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96章 三大恶势力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翌日。
     天部山山脚,一辆列车停在站台旁,等着乘客上车。
     “天部山的天女尊者数百年一直庇护着大家,也一直受到山下村民百姓的信仰……”
     说话的老妇人一脸皱纹和老年斑、嘴里也只剩下两颗牙,穿着灰白色的修道服,脸色阴沉,沉声怨愤道,“可是,那群混蛋居然在天女像上凿了一个洞,让缆车通过,他们这种行动,迟早会遭到报应的,让天女尊者触怒的异端,没有一个好下场!”
     “没错,天女尊者是不会放过堂本家的!”
     “用我们的天女像来开发他的观光事业,真是太过份了!”
     周围村民交头接耳。
     一旁,留着绯红色长直发的女生走过去,下巴微扬,优雅又带着不合群的孤傲,瞥了一眼围在一旁的众人,正准备上车,突然听到后方天空中传来一声乌鸦的叫声。
     一瞬间,小泉红子维持优雅矜贵的表情有点崩,转头看去。
     该不会是……
     路的尽头,一个年轻男人走来,黑T恤、黑外套、黑色休闲裤,从上到下一身黑,黑色细碎刘海下一张脸表情冷漠,紫瞳不带任何情绪,浑身上下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
     小泉红子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决定去打个招呼,顺便蹭蹭冷气,转身穿过人群走过去,在池非迟面前站定,“你来天部山旅游吗?”
     “找人。”
     池非迟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小泉红子,“你呢?”
     “找东西……”小泉红子不知想到什么,侧过脸看另一边,“你没开车来吗?”
     “路绕远了,不如做列车去。”
     “是这一趟列车吗?那要不要一起?”
     “好。”
     池非迟朝空中伸手。
     非墨从天上飞下来,停在池非迟手臂上,又顺势蹦到池非迟肩膀上,转头‘嘎啊’朝小泉红子叫了一声,“魔女小姐,你好。”
     非赤也从池非迟领口探头,吐了吐蛇信子打招呼,“魔女小姐,你好。”
     “你们好。”小泉红子大概猜到了一蛇一乌鸦在跟她打招呼,回了一句,心里松了口气。
     她突然发现,如果有快斗在,气氛会火热不少,只有她一个人面对池非迟,还是这么平静打招呼的时候,总觉得气氛有点冷淡。
     不过还好,池非迟应该没发现她脸上的问题,不然……
     两人结伴上了列车,池非迟突然出声道,“少吃辣椒,容易上火。”
     小泉红子:“……”
     (┙>∧<)┙へ┻┻
     她脸上那颗痘痘果然被发现了!
     她为什么会吃辣椒?还不是这个邪恶的自然之子带坏的……
     一开始是因为魔力沸腾,她想研究一下,结果吃着吃着就很难戒掉,吃辣是真的爽……
     之前池非迟不提醒她,现在已经晚了,晚了!
     心里一通咆哮,小泉红子脸上保持着镇定,在列车上找了座位,靠窗坐下,“谢谢提醒。”
     池非迟就坐在靠过道的外侧,“你来这里找什么?”
     “找先祖留下的一颗珠子,”小泉红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那一颗痘痘,心在滴血,“一颗可以保证我不管怎么吃辣,都不会长痘痘的珠子。”
     她可是魔女啊,居然长痘痘了,还怎么也消不下去,让她突然想到之前手臂上的羽毛和鳞片,她实验了不少魔法药剂、好不容易才消下去……
     其实池非迟天生克她吧……
     明明她那么和善来着,第一次见面就把快斗打包送过去了……
     “长痘痘就别摸了,”池非迟提醒了一句,对于小泉红子来说,为了消痘痘跑大老远找魔法物很奇怪吗,一点也不奇怪,这个魔女一天就是闲得太无聊了,“你说的先祖……”
     “就是他们信奉的天女,大概在几百年前,有个先祖曾经来过这里,并居住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留下了天女的传说,哦嚯嚯嚯……”小泉红子掩口一阵低笑,随即摆了摆手,赤红眼里带着明媚又刻意矜持的笑,“其实也没什么啦,信仰对我们又没什么用。”
     池非迟抬眼看小泉红子,“我怎么觉得你在炫耀?”
     “绝对……没有!”小泉红子一秒认真脸,目光严肃诚挚。
     这么一闹,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小喵呢?你没带她出来走走?前段时间我在游戏里问她能不能出来见一见,我可以带她去看我的魔法球,结果她拒绝了,”小泉红子郁闷诉说自己‘企图面基、面基失败’的过程,“前天晚上,我在游戏里说送她个符咒,她又拒绝了……”
     在这之前,拒绝她的只有黑羽快斗,要不是那边有个邪恶的自然之子,她早就……早就直接飞过去找人了!
     池非迟有点无法想象,灰原哀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小泉红子一口一个‘魔法’、一口一个‘符咒’,而且看样子,两个人在游戏里好像还经常聊天,“我是因为那个组织的事才过来这里,带上她不方便,不过回去之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找她?”
