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404章 完全妖魔化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突然想到那个组织的人可能在这里,假装伸手扶池非迟,对抱着灰原哀的高木涉催促道,“高木警官,你赶紧送她去车上,我马上扶池哥哥过去,他手臂上流血了!”
     池非迟身上穿着黑衣服,有血也看不清,不过有点血染到了柯南身上,看起来是有点吓人……
     “啊,好!”高木涉连忙点头,抱着灰原哀转身赶紧回车上,没发现‘池非迟受伤’和‘赶紧送灰原哀去车上’没多大联系,被柯南一句‘我马上扶’就偷换了概念。
     池非迟视线余角发现贝尔摩德顶着新出智明的易容脸过来,没有多关注,站起身后,看着柯南,“柯南,手机借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既然贝尔摩德已经发现柯南麻醉针、足球、脚力增强鞋这三个装备了,他也不介意顺水推舟,让贝尔摩德知道柯南身上还有个耳环型移动电话。
     比起前三样,这是最没有杀伤力的。
     “哦,好!”柯南翻了一下口袋,拿出耳环型移动电话,抬手递给池非迟,“这个可以吗?这是博士给我做的耳环型移动电话,只要将耳机线拉出来戴在耳朵上,在上面按出要拨打的号码,再按拨号就可以打出去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低头拨号。
     柯南真厚道,连发明人、物品名称、具体怎么使用都给贝尔摩德听去了……
     “大山,是我,帮我去医院预约外伤处理……没事,不小心擦伤了。”
     贝尔摩德在一旁站了一会儿,露出一脸‘为你们操碎了心’的无奈,很符合新出智明老好人的性格,“看来是不用我帮你处理伤口了,你们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没多大事,别担心。”池非迟对‘新出智明’说着,顺手把耳环型移动电话递给柯南。
     柯南收好手机,见那边车上的高木涉探头,和池非迟一起过去,“新出医生,那我们先去医院了!”
     ‘新出智明’看着池非迟的背影,“改天我再去看你。”
     刚上前的朱蒂:“……”
     连话都没来得及搭一句的她……
     算了,改天还有机会。
     贝尔摩德目送柯南和池非迟上车,脸上的无奈渐渐退去,眼里带着深思。
     这一次收获很大。
     柯南身上有麻醉针、足球、脚力增强鞋、耳环型移动电话……装备这么多,她既然知道了,以后行动就能有所准备。
     另外,拉克为什么受伤也要护着两个孩子?
     是在意?还是……伪装?
     之前她跟拉克说‘要对你身边的人下手’,拉克真的一点不在意,别说阻止,连了解、调查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她觉得伪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想到真正的新出智明在记录里对池非迟频繁发好人卡,甚至还觉得池非迟没病,想到毛利兰、铃木园子平时也时不时就对池非迟推崇又信赖,再看这一次,受伤也要救小孩子的举动……
     在那么多人面前,藏好心底的冷漠、扭曲,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只是不善言辞、却很温柔热心……
     连她心里都不免升起寒意。
     她还是第一次觉得一个人这么棘手,连某个名侦探都被骗过了,她又不敢贸然去提醒什么。
     比起被组织发现,她现在更忌惮拉克本身,担心做了小动作就会被发现、反坑。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拉克想要伪装,平时就会顾及柯南等人的安全,在不涉及组织的情况下,拉克待在毛利兰和柯南身边,反而是个安全保障。
     虽然长远考虑,这么做并不稳妥,柯南这么跟拉克接触下去,早晚要漏底,但她实在没什么办法了,只能慢慢观察着看,大不了像上次一样,在拉克察觉异常的时候,帮柯南兜兜底……
     池非迟恐怕不会想到,由于他在贝尔摩德心里完全妖魔化了,导致他的预想出现了一点偏差。
     不远处,赤井秀一看了看‘新出智明’,又见警察开始组织乘客去警视厅做笔录,趁没人注意,悄悄溜出人群。
     他不能去警视厅。
     去了警视厅,一被调查清楚,估计某个人就要带着公安把他扣留了。
     贝尔摩德收回思绪后,考虑到自己去警视厅那种地方未必安全,上前跟佐藤美和子说了两句,找了个理由开溜。
     不露破绽还好,要是公安警察得到什么消息,她就出不来了。
     朱蒂发现了两人的举动,沉默了一下,她也不想去警视厅,果断上前跟警察沟通,找借口,开溜。
     这边,一个警察很通情达理地点头答应,然后找到佐藤美和子,“佐藤警官,乘客已经安排好上车了!”
     “我们先带乘客和犯人回警视厅……”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转头一看。
     一辆大巴士上的乘客,居然才坐了一辆警车、还没做满,这什么情况?
