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05章 入侵排查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确实不够……”
     高木涉尴尬笑着,“因为最后去警视厅做笔录的,加上巴士司机才三个人。”
     “怎么会这样?”阿笠博士都觉得奇怪,“除掉我们几个,巴士上至少还有七、八个人啊……”
     “朱蒂老师和新出医生都有事先离开了,有一对情侣因为女方惊吓过度,最近两天也没法去做笔录,”高木涉大致说了一下,“还有那位穿黑衣服的老先生,则是因为助听器丢了,要等新的窃听器买到之后才打算出门,另外一个感冒的男乘客自己离开了,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柯南低头思索,大概是在新出医生、朱蒂老师、以及那个感冒的神秘男人上车时,灰原才开始表现出惶恐。
     那个男人虽然不是劫匪同伙,但未必不是那个危险组织里的人,这种不告而别、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给警方留的举动也很可疑。
     再加上,那个男人之前对劫匪说自己没带行动电话……是真的没带吗?还是不想把手机交给别人?
     看对方的穿着和年纪,也不像用不起或者不会用行动电话的人啊……
     池非迟看了看一脸沉凝的柯南,收回视线,将自己的手机解锁,翻看着有没有新讯息。
     不用想,赤井秀一肯定被柯南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了,谁让那家伙神秘兮兮的、像是见不得光一样……
     柯南抬眼发现池非迟又在玩手机,有些无语,不过越发觉得那个神秘男人可疑。
     要是心里没鬼,就应该像池非迟和阿笠博士这样,坦然把手机交出去才对。
     要知道,池非迟手底下还有一个娱乐公司,说不定会错过什么重要消息,或者被劫匪发现什么商业机密、利用去勒索,但在那种情况下,交出手机、稳住劫匪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连池非迟都把手机交了,那个家伙却遮遮掩掩的,果然很可疑!
     池非迟看了一下邮件,有一封芙兰特发的。
     说是调查有新进展,已经打入对方的走私团伙中,明天、后天休息,大后天会开始接触对方的账务。
     他还真不怕把手机交出去。
     如果没有特别紧急的情况,琴酒不会直接给他打电话,都会事先邮件联系,确认他这边是否方便。
     而就算打电话也没什么,他压根没存琴酒的号码,完全是背下来的,接到电话也不会显示备注名。
     要是被警方或者劫匪接到,琴酒一听声音就会立刻挂断,或者说一句‘打错了’再挂断。
     邮件就更不用担心被看到了。
     手机有屏幕锁,新邮件发过来只是会振动一下、在手机屏幕右上角显示一个图标,不解锁根本没法看具体的邮件内容。
     他相信劫匪不会无聊到去破解他的密码,警方也不会无聊到破解手机密码、偷看别人的邮件。
     一群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灰原哀和那个年轻医生才从诊断室里出来。
     年轻医生对池非迟和阿笠博士道,“没有感冒症状,心肺方面也没什么问题,我听刚才那几个孩子说,这孩子平时好像不太喜欢运动、晚上休息得也比较晚,可能是睡眠不足引起的头晕,一定要督促她晚上早点休息、平时多运动……”
     灰原哀一脸无感地听着。
     她的身体怎么样,她比这位医生清楚。
     能得到这个诊断,也算是预料之中的,因为根本就没什么问题……
     年轻医生:“要是长期休息不好,很可能会导致神经衰弱、抑郁焦虑,到时候就要去精神科或者神经内科看看了……”
     柯南顿时对灰原哀投以怀疑的目光。
     之前灰原肯定是故意留在巴士的,这跟自杀有什么区别?
     灰原不会真的有抑郁症状吧?
     灰原哀:“……”
     年轻医生:“其实,在出现乏力、容易疲劳、失眠、多梦等症状时,就要小心了,另外,如果觉得烦恼、心情紧张、易激惹,感觉现实生活中困难重重,难以对付,这也是神经衰弱的一种症状……”
     阿笠博士和三个孩子看向灰原哀,若有所思。
     乏力、容易疲劳……
     灰原哀:“……”
     年轻医生:“另外呢……”
     “我感觉好得很。”灰原哀忍不住打断。
     再说下去,非迟哥就得盯过……不,已经盯过来了。
     其他人好应付,这个人是真的应付不来……
     看这男医生,染了红发、头发也刻意留长过、一脸憔悴、比她最困的时候还没精神,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医生。
     吉村光夫,她记住这个名字了!
     “好吧,”年轻医生一汗,“总之,要注意休息和运动!”
     ……
     是夜。
     整个风景笼罩在璀璨的灯火中。
     阳台上,凉风习习,池非迟靠坐在椅子上,手指在笔记本电脑键盘上敲字。
     我今天看到了赤井秀一……
     确定,虽然戴了口罩,但那双眼睛太好辨认了……
     没有跟上去……
     没关系,锁定了他的同伴……
     是很期待……
     Raki!
