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43章 这是工……工……工藤?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还真的结束了啊,”森园菊人看了看大泷警官,他们这里也就池非迟能案发现场、饭店里外到处跑,警察都当没看见的啊,“非迟,那凶手是……”
     “我答应一个人暂时保密,你们先回酒店休息,我一会儿就回去。”池非迟说了一声,迎向走来的服部平次。
     今晚跑来跑去、照顾完这边还得照顾那边,有点忙。
     “非迟哥,”服部平次走近后,凑在池非迟耳边道,“我们去看看柯南吧,我有点不放心。”
     “行。”池非迟点了点头,朝楼梯处走。
     楼梯间,传来柯南两声苦涩的笑,“哈哈……真是太可笑了,我是想证明你的清白,但越是证明下去,指向你是凶手的证据就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噢,真是可惜啊小弟弟,”雷-卡提斯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不足以将我定罪……我身上穿的衣裤都是经纪人帮我带来的备用衣裤,因为我很能流汗,所以已经换过了,现在那套脏衣服已经被经纪人带走,现在恐怕已经在饭店的洗衣中心了……”
     下一层楼梯间,服部平次停下脚步,皱了皱眉,靠墙站着。
     池非迟也没有再上去,和服部平次一起听墙角。
     “那鞋子呢?”柯南听雷-卡提斯这么肆无忌惮地狡辩,心里有些失望,直接指出铁证,“如果是自动手枪的话,弹夹飞出去的同时,硝烟也会跟着飞散出去,不过如果是左轮手枪的话,硝烟就会以枪身为中心,呈放射状地飞散开来,所以鞋子上也会沾到!雷……行凶时你应该穿鞋子了吧?因为,你必须把球踢得很准才行,既然你还没有换鞋子,现在应该还验得出来吧?这就是决定性的证据!”
     雷-卡提斯的脸色微变。
     柯南背对着雷-卡提斯,低着头,轻声道,“你快去自首!你去找警方自首,雷……就算我求你……”
     “很抱歉,我不能去自首,”雷-卡提斯一脸无奈,“我如果被捕的话,我的球迷、还有家人,都会非常非常难过的……我会依据你的忠告,把这双鞋子擦干净的,我会找说辞瞒过警方。”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你要交代的事不止这一件吧?”柯南心里已经彻底失望,他得承认池非迟说的没错,雷-卡提斯已经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足球英雄了,只是一个意志被磨灭、这时候还找理由试图脱罪的人,随之,心里的难过也化为了怒火,转身将手中的足球踢了出去,厉声道,“欧洲的铜墙铁壁……雷-卡提斯!”
     雷-卡提斯没有接住这个本应该能接住的足球,被砸得坐倒在地,在柯南的追问下,承认了自己依赖着毒的事,还有自己的杀人动机。
     之前那篇捏造的报道,害他的妻子打击过大、神经衰弱而自杀,他为了引诱那个记者,干脆就按报道里说的吸食违禁品,将人引到日本,设计杀害……
     雷-卡提斯无法摆脱妻子离世带来的伤痛,也在继续依赖着毒。
     “别说了,雷……”
     柯南神色沉重而悲伤,用英语道,“即使人生中艰苦难当,都不该是你服毒和杀人的借口,输家就该甘于受到红牌……”
     雷-卡提斯被说动,起身离开,主动去大阪警署自首。
     服部平次目送雷-卡提斯离去之后,仰头看了看上面没有声响的楼道,心里担忧,刚想问问池非迟要不要去安慰一下柯南,转头就发现池非迟往楼道外走。
     这……
     什么情况?
     非迟哥又是怎么了?
     他现在是该去安慰柯南?还是该跟上去看看非迟哥?
     他只是一个人,又不能分成两半。
     现在到底该去哪儿?在线等,挺急的。
     “人呢?”
     走廊口突然传来声音。
     哎?
     服部平次疑惑抬头,就看到池非迟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
     柯南正沮丧走下楼梯,突然感觉到一道饱含深意的凝视,脑海里突然浮现一个人的身影,连忙抬眼看去,很快,心里又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不是福山志明大魔王。
     不过这眼神怎么那么熟悉呢?
     “这孩子是不是受到什么打击了?”中年男人收回观察的视线,低声跟池非迟说话,“我试试跟他先聊聊天……”
     柯南:“……”
     等等,聊天这个套路也有点熟……
     “放开我!”门外传来毛利小五郎气急败坏的声音,“我才不要去精神科!我没事!非迟,你这个混蛋小子给我出来!”
     “这位先生,请您冷静……”
     服部平次茫然抬头,看着门口那边被两个男人紧紧抱住的毛利小五郎,一张黑脸更加茫然了,“非迟哥,你这是……”
     “帮他们找心理医生开导一下心里的郁结,对他们可能会好一点。”池非迟神色自然从容。
     中年男人点头,“池先生的觉悟和观念都很正确,有的时候,情绪或者状态不对劲,一定要急时找医生,不用排斥,不用觉得丢脸……”
     (;?Д?)!
