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324章 确认过眼神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两分钟后,墙后传来东西噼里啪啦落地的声音。
     又静了大概一分多钟,鹰取严男捂着口鼻打开大门,冲了出来,这才喘了口气,“解决了!”
     后面,屋里一阵白烟弥漫。
     等催眠瓦斯散得差不多之后,池非迟才走进大门,一路进去。
     院子不大,停了一辆车,旁边是四间平房。
     其中一间屋里,地上一片狼藉,两个四十多岁、脸上胡子拉碴的男人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倒在桌旁,之前的响动应该就是这个人倒下时,撞倒了桌子造成的。
     伏特加拿出枪上前,蹲下身看了一下两人的情况,“这两个家伙睡得很沉啊,大哥,拉克,要带他们换个地方吗?”
     “不用,这里很清净。”琴酒没进门,走向另一个房间。
     池非迟有些意外,鹰取严男之前在这里蹲了半天,如果鹰取严男有问题,提前找人埋伏,留在这里很危险。
     琴酒是从外面赶回东京的,地址是到来前临时得知的,没法提前安排人过来探查情况,按理来说,琴酒应该不会选择留下来、而是立刻带着人离开才对。
     不过随即也明白了。
     验证!
     琴酒在帮他验证鹰取严男有没有问题。
     就算琴酒之前没有准备人过来探查,现在巷子附近或者街道入口必然有人放哨,如果有可疑人物包围过来,琴酒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解决掉鹰取严男并及时车里。
     至于会不会是验证他有没有问题……
     不太可能。
     地址不是他提供的,出了事,他可以说是自己大意,如果要验证他有没有问题,琴酒的机会多得是,不必用这种会被他摆脱嫌疑的事。
     不巧,他来之前,也准备了人。
     绿川纱希就在附近。
     他是了解一点鹰取严男的性格,但背地里的情况依旧不清楚,很多人就是死在‘自以为了解’之上。
     另外,他可以用乌鸦放哨,不过琴酒在场的情况下,要是出了意外,还是有个人给他打电话说明比较好。
     两人默默相视一眼,很快错开视线,剩下两间屋,一人一间,进门搜查。
     琴酒早就听人说了,在附近看到一个似乎是喝酒出来吹风的女人,不用想,肯定是拉克的人。
     确认过眼神,大家都是谨慎过头的心机狗……
     屋里没有多少炸药,都已经安置了定时引爆装置,只不过没有启动。
     这也正常,毕竟这是住处,就算有炸药,也不会大量囤积在这里,不然一个不小心,这兄弟俩都得上天。
     池非迟去搜的屋子里,还有一些工具、电子设备。
     鹰取严男跟着池非迟看了一圈,发现屋子简陋、凌乱,感慨道,“这两个家伙混得还真惨啊。”
     池非迟从抽屉里拿起一张卡,转身看着鹰取严男,“你确定?预存金额达到三千万日元,才能拿到这张卡。”
     一张高档娱乐会所的最高等级VIP卡!
     鹰取严男顿时无话可说,好吧,看人真的不能看表面。
     “我这边也找到了一张,他们应该有其他的住所,”琴酒从门外走过,走向最后一个房间,“如果不是有行动,恐怕不会一起住在这里……”
     剩下一个房间只摆了电视机、电风扇之类的老旧电器。
     琴酒看了看,从墙缝里翻出一个炸弹。
     池非迟也从一块松动的地板下拿出一个炸药包,然后搜查翻找其他东西。
     鹰取严男见两人比他还轻车熟路,转身去了院子,看到那边房间里,伏特加绑那兄弟俩同样绑得轻车熟路,压根没他发挥的余地,打算去看看停在院子里的车,又想起之前烟灰的事,转头问道,“老板,我去看看车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戴手套,可以吗?”
     “没关系,直接翻就行了。”
     池非迟在巷子口捡烟蒂就戴了手套,全程没脱下来,不过琴酒和伏特加也没戴。
     鹰取严男去伏特加在的房间,从两人身上摸出车钥匙,去翻找着车里的线索。
     老板没吩咐,就要自己会来事~!
     房间里,琴酒扫了外面的鹰取严男一眼,继续翻看着一本台历,“组织的事,他知道多少?”