     玻璃门后,非赤和非墨蹲一个窝,抬眼看了看。
     “主人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啊……”
     “非赤,有没有觉得主人现在的表情很可怕?”
     阳台上,池非迟跟那一位说了赤井秀一的事,又看了其他的邮件,没有碰桌上的手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同真池集团品牌同型号的手机,拨通了号码,换上嘶哑难听的声音。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他要确认小泉久美那边有没有出问题,以免小泉久美跑出去、报警,让芙兰特的易容顶替出现问题。
     “拉克?放心,没出什么意外,刚开始她还在闹腾,这两天已经老实了,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新指示吗?”
     几乎就差明说‘要不要解决掉’了。
     “怎么?”池非迟声音平静地反问,“已经守得不耐烦了?”
     那边,男人忙道,“呃,不……”
     池非迟视线瞄到电脑屏幕上的情况,“那就等我联系。”
     挂断电话。
     电脑屏幕上,已经点开半天的组织资料库网页一直加载不出来。
     以组织资料平台的稳定性,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咚!”
     很快,页面弹出一个‘无访问权限’的提示。
     池非迟挂断电话后,没有关闭网页,用手机给那一位发邮件。
     【组织网络平台出问题了。——Raki】
     【我已经知道了,有人会处理好的。】
     池非迟发现了就顺便汇报一句,没有再跟那一位聊下去,试着看其他页面能不能打开,刚点进去一个网页,看到手机上琴酒又发邮件过来,干脆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琴酒杀气腾腾道,“组织资料库的网页打不开,服务器出故障的可能性很小,应该是有不识趣的家伙在试图入侵服务器!”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提前开始排查?”
     “排查。”琴酒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好吧……
     看来是最近的大长线蹲得太无聊了,没什么新鲜事,出现了一点突发情况,让琴酒有点激动……
     池非迟打了电话,给之前那个舔到女神做老婆的程序设计师。
     服务器被入侵,会有平时就负责维护的程序师去核实是否属实,去对现场和服务器进行保护、对服务器进行信息检测和分析、影响范围评估、分析、对数据进行备份、对入侵者进行追踪……
     其他端口管不到服务器,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插不了手。
     除非他以入侵的方式获取服务器权限,才能进入战场,不过那样容易被误判、误伤。
     而且他们也不是干等着,他和琴酒说的‘排查’,就是先把跟组织内部的、被组织胁迫利用的程序设计师排查一遍。
     组织这个平台和资料库不对外公开,不太可能是与组织无关的黑客。
     不止他和琴酒,其他掌控着某个程序师的成员也会进行排查行动,问一问对方在哪儿、做什么,听听对方是否慌张、确认对方有没有撒谎,再确认一下对方有没有时间入侵服务器。
     网络追踪调查交给组织的程序师,他们这些人就在现实里进行粗略的筛查,把不老实的人列入嫌疑名单。
     双管齐下。
     电话响了一会儿,被接听。
     “喂?”
     “是我,你现在在哪里?”
     池非迟声音嘶哑,让对方一下子就认了出来,由于还没有被威胁,态度还不错,很积极。
     “我在家,在跟我家人一起看电视,怎么了?有什么新工作吗?”
     “确实有个新工作,过两天再联系你。”
     “滴……”
     池非迟挂断了电话,转头对屋里道,“非墨,确认石川信男在不在家,是不是跟家里人一起看电视,另外,确认他家里有没有可疑的人。”
     “好!”非墨从窝里垫子下叼出自己的手机,低头啄着按键,给其他乌鸦发邮件。
     池非迟懒得自己跑这一趟,依旧没有关闭网页,打开电脑里的一个监测软件。
     要是入侵者顺着平台入侵他的电脑,这个软件会有提示,他也可以动手跟入侵者过过招。
     不过可惜,等了十多分钟,网页恢复正常,对方也没有打算追踪他。
     放在桌上的手机闪了一下,那一位的新邮件:
     【等贝尔摩德的名单,帮忙排查,可以带上鹰取。】
     【Ok。——Raki】
     没一会儿,贝尔摩德的邮件到了。
     【Raki,帮忙,帮忙。
     目标11号,小林俊雄,住址:杯户町5丁目13号,在家编写游戏,联系方式……
     目标24号,村下盛,住址:目黑本町1丁目257号,未联系,联系方式……
     目标……
     ——Vermouth】
     池非迟看着那一串名单,突然有点幸灾乐祸。
     这事一出,不知联系了多少程序师的贝尔摩德绝对是最忙的。
     他还在其中看到了‘板仓卓’的名字,特别标注过‘多人确认’,很重要的一个程序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