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66章 我的手机出故障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与此同时,杯户町。
     池非迟正跟非赤、非墨聊着天。
     “记不记得我们已经过了一个冬天了?”
     “去年冬天吗?”非赤蹦着接剑玉,疑惑问道,“不过去年我还不认识主人吧?”
     “上一个冬天,你冬眠了,”池非迟提醒,“我借住在皮斯克那里,还长出了毒牙。”
     “那不是上周的事吗?”非墨忍不住道。
     池非迟:“……”
     来,好好说,他什么时候加入组织的?他加入组织多久了?
     非赤也道,“那是上周吧,不是上一个冬天,主人,一年只有一个冬天,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池非迟叹了口气,认真看着非墨和非赤,“好好捋捋,我借住皮斯克那里之后,才加入了组织,借住时间是上周,也就是我加入组织才一周?”
     “不是啊,”非墨小心翼翼地提醒,“主人,你加入组织已经两三个月了,你是不是忘了你去过伦敦、回来之后还跟琴酒做了好多坏事呢……”
     池非迟:“……”
     不行,思绪有点混乱,不能再跟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物捋了,他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
     非墨目光微妙了一下,心里叹了口气。
     它有点担心,这么下去,主人说不定会连‘一年只有一个冬天’这种常识都否认掉。
     虽然有它们帮忙,主人理不清日期也没关系,但这可是常识啊,连常识都不理解,那状态实在是太可怕了……
     “嗡……嗡……”
     手机来电。
     池非迟接听,“喂?”
     听着那阴沉冷冽的声音,打电话的服部平次打了个冷颤,感觉非迟哥说话又变冷了,是错觉吧,嗯,大概是因为今天的天气冷,“非迟哥,我前天说放寒假打算去找人鱼,问你去不去,你答应一起去的,我们已经放寒假了,我跟和叶还有半个小时到东京,你要不要来接我们啊?”
     池非迟回想了一下,服部平次确实说过这事,只不过服部平次口中的‘前天’,不是他刚从黄昏之馆回来那天,应该是警方抓捕连续袭击女性的警卫那一天……
     “好,你们坐列车过来吗?”
     “是啊,我们乘东海道新干线过来,半个小时后会在秋叶原站下车。”
     “那我过去接你们,再一起去吃午饭。”
     “好的……”
     新干线上,服部平次看着挂断的电话思索。
     “怎么了吗?”旁边,穿着和服的服部静华侧头,出声问道,“那孩子不打算过来接我们吗?”
     “不是,他说会来接我们,到时候一起去吃饭,”服部平次收起手机,神色依旧带着一丝疑惑,“不过总觉得非迟哥今天说话的语气有点……嗯,阴沉,反正就是很奇怪啦!”
     “平次……”服部静华唤道。
     “嗯?”服部平次疑惑看向服部静华。
     服部静华笑眯了眼,语气却很认真,“不可以在背后这么说朋友哦,上次那孩子被基德易容顶替、没能赶上铃木家的船,被迫留在大阪,你把他的宠物带回家帮忙照顾,之后他过去的时候我也见过了,看起来是个很冷静、沉稳的人,我倒是觉得他很有做大事的气度呢,‘阴沉’这种不好的字眼,是不应该用来形容朋友的。”
     “我……”服部平次一时语塞,他说的是实话好不好,没说‘阴森恐怖’已经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了。
     “对啊,对啊,”远山和叶一脸认同,“非迟哥性格就是那样嘛,说什么阴沉真是太失礼了。”
     服部平次:“我……”
     “你的性格我最了解,有时候心里没什么,说话听起来却很失礼,”服部静华缓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觉得我家孩子的性格有什么不好,但我更希望你可以跟朋友好好相处,说话的时候要顾虑一下朋友的感受……”
     “不是啦,”服部平次抓狂,伸手抱住脑阔一阵挠,“算了,等你们见到他就明白了,他今天是真的有点不太对劲嘛!”
     而另一边,池非迟挂断电话后,调整了一下心态。
     不管其他生物能不能理解他眼里的世界,日子还是得过下去。
     不去想,最省心。
     “非赤,你还冬眠吗?”
     非赤纠结了一下,看看剑玉,又看看屋里的空调,“不了吧,我待在家里应该没事……”
     池非迟点头,虽然非赤冬眠或许能触发三无金手指的升级,但也可能一年就只有一次,不一定有,冬眠就看非赤的意愿好了。
     而且今年又不止一个冬天,不缺那么一次,以后可以再看。
     “那还要不要跟我去接服部?”
     “我守家,出去太冷了……”
     “非墨?”