     仔细一数,才三个人,还得加上巴士司机。
     “只有这几个人吗?”佐藤美和子无语问道。
     “呃,那个……”警察低头看了看手册上的记录,干笑着道,“池先生和一个孩子好像都受伤了,柯南跟着去医院,阿笠博士和其他孩子也搭千叶的车跟过去了;新出医生说他不放心想去看看,也提前离开了;朱蒂老师则是说突然收到学校的电话,有学生情绪状态不对劲,必须快点赶回去;有一位老先生说,在下车时,他的助听器不知遗失在哪里了,他听不清别人说话,要先去医院重新买助听器;有个女孩子受到惊吓,一直缓不过神来,她男朋友打电话叫她家人过来接她、陪她先回家休息,我们实在不能勉强他们去警视厅做笔录;另外,乘客里有一个劫匪的同伙……对了,听他们说,应该还有一个感冒的男乘客,不过不知道人什么时候离开了。”
     佐藤美和子听得头疼,转头看了看那边警察上孤零零的三个证人,黑着脸道,“联系能联系上的人,让他们改天去警视厅做笔录!”
     一辆坐了十多个人的巴士被挟持,结果只有三个证人,这是跟她开玩笑吗?她怎么交差?
     “呃,是!”那个男警察立刻正色应声。
     佐藤美和子考虑了一下,“池先生受了伤,他那边就不用通知了。”
     现在白鸟、高木都不怎么愿意做池非迟的笔录。
     池非迟叙述太简洁了,看着笔录总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还不如小孩子省心,而且池非迟还三天两头遇到事件,一攒一堆笔录,一做一整天,甚至一天都做不完,搁谁谁都受不了……
     要是其他人都不愿意去做池非迟的笔录,轮到她头上,她想想也心累,还不如找柯南去。
     ……
     东都医大附属医院。
     医生帮忙处理了池非迟身上的伤,大多是落地冲击的青紫、衣料擦破皮肤的擦伤,并不算严重。
     在那个年轻医生的建议下,池非迟还去做了一些检查。
     身体健康,没什么问题。
     诊断室外,阿笠博士等人听了医生的诊断结果,长长松了口气。
     “池哥哥没事真是太好了!”步美笑弯了眼。
     “不过,最近两天还是要注意休息,”医生对池非迟嘱咐道,“有时候大脑或者内脏有轻微创伤、出血,也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虽然目前没有检查出来,但要是有哪里不舒服,比如感觉到短暂眩晕,就要及时过来医院复查。”
     池非迟点了点头。
     其实真的没那么严重,就当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最多就是爆炸就在身旁发生,当时有点耳鸣……
     “对了,灰原呢?”步美又转头问已经恢复平静的灰原哀,“你之前不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顺便去检查一下?”
     “不用,我觉得好多了。”灰原哀拒绝。
     “不行,一定要!”元太坚持道。
     “嗯!”光彦点头,“灰原同学平时就不太喜欢运动……”
     步美歪头想了想,“有时候精神也不太好……”
     灰原哀看了看那个神色有些憔悴的年轻医生,“医生看起来精神比我更差。”
     她只是偶尔睡得比较晚而已。
     年轻医生一汗,“最近是没怎么休息好……”
     元太认真道,“灰原,不要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你有可能是被博士传染感冒了,那就要在感冒初期就问问医生,及时吃药比较好。”
     “是,是,”灰原哀被三个孩子说得无奈,连转移话题都没用,她还能怎么办,而且她也想继续瞒着池非迟,那就要配合把戏演完,主动走进诊断室,“那我跟医生说说情况,你们就在外面等我好了。”
     这孩子说话还真是老成……
     医生一汗,对池非迟等人笑了笑,跟了进去。
     诊断室的门被关上,阿笠博士挠头笑道,“不过,被之前劫持巴士的事一吓,感觉我的感冒好像好了不少……”
     池非迟默默观察了一下阿笠博士头顶。
     感觉上次边缘长出一圈发根后,博士的头发就没再长了……
     “博士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啊?”光彦调侃。
     “池先生!博士!”高木涉从走廊那边过来,远远打了招呼,到了近前,才从口袋里拿出两个手机,分别递给池非迟和阿笠博士,“我之前回了一趟警视厅,顺便帮你们把被劫匪收走的手机带过来了,检查情况怎么样?”
     “谢谢,”池非迟接过手机,“没什么大事,只是擦伤。”
     “那就好,”高木涉笑了笑,又对阿笠博士道,“对了,博士,改天还要麻烦你带孩子们去做一下笔录。”
     池非迟抬眼看高木涉。
     高木涉被池非迟盯着,连忙道,“啊,当然,池先生受伤,就不用去了,阿笠博士、孩子们、加上一些联系上的乘客,大概也够了。”
     池非迟满意收回视线。
     别让他去做笔录,什么都好说。
     柯南无力吐槽,他怀疑这是警视厅在给池非迟开便利,不过又有些疑惑,“有其他乘客的笔录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