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99章 毛利兰:非迟哥被天女迷惑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通过隧道只用了短短30秒,外面的光线再次亮了起来。
     “话说,刚才那个叫青柳哲也的家伙,说开发隧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毛利小五郎依旧不敢往外看。
     “我看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想捏造丑闻,好借此从我们公司捞点油水,”堂本保则埋怨道,“不过我妹妹也不对,为什么要把那件事告诉那个家伙!”
     “那件事?”毛利小五郎疑惑,“什么事?”
     柯南听到,顿时转头看去。
     堂本保则脸色有点不自在,忙道,“没什么,是我们自家人的事……”
     这边,吉野绫花又继续介绍景色,“只要从隧道里出来,就能看到天女像的上身,这座神像是距今800年前由人雕刻的,天女像右手伸出的姿势呢,叫做愿印,左手手掌上托着的,名叫如意宝珠,据说是一颗能够消除灾难和不幸的神奇宝珠……”
     池非迟看向石像上那个很像桃子的东西。
     小泉红子找的应该就是‘如意宝珠’。
     消不消灾难他不清楚,不过可以消痘痘……
     吉野绫花继续道,“为了能方便游客近距离欣赏天女像,我们公司还特地耗费了巨资,在天女像身边搭建了展望台……”
     柯南无语,难怪那个老婆婆不高兴,这个展望台都能摸到天女像了吧,再加上凿洞通缆车,信仰被玷污,不生气就怪了……
     到了山顶,一群人下了缆车,在山顶的平台上眺望风景。
     非墨带着非赤嗖一下飞走,在空中盘旋。
     “这里的视野真美!”毛利兰惊叹,“要看到这样的景色还真不容易。”
     池非迟沉默看着。
     要比梦幻,黄山常有云雾缭绕,要比壮阔,泰山一览众山小。
     再看这里,大概就只能感慨一下自然风光了。
     “看着这样的景色,真让人有沧海一粟的感觉。”毛利小五郎也感慨着。
     堂本保则自豪道,“没错,但就是经过这样渺小的人类的开发,才能将美丽壮观的景致开发出来,让大家一起欣赏。”
     不远处的天女像上,一道目光幽幽盯着堂本保则,红发飞扬的身影出现又迅速消失,仿佛只是错觉。
     “哎?”转头看石像的毛利兰在视线余角捕捉到一缕红色,真正看过去时,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怎么了吗?”吉野绫花问道。
     “没什么……”毛利兰收回视线,看向吉野绫花。
     吉野绫花低头看了看,指着自己的胸针笑道,“这个啊,是我母亲留下的遗物。”
     “不,我不是看胸针,”毛利兰笑了起来,“当然,胸针也很漂亮,不过我是觉得绫花小姐长得很像那座天女像。”
     吉野绫花有点脸红,“我像天女……?”
     池非迟收回视线,转而看吉野绫花。
     石像雕刻出来,跟真人肯定有差距,差距还不小。
     比起吉野绫花,那座天女像的眉眼跟小泉红子更相似一些,略微狭长,明媚又带着些许锐气。
     这么说起来,当年雕刻石像的师傅手艺还真不错,至少能让他区分出谁更像一点……
     “是啊,你好温柔又好有气质。”毛利兰道。
     “谢谢,就算是应酬话,我也很高兴了。”吉野绫花笑道。
     池非迟又继续看向天女像。
     天女未必温柔。
     “这才不是应酬话,”毛利兰反驳一句,又看向那边隐现的天女像,“绫花小姐,你说……天女尊者真的存在吗?”
     “这个……”吉野绫花有些为难,“我也不清楚啊,毕竟没见过。”
     “没见过啊……”毛利兰有些走神,她总觉得自己又看见了,不过也不确定是不是绿色看多了的补色,毕竟只是闪了一下。
     柯南也想起列车上的红发,下意识地仰头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也一直看着天女像,突然觉得有些怪异。
     他本来以为池非迟会锤他的,结果就只是拎了他两次,然后一声不吭,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池非迟今天也太安静了一点,虽然平时也不怎么吭声,但不至于一句话不说吧?
     难道这家伙在生闷气?
     ……
     是夜。
     池非迟没跟毛利小五郎去吃饭,在酒店泡了个澡,接到小泉红子的电话,出了酒店。
     酒店三楼,毛利兰准备带柯南去泡澡,从窗外看到通往山上的步道上有个穿着浴衣的人影,隐约间,觉得身形有些眼熟。
     “小兰姐姐?”柯南有点担心,怎么从看到列车红发之后,小兰老是看着远处走神啊,“你是不是在想天女尊者的事啊?”
     “嗯……”毛利兰应了一声,依旧盯着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
     好像是……非迟哥?
     “不用多想,就像池哥哥说的,可能是我们眼花看错了,把补色看成了头发。”柯南自己说着,也有点不信,不过也只能这么安慰了,“我现在回想,看到的也不是赤红……”
     “柯南,”毛利兰打断柯南的话,收回视线,盯着柯南,正色问道,“你觉不觉得非迟哥今天很奇怪?”
