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77章 世界卡带了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白鸟任三郎和高木涉惊讶看着柯南。
     柯南反应过来,连忙笑道,“这件事我是听毛利叔叔说的啦!”
     “这个案子我也知道,在电视上看到过好几次呢,”高木涉回想着,“这是一个计划周详的案件,唯一的线索只有银行监控视频拍下的、不到10秒的画面,而且也没人知道去世的警官靠什么锁定了嫌疑人,整件案子就像在云雾之中……没想到佐藤警官的父亲就是那名警察。”
     “这也是当然啊,”佐藤美和子走了回来,神色带着一丝悲伤,“事件和主犯虽然会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但殉职的警察的名字,也只有与他有关的人能记住。”
     高木涉怔住,“佐藤警官……”
     佐藤美和子自己缓了过来,笑道,“不过,我们的工作也并不是让大家记住……”
     “也是为了保护警察的家属,”池非迟道,“特别是犯人还在逃的情况下,因为难保不会因为怨恨或者因为担心那个警察透漏什么给家人而伤害家属,所以报道很少会提及警官的具体姓名。”
     佐藤美和子愣了一下,笑眯眯道,“这么说也对!”
     “当时那个卡车司机没有看到凶手的脸吗?”元太问道。
     佐藤美和子弯腰看着元太,解释道,“没有,而且因为凶手穿了长雨衣,是男的是女的都不知道,监控视频里,也戴了太阳镜、口罩、帽子,穿了大衣……”
     灰原哀看着佐藤美和子,低声道,“看来她很看得开嘛。”
     “嗯。”池非迟应声。
     其实佐藤美和子内心也挺温柔的,对小孩子说话能弯腰就弯腰,以免小孩子费劲仰着头,面对不便站起来的人,说话的时候也会蹲下。
     “凶手的名字是叫愁思郎吗?”光彦也问道。
     “可是,没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人有嫌疑呀!而且愁思郎……”佐藤美和子突然若有所思地顿住。
     “怎么了?”高木涉关切问道。
     “啊,我早上不是见到七月了吗?当时头脑一热,就跑上去让他帮忙查这个案子,还说只要能调查出来,什么事我都愿意答应,”佐藤美和子直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现在想想还真是丢人哎!不过我说的是实话,无论是谁,只要查清楚这个案子,我都愿意任何事……”
     “什么事都可以……”
     高木涉和白鸟任三郎脑补了和佐藤美和子结婚的事,下一秒,美滋滋的心情就消失了。
     佐藤警官这个承诺也对七月说了,以七月的效率,好像有点不妙……
     “不可以!”
     “是啊,是啊,这样太草率了!”
     “哎?”佐藤美和子有点懵。
     “那要是我找到犯人,要一千份鳗鱼饭可以吗?”元太问道。
     步美:“我想去住热带乐园的城堡。”
     光彦:“如果是我的话,我想要国际宇宙站的车票!”
     柯南也凑热闹,笑问道,“我可以要这一届世界杯足球赛的入场劵吗?”
     灰原哀想了想,“我的话,就菲尔德最新款的进口皮包好了,或者10万日元。”
     池非迟:“……”
     小哀还在纠结纵火犯那一半赏金啊。
     不是说好了晚上给她30万日元的薪水了吗?
     还有,菲尔德的包包不用买吧,他打电话可以让人把所有款都送过来。
     “可、可以啊……”佐藤美和子笑着,心里大汗。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现实的吗?
     而且要先解决案子再说吧……
     “那七月答应调查这起案子吗?”柯南神色认真了些,“他有没有说什么啊?”
     “没有答应哦,”佐藤美和子回想着,“他说这起案子让我自己去查,愁思郎的意思是去自首……就这两句,很奇怪,对不对?”
     柯南思索着,眼睛一亮,急切追问道,“他的原话是不是,只能你去查之类的?”
     佐藤美和子怔了怔,“是啊,他说这个案子只能靠我自己……”
     “那就没错了!”柯南嘴角扬起笑意。
     “这两句话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吗?”高木涉思考着,“愁思郎的意思是去自首……去自首……啊!我知道了,愁思郎和去自首,发音相似,如果断断续续说出来,很可能被人听错,七月是这个意思吧?”
     白鸟任三郎侧目,出乎意料,高木居然比他快,不行,他也要努力了……
     “我也猜是这个意思,”佐藤美和子道,“不过前一句……”
     “呐,佐藤警官,”柯南卖萌提醒,“你父亲看着犯人的背影说去自首,表示他希望犯人去自首,他们之前很可能谈过,什么情况下,你父亲会先去找犯人谈自首的事呢?”
