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98章 博士真汉子!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对了,纱希那个欠债跑路的男人有没有消息?”池非迟打开冰箱,拿了瓶黑麦威士忌。
     “还没有,那个男人可能整过容,只有一些平时的习惯、爱好,很难锁定目标。”非墨用电脑把琴酒发来的内容传递给乌鸦们。
     “没事,慢慢找,人也不一定就在东京。”池非迟在酒杯里加了冰块,倒了杯酒,准备去阳台上喝酒吹风当咸鱼。
     非墨偏头看了看手机,“主人,琴酒的回信,问你要不要过去喝酒。”
     池非迟换了左手拿杯子,上前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内容,确实是问他要不要去喝酒,一边往阳台走,一边残忍拒绝:
     【不去。——Raki】
     再看UL聊天软件,除了一些已经回复过的聊天信息,还有一堆群在疯狂刷屏。
     THK公司员工群、少年侦探团群、园子大小姐的交友群、三个游戏群……早上软件刚出,这群人就已经开始建各种群聊了,而且刚接触的东西总有新鲜感,很多人都泡在软件上聊天。
     THK公司股东群,一共三个人,他不说话,就森园菊人和小田切敏两个人,也聊得飞起。
     池非迟都懒得提醒两个人私聊去,大致翻了一下各个群,然后在‘少年侦探团’这个群里发现一群孩子在呼叫自己。
     翻了两页,‘少年侦探团’这个聊天群里,全是‘池哥哥’、‘池哥哥’……
     还好,现在不能@人,不然以现在这群人的聊天狂热程度,他的手机会炸。
     池非迟:【有事?】
     圆谷光彦:【明天要不要一起去滑雪?】
     吉田步美:【大家都会一起去!】
     江户川柯南:【博士约我们去滑雪,不过他根本不会,大家想约你一起去,如果你会的话,可以教一下大家。】
     灰原哀:【12月去滑雪是个好选择。】
     小岛元太:【到时候可以顺便在滑雪场旁边的店里吃烤肉!】
     12月份……
     池非迟看着现在显示的日期——10月17日,闭了闭眼睛。
     池非迟:【不去。】
     圆谷光彦:【就这么拒绝了,好残忍……(???︿???)】
     小岛元太:【就这么拒绝了,好残忍……(???︿???)】
     吉田步美:【就这么拒绝了,好残忍……(???︿???)】
     灰原哀:【就这么拒绝了,好残忍……(???︿???)】
     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
     池非迟心里有些感慨,连聊天软件附带的颜文字都用得这么溜了,这群人还真能折腾。
     不过小哀跟着凑什么热闹?
     卖萌的灰原哀,看着有点违和……
     江户川柯南:【……】
     灰原哀:【非迟哥最近在忙什么吗?】
     池非迟:【没有,待在家不想出去,别找我,我想静静。】
     阿笠博士:【……】
     灰原哀:【……】
     江户川柯南:【……】
     池非迟没退出了UL聊天软件,往椅子上一靠,吹着秋天微凉的清风,慢慢喝着酒。
     到了晚上11点,贝尔摩德的邮件:
     【要出来喝一杯吗?琴酒这里。——Vermouth】
     【不去。——Raki】
     宅是会上瘾的。
     第二天一早,池非迟日常出门晨练,中途换了易容脸去帮芙兰特重新易容,等卸了易容跑步回家,就发现家门口站了一群小学生。
     等池非迟出电梯,走廊上一群小学生齐刷刷转头。
     元太、步美、光彦笑眯眯。
     光彦:“嘿嘿……”
     步美:“嘻嘻……”
     元太:“哈……哈哈?”
     灰原哀:“……”
     柯南:“……”
     小岛同学还真是每次都强行挤进局里。
     “知道了,我跟你们去,”池非迟上前,拿出钥匙开门,“等我洗个澡换下衣服,先进来坐。”
     阿笠博士戴了个口罩,露出的眼睛笑眯眯的,“不好意思啊,非迟,本来是不想麻烦你的,不过我突然感冒了,孩子们不放心我的身体状况,就提出叫上你一起去。”
     “他们是蓄谋已久的,”柯南毫不留情地拆穿,“博士你感冒正好给了他们一个跑过来的借口而已。”
     “因为一直一个人待在家里一点都不好啊,”步美认真道,“我以前就有问过我妈妈,我妈妈说,池哥哥的病现在还不算痊愈,一定要让他多跟别人接触、多出去看看漂亮的风景、多参加集体运动,千万不能让他一直一个人待着,不然会病情会加重的!”
     “确实是这样。”灰原哀认可点头。
     池非迟无话可说,进房间拿衣服。
     那还真是谢谢啊……
     不过一个人在家待着,总比跟着柯南老是遇到事件要好吧。
     外面,一群人在池非迟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就池非迟的病情做了一个大讨论,到池非迟出来也没消停。
     “我妈妈说一定吃药……”
     “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池哥哥吃药……”
     “他是不是不听医生的话啊?”
