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58章 死亡几率70%以上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寺泉大五也很清楚,这些地产的户主信息模糊,容易被占用还没地方讲理,所以没说具体的位置。
     按理来说,这些地不值那么多钱,不过他卖的就是信息模糊,吃的就是这些黑势力。
     池非迟声音低沉道,“价格太高,如果你有意出售的话,至少要让我们看一两处地方,另外还有相应的合同。”
     寺泉大五迟疑了,带人去具体看看地方,确实是买房产的流程,而要是不出示合同,对方又怎么知道那些房产是他的?
     不过,他这些地比较特殊……
     “位于江户川区那块地,3亿,”琴酒道,“明天拿着合同带我们去看地方,钱我们也会准备好,只要没问题,可以当场交易,其他地产的合约至少要带两份过来,我们可以不看具体的内容,不过要看到签字页。”
     寺泉大五想了想,“至少3亿5千万,当然了,我过两天会举办一个车子展览会,如果你愿意将车子借给我展览的话,我可以免除100万……”
     琴酒放在风衣口袋里的左手,已经默默握住了枪。
     池非迟转身上车,这时候还惦记着琴酒的保时捷,他也是服了,“不借,3亿5千万,明天联系。”
     琴酒瞥了寺泉大五一眼,收敛杀机,上车。
     “等等,我们还可以……”寺泉大五话没说完,黑色保时捷直接开离原地,愣了愣,有些遗憾,又有些欣喜。
     那些鸡肋总算可以处理掉了,而且还是高价处理。
     摇了摇头,寺泉大五转身离开。
     这些黑势力的钱还真是好赚。
     看那两个人,多花5千万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来平时来钱也容易,以后他要价还可以再坚定点。
     寺泉大五不知道的是,琴酒不仅加钱不眨眼,杀人也不眨眼,眼睛都不会干的那种……
     保时捷开出神社所在的街道,路上也渐渐有了路人的身影和其他车辆。
     池非迟摘了墨镜,撕了易容,拉上冲锋衣的帽子,将刘海压下去挡住眼睛,语气平静地调侃道,“借他展览几天100万日元,你可以考虑租车赚钱了。”
     “哼,商人的贪婪,”琴酒目光沉郁,“跟这种人打交道就是麻烦,那副嘴脸看着实在让人心烦!”
     “是你没了耐心。”池非迟直接说破。
     跟琴酒相处,他没感觉琴酒对他有什么傲气,对伏特加、对贝尔摩德都是如此。
     他还以为琴酒不难相处,不过现在看来,琴酒对上组织以外的人,心里傲得很,在琴酒眼里,那些人大概都是死人,对组织外围成员估计也差不多,不值得磨蹭。
     也就只有核心成员,才能让琴酒觉得能够正视,而同一层次或者他乐于相处的核心成员,才值得平等对话。
     要说琴酒冲动吧,有时候又能权衡好利弊,不该动手、动手不划算的时候,不会动手,行事有章程,能冷静分析。
     要说琴酒不冲动,有时候杀机却又来得莫名其妙,也是要看心情的,比如今天晚上,琴酒的心情可能有点容易烦躁。
     神经质的家伙,其实最难相处了……
     琴酒没有否认自己是没耐心,“那家伙早晚是个死人,让他高兴两天也行。”
     “后天动手。”池非迟突然道。
     琴酒侧目看了池非迟一眼,“理由呢?”
     “后天毛利小五郎过去,如果他死于事件,我们不用麻烦,”池非迟点了支烟,转头盯着车窗玻璃映照中升腾的一缕烟气,“如果他没死,等毛利小五郎走之后再解决。”
     他可以刷功绩,但因为他的提议害死别人,这个锅不能背。
     组织确定的任务,没有办法可以执行,不过自己不能搞事。
     等7月3日之后,如果寺泉大五死了,不是组织动手,那就是意外情况,如果寺泉大五没死,那时候他在寺泉大五身边,行动多半由他来,方便给寺泉大五‘安排’上。
     琴酒考虑到毛利小五郎最近破案的风头,也觉得在侦探会过去的时候,动手不是明智的选择,“等上一天也没关系,你是觉得他会死?”
     “很有可能,”池非迟道,“从我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毛利老师的邀请人、主办方、房主、委托人出事概率比较高,另外,招人恨的人出事概率更高,寺泉得罪的人不少,又是雾峰酒店的主人,后天要是露面,死亡几率在70%以上。”
     “毛利小五郎跟这些事件有什么关联?”琴酒问道。
     “没有关联,有时候因为委托人死了,连委托费都拿不到,”池非迟明白琴酒的意思,由于太瘟神了,让人怀疑是不是侦探本身动了什么手脚,“从我接触下来看,他当时也没有作案或者引导的可能。”
     “那就看看你的观察结论正不正确,”琴酒没再问下去,“你要去杯户町?”
     “不去,”池非迟道,“太晚进出公寓容易惹人注意,找个实验室,我有点东西想研究。”
     “什么东西?”琴酒随口问道。
     “蛇蜕的皮,还有一点毒素。”池非迟道。
     琴酒:“……”
     毒素他可以理解,研究蛇蜕的皮做什么?
     算了,反正拉克这家伙研究的东西,不管是毛利瘟神论,还是蛇皮,都一样,奇奇怪怪的。
     估计也是闲着无聊,找点东西研究一下,打发时间……
     ……
     市川市。
     静谧漆黑的房间里,灯被打开。
     琴酒这一跑,就直接跑到千叶县辖区内,进门后,就直接去了酒柜前,“左边房间里有机器,还有一些试剂,你自己去看,要休息去左边第二个房间,自己收拾。”
     池非迟带着非赤和非墨转进房间。
     房间里的机器,有的全新,有的看上去已经用过很久,积了一些灰尘,看起来像是临时存放东西的地方。
     “反正我也不知道研究什么,能用就行了。”
     “你就靠这个打发时间?”琴酒似乎没打算走,倒了杯酒,试了一下外面屋老旧的电脑,见还能开机,就直接坐下了。
     “蛇皮有药用价值。”池非迟挑了要用的东西,表示对‘打发时间’这个形容不满。
     照情况看,琴酒是打算也在这里将就一晚,省得明天碰面还要确认安全。
     不过,别想着能阴到琴酒,没用的。
     这个地方估计琴酒也不会经常过来,他知道位置也没什么。
     同在一个屋檐下,他有一点异常举动,估计琴酒就会绷紧神经。
     哪怕是用召唤把非墨送出去送信……别人或许不会留意一只宠物在不在,不过琴酒肯定会发现。
     他从来没把逮琴酒当成目标,比拿到研究资料难多了……
     非墨四处乱蹦,突然钻进一台机器后,半天没动静。
     “别乱跑,小心触电。”池非迟提醒一声,开始研究非赤蜕下来的皮,他只取了一小块,剩下的已经磨成粉收藏了。
     外面,琴酒一听就知道池非迟是在跟宠物说话,也提醒道,“你也小心点,别把房子炸了。”
     池非迟翻出试管,“我有分寸。”
     琴酒沉默了一下,听到这个回答,他怎么突然感觉到一丝别扭?
     房间机器后,非墨突然‘嘎啊’地叫了一声。
     “主人,主人,看我发现了什么!”
     “呯!”
     池非迟手里的试管掉在地上,碎了。
     还好是空的,里面没装什么东西……
     琴酒继续沉默。
     果然,他还是该走的吧?
     池非迟走到机器旁边看了一下,机器一侧靠墙角的地方,掉了一叠打印纸。
     非