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52章 那一位真没骗人……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池非迟往南面的墙走去。
     接下来的谜题指向是,南面的墙。
     “地毯的材质很好,但还是掩盖不了陈旧,说明应该是很多年前留下来的,没有人换过新的,上面有方形的压痕,大概是展柜之类的东西……”
     “不过,四面的墙面上,褐色的深浅不一致,较浅的地方,大致能看出是三个大小不一致的方形,墙上原本有挂画,而且挂了很久……”
     “这里应该是展室……”
     “另外,地毯靠墙角的地方,边缘有人工割裂的痕迹,而且墙角的金色压边里有红色的纤维,这里的地毯原本应该是在装修时,直接将边缘压到墙壁下角的,不过之后被人割开、掀起来看过……”
     “从割痕边缘来看,割痕至少是十年前留下的,考虑到地毯材质比较好,时间带来的改变会适当减轻,那最少是二十年前被割开的,甚至更早之前,具体是黄昏之馆哪一任屋主做的,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做的,暂时没法判断。”
     “那东西会不会已经被人拿走了?”非赤问道。
     “不清楚。”
     池非迟走到南面的墙壁前,顺着墙壁走,一边观察着,一边用戴着手套的右手轻轻擦过。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也没什么机关……
     难道是他找错地方了?
     不,历经多年,黄昏之馆辗转换了不少任屋主,那些人里,有不少人是想找到乌丸莲耶留下的什么宝藏,才会买下这里,哪怕不改变屋里的布局,也肯定会把黄昏之馆翻个遍,要是机关在墙壁上那么简单,恐怕早就被发现了……
     嗯?等等,如果为了寻找宝藏,历任屋主都尽量将黄昏之馆里的陈设维持原样,就不太可能将这里的东西搬走。
     是在乌丸莲耶去世后,这里的东西被搬出去了,出于某种原因,东西没有被搬回来?
     还是说……在乌丸莲耶去世之前,这个房间就已经被搬空了?
     如果是后者……
     为什么要搬空房间?
     一个空房间,有没有财富一眼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第一个心理战术。
     让人觉得这里没什么好东西,不会怎么耐心地寻找。
     其次,房间里的暗红地毯和白色水晶灯太显眼了,吸引视线,看起来地毯和水晶灯也都被动过。
     这是第二个心理战术。
     就算有人怀疑这是故布疑阵,抱着希望把比较显眼的地毯和水晶灯查看一遍,再加上四周的墙面,都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者机关之后,就会失望,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至少目前看来,心理战术是成功的,历任屋主好像都没有想过在这个空旷的房间安置摄像头。
     那么,真正想隐藏的东西,应该是在不起眼的地方……
     池非迟扫视着周围,目光在通风窗口上顿了一下,“还真是……够无聊的。”
     “嗯?”非赤精神了,“主人,你知道东西在哪儿了?”
     “提示其实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国徽,另一个是光线,”池非迟看着通风窗口,“太阳、月亮、星星都有光,想找到藏在丛林中的星之宝珠,也需要光,光在英文中有很多种说法,Light,Ray,Beam……Light一般是用在光源上,阳光、月光和星光用到的都是Light,Ray有辐射状伸出的意思,比如X光,就是X-ray,而Beam一般是指光线光柱……”
     非赤跟着思考,思考失败,选择放弃,“那到底是哪个?Light吗?”
     “不,珠宝本身是不会发光的,就算是夜明珠,也需要吸收足够的光线,我们要找的是宝珠,不是太阳、月亮和星星,所以光源排除掉,不是Light。”池非迟轻声道,“其次,灯光也会有因停电而熄灭的时候,永远存在的光只有来自大自然的光,这个房间里,唯一可以投进自然光线的地方……”
     非赤看向了那一排通风窗口。
     池非迟继续道,“那个窗口有栅栏,如果有光线投进来的话,一定是光柱,不会是辐射状伸出的Ray,而是有着光柱含义的Beam。”
     另外,通风窗口在南墙的右边,也就是西方,只有在太阳落山这段时间,阳光才会呈光柱投进来,跟‘黄昏之馆’这个名字也契合,房间应该没找错。
     “嗯……光柱从外面投进来的话,最后会落到……”非赤默默转头,看着南面的墙,“主人,最后又转回南面的墙上了耶……”
     “不,Beam还有一个意思,横梁,”池非迟抬头看着天花板,“一般来说,这种建筑不太可能露出横梁,不过这个房间的横梁位置很好找。”
     确实很好找,这个房间的天花板是木制的,其他地方虽然跟那根横梁齐平,也刷了同样颜色的木漆,但其他地方是散块木板,只有那根横梁,一横到底。
     “在横梁里吗?”非赤抬头看着。
     “横梁太长了,很难确定在哪个位置,而且未必不会有人注意到横梁,不在横梁上,这个房间通风窗口很高,将能投到南墙上的光柱落点与横梁连接,就是一个标准正方形,”池非迟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根伸缩棍,拉长后,用伸缩棍在天花板上划过,“在正方形里画上五角星,与方型相交的五个落点……”
     “咔……咔……嗒……”
     棍子落在五个落点,发出的声音有的清脆一些、有的沉闷一些,不过差别很小,如果不仔细听,很难听出差别来。
     五个落点敲完,没有动静。
     池非迟也不意外,按敲击声从清脆到沉闷的顺序,重新敲了一遍。
     如果不行,那就反过来试试……
     非赤默默看着,心里有些感慨。
     唉,人类真是太复杂了,直接说东西在哪儿、怎么拿不行吗……
     随着最后一个点落下,前方的南面墙壁传来了轻微的咔擦声。
     南面墙壁靠地板的地方,伸出了一个像抽屉一样的格子。
     里面放着一个纯黑色的……
     剑玉?