     “你们可以打电……”
     池非迟将非赤缠到脖子上,脸有点黑,“走了。”
     三个真小学生抬头,看着池非迟发冷的神色和爬在池非迟下巴附近看他们的非赤,乖巧点头。
     总有那么一瞬间,池哥哥变得很可怕……
     柯南汗了一下,他还想唆使这群孩子给福山志明打电话呢。
     嗯,还好,还没来得及说完。
     一群人出门,坐电梯下楼。
     由于阿笠博士精神状态不好、没开车,而池非迟的车也坐不下这么多人,一群人打算坐巴士去滑雪场。
     至于滑雪用具,已经被阿笠博士先一步拜托货运送过去了。
     在站台等车时,柯南正听着三个孩子叽叽喳喳讨论滑雪的事,突然感觉身边冷空气加强,疑惑转头,就看到池非迟在他身边蹲下了。
     “柯南,”池非迟问道,“你之前跟他们说,要打电话给谁?”
     被池非迟没什么情绪的眼睛盯着,柯南心里汗了一下,笑着挠头,“哈哈哈……没有啦,池哥哥你一定是听错了!我没说什么打电话啊。”
     反正他没来得及说出口……绝对不承认!
     池非迟没再说下去,站起身,看向街上缓缓开过来的巴士。
     算一算,‘神秘的乘客’那段剧情也该到了,应该就是这一次。
     朱蒂、贝尔摩德、赤井秀一都会凑在一堆。
     他原本是不打算掺和的,灰原哀的身份被贝尔摩德知道,未必是坏事。
     贝尔摩德要护着柯南,连带灰原哀的事都不能上报组织,否则组织一旦怀疑之前服用APTX—4869的人可能有一些没死、变小了,浪神柯南很容易进入组织的视线。
     他又不能把柯南、灰原哀统统关起来,那就不是保护而是囚禁了,那么,让贝尔摩德发现灰原哀的身份,总比哪天被其他成员发现、不管不顾地上报组织要好。
     而且贝尔摩德还会帮忙隐瞒,有柯南和毛利兰在,贝尔摩德想解决灰原哀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柯南见池非迟没纠缠,无语松了口气,心里疯狂吐槽池非迟。
     生病吃药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池非迟作为一个成年人,不听医生的话、生病不吃药,有小孩子提醒他,居然还用强行压迫他们……过份,任性,幼稚!
     步美见巴士到了、柯南还在走神,出声道,“柯南,该走了哦!”
     “哦,来了!”柯南连忙跟上巴士。
     上了车,阿笠博士依旧喷嚏不停。
     “博士,真的没问题吗?”池非迟不由侧目。
     今天估计去不了滑雪场,就算能去,他也想说他带一群小鬼去就行。
     “没……没事!阿嚏!”阿笠博士说着,又打了个喷嚏,用手帕擦了擦鼻涕。
     隔了走道的座位上,灰原哀幽幽道,“谁让博士昨天晚上看滑雪教程视频看到半夜,我跟他说会感冒的,他还不信。”
     池非迟:“……”
     确实,突然从10月份跳到12月份,凌晨一过那一瞬间的降温,就算是他,一不小心都得感冒。
     还敢熬夜看视频,博士真汉子!
     “没办法啊,”阿笠博士干笑着解释,“作为大人,我就应该先学一下,给孩子们做好表率嘛!”
     “也对,”灰原哀又道,“毕竟有个可以教学的人昨晚说宁愿待在家也不会跟我们去滑雪。”
     “小哀,别乱点名。”池非迟提醒。
     “抱歉。”灰原哀毫无诚意道。
     光彦转过身趴在座椅靠背上,“博士,既然有池哥哥带我们去,你回家休息就好了嘛,人家说,一开始感冒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旁边的步美认真叮嘱,“就算去了,你也不要出门,就好好在屋里休息就好了,我们会听池哥哥的话,不会乱跑。”
     后面,元太也正色道,“所以,你也要听话待屋里,不要随便乱跑!”
     “喔,好……”阿笠博士呆呆应了一声,见车子停下,出声提醒道,“你们快点坐好,要有乘客要上车了!”
     三个小学生立刻在原位坐好。
     巴士靠站停下,柯南一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叹了口气,心里又开始疯狂吐槽。
     有时候他觉得池非迟和阿笠博士才是小孩子,而且,阿笠博士好歹算是听话的‘小孩子’,池非迟那家伙不仅任性、不听话,还难镇压……
     遇到这种‘小孩子’,真是让人头秃。
     “怎么了?无聊得要死吗?”灰原哀轻声道,“看你一脸希望碰上什么案子的表情……”
     “啊?”柯南回神。
     灰原哀盯着柯南,调侃道,“还是说,你太久没有碰到他们,开始想念了?”
     柯南一愣,反应过来灰原哀说的是组织的人,无语道,“在这辆坐着博士和孩子们的车上,怎么可能会……”
     一个穿着黑衣服、身形高大健硕、戴着眼镜的老头经过过道,闯入柯南的视线里。
     柯南吓了一跳,紧张盯着走过去的老头。
     “别担心,不是。”灰原哀道。
     柯南松了口气,又忍不住看那边侧头看窗外的池非迟,心里呵呵。
     也对,论穿黑衣服的,他们这边也有一个,还面无表情、一脸冷淡,比那个男人更像组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