那就奇怪了,如果凶手可以带走凶器,没理由把行凶穿的雨衣这些东西丢在这里啊……”
     柯南低头思索。
     没错,而且地板上的血点很完整,没有被踩过,像是有人故意拎着雨衣滴上去的。
     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没有离开这里,就在就在屋里的这些人之中!
     “也就是说……”毛利小五郎了然道,“凶器很特殊!可能会让警方锁定凶手的身份,所以凶手必须把凶器带走!”
     柯南不由一个踉跄,站稳后,无语抬头看毛利小五郎。
     喂喂,大叔这脑回路跟他不在一条线上啊……
     “嗯。”池非迟认同。
     凶器确实很特殊。
     柯南惊讶看向池非迟。
     池非迟也这么认为?
     这家伙是为了给自家老师面子,还是被大叔带偏了?
     那可不行!他怎么能坐视一个优秀又出色的侦探被大叔带上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