     “我没跟他说,”池非迟从电视机柜里找出一叠碟片,又从柜子角落里翻出一个遥控炸弹,“他也没问,不太像是个多话的人。”
     琴酒不置可否,“等着看今天之后他的反应,再观察一段时间,有问题趁早解决掉。”
     “那一位说,至少半年。”池非迟道。
     从琴酒的态度来看,还是看好鹰取严男的,应该还跟那一位提过。
     他和琴酒都提过这个人,那一位才会这么关注,如果不是今年比较特殊,他再早两年潜入组织并挖到鹰取严男的话,鹰取严男现在说不定都能混到个代号了。
     两人没再说下去,翻找之后,又去了伏特加在的房间。
     那倒霉兄弟俩还没彻底清醒,就被注射了吐真剂,迷迷糊糊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竹筒倒豆子一样有什么说什么。
     这两人也没什么亲人,一起抢劫、勒索、给他人提供炸弹,本身也豁出去了,基本没什么可以抓住的把柄。
     问出了囤积炸药的地点和进货渠道,琴酒临走前,默默开了两枪,顺便把在屋里搜到的炸药放置、引爆。
     鹰取严男看得眼皮一跳,不过还是没说什么。
     他早就发现老板不是什么好人,有这样的同伙很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
     池非迟没说什么,也没问什么。
     这两个人不好控制,回答问题时表露的态度也够极端的,知道囤积多年的炸药都被人拿了,不跟他们拼命就算好的了,根本控制不了。
     如果炸药少一点,因为末路擅长组装炸弹,琴酒说不定还会考虑不动这两人的东西,先用一段再说。
     偏偏两个人手里的炸药太多了,还是一口吞那些炸药比较赚,组织里不缺会组装炸药的人。
     换言之,在琴酒心里,这两个人的价值比不上那一批炸药,被解决掉也不奇怪。
     不过,这兄弟俩囤积的炸药是真的多。
     搜罗了一晚上,池非迟和琴酒对半分,一人一半,各自运走。
     至于伏特加和鹰取严男要不要,就看他们自己去商量了。
     池非迟让鹰取严男去开了组织配给自己的小黑车,帮忙送了两批到临时安全屋,也就是那两处跟琴酒一起诈来的安全屋。
     剩下的炸药自己送,一些放在杯户町96号的地下安全屋,一些放在真池集团废弃不用的仓库角落。
     哪些仓库彻底废弃,不会有人过去,他还是能摸清楚的。
     一直折腾到早上,鹰取严男才将车停在池非迟指定的地点,打了辆车到公寓,上楼,找池非迟交差。
     “老板,这是钥匙!”
     池非迟接过车钥匙和屋钥匙,抬眼看到鹰取严男满眼血丝,“坐,累得够呛吧?”
     鹰取严男在对面沙发上坐下,点了支烟,“还好,说不上累,只不过那两处地方相隔有点远,搬东西倒是没费什么力气,就是开车累得够呛,而且我很久没熬夜了,还真有点不适应。”
     “你想要什么?”池非迟起身去厨房,“炸药?钱?或者别的?”
     鹰取严男想了想,钱,他现在吃喝的生活费有老板包了,一个月拿的工资足够玩乐了,炸药,他要了好像也没什么用,至于别的……
     “枪,可以吗?我早就想换把好一点的手枪了。”
     “会用狙击枪吗?”池非迟拿了一瓶拉克酒和两个酒杯出厨房,又转身回去拿冰桶。
     鹰取严男很识趣地跟上去帮忙,“我来!”
     池非迟将冰桶递给鹰取严男,他一个人生活久了,不太习惯让别人帮忙做什么,不过也没必要拒绝。
     让鹰取严男做这些,有利于培养鹰取严男对他的服从性。
     他是找手下,不是找个结拜兄弟,两个人关系可以要好,但必要时,还是要确保以他的指示为先。
     把冰桶放下,鹰取严男用冰夹往杯子里放冰块,“狙击枪我会用,不过只是早年出国去训练场练过,这几年还能不能命中目标,不过我使用手枪的射击精准度倒是还不错。”
     “具体想要什么型号。”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早上8:31,低头给水无怜奈发邮件。
     水无怜奈过两天会去一家网络安全公司进行采访,让水无怜奈先去接触一下组织名单上的那个程序设计师,把观察的消息反馈给他,他才方便安排人去接触、调查、威逼利诱。
     鹰取严男没多考虑,“HKP7型。”
     “晚上给你,子弹也是,那把枪几乎没用过。”池非迟低头编辑好给水无怜奈的邮件,发送。
     HKP7型手枪,后坐力小,安全性高,精度高,皮克斯那个96号地下安全屋里有一把。
     不过他还是喜欢自己买的伯莱塔92F,其他手枪丢在那里也是积灰,不如丢给鹰取严男。
     鹰取严男嘴角微微一抽,默默倒酒,他怀疑自己老板是个军火贩子。
     池非迟顺手拿起杯子喝了口酒,又给绿川纱希转了一百万日元过去,那姑娘不用问,肯定是缺钱。
     鹰取严男拿起酒杯,尝了一小口,感觉那股大料味让人有点接受不能,“这种酒味道还真是浓啊……”
     “习惯就好了,”池非迟转完账,收起手机,抬眼看着鹰取严男,“你就没有什么问题想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