     池非迟:“……”
     那一位说这是‘小东西,很有趣’,真的没骗人啊……
     非赤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主人,这是什么值钱的宝藏吗?”
     “在11世纪的法国,有一种游戏叫比尔博凯,意思是杯子和球,在江户时代,也就是17世纪初,传到了日本,作为晚饭后的娱乐活动,”池非迟蹲下身拿起剑玉,才发现底下还有一块圆形黑牌,没急着去看,打量着剑玉,“在1918年的大正时期,日本人对外观进行了改革,这是改革之后的成品,被称之为‘剑玉’,一种娱乐型的运动,这东西……玩起来挺上头的。”
     非赤有点懵,“是玩具啊?”
     解了半天谜题,结果找到的是玩具……这是一个冷笑话吗?
     池非迟第一眼看到也觉得意外,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不管是什么东西,既然是送他的,他收下就是了。
     剑玉木制,通体漆黑,剑球上、剑身的握柄上、皿的内部都刻着乌鸦图案。
     不是简约图案的家徽,而是各种形态的乌鸦。
     展翅飞翔的乌鸦、停在枝头的乌鸦、俯冲的乌鸦、两只凑在一起嬉戏的乌鸦……每一只都雕刻得很小,却也都栩栩如生。
     作为剑玉来说,这种有太多雕刻纹路的剑玉,会影响剑球的平衡,让接球变得困难,拿去比赛绝对不过关,不过,当做艺术品或玩具的话,很具备收藏价值。
     而且也不是不能玩,只是不符合那个‘标准规格’而已。
     剑玉曾经在日本有过一段兴盛时期,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娱乐方式进入人们的视线,热度也在慢慢消退。
     至今,虽然日本还是有剑玉协会、剑玉比赛存在,但很冷门,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已经过时了的传统娱乐,很多小孩子和年轻人没接触过。
     大概还要再过几年……不,算了,他也不知道要再过多久,剑玉在国际上的热度应该会提升一些,慢慢进入其他国家,不过哪怕是他前世死之前的那段时间,身边玩剑玉的也不多,远谈不上‘盛行’。
     他前世玩过,从记忆里看,原意识体也玩过两年。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极限运动,一种可以挑战自身极限的运动,不仅考验身体脊椎,也磨练心志,很锻炼耐心和专注力,要一个人耐得住寂寞,去反复练习和挑战。
     非赤见池非迟蹲着,它离地面不高,干脆缩回头,从袖子里溜出去,落到地毯上,安慰池非迟,“算了,主人,其实玩具也不错……”
     “确实不错。”
     池非迟拿着剑身轻轻一提,绳子拉动剑玉飞起来,在手碗翻转后,落在大皿中,发出清脆的声音、又被轻微力道带得弹起来。
     同时,池非迟又翻转了一下剑身,剑玉落下时,又落在中皿上。
     再之后,是小皿、剑尖……
     在剑球落在剑尖时,滑了一下,球洞并没有穿在剑尖上,而是滑落了下去。
     “好久没玩,手生了。”池非迟停了一下,重新开始。
     大皿、中皿、小皿、剑尖……
     非赤支起了身,听着清脆的‘咚咚’声,直勾勾盯着那个在剑身各处跳动的剑球,也盯着池非迟灵巧翻动的手,蛇瞳泛着冷冷的幽光。
     主人666……
     这个玩具很好玩啊……
     想玩。
     一分钟后……
     池非迟熟悉了一下剑尖接球,又反复用大、小皿接球,继续‘咚咚咚’。
     非赤耐心等着。
     五分钟后……
     池非迟换了持玉手势,继续‘咚咚咚’。
     非赤:“……”
     十分钟后……
     池非迟继续试着用剑球反接剑身,失误,再来,失误,再来。
     这东西是真的上头,跟前世在中华流行过的溜溜球一样,当能完成某个之前没法完成的手法时,会有一种突破自我的喜悦和成就感。
     另外,玩‘消消乐’之类的游戏,其实也是这种心理,一关关过下去,失败了就重新来,反复尝试,摸出通关诀窍。
     等通过了之前过不了的关卡、达成新纪录后,就会获得成就感,不由自主地制定下一个突破目标,进行突破。
     非赤:“……”
     能不能看看它,它等了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