     “我也不去了,玩会儿剑玉,再看看东京其他地方的扩张情况。”
     “那你们乖乖待在家里。”
     池非迟穿上外套出门,开车去新干线车站,刚离开停车场没多久,服部平次、远山和叶和服部静华也出来了。
     “静华阿姨,服部,和叶。”
     日常打招呼。
     “还要你来接我们,真是不好意思啊。”服部静华笑眯眯道。
     “没什么,之前服部跟和叶来东京,我就没有时间好好招待,这次正好没什么事,”池非迟转身去停车场,“只是没想到您也过来了。”
     “我过来是有事要确认一下。”服部静华笑着跟上去,偷偷瞥了服部平次一眼。
     看吧,池非迟不是跟以前一样吗?
     冷静沉稳又有礼貌,语气只是淡定了点,那里阴沉了?
     服部平次无语又疑惑,低头看了看拿在手里的手机。
     之前通电话,他听着池非迟的声音确实阴沉沉的……
     难道是他的手机出故障了?把非迟哥的声音‘阴森化’了?
     池非迟找了家寿司店,请三个大阪来客吃饭。
     在等着上菜的时候,四个人也聊起了正事。
     “非迟哥,你就不好奇要去哪里找人鱼吗?”服部平次神秘兮兮道。
     池非迟:“不好奇。”
     服部平次:“……”
     这话让人怎么接……
     “除非你忍着不说,否则迟早能知道。”池非迟又解释了一句。
     “你还不如不解释,”服部平次一头黑线,“不过,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就忍住不告诉你了。”
     池非迟提醒,“等出发的时候,一样能知道。”
     服部平次:“……”
     他、他、他……
     服部静华在一旁笑眯眯看热闹,也没打算帮服部平次解围。
     自家儿子有这么个朋友,真的很被克制呢,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受点影响,别老是莽莽撞撞的。
     远山和叶见服部平次黑脸都快憋得黑里透红了,干笑着出声,“我们是要去人鱼岛啦!就是那个传说有着人鱼出没的岛屿,平次他收到一封奇怪的委托信,要去调查,我也想去看看。”
     说到委托信,服部平次果断忘了之前的郁闷,从口袋里找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递给池非迟,他真的是太久没见非迟哥,都差点忘了面对非迟哥这种性格,就该淡定淡定再淡定,有事说事就对了,“就是这封委托信,与其说是委托信,不如说是求救的书信吧,不过内容很奇怪就是了。”
     池非迟展开纸张。
     【工藤新一:
     我会被人鱼杀死
     请救救我!
     电话:……
     ——门胁纱织】
     就这么一句话,笔迹上断点很多。
     “书写的时候很紧张,也可以说是恐惧,”池非迟把信递还给服部平次,“断点和散落的墨点没有破绽,不像是假装写出这种字迹的。”
     服部平次正色点头,“我也觉得对方在写信的时候应该很恐惧。”
     “不过,”池非迟问道,“为什么信的抬头会是工藤新一?”
     “呃,”服部平次挠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啦,最奇怪的是,信封上的地址和名字又是我的。”
     “平次在家里还嚷嚷着,这一次可以带上工藤一起去呢,”服部静华道,“我也很好奇那个和平次一样是高中生侦探的工藤新一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见到。”
     服部平次一汗,池非迟可不知道柯南的身份啊,忙道,“见不到的啦,那家伙大概会在忙什么案子,都已经失联很久了。”
     “哎?”服部静华疑惑,“你之前好像有说过,要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找他什么的,难道他不是经常出入毛利侦探事务所吗?”
     池非迟:“……”
     这么泄露消息真的好吗?
     总觉得老天在安排他去查工藤新一……
     “不是,不是!”服部平次笑眯眯道,“我是觉得那家伙的女朋友在毛利侦探事务所,去了说不定能见到那家伙。”
     “是这样吗……”服部静华疑惑。
     “咳,”服部平次清了请嗓子,看着池非迟,“总之,那个信的抬头不重要啦,我之后有打电话过去问情况,第一次电话接通了,那边隐约传来海浪声和女性痛苦的呻吟,又很快被挂断,之后再打过去,就一直打不通,所以我才决定去看看。”
     “因为平次说,这次要叫上你和毛利侦探一起去,我和你是认识了,不过对毛利侦探完全不了解,”服部静华一脸苦恼地摸着下巴,“你们这两个孩子真是太冒失了,每次都弄得自己受伤,之前在大阪,平次就因为追怪盗基德扭伤了脚,之后听说你们去海上,又一样被袭击落水,虽然被救上来,却因为在冰冷的海水里泡了很久,又感冒了……”
     池非迟:“……”
     这么说的话,服部平次确实挺多灾多难的。
     服部静华继续道,“本来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听平次说,毛利先生是你的老师,明明那几次他也在,却感觉他一点都照顾后辈,再加上他上次去大阪,也拒绝了去我家做客,所以我在想,他会不会是个冷血无情、苛待后辈、不负责任的男人……”
     “那倒不是。”池非迟忍不住替毛利小五郎说句话。
     大叔挺冤的,就是平时迷糊了点,没能跟上他们搞事的节奏……
     “要是看到我们有危险,毛利老师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