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50章 白马探:我开车,你尽管放心!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白马家。
     “我老师,”池非迟收起手机,“他也收到了那张来自黄昏之馆的邀请函。”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那个神秘的家伙好像邀请了不少侦探,还真是热闹。”白马探笑着感慨,看向那边分别蹲在两个窝里的华生和非墨,“你们俩可千万不要打架,织子小姐,它们就麻烦你了。”
     女佣鞠躬,“少爷请放心。”
     正好华生也需要人照顾、换药,白马探就提议干脆把非墨也送过来,一起丢给女佣。
     一只、两只都是照顾,只要不打架,那就不麻烦。
     白马探又转头问池非迟,“非迟哥,你自己开车过去?还是……”
     “坐你的车去,昨晚我没怎么休息好,没什么精力开车。”
     池非迟随便找了个理由,他这辆车才没换多久,可不想又被炸了。
     白马探没有多想,点头道,“那我来开车!”
     池非迟侧目,白马探才17岁,这是要无证驾驶?
     “日本年满16周岁能考摩托车驾照,年满18周岁才能考汽车驾照,”白马探去抽屉前翻出一把车钥匙,解释道,“不过在英国,16岁就可以开始学习驾照,17岁就可以正式考驾照、开车上路,我在英国考过驾照。”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他差点忘了,白马探才从英国回来,在英国那边考了驾照也正常。
     “总之,”白马探拿着车钥匙出门,走向一辆浅绿色的车子,自信道,“我开车,你尽管放心!”
     池非迟:“……”
     他怎么有种白马在立flag的感觉……
     不过,看白马探的性格,既然这么自信地保证了,应该还是靠谱的,这flag大概……可能……应该……也许不会倒吧?
     两人没耽搁,说走就走。
     四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了路边的加油站。
     白马探下了车,让一个员工帮忙给车子加油,伸展了一下手,“非迟哥,在这里随便买点东西吃吧。”
     池非迟没什么意见,跟着下了车。
     他们午饭都还没吃呢。
     不过,他之前大概是想多了,白马探开车确实很稳……
     加油站里,中年老板看到两个人后,神色微微不自在了一瞬,又很快恢复正常,继续低头跟身旁的员工说话。
     万万没想到啊!
     黑羽快斗易容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有点懵。
     他挑选易容的对象的时候,特地调查过,知道毛利小五郎也会去黄昏之馆,还窃听了一下毛利侦探事务所的电话。
     非迟哥不是说不来的吗?
     怎么跟白马探那家伙一起来了?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走到一起去了?
     嗯……等等,这个好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记得之前有一次雨后上体育课,白马探那家伙……
     ……
     池非迟和白马探去便利店买了面包啃完,出来就发现车子被洗过了。
     白马探看着干净得光可鉴人的车子,意外了一下,疑惑看向旁边的憨厚脸大叔。
     “鄙人是这家加油站的老板,”黑羽快斗顶着易容脸,诚恳道,“这是我们对客户的反馈活动,只要加油达到一定数额,就可以帮您免费洗车,之前看你们在吃东西,所以我没有贸然打扰你们,自己做决定帮忙洗了一下外面,您看可以吗?”
     “啊,谢谢。”白马探结了账,看着干净的车子,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你们是要去黄昏之馆吗?”黑羽快斗假装好奇,“从这条路过去好像就只有去那里了,那座庄园在我们这里可是很有名的,不过那是别人的私人宅院,没有邀请可没法去参观。”
     池非迟没有闲聊的心情,默默上了车,拧开矿泉水瓶盖,喝了口水。
     白马探笑了笑,“我们是收到那家主人的邀请,才过去的。”
     “那你们还真是幸运啊,能去那里参观!”黑羽快斗一副热情老实人的模样,笑眯眯道,“对了,我知道一条近路,一直往前走,右边的树林会有一条山路,岔进去一直开,出去就能看到黄昏之馆了,那条路不难开,也只有我们这些当地人才知道。”
     池非迟喝完水,把瓶盖拧好,转头看车窗外那个笑得老实巴交的大汉。
     说到近道,这人是快斗吧?
     非赤探头吐了吐蛇信子,“主人,是快斗的气味。”
     池非迟收回视线,没有多说什么。
     以前易容假面厚的时候,他作为熟悉易容术的人,还能看出一点点易容的痕迹,自从材料改良之后,这小子的易容技术是越来越精湛了,他完全没看出来……
     “谢谢你。”白马探接过黑羽快斗递来的钱,上了车。
     黑羽快斗笑眯眯目送车子离开,心里汗了一下。
     之前非迟哥冷冷看了他一眼,看得他头皮发麻,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不应该啊,他这可是易容术改良后的2.0精致版易容,就算了解易容术,也不可能救这么被看穿了……
     白马探开车离开加油站没多久,在路边看到了近道入口,迟疑了一下,还是转了进去。
     不远处,加油站休息厅二楼的窗户前,黑羽快斗默默拿着望远镜观察,看到车子开进近道后,嘴角扬起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那两个人连午饭都没吃就跑来了,应该是想早点抵达黄昏之馆,先看看情况踩踩点。
     只要一选择近道,就落入了他的‘陷阱’!