     小兰也发现了?
     柯南迟疑点头,“是有点奇怪……”
     “他今天好像不怎么说话,”毛利兰若有所思地往前走,“今天他也不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一直一个人待在房间,还有啊,以前他和你关系不是很好吗……”
     柯南抬头,发现毛利兰走的方向不对,提醒道,“小兰姐姐,澡堂在那边哦!”
     “我们先去找非迟哥,”毛利兰继续往前走,“可以顺便拜托他带你去泡澡。”
     柯南想了想,他和池非迟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池非迟这冷战到死的架势,肯定不会主动化解矛盾,他还是去看看,服个软算了,“嗯!”
     毛利兰神情凝重,“而且,我怀疑非迟哥被天女迷惑了!”
     柯南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喂喂……
     ……
     深夜,四下寂静。
     月光明朗,照得走道一片苍白。
     天女像静静立在山间,神色依旧不悲不喜,朦胧月光下,如同一位真正屹立在那儿的神袛。
     一道影子慢慢走近,年轻男人穿着深蓝色日式浴衣,略带湿气的头发下,五官轮廓分明,紫眸深邃地看着天女像,一步步走过去,在瞭望台边,轻松跳上天女像的手掌。
     天女像手掌上,一个身影凭空出现,身上黑色魔女服点缀着金饰,长长的红发在夜空中飘荡,眉眼与天女像十分相似,转身注视着来人。
     “你来了?”
     “我来了。”
     “你总算来了。”
     一只乌鸦爪子上抓着蛇,飞来,落在一旁。
     池非迟没接下去,回想着两人的对话,他怎么有种突然乱入到古龙小说里的错觉?
     小泉红子没多想,皱了皱眉,“珠子应该是在石像里,能量检测是集中在上身,不过具体在哪儿,我没法确认,这座石像太大了,不确定在哪里,总不能完全砸碎了找吧?”
     池非迟看向天女像左手上托着的东西,猜测道,“会不会在这个桃子里?”
     小泉红子一噎,纠正道,“那是珠子,如意宝珠!”
     池非迟懒得辩驳,这本来就像个桃子。
     小泉红子见池非迟不跟她争,也说起正事,“里面都被我挖空了,还是没找到,底下的罗汉里我也翻过,也没有发现珠子的痕迹。”
     “珠子具体是什么样的?”池非迟抬头观察着石像。
     “我也没见过,只是前两天翻古籍看到过图画,至于是什么样的……”小泉红子看了看左右,目光停在石像手上,“大概跟这个桃子差不多吧。”
     池非迟转头看小泉红子。
     他问的是珠子长什么样吗?
     他问的是大小、质地、自身温度高低、有没有科学手段能够检测出的能量波动!
     还有,小泉红子自己都承认就是个桃子了。
     小泉红子:“……”
     脱口而出,不怪她,是池非迟带偏的……
     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看石像,目光停留在石像脸部,“眉心上方。”
     “嗯?”小泉红子疑惑仰头看去,“眉心上方?”
     “天女像背靠岩石,本身是开凿岩石雕刻出来的,并不是雕刻好后运到这里。”
     池非迟平静分析着。
     “珠子藏在石像里,有两个可能:
     第一,村民将珠子放进石像里,那就不可能在未经开凿的背后,而应该是在前面开了洞,将珠子放进去后用石头封好。
     第二,你的先祖把珠子留在这里,利用魔法手段将珠子放进石像里。
     前者,因为之后封堵的岩石与整体岩石不是一整块,哪怕再契合,经过风吹日晒、温差变化后,缝隙多多少少会显现出来。
     后者,珠子跟石头同质地的可能性不大,同样温度、湿度下,珠子跟石头的变化也可能不同,也就会导致挤压石头或者留出缝隙,日积月累,造成石头外表某一部分的变化或开裂。
     而无论是哪种可能,你能从探测珠子的所在,说明珠子本身在持续某种能量,800多年下来,肯定会对石头造成影响或者破坏,仔细找裂缝的规律。”
     石像脸部已经有不少裂纹,眼角、脸颊、鼻梁……所有裂纹大多是竖向的。
     唯独眉心附近出现大量横向裂纹、切断鼻梁,但在发际线之下的一片额头,却没有一丝裂痕,无比光洁。
     小泉红子抬头看着石像头部,“在没有裂纹那一带?有可能,毕竟宝珠是消除灾难的,在石像内,或许也在避免石像开裂、崩碎……”
     “你试试。”池非迟道。
     “好,我用魔法阵把内部掏空,看能不能找到珠子,”小泉红子将手伸到身前,面对着石像,手指上亮起一缕红芒,在空中快速勾勒,忍不住调侃道,“我原本是打算让你试试能不能对石头有感应的,或者看能不能控制蚂蚁,让它们帮我找找,没想到你跟侦探一样观察分析,完全没考虑用异能力……”
     “因为拥有了普通人没有的力量,就放弃作为人的智慧,那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池非迟站在一旁看着,“搬山填海,千里传音,上天入地,飞出地球,普通人甚至可以做得更多,支撑其强大的根基就是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