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57章 这人会不会说话?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其他人看着池非迟眼底的幽冷,心里也齐齐汗了一下。
     枪田郁美沉默了一会儿,“那个……池先生跟怪盗基德有仇吗?”
     其他人注视着池非迟,看样子,可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没有,”池非迟眼底的冷意消散,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连吃饭也要被监控,让我心情不太好。”
     之前去取东西还不觉得,就当是潜入了某个防守严密的地方,不过生活在这种环境下,就让人有些难受了。
     他会想起一开始在青山第四医院的时候,房间有着大大的观察玻璃窗,不时就有人过来查看情况,房间里的物品多次排查危险性,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吃饭有人盯着,睡觉有人盯着,活动有人盯着……
     虽然是为了防止原意识体自杀,但那种自由完全被剥夺的压抑感觉,他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想到这个,心里突然就有点不爽,不爽就可以吓唬快斗玩了。
     谁让这小子之前恶作剧?
     “看来池先生比较注重个人空间,”茂木遥史干巴巴道,“虽然我也不太喜欢被人盯着……”
     但是,因为心情不好,就冷飕飕地提议烧死基德,是不是有点过了啊?
     以前老是有人说他性格古怪,他就不太认可,以后要是有人再说,他可以考虑把池非迟拉过去给那些人看看,什么才叫性格古怪……
     觉得不爽,脸上就表露出一点不满嘛,突然冷冰冰地说‘烧死’那种话,很难判断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认真的。
     一群人没再说话,安静吃着晚餐。
     白马探垂眸思索,他又好奇池非迟到底知不知道基德的身份了。
     现在看来,池非迟不像是知道的样子,刚才眼里的冷意太可怕了点,但也说不好,也没有证据证明池非迟不知道。
     不过,基德那种总能干扰他思考的能力,该不会是被遇事绝对冷静、完全无法干扰、还一言不合就提议烧死基德的老哥鞭挞出来的吧?
     嗯,很有可能。
     ……
     热汤、清汤、副菜、主菜、点心……一顿饭吃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
     黑羽快斗努力扮演毛利小五郎,放下刀叉后,陶醉感慨,“这道菜还真是好吃啊!美食侦探果然名不虚传,想不到你做菜的功力这么好啊!”
     他必须好好演,以免被抓住。
     非迟哥肯定不会烧死他,但他总觉得要是被逮出来,下场绝对不会好,最轻的也要被非赤咬上两口吧……
     至少在非迟哥心情好转之前是这样。
     想到之前非迟哥泛冷意的眼睛,他就头皮发麻。
     或许,他可以主动点?让非迟哥心情变好?
     想着,黑羽快斗笑眯眯道,“这么说的话,非迟做菜的功夫也是一流呢,以后你们说不定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夸!他找准池非迟的特长使劲夸,还要夸得不突兀,至少不能让人看出自己不是毛利小五郎。
     大上祝善用餐巾擦了擦嘴,谦虚笑道,“哪里,为了满足我挑剔的舌头,当然只有自己在做菜方面多下功夫了,不过没想到池先生还懂得料理啊,难怪之前用食物来比喻建筑风格,以后我们是可以交流一下!”
     黑羽快斗假脸下的脸有点僵。
     不是……这人会不会说话?
     自己谦虚就算了,弄得像是他在吐槽池非迟挑剔一样。
     抬眼,发现池非迟只是对大上祝善点了点头。
     唉,完全看不出来非迟哥心情有没有变化啊……
     “不过,看来是我们刚才太多疑了。”枪田郁美也擦了擦嘴。
     “不,”白马探道,“还不知道呢。”
     “各位都吃饱了吧?”
     像是算着用餐时间,在白马探话音刚落,假人上的扩音器又发出了声音,“我为各位准备的这顿最后的晚餐,味道如何啊?”
     “你看,主角说话了。”茂木遥史玩味道。
     “那我们可以言归正传了,”扩音器继续发出声音,“各位一定很好奇,我为何要以这座耗费巨资得手的别馆、作为这场游戏的舞台吧?各位可以先看看自己手边的刀叉、汤匙以及其他餐具……”
     池非迟拿起汤匙看了看,不出意外,是乌鸦雕纹。
     跟那个圆木牌上的雕纹一样。
     出于商人的角度,其实他很想在黄昏之馆露出原貌前,将这里买下来,机关一启动,价格最少翻个十倍。
     不过考虑到这里可能会牵扯到组织的破事,再加上他家里的钱还得丢进网络公司,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是……乌鸦?”枪田郁美看着盘子底部。
     千间降代也端详着自己餐具茶杯的底部,“这该不会是……”
     “各位已经明白了吧?”扩音器传出声音,“这就是大约在半个世纪之前离奇去世的大富翁,乌丸莲耶的家族徽章。”
     ‘毛利小五郎’惊呼出声,“乌、乌丸莲耶?!”