     佐藤美和子僵在原地,“难、难道说……”
     “是啊,只要了解过这个案子,就应该知道,殉职的警官掌握了核心线索,还是其他人不知道的核心线索,仅凭一段不到10秒的监控录像就发现犯人,再加上跟犯人谈自首的事……”柯南眼镜左边的镜片反着光,嘴角上扬,笃定道,“犯人是他认识并且熟悉的人,所以七月才说这个案子只能靠你自己,因为只有作为殉职警察家人的你,最了解他到底有哪些朋友!”
     静。
     白鸟任三郎和高木涉仍在惊讶。
     另外就是……一个小鬼跟他们抢什么风头啊喂!
     说话间,四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人拿着白色花束走过来。
     其中一个大婶打量着佐藤美和子,“咦?你是……美和子?”
     佐藤美和子转头,看着四个人。
     她老爸的朋友?
     这不就有四个送上门了吗……
     高木涉和白鸟任三郎转头,盯。
     这年纪……
     少年侦探团五个人抬头,盯。
     带着白色花束……
     是佐藤正义警官的朋友,不会错!
     池非迟也抬眼打量四个人。
     四人:“……”
     发生了什么?
     气氛怎么突然变得有点奇怪?
     佐藤美和子最先反应过来,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笑眯眯打招呼,“啊,好久不见。”
     “你长大了啊……”一个大叔干巴巴笑道。
     刚才那一瞬间,是世界卡带了吗?
     元太看着四人,一脸怀疑,“我说啊,你们里面是不是……”
     步美和光彦立刻伸手,一脸严肃地捂住元太的嘴。
     “嘘、嘘……”高木涉也朝几个孩子比划。
     佐藤美和子依旧笑着,“这孩子是在好奇你们是什么人呢!”
     “是啊,”高木涉挠头笑着配合,“我是想告诉他们,乱打听别人的朋友不太好,要是想介绍的话,佐藤警官会介绍给我们认识的!”
     白鸟任三郎:“……”
     高木今天的反应速度太快了吧?
     “没关系,”佐藤美和子笑道,“那我来介绍一下,这四位是我父亲高中时期棒球社的朋友……”
     池非迟一边听着,一边查了网上的报道,特别是有关于那段不到10秒的监控视频。
     投手猿渡秀朗,现在50岁,是高中教师。
     鹿野修二,49岁,经营意大利餐厅。
     猪保满熊,50岁,金融社社长。
     唯一的女性,球队经理神鸟蝶子,49岁,服装店老板。
     四人没有待太久,祭拜之后,就一起约着到居酒屋喝酒去了。
     “其实除了报道出去的事,还有一个线索,”佐藤美和子目送四人离开,在警察手册上写着,拿给其他人看,“我爸警察手册上写着三个奇怪的片假名,カソオ……”
     “从来没有听说过啊……”白鸟任三郎摸着下巴。
     “警方似乎没有透漏过这件事,”佐藤美和子回忆道,“从我爸前后调查的经历来看,似乎和那件案子有着密切的关系,小时候警方就有人来问过很多次,问我和妈妈,爸爸有没有提到过有关于カソオ的事……”
     “然后呢?”高木涉追问。
     “可惜我一次也没听说过,也根本不懂它的意思,”佐藤美和子苦笑着摊手,“小时候还一直盯着这三个字看,很努力地想过。”
     柯南摸着下巴,七月的分析应该没错,如果‘愁思郎’的意思是去自首,那么,犯人是在佐藤正义警官的朋友之中……是代号吗?
     白鸟任三郎的电话突然响起,连忙在一旁接起电话,“目暮警官?现在吗?我们三个现在是在杯户町第4区的……什么?你说有人目击到疑似纵火犯的男人?”
     除了池非迟一直盯着手机外,其他人纷纷转头看去。
     “品川町第6区?遇到埋伏的警官,结果跑了吗?特征是,长头发,戴帽子,穿着灰色的长大衣……好的,我和高木立刻过去!”白鸟任三郎挂断电话,看向高木涉,“听到了吧?高木,我们立刻过去!”
     “啊,好!”高木涉翻着口袋,“我的警察手册,还有手铐……糟糕!”
     “高木警官?”白鸟任三郎已经上了车,疑惑催促,“你在磨蹭什么啊?”
     “我把手铐放在搜查一课办公室桌子上了……”高木涉尴尬笑着。
     “搞什么啊,”白鸟任三郎无奈提醒,“现在可没有时间回去拿了。”
     佐藤美和子也无奈了,“你没问题吧,高木?”
     “没关系啦,反正只是个纵火犯,”高木涉笑着宽慰,“而且杂志上的占卜说啊,我今天是鸿运当头、超级好运呢!”
     佐藤美和子僵在原地,想起她父亲出事那一天,出门前也说过‘今天的占卜说我运气好得不得了’这样的话,也同样把手铐忘在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