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78章 柯南:池非迟这家伙最讨厌了!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佐藤?佐藤警官?”高木涉见佐藤美和子盯着自己发呆,疑惑问道,“你怎么了啊?”
     佐藤美和子回神,“啊,没什么……”
     “那这边就交给你了!”高木涉打算上车,结果就被佐藤美和子叫住。
     佐藤美和子把自己老爸的遗物,就是落在家里的手铐交给了高木涉。
     柯南目送白鸟任三郎的车子离开,“佐藤警官,为什么抓捕纵火犯要带上手铐啊?”
     “因为在第四次纵火地点,发现了被害人的尸体,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他应该是目击到纵火犯纵火,才被杀害的,”佐藤美和子正色提醒,“所以你们不可以离开我身边,如果离队,要告诉我和池先生,知道了吗?”
     “是!”三个孩子应声。
     灰原哀打了个哈欠,她突然发现做赏金猎人的一个好处,可以知道一些还没报道出来的内幕消息……
     池非迟看了灰原哀一眼,收起手机,“太困的话,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灰原哀走向池非迟停在路边的车,打开车门,“去看看昨晚纵火犯的纵火地点吧,我很好奇。”
     一群人去了昨晚的纵火地点。
     灰原哀半月眼看着现场外的巷道。
     这就是她昨晚判断失误的地方!
     那个家伙居然在这么靠外面的地方就开始放火,往巷子里面一点,就可以从僻静的另一个出口出去了,真是不谨慎!
     柯南抬头,发现灰原哀一身笼罩着黑化气场,疑惑问道,“你怎么了啊灰原?”
     “没事,”灰原哀语气依旧淡然,“只是觉得这个纵火犯真是可恶的要死。”
     柯南汗了汗,完全不明白灰原哀发什么火,刚转头,又发现池非迟出了巷子,“池哥哥?”
     “我和小哀今天早上醒得早,有点提不起精神来,你们继续,我去车子坐一会儿。”池非迟道。
     “我也去。”灰原哀跟了上去。
     柯南无语喃喃,“灰原这家伙那么大脾气,原来是太困了啊……”
     ……
     车上。
     灰原哀见池非迟一直盯着手机,没有出声打扰。
     这个人啊……
     用七月的身份提醒佐藤美和子调查佐藤正义的朋友,又用池非迟的身份参与调查,还真是爱操心。
     “小哀,”池非迟盯着手机,突然出声,“除了纵火犯提供线索的赏金,其他都到账了,670万,给你70万。”
     灰原哀:“……”
     咦,等等!
     池非迟来车里,是为了确认赏金有没有到账?
     她之前想什么来着……不,她什么都没想。
     “你有银行账户吗?”池非迟问道。
     灰原哀没跟池非迟客气,反正池非迟也不缺钱,“有……”
     池非迟给灰原哀转了账,又继续看手机。
     灰原哀拿出手机查到账信息,这70万日元就是自己的小金库,存着,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美滋滋。
     两人一时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
     没多久,佐藤美和子带着其他孩子急匆匆跑出来,上车离开。
     柯南打开红色雷克萨斯的车门,跳进车里,关上车门,“池哥哥,我们去品川车站,高木警官出事了!”
     池非迟收起手机、点火发动车子、跟上前面佐藤美和子的车,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柯南愣了愣,隐约能看到副驾驶座上,灰原哀侧脸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咦?”
     之前不是心情不太好吗?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灰原哀收敛了笑意,“怎么回事?”
     柯南回神,神色严肃地解释道,“刚才高木警官打电话过来,说他知道18年前那个案子的犯人是谁了,结果没说出名字就被人袭击,现在完全联系不上,之前那四个人去的地方也是在品川町,很可能是犯人听到他打电话,担心事情败露,所以袭击了他!”
     “为什么不会是纵火犯袭击的?”灰原哀心里依旧对纵火犯怀有怨念。
     “之前目暮警官说的那个可疑的男人,已经被逮捕了,不是纵火犯,只是一个闯空门的小偷,”柯南摸着下巴思索,“说是纵火犯袭击的,也不是不可能啦,佐藤警官说,七月提供的消息就是犯人要在地图上写个火字,最后一笔落点就是在品川町……池哥哥,你怎么看?”
     这问题问的……
     他又不是元芳,还能怎么看?
     池非迟:“睁着眼睛看。”
     柯南仰头,一脸呆:“……”
     喂喂,认真点好不好?
