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63章 非墨:我们来分析一下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东京。
     双宝町一条巷子中,一片片鸟羽慢慢飘落,落到混浊的积水中。
     随即,一只只灰麻雀坠落,狼狈扑着翅膀、落在积水附近。
     一只翅膀和尾羽漆黑、身上一片白绷带的怪鸟落在墙头,猩红眼睛阴沉地盯着群鸟,“我再问一遍,加不加入我们?”
     另一只身上同样包裹了绷带的老鹰落在另一边,理了理翅膀上的毛,“不加入就抓死吧,居然说我们丑!”
     这群麻雀真是太放肆了。
     它和非墨好好待在家里,女佣看清晨太阳不热又温暖,正带它们在院子里晒太阳呢,结果这群家伙飞过,一只一句‘真丑’……这果断不能忍!
     一群灰麻雀怂了,叽叽喳喳叫了一通。
     非墨让一旁的乌鸦将麻雀带走,等其他鸟都飞走后,转头看华生,“你背上的伤口好像崩了啊,血都渗出纱布来了。”
     华生也转头看非墨,“你的也是。”
     沉默。
     一只乌鸦和一只鹰蹲在墙头,静静地看着前方。
     架也打完了,现在要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
     它们可都是有主人的鸟,在受伤、被勒令待在家的情况下,背着主人跑出来打架,伤口还崩了,现在……
     突然就有点不敢回去了呢……
     华生沉默了一会儿,“要不我们离家出走吧?让他们担心两天,弄得脏兮兮的回去,他们心疼,不可能急着惩罚我们,等过一段时间,他们说不定就没那么生气了……”
     “我觉得你在找死。”
     非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华生,“你主人我不清楚,我主人的话,他心疼完了就会心里憋火,默默记下,多久他都记得,不过离家出走也不是不行,如果他生气,我就说这是你的提议,反正他能听懂我们说话,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你身上,我的下场可能会好一点。”
     “别,我开玩笑的,”华生一汗,认真思索,“等我主人心疼完了,估计也会有很多惩罚的,我再想想,那……趁早回去认错?”
     “别急,我们先分析一下,”非墨拢了拢翅膀,“首先,早点回去肯定比离家出走下场好,但是伤口崩了,他们肯定会生气,只是比离家出走好一点。”
     “没错,”华生认可,“你可以跟你主人解释一下,是那群小不点先骂我们的。”
     “解释是必要的,”非墨继续道,“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个转圜的契机,特别是我主人那里,这个你也清楚吧?”
     华生点头,那个家伙特别坑,连剪光毛都能想出来,还怂恿它主人炖了它。
     一想到白马探那个时候居然咽口水,它就一阵悲伤……
     “然后呢,我们的伤要处理一下,要是让他们担心,一时轻松,但后果越严重,而且留下后遗症的话,以后就打不赢其他鸟了……”非墨表示要爱护自己,思索了一下,朝一个方向飞去,“有了,跟我来!”
     早上8点多,阿笠博士家。
     “博士,早。”
     灰原哀穿着睡衣晃到大厅,打了个哈欠,刚打算去准备早餐,抬眼看到站在窗外的两只鸟,愣了一下,仔细辨认其中一只眼睛是如血一样猩红的,有些意外,上前打开窗户,“非墨?”
     非墨‘嘎’了一声,带着华生蹦进窗户。
     “非墨?”阿笠博士疑惑从一个房间里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拆开一半的侦探臂章。
     “应该是它没错。”灰原哀看着非墨脖子上挂的项链,因为缠了白色绷带,看起来特别显眼。
     “真的呢,”阿笠博士走上前看着,仔细辨认了一下只有翅膀羽毛和尾羽的华生,“另外这一只是老鹰吧?非墨的朋友吗?”
     “不清楚,不过它们好像之前受伤了,背上的伤有点崩裂……”灰原哀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转身道,“我去拿医药箱。”
     华生好奇打量着周围,“你主人的朋友家?”
     “是啊,博士性格好,”非墨朝华生‘嘎嘎嘎’,“小哀可以处理好伤口,而且很喜欢动物,他们跟我主人交情很深,我主人的朋友里,森园菊人那些家伙肯定拦不住我主人,不过博士和小哀说情的话,应该有用。”
     阿笠博士观察着两只鸟,“小哀,要不要打电话跟非迟说一声?它们之前就受过伤,突然不见了,非迟应该会担心的吧。”
     灰原哀拿了医药箱出来,放到桌上,翻找着适合动物用的药,“嗯,是该跟他说一声,不过他好像受邀去什么地方赴宴了,不在东京,非墨大概是因为伤口崩了、找不到他,所以才找到我们这里来的吧。”
     阿笠博士起身去给池非迟打了电话,由于池非迟还没离开黄昏之馆那一带、信号不佳,没能打通,“不行,电话打不通,这么说起来,新一的手机从昨晚到现在也打不通,他们该不会是去了一个地方吧?”