     指条错误的路?
     不,不,他才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
     前段时间的体育课上,由于之前下了雨,地上有积水,白马探跑步路过都会远远绕开,之后下午的课外活动也没参加,一直待在教室里看书,谁叫也不出去。
     再想到白马探动不动精确到秒的计时方式,还有永远干净整洁、一丝不苟的衣服,他就懂了……那家伙绝对有强迫症,或者说,是个完美主义者!
     他先帮忙把车洗干净,再指了近道,就是想让白马探选择从近道过去。
     昨晚的天气预报说过,今天下午3点过后可能会下雨,虽然这两人应该会了解清楚,但那条路入口的地方看起来是还算平整干净,正常计算,车子在下午3点前绝对能通过山路、甚至已经抵达了黄昏之馆,然后就可以地把车停在干净的地方。
     白马探出于自信,权衡之后,应该会选择近道。
     不过那只是‘正常计算’,不正常的是,那条山路有一段坑坑洼洼,开车只能放慢速度,在3点之前,那两个人绝对出不了山路,到时候……
     黑羽快斗心里窃笑,又把望远镜转向另一边的路口,耐心等他选好的目标到来。
     唉,谁让非迟哥老是一脸冷淡,白马那家伙也老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他忍不住就想皮一下……
     ……
     半个小时后,一辆车颠颠簸簸地在山路上前行。
     天空上乌云密布,一片阴沉,不到下午3点,看起来却像是已经到了傍晚。
     白马探沉默着,专注盯着前路开车。
     这条路中后段,比他想象中难开,根本提不起速度来……
     不行,快下雨了,刚洗干净的车,在泥坑里开一圈,根本没法忍。
     什么?就算溅了泥也没关系,雨水会把车子冲刷干净?
     那不一样!
     车子表面是冲刷干净了,但车底、车身下侧的缝隙里会有泥,看起来会更刺眼。
     忍不了,绝对忍不了!
     池非迟发觉到了难开的路段,白马探不仅没减速,还加速,车子‘咚咚咚’在路上蹿个不停,颠得人难受,出声提醒道,“白马,速度可以慢一点。”
     “抱歉啊,我想在下雨前出这条路。”白马探专注看路。
     车子后轮从一个土坑里蹿出来的时候,车子滑了一下,前车轮又卡到一个土坑,再次打滑,差点撞到旁边的树上去。
     白马探努力稳住方向盘,好险才把车头转回正路,又是一阵不受控制颠簸,放弃挣扎,放慢车速,“算了……这段路太难开了。”
     “嗯。”池非迟放下车窗,“抽烟没关系吧?”
     “没事,我不介意。”白马探依旧一脸专注。
     他,跟这条路杠上了。
     池非迟点了支烟,看着车窗外面阴沉的天空,心里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白马探的状态不对劲,快斗那小子似乎给白马探下套了。
     又过了十多分钟,大雨从天而降,打在泥土地上,很快在坑洼中积起一滩滩混浊的泥水。
     白马探额头迸出青筋,死死盯着前路。
     绕开第一个水坑,绕开第二个水坑,绕开第三个……
     池非迟看着车子以诡异、危险的方式前行,看着已经被放下来的车窗,又想点支烟了。
     “白马,稳着点,雨天的泥地路很滑。”
     “好,我尽量……”
     白马探话没说完,车子滑了一下,车尾甩着刮到一棵树上,又带动车子偏移了方向。
     “呯!”
     车子撞到树上,被迫刹停。
     好在速度不快,白马探又刻意控制过,只是车尾一侧撞到了。
     不过……
     看着车窗上被溅到的大片泥点,白马探怔在车内。
     心态崩了!
     他努力维持了那么久的‘0泥点’记录,毁了!
     “车子还能开吗?”池非迟问道。
     完全没觉得意外。
     他突然想起出发前,白马探说的那句‘我开车,你尽管放心’。
     flag真的不能立……
     听着池非迟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声音,白马探冷静了些,心里不由佩服。
     就算是车子滑出去、车尾甩到树干上,非迟哥不仅脸色,连眼神都没一下,依旧平静从容。
     这可是一不小心就会一车两命的事啊。
     而且,看着池非迟,他的内心突然也无比平静,一点都不慌了。
     淡定大佬,恐怖如斯。
     他突然好奇,到底什么事才能让池非迟的脸色变一下。
     不过,现在还是要看看车子还能不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