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61章 你想看我诈尸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剧本安排好,准备做好,开演。
     池非迟去厨房找女佣石原亚纪。
     “池先生?”石原亚纪疑惑,“有什么事吗?”
     “没有,想让你帮我找点砂糖。”池非迟目光在石原亚纪脸颊的雀斑上停了停。
     雀斑……
     那张易容脸用多了,他现在看着雀斑都很有亲近感。
     “砂糖吗?请稍等……”石原亚纪转身抬头,看着墙上的挂架,突然被一块手帕捂住口鼻,吸入麻醉剂后,失去了意识。
     池非迟把昏迷的石原亚纪放到一个安全的角落,关了热水器的电源,走出厨房。
     转角处,枪田郁美拿着一把手枪走出来,指着池非迟,“你果然有问题,无论听到暗号、还是大上先生中毒,你的反应都太平静了……”
     池非迟没有妄动,“枪田小姐,你手里的东西很危险。”
     “是啊,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它放到了哟房间的枕头底下,”枪田郁美盯着池非迟,“大概是想在事情结束后,让我背黑锅吧……”
     枪田郁美身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池非迟在枪田郁美一愣的时候,上前企图夺枪。
     夺枪失败。
     枪田郁美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
     “呯!”
     看到池非迟被自己‘击杀’,枪田郁美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紧接着转身,将枪口对准了后方走来的白马探。
     白马探手里同样拿枪指着枪田郁美,瞥了一眼那边倒在血泊中的池非迟,脸色有些难看,“枪田小姐,没想到你居然已经开始动手了,既然那辆车子有问题,那么凶手就不会坐上去,留下来的人只有我、非迟哥、你、那个男孩还有亚纪小姐……”
     “呯!”
     枪田郁美一言不合就开枪,似乎是觉得已经杀了一个,再杀一个‘罪犯同伙’也没关系,“是啊,不是亚纪小姐、不可能是那个男孩、也不是我的话,那就只有你们两个人了,而且凶手想将奔驰开到山上来再下山离开,肯定还有一个同伙,一起过来赴宴、同样没有开车的你和池先生,又同时留在别馆里,该怎么解释呢?”
     “你……”白马探捂着心脏,一脸惊愕地倒地,把‘死于话多’演得淋漓尽致。
     枪田郁美看着白马探渐渐不动了,这才收起枪离开,“抱歉啊,我本来不想杀人的,不过刚才我要是不开枪的话,被前后包围的我可就危险了……”
     片刻后,茂木遥史和‘毛利小五郎’跑来,看到倒地的两人身下蔓延出鲜红的血迹,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查看情况。
     茂木遥史探了探白马探的侧颈,无视了跳动和温热,睁眼说瞎话,神色沉重道,“不行,心脏已经停跳了……”
     “这边也是,”黑羽快斗伪装的毛利小五郎检查了池非迟的心跳,还给自己加了戏,露出‘痛失爱徒’后的悲愤神色,咬牙道,“可恶!”
     旁边楼道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两人立刻追了上去。
     被放在一旁、脸朝下的白马探一动不动,低声道,“感觉先死有点亏啊,要躺很久,只能希望他们快点……”
     “嗯。”池非迟低低应了一声。
     柯南仗着自己身体小、又是小孩子不会被注意到,躲在转角后,从阴影里走上前,“作为两具尸体,你们就不要再说话了好不好……”
     白马探继续躺尸,低声道,“别磨蹭,赶紧去断了监控的电源。”
     柯南在离池非迟不远的角落里蹲下,幸灾乐祸道,“其实我还蛮想看你们多躺一会儿的……”
     “你想看我诈尸吗?”池非迟反问。
     柯南嘴角微微一抽,等池非迟‘诈尸’,估计他要被锤,当即站起身,从两人身边跑过,“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白马探:“……”
     这小鬼还有点节操吗?
     池非迟:“……”
     柯南有时候是自带隐身技能的吧……
     枪田郁美跑上楼后,进了有电脑的房间,刚扭动房间的门把手,打算从里面将门锁上,突然一怔,神色惊恐地踉跄着后退,双眼直勾勾盯着门把手上弹出的毒针,倒地没了声息。
     另一个布满监控器的房间里,千间降代注意力集中在这里,完全没有注意到监控中有个小鬼哒哒哒地跑过走廊。
     ‘毛利小五郎’已经跑上楼,看到了倒地的枪田郁美,吓了一跳,“枪田小姐!”
     “门把做过特殊设计,”后面跟上去的茂木遥史转了转门把手,露出上面安装的毒针,神色严肃地看着毛利小五郎道,“只要一转动内侧的把手,针就会露出来……凶手的计谋是,即使有人将答案输进电脑里,走出房间的时候还是会被毒死的。”
     ‘毛利小五郎’疑惑,“可是……凶手到底在什么地方?”
     走进屋里的茂木遥史手中的枪子弹上膛,猛然转身将枪口对准毛利小五郎,“你不用装了!”
     “啊?”
