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80章 必须怼翻他们!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走到门对面,面对火光站定,眼镜有些反光,嘴角露出笑意,“你真的想知道吗,大叔?”
     男人紧盯着柯南,怕柯南跑了,一步步走到门前,“当然,乖乖告诉……”
     池非迟快步出门,一手抓住男人拿刀的手腕,顺势过肩摔。
     duang~!
     男人被砸到地上,翻了翻白眼,彻底晕了过去。
     柯南看着完全昏迷的犯人,脑海莫名冒出一句——
     惨遭池非迟重击的犯人+1!
     警察晚了一步,冲进巷子。
     “目暮警官,这里失火了!”
     三个孩子看到熟悉的警察,高兴起来。
     “是目暮警官!”
     “我们抓住了纵火犯哦!”
     池非迟将柯南的手机递给目暮十三,让柯南录,就是为了用柯南的手机。
     手机肯定要被警方带回警视厅,他明天还得联系琴酒呢。
     目暮十三上前,接过手机看了视频,转头让警察把纵火犯带走,又说了手机要带去警视厅的事,让柯南明天去拿。
     “好,我明天再去拿!”柯南卖萌点头,思索了一下。
     等等,他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旁边,一个警察看着笼罩仓库的火光,提醒道,“目暮警官,这里的火势太大了,消防人员恐怕来不及赶过来了!”
     “这里的仓库下个星期就要拆除,”白鸟任三郎上前道,“应该没关系。”
     从鹿野那边赶过来的佐藤美和子疑惑,“对了,你们不是说找到高木了吗?”
     “是啊,”目暮十三疑惑转头看周围,“高木老弟人呢?”
     柯南僵着转头,看向蔓延到仓库门口的火:“……”
     步美呆呆道,“我们好像把高木警官忘了……”
     仓库门口,高木涉冲了出来,双手还抓着被拆下来的铁栏,一个健步从火上跨了过来,跑出仓库。
     火光映照中,那道身影英姿飒爽,像是电影中绝地逃生的英雄,潇洒地将火光甩在身后,喊出的话却委屈悲愤。
     “你们才想起我来啊!”
     跑到近前,直接扑街。
     “高木!”佐藤美和子连忙上前扶起高木涉,看到高木涉头上的血迹,焦急喊道,“你怎么样?”
     “我……”高木涉还没来得及说完话,晕了过去。
     “我们的计划似乎出了一点点小问题……”光彦尴尬喃喃。
     “也算他因祸得福吧,”灰原哀看着两人,“看起来离抱得美人归不远了。”
     ……
     翌日,早。
     池非迟一觉睡醒,出门晨练回来,洗了个澡,看时间差不多,给琴酒打了电话,出门确定没人跟踪后,找地方换了易容,搭公交去了练马区。
     碰面,上车。
     车子驶离原地后,琴酒才说了情况。
     闲不住的琴酒打算去弄点炸药,当然,不是自己去。
     一年前,有一个四人犯罪团伙用炸药勒索过好几个金融会社,在一次行动中,其中一人被警方击毙,剩下还有一个人暴露了长相。
     池非迟在赏金榜上见过这个案子,在被通缉后,三个人都消失了大半年。
     组织里有人发现了这三个人,之后琴酒给三个人提供情报、屏蔽器、断电器之类的东西和枪械,让这三个人去窃取警方收缴的炸药。
     谈好的是,窃取成功后,双方把炸药分了。
     但前天谈好的事,这三个人昨天就偷偷跟暴力团体接触。
     真以为琴酒的情报是白拿的?
     给了情报,琴酒就肯定会找两个人过去盯着这三个人的一举一动,一直到行动结束,避免三个人搞什么小动作!
     其实,组织要炸药的话,完全可以从别的途径弄,比如在美国那边集合,搞一个大行动,弄一大批再分运到各处。
     随便丢三个人去冒险,就是撒网捞鱼。
     如果不成,那三个人不了解组织的情况,被抓了最多就是供出有人给他们提供信息。
     如果成了,那组织收获炸药,分是不可能分的,组织看上的炸药那都得是组织的,至于那三个人是留用还是直接解决掉,待定。
     不过,这三个人现在还跟其他势力搭线,琴酒肯定恼火,不会再留着那三个人。
     而且,组织出了情报、出了东西,要是那三个人失败就算了,要是成功了,结果东西落到别的势力手上……
     不,不存在的,咱不能吃这个亏,必须怼翻他们!
     “你跟他们见面谈了?”池非迟问了句题外话。
     琴酒知道池非迟是什么意思,瞥了池非迟一眼,“前天见过。”
     啧,跟杀气腾腾的琴酒谈过,居然还没有重视,玩背叛这一出,真不知道那三个人是傻,觉得跟暴力团体搭线就能黑一波琴酒,还是胆子大,压根就没把琴酒放在心上,又或者是太聪明,感觉到跟琴酒合作最后肯定没有好下场……
     不管怎么说,两边都心怀鬼胎,就看最后谁赢了。
     池非迟一贯平静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种胜者为王的比拼还真是有趣,“他们什么时候行动?”