     静了一会儿,柯南才无语道,“现在警方已经聚集在品川町,埋伏纵火犯,还有秘密搜寻高木警官,现在纵火犯是不用担心了,不过18年前的案子……”
     “我翻了那件案子的网上报道,具体的视频没有公布,”池非迟认真了些,“不过其中好几篇报道都提到了,那个银行抢匪在抢劫后,一枪托打死了一个警卫。”
     “哈?”柯南不解。
     “佐藤正义警官是怎么锁定犯人的?”池非迟提示。
     “等等……”柯南脸色微微变了变,“用枪托打死的,佐藤正义警官,棒球社……如果说,犯人当时用枪托打人是打棒球的姿势,那佐藤正义警官就是靠犯人挥舞枪托的动作,发现犯人是谁的,也就是说,佐藤正义警官对他挥棒的动作很熟悉,那么刚才那四个人里,投手猿渡秀朗先生和经理神鸟蝶子小姐就不太可能了……嗯,还是要明白カソオ的意思才行……”
     池非迟沉默。
     柯南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想了想,“我对解暗号不太擅长,不过罗马音是KAN.O……”
     他记得高木涉是看到车站牌的罗马音才明白的,还有什么文字游戏。
     嗯?等等……
     谜题好像解开了。
     柯南低着头,神色晦暗不明,“池哥哥……”
     “KAN.O怎么了?K……”灰原哀念了一遍,也反应过来,“如果改成KA.NO的话,就是カオ……鹿野?”
     “你这家伙最讨厌了!”
     柯南在后座探出头,黑着脸冲池非迟咆哮,像个幼稚小孩子一样委屈闹腾,“老说什么自己不擅长解暗号,结果每次都那么快把暗号解决掉,谦虚太过就不是谦虚了啊混蛋!”
     池非迟沉默。
     谁知道只是换成罗马音就转过来了?
     他还以为这个暗号很难,之前压根就没去想……
     柯南咆哮完,在后座抱着自己头,一通乱挠,“可恶啊……”
     池非迟这家伙真是太气人了,赢就赢呗,每一次都说自己不擅长解暗号……可恶!可恶!
     灰原哀想说什么,不过被池非迟一个眼神阻止了。
     小孩子闹脾气怎么办?不能惯,晾一会儿就好了。
     柯南在后座打滚挠头,累了之后发现没人搭理自己,坐直身,抬头,就看到非赤从驾驶座那边看着自己,又一次抱头打滚。
     没人发现他闹小情绪吗?
     前座两个人就像没看到,非赤还在那边静静地看热闹……气人!
     非赤呆住了,“主人,柯南很不对劲哎……”
     池非迟也有点方,别的小孩子这么闹,不奇怪,但柯南这么闹就不正常了,他原本是高中生啊。
     那么,问题来了……
     要是主角疯了,算谁的锅?还打不打酒厂了?
     “柯南……”
     “嗯……”柯南闷闷应了一声,坐起身,好歹池非迟搭理自己了不是吗?
     池非迟声音平静道,“我没法理解你为什么这么闹腾。”
     他是真的没法理解柯南为什么抽抽,他做什么了?
     不就是先说了自己不擅长解决暗号,紧接着说了关键吗?
     又不是故意的,闹一会儿差不多得了……
     柯南从车内后视镜看到池非迟神色平静的脸,怔了怔,瞬间冷静下来,心里有点发闷,却不是因为生气。
     他看出来了,池非迟是真的没法理解他为什么生气,也很认真很直接地说了,没法理解。
     就是这份认真让他心塞。
     没法理解,是因为从来没有过这种心情,没有过胡闹的经历,包括小时候。
     因为没人可以让池非迟胡闹。
     那种心情,大概也是他这个小时候有父母陪他胡闹、哄着他的人,没法理解的……
     灰原哀毫不留情地说穿,“他是输太多次,压抑久了,又觉得你谦虚过头,感觉被打击到,就像小孩子要发泄,结果发泄没人搭理,所以才闹的。”
     “抱歉,不过,”柯南垂眸,掩住眼中的复杂情绪,斟酌着开口,“池哥哥,你是不是从来没有……”
     车子刹停。
     前方,佐藤美和子已经带着三个孩子下车,走了过来。
     池非迟听柯南问了半句没下文,转头问道,“什么?”
     柯南抬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豆豆眼,“没、没有……哦,对了,我要去跟佐藤警官说犯人的事……”
     名侦探开门,下车,关门……像个呆呆的小木偶。
     池非迟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灰原哀。
     柯南该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了吧?
     “那个……下次叫你露营,记得去。”灰原哀也一脸呆呆的,说完就下了车。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
     车里,池非迟又沉默了半天。
     突然觉得身边的人都不太正常了怎么破……
     非赤也疑惑,“主人,他们是不是都不太对劲啊?”
     “非赤……人类有一句话,当你觉得其他人都不正常的时候,其实是你不正常了。”
     那么到底是谁不正常了?
     池非迟低头想了一秒,思考失败,直接放弃,打开车门下车。
     算了,不正常就不正常吧,他觉得这个世界就没正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