     “或许是吧,”灰原哀找好了药和绷带,怕惊动非墨和华生,先伸手轻轻帮两只鸟顺了顺毛,目光柔和诚挚,“不要紧张,我帮你们重新包扎一下,好吗?”
     见两只鸟都没有过激反应,灰原哀才试着慢慢去解两只鸟身上的绷带,动作很轻巧。
     “我喜欢温柔的女佣小姐,我喜欢温柔的小妹妹……”
     华生嘀咕着,心里泪流满面。
     所以,它为什么会选择那么一个主人?
     一想到那晚被一个人按着、一个人剪毛的经历,它至今都觉得往事不堪回首。
     同样是人类,区别怎么这么大呢。
     “我还是很喜欢我主人的,”非墨反驳,“可以玩电脑、玩手机,饿了有地方吃东西,能自由自在地飞,主人还会陪我玩游戏,特别是跟主人一起行动、我能帮上忙的时候,感觉超有劲!”
     那还要啥自行车?
     做鸟不能太贪心。
     华生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那我也是,挺喜欢我主人的。”
     灰原哀还以为两只鸟不停地叫是觉得疼,安抚道,“好了,再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非墨果断不再吭声,乖乖等着灰原哀上药。
     阿笠博士坐到一旁,疑惑道,“这只老鹰也很亲近人类,应该是有人饲养的,非迟又养了一只老鹰当宠物吗?”
     “看包扎手法,是同一个人包扎的,很专业,应该是非迟哥包扎的,至少非迟哥认识这只老鹰,”灰原哀帮两只鸟重新包扎,想起之前想要个养只‘小非墨’的念头,脑洞开了一下,“是非墨找的女朋友吗?唔,找老鹰的话,好像有点奇怪……”
     非墨:“……”
     不是!别乱说!
     “看翅膀上的羽毛光泽和尾羽,应该是雄鹰,不过身上的羽毛被剪掉了,不太好分辨……”灰原哀伸手摸了摸泄殖腔,一脸淡然,语气还有些惋惜,“雄的。”
     华生懵在原地:“……”
     人类真是太可怕了,一言不合就动手……
     阿笠博士找了两个苹果、洗干净后,放到两只鸟面前,等了一会儿,又给池非迟打电话,这一次接通了,“非迟,是我啊,阿笠博士……非墨跑到我家来了,还带了一只老鹰,它们好像之前受过伤……”
     “博士,”看着两只鸟吃东西的灰原哀转头,“帮我问问非迟哥,非墨这两天可不可以留在我这里?”
     “啊?好……”阿笠博士转告电话那边,“小哀说,想让非墨留在这里两天。”
     “行。”池非迟没多考虑就答应了,灰原哀一直挺喜欢小动物的,有非墨陪着玩两天也好。
     “那么,那只老鹰……”
     “那是我朋友的,稍等……”
     那边停了一会儿,隐约能听到两个年轻男性交谈的声音,随后,电话里又传来池非迟的声音,“他说如果飞走了就不用管,它会自己回家,如果没飞走,就麻烦博士帮忙照顾一下,昨晚发生了案件,我们没怎么休息,回去之后应该要先休息,明天他再跟我过去接华生,就是那只老鹰。”
     “没问题,那就一起放在我这里吧!”
     阿笠博士答应下来,等挂了电话,又跟灰原哀重复了一下。
     吃过午饭,灰原哀用电脑查了一点资料,换了池非迟买的小红帽外套,将钱包装进口袋,抱起非墨,觉得不能偏心,又抱起华生,“带你们出去玩,你们不要乱跑哦……博士,我出门一趟。”
     “啊?”阿笠博士意外,“打算去哪儿?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用,就在附近,走路一会儿就到了。”
     灰原哀带着非墨和华生出门,步行十多分钟,到了米花综合商城,拉上帽子,无视路人的视线,去了商城6楼的宠物售卖楼层,抬头看了看,找到一家卖鸟类宠物的店铺,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女店员笑着迎上前,“小妹妹,是要带你的宠物来美容吗?我们有专门为鸟类服务的美容师哦……”
     非墨:“……”
     美容?不会吧?
     难道小哀嫌它丑?
     还是想把它染得花花绿绿的?
     “不用。”灰原哀道。
     非墨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请问这里有乌鸦卖吗?”灰原哀仰头看女店员,“雌乌鸦,一定要身体健康……”
     非墨:“……”
     等等,小哀到底想干嘛?
     它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女店员一汗,这孩子说话语气还真是够成熟的,不过看到灰原哀怀里的非墨,再一听指定要雌的,顿时懂了,笑着引路,“跟我来吧,我们这里确实有乌鸦卖,都是性格温顺又健康的乌鸦哦,小妹妹是打算帮自己的宠物买一只伴侣吧?可以让它看看喜欢哪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