     ‘毛利小五郎’惊讶后退一步,靠到墙上。
     “枪田小姐不可能掉进自己所设的陷阱里,如果之前的枪声是假的,那么能杀人的就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不是我的话……”茂木遥史盯着毛利小五郎,扣动枪的扳机,“那就只会是你了!”
     ‘毛利小五郎’伸手捂住胸口,低头看着从衣服下渗出指缝的鲜红,靠着墙,慢慢倒地。
     “这是你应得的报应,”茂木遥史见‘毛利小五郎’不动之后,放下枪,用手拿出烟,塞进嘴里,点了火,“可别怪我啊,沉睡的小五郎……呃……”
     下一秒,茂木遥史假装手指上还沾有氰酸钾,并且不小心沾带到烟上、送进了嘴里,伸手捂住喉咙,轰然倒地,“怎么……会这样……”
     监视器后,千间降代看着视频里倒了一地的尸体,愣了一下,无力伸手扶额。
     这是什么鬼……
     找了这么多侦探过来,结果还是……
     突然间,监控器中的视频被全部切断。
     电脑显示器上,也陆陆续续被打出一行字:
     【我已经解开了宝藏的谜底,我想亲口告诉你,请移驾餐厅……】
     千间降代跑出监控室,一路经过走廊,赶往餐厅。
     过了一会儿,池非迟和白马探算着时间,相继起身。
     片刻后,‘毛利小五郎’、枪田郁美、茂木遥史也一起下来。
     “番茄酱沾了一衣服,还真是麻烦。”白马探低头看衣服上的鲜红。
     “你们两个还好,脸朝下倒下的,”枪田郁美道,“我之前可是脸朝上倒下的,茂木先生点烟的时候,我差点没忍住眨了眼睛。”
     “那是你自己的选择……”茂木遥史笑着往餐厅走去。
     一群人没再说话,悄悄摸到餐厅门口。
     餐厅里,千间降代的声音隐隐传出。
     “我父亲过去是个考古学家,40年前他被邀请前来这座黄昏之馆,据说那是一位年过百岁的大富翁,想找出他母亲遗留在这栋别馆里的宝藏,因为他想在临终之前看看那些宝藏,所以才邀请我父亲来帮他寻找,这个工作看起来很不错,因为我和母亲每天都会收到父亲寄来的信和一大笔钱,我们还很高兴……
     可是半年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收到我父亲的信和钱,我父亲也没告诉我们他的行踪,就此消失了踪影。
     直到我把我父亲寄给我的最后一封信,放在灯光下看的时候,才发现我父亲在那信纸上面用针刺了密密麻麻的字。
     信上提到有关藏宝地点的提示,以及除了我父亲以外、还有其他的学者在那里,信上还说乌丸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心急如焚的乌丸为了杀鸡儆猴,竟然把那些学者一个一个杀掉,而且我父亲还说,就算他找到了宝藏也难逃一死。”
     “你知道这件事后,没有报警吗?”柯南问道。
     “没有,因为我是在20年后,才发现信上有针刺出来的那些字,”千间降代叹道,“那个时候乌丸莲耶已经死了,乌丸家家道中落,这栋别馆也被变卖、辗转经过多人之手,一直到我两年前将这件事说漏嘴,被大上知道后,他找到这栋别馆并买下来,开始疯狂地寻宝,可是始终一无所获,他为了收购别馆在外面借了一大笔的贷款,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他有一天突然说,就请那些名侦探过来解谜好了……”
     大上祝善提议用‘怪盗基德’的名义,吸引目前有名的名侦探,在找到宝藏后,再跟乌丸莲耶一样,把所有人都杀掉。
     在茶杯握柄上下毒,也是大上祝善看到同样会咬手指甲的女佣后,想到的杀人手法,一开始大上祝善是打算杀害女佣来让一群侦探明白这是一场玩命的游戏。
     为了阻止大上祝善那个疯狂的想法,千间降代才将大上祝善先一步杀害。
     柯南听千间降代这么说之后,下意识地怀疑了一下千间降代是不是故意推脱,随即一怔,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无语。
     都是池非迟那家伙的锅!
     前有加那美放夫人将犯罪原因推给其他人,后有前两天连续袭击女性的警卫的病态心理……
     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会去想凶手最后的忏悔有没有问题,可自从认识池非迟之后,他才明白,原来不是所有的犯人忏悔都那么真心实意,而有的或许是真心实意,但已经在本身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入了如同恶魔一般的心境之中。
     他辨别出来之后不会对警方说什么,看得清楚也未必会有以前快乐,有时候他自己就会郁闷很久。
     但他就是觉得以前的自己是傻瓜,下意识地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唉,再这么下去,有点担心他迟早会变成池非迟的病友。
     千间降代不知道柯南走神了一下,惆怅道,“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解开那个谜题……”
     “不,谜题其实你父亲已经解开了……”柯南收回思绪,就目前来看,千间降代确实没有必要对杀人动机说谎。
     不不不,他不能再怀疑了,要控制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