     “不只是这里的餐具,连这栋房屋的大门、客厅、地板、西洋棋以及扑克牌,全都是他特地找人订做的,换言之,这栋房屋就是乌丸建造的别墅……不,应该说是他以前的别墅,”扩音器继续传出声音,“四十年前……在暴风雨之夜还未来临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惨绝人寰的悲剧,像各位这么杰出的名侦探,在踏进这栋别馆之后就已经发现了吧?屋里到处沾染了以各种形式留下来的大量血迹……”
     柯南沉默听着,神色凝重。
     其他地方,他没看过,不过大厅和棋牌室里确实是这样……
     “没错,悲剧就发生在四十年前、这座别馆还保有它美丽光彩的那个夜晚,”扩音器里传出的声音缓缓诉说,“那天夜里,这栋豪宅里有一场名为‘乌丸莲耶追思会’的盛宴,据说是为追悼以99岁高龄辞世的乌丸莲耶而举办的,受邀出席的都是财经界的名人,但实际上,这是一场拍卖会,会提供大量乌丸莲耶生前收藏的美术品,给大家竞价标售,拍卖的物品超过300件,所以整个拍卖会预计持续三天……”
     “然后,在第二天那个暴风雨的夜晚,拍卖会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会场上突然出现两个浑身被雨淋湿的男人,那两个男人嘴唇冻得不停发抖,并说:‘我们因为这场暴风雨迷失了方向,正当我们不知所措时,突然看到山上有光线,于是我们就顺着这道光线走过来了,可不可以让我们停留到暴风雨结束之后再离开?’,原本主办人不太愿意让他们进屋,可是,当他们拿出一片树叶代替钱给了主办人之后,主办人立刻转变了态度,并对他们言听计从,听他们的,将叶片卷起,当成香烟在抽,没多久,主办人就爽朗地邀请他们进去。这两个人进入别馆后,也劝诱其他来宾试着抽这种叶片,最后,整个大厅都弥漫着烟雾。”
     “那东西难道是……”
     ‘毛利小五郎’顿了一下,没再说下去。
     不过其他人都猜到了。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宾客为了这两个突然的访客争论不休,但很快,情况一下子改观了,有一个男人突然发出一声犹如见了鬼般的尖叫,抱着自己竞拍下来的美术品在屋里狂奔,而有个女人好像在祈求什么人的原谅,眼泪夺眶而出,怎么都停不下来……”
     浑厚的声音在餐厅里缓缓回响,“还有一个男人一脸兴奋地拿着一支钢笔,往自己手腕上猛刺,没多久,来宾开始争夺屋里的艺术品,他们拿起拍卖的名刀和宝剑互相砍杀,整个会场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
     “宛如噩梦一般的一夜过后,据说拍卖会场上只剩下八名死者和十多名呈现昏睡状态的宾客,而那两个男人已经不知所踪,跟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会场内的艺术品。”
     “可是,当年这么大的一宗案件,为什么新闻上完全没有报道呢?”黑羽快斗用毛利小五郎的身份提出疑问。
     “可能是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吧!”大上祝善道,“当时受邀的都是财经界的名流……”
     “原来如此,”千间降代一脸了然,缓缓道,“他们被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摆了一道、在这个地方互相厮杀,与其让世人知道这件事……”
     白马探摸着下巴思索,“比起大费周章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不如把整件事情压下来,还能保留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名声。”
     “哼!”茂木遥史冷笑一声,“那两个男人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女佣敲了敲门,端着红茶进屋。
     “看来这件陈年往事才是真正的开胃菜嘛!”枪田郁美悠然道。
     “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以这座别馆当做这次的舞台了吧?”扩音器里依旧在传出声音,“因为我想请各位侦探先生、女士重演40年前那场惨剧,演出在这栋别馆内为了宝物而你争我夺、自相残杀的丑态……”
     “哼!”大上祝善冷哼道,“真无聊……”
     “不过,要在这么大一栋别墅里寻宝,犹如大海捞针,”那声音传出,“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提示。”
     柯南等人凝神看向假人。
     池非迟端起女佣倒好红茶的茶杯,垂眸抿了一口,紫色眼里一片深邃,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名旅人仰望天际之夜,恶魔降临城堡,国王携宝潜逃,王妃泪洒圣杯、祈求原谅,士兵挥剑自裁、血染遍野……”那道声音说出提示后,又道,“这可是我仿照别馆里曾经发生的惨剧,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你们不觉得这些句子跟接下来别馆里将要发生的事很相衬吗?”
     非赤躲在池非迟衣服底下,无语叹了口气。
     人类真是太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