     柯南懵了一下,很想问问这个男人,你知不知道你身边这个人刚从东京最好的精神病院出来、没有痊愈证明、在医院里跟医生对着干、医生没办法了怕他闷得更严重才放出来的、他还不按医嘱吃药!
     这都叫觉悟和观念正确?
     绝对是在逗他!
     这里最不正常的就是池非迟了好不好!
     不过,看到那个中年男人一转眼对他笑得跟福山志明一样温和慈祥,柯南还是心头一颤,跑到池非迟面前,咣一下抱大腿,仰头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池非迟,童音卖萌,“我才不要去什么医院呢!池哥哥刚刚丢下我走了,怎么都找不到,现在又要送我去医院,我才不要!”
     “噗!”旁边服部平次没忍住喷了。
     这是工……工……工藤?!
     中年男人有些疑惑,看向池非迟,“这孩子之前心情不好,是因为……”
     “之前送我老师回去,我也不知道他在找我,”池非迟一脸平静地伸手揉了揉柯南的头发,继续对中年男人道,“现在看来,他应该是跟我闹情绪,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您对这孩子还真是在意,”中年男人笑眯眯道,“有的家长就是这样,孩子有异常就像遇到洪水猛兽一样,担心这担心那的,这不是错,不过您也不用太紧张,以后离开要跟孩子说一声,小孩子有时候是很敏感的,也特别害怕被抛弃……”
     吧啦吧啦一通之后,见池非迟不时点头应一声,中年男人心里有些欣慰,多好的一个年轻人啊,“那我去看看您老师那边……”
     池非迟:“慢走。”
     应付心理医生,他是专业的!
     等男人一离开,柯南立刻松开手、冷下脸,站在一旁继续回到伤感惆怅的思绪中。
     他不想跟谁聊天谈心,他就想静静惆怅一会儿,不行吗?
     应付心理医生,他在往专业的路上试探前行着……
     一旁,服部平次看完全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工藤这变脸速度太吓人了。
     居然演得这么浮夸。
     确定真的不需要看医生吗?
     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很奇怪,他好像从来没看清过世界……
     茫然,失措。
     ……
     翌日。
     服部家。
     柯南坐在后院走廊木阶梯上,一手拄着下巴,呆呆看着地面走神。
     院子里,池非迟接过服部静华递来的生肉片,放到烤架上。
     屋里,远山和叶、毛利兰悄悄探头,看着柯南的背影。
     “这孩子真的说他不去看长居球场的比赛吗?”远山和叶低声问道。
     “嗯……”毛利兰眼里满是担心。
     “可是他之前不是还很期待吗?”远山和叶道,“会不会是因为卡提斯不出赛的原因啊?”
     “可是,那场比赛除了卡提斯,还有很多世界知名的足球运动员啊,”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要不还是让非迟叫医生过来一趟吧?”
     昨晚他是很抗拒去精神科,不过去了之后,两个医生陪他聊天,聊中年男人的生活,聊家里的琐碎矛盾和小幸福,聊酒聊时事,听说他是毛利小五郎后更是热情得不得了……
     甚至昨晚他们还一起去喝了几杯。
     那里个个是人才,说话又好听,特别释压!
     “还是不用了吧,柯南他好像不喜欢那种地方,”毛利兰迟疑着,“我是担心,要是柯南和新一一样就糟了……”
     烤架前,池非迟在半熟的肉片上撒调料,香味弥漫。
     想上前劝劝柯南的服部平次停步,侧目。
     坐着自闭的柯南鼻子动了动,侧目瞥了池非迟一眼,又扭开头。
     “新一,他……”毛利兰顿了一下,烤肉味好香,让人有点分心,“他……最喜欢的东西有瑕疵的时候,就会像小孩子一样……”
     池非迟翻了一下烤肉,撒上一点点香料。
     “开始彻底讨厌并舍弃那……”毛利兰磕磕跘跘道,“那个东西……”
     “是……是吗……”远山和叶盯着那边的烤肉架。
     “应……应该是吧……”毛利小五郎也盯着烤肉架,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毛利兰猛然摇了摇头,不行,柯南正在难过着呢,她怎么能还想着吃烤肉的事,“总之……哎?”
     坐在台阶上的柯南默默起身,走到烤肉架前,仰头,面无表情,半月眼盯池非迟。
     故意的吧!
     不然池非迟去厨房烤不就行了,干嘛要在院子里?
     居然用美食诱惑他,简直可恶。
     最可恶的是,他居然忍不住妥协了。
     因为看起来好像真的很好吃……
     池非迟将烤肉又翻了一下,在另一面撒上香料,先打破了寂静,“有没有听过《夕晖》?”
     柯南听着那熟悉的、语调平静无波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心里的郁闷也缓和了些,闷声道,“当然听过了,仓木小姐的新歌我都在听。”
     服部平次也走上前,笑着帮忙让气氛更缓和一些,“我也在听,毕竟是非迟哥写的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