     嗯,小泉红子的符咒,不管是保护性的还是攻击性的,灰原哀能有一个是好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回去的时候吗……”小泉红子想躲着池非迟的,犹豫了一下,“改天吧,我再问问她,还是取得她的同意比较好。”
     “这可不像你的性格。”池非迟毫不留情地拆穿。
     小泉红子一噎,强行转开话题,“你呢?找到那个人之后,要解决掉吗?”
     “大概会,”池非迟没有隐瞒,“看情况。”
     他记得怪盗基德的剧情里,小泉红子有一次因为纠结快斗不被她迷惑、心里不爽,就想到弄死快斗,并且还行动了。
     虽然最后小泉红子选择了放弃,但一开始在小泉红子,普通人或许就是只能膜拜她的存在,那是家族传承、从小接受的理念养成的理念。
     就像她的祖先、天女尊者的传说中,天女受人信仰,但对于‘异端’,天女会毫不留情地给予惩罚、处死。
     那个时候,在小泉红子眼里,快斗大概就是‘异端’。
     魔女,对人命可没那么重视。
     同时,小泉红子也渴望抛下孤独、融入人群,却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甚至一开始根本不明白自己心里渴望的是什么,迷茫而懵懂,所以,一点点温暖也能让她动容,被快斗那家伙一撩之后,慢慢发生了变化。
     其实很难受吧,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世界观和别人的世界观不一样,别人重视的东西,自己怎么也无法理解,而因为太多的秘密不能说、太多的秘密说出去也会被当成蛇精病,所以自己在他人眼里又太古怪、凉薄……
     这种感觉,他时而不时也会有。
     不过相比起来,他比小泉红子要好得多,至少在他的认知里,他还是‘人类’,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个三无外挂而已,而且前世看得多了,面对不同的世界观,他也不会苦恼纠结。
     唯一让他有点苦恼的,反而是这个三无外挂……
     小泉红子听说大概要把人解决掉,有些好奇,“那就带上我一个吧,我凑个热闹。”
     池非迟‘嗯’了一声,转而说起别的事,“你说我的力量藏在灵魂里,基本可以确定是这样,它在屏蔽外界对我的干扰,但我发现它也在压抑我的情绪,也就是说,它把我的情绪也当成了外界干扰。”
     前世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化也不少,高兴了会心花怒放,生气了会怒火中烧,难过了心里会刺痛,但这一世过下来,他发现情绪波动没有前世那么大,好像在被什么东西慢慢压制、割离。
     一直到那一位企图洗脑,他的心情在一次次激荡下恢复平静,他才意识到,这个三无外挂在影响他的情绪,企图让他一直保持绝对冷静的状态……
     “这样不好吗?”小泉红子转过头,一手撑着下巴,看窗外的风景,“身边的人一个个饱受生老病死的痛苦、最后入土为安,只有自身是永恒,这便是神明,为了避免难过、又因难过而犯下违逆之罪,只有割断这些情感……还真是让人羡慕啊,你不用自己修行、不用自己学习,连这些都有老天给你准备好,你只要走下去就行。”
     “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如果有一天,身边重要的人死了,我也不放在心上,高高在上地说一句,‘尘归尘,土归土’,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池非迟平静说着,顿了顿,“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就算是放弃力量也无妨。”
     小泉红子惊讶转头看池非迟,随即垂眸,她大概有点懂那份心情,就像自己小时候想哭却不能哭的时候,心里闷得慌,“没有,至少我没办法,有的路不是你我可以选择的,不过情况也没那么糟糕,如果你不愿意就那么走下去,末法时代对于你而言,或许是件好事。”
     池非迟很快明白过来,“阻拦了成为神明的途径?”
     “是啊,”小泉红子收敛了心头的触动,懒洋洋道,“无法真的成为神明,就不会彻底断绝情感,别瞎担心,邪恶的且永远不可能成为神明的神明,你带水了没有?”
     “没有。”池非迟放心了,只要别彻底变成一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他还是可以接受的,“魔女还要喝水吗?”
     小泉红子正色强调,“我是人!”
     “人类,永远无法违抗神明的力量!”
     后方,那个老妇人又在一脸怨愤地鼓动,“堂本家根本不知道他们面对着什么,昨晚的预言告诉我,自然之子、绯红魔女、光之魔人,这三大黑恶势力……”
     池非迟:“……”
     他记得小泉红子曾经占卜过——‘光之魔人将从东方的天际降临,消灭白色的罪人’,是指柯南小朋友会挫败基德。
     光之魔人是柯南,自然之子是他,绯红魔女是小泉红子,这个预言还挺准的,不过……
     三大黑恶势力是什么鬼?
     小泉红子怔了怔,低头默默撸袖子。
     “咳,是三个拥有着人类无法抗衡的能力的存在,将降临天部山,为侮辱天女像的罪人降下惩罚!”老妇人没留意到这边的情况,面不改色地将话改了,肃声道,“堂本家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