     “今天晚上,”琴酒声音阴沉,“在他们和山口组接触前,把人解决掉,基安蒂有别的事去做,这次行动只有科恩和卡尔瓦多斯,让其他狙击手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两个过去,必要时直接引爆炸药!”
     “行。”
     池非迟懂了,意思就是,炸药可以不要了,弄死那三个家伙就行。
     别说浪费,组织不缺炸药、不缺子弹,最浪费的还是叫上这么多核心成员行动。
     不过大家最近好像都挺闲的,大概就是一起出来溜达一下。
     看琴酒也挺闲的,如果有别的事,哪怕是想出气,琴酒估计也会丢给狙击手就完了。
     “拉克,波本会盯着山口组那边,”伏特加补充道,“在那边的人有行动之前,会提前告诉我们的。”
     池非迟:“……”
     好嘛,还要再加上一个波本……
     不过也算在他意料之中。
     组织不会跟暴力团体起冲突,更不可能火拼,除非涉及到核心秘密暴露。
     双方不是一个路子。
     暴力团体人多且杂,暴露在明面上;而组织主要讲究暗处活动,走精兵路线。
     如果真要拼个你死我活,组织也不会正面对上,把情报搜集好,全员出动,狙击、暗杀、大量炸药埋过去……把对方高层全解决掉,那团体基本就散了。
     ……
     一个上午,拿狙击枪、吃饭就过去了。
     到了下午,琴酒突然收到了信息,看着,神色沉凝了些,看完后把消息复制发到池非迟邮箱,“波本好像找到了一条大鱼。”
     池非迟点开邮件看了看,的确是条大鱼。
     邮件上的说法是,某只波本光盯着那边,觉得无聊,顺便从山口组的人那里套了一个信息。
     江口纪子,女,29岁,山口组某个高层的情人。
     那三个人就是通过江口纪子跟山口组搭上了线。
     这个女人平时负责找一些他国偷渡来的女人或者留学生,在歌舞伎町经营生意,手段自然不怎么光明,威逼利诱……不,没有利诱,酬劳几乎不可能支付,完全是靠着暴力团体胁迫。
     也就导致了,这个女人手里每天都有大量现金流入,还有一部分暴力团体的资金也是她管理,囤积了大量现金。
     具体多少不清楚,不过至少有十亿日元,还有一部分美金、英镑、黄金。
     在某个地方囤积了这么多现金,跟银行也没什么两样了。
     池非迟沉吟了一下,“最好尽快行动,搜集情报的时间够不够?”
     既然琴酒说发现大鱼,肯定是盯上了这个女人手里的现金。
     现金用途很大,在不方便转账的黑色交易里,现金往往更能取信于人。
     如果能尽快行动,近两天对江口纪子下手,可以误导山口组的人——
     为什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那三个人接触过这个女人后就出事了?
     那三个人的算计?
     不,肯定是最近有冲突的其他暴力团体,派三个炮灰打探他们的消息,策划了报复行动。
     组织跟他们没有明面上的冲突,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一切的开始只是琴酒针对那三个人的报复行动。
     这样一来,组织还是继续隐藏在暗处,不会惹麻烦上身。
     如果要行动,就要查清楚资金的具体位置、资金的数目、安保力量怎么样、漏洞……情报调查得越详细,行动就越简单。
     “波本没那么快,今天肯定查不清楚,先去解决那三个家伙,”琴酒考虑着,心思也转到江口纪子这一边,报复哪有打钱重要,而且两者也不冲突,“伏特加,去歌舞伎町附近。”
     “好的,大哥!”伏特加开车转了车道,反正他是不指望能听懂这两个人的对话了。
     池非迟不置可否,继续翻着手机里的资料。
     安室透那里,恐怕已经掌握了不少线索。
     零组将国家置于个人之上,几个人的死亡和国家安全比起来,他们必定会选择牺牲前者。
     那个女人胁迫的人太多了,还有留学生,一旦被曝出来,国际形象、国际关系都会受到影响,要是他国要求对山口组进行整治,说不定还会出乱子。
     山口组各方面的人脉、跟政界人物的关系、各党派之间的纠纷……牵扯到的事很多。
     这件事只能在暗处解决,要么公安突袭、秘密逮捕,要么直接让这个女人死于某个黑色势力的纷争中。
     最佳选择,应该是其他跟山口组有纷争暴力团体,现金在那儿摆着,既能打击山口组,又能有收获,那些人想必很乐意做这把‘刀’,但可惜,那些人未必有组织做得干净利落。
     驱狼逐虎……
     狼是浑身铁刺、獠牙尖锐的群狼,而虎是一只依附强权的母虎,爪牙锋不锋利,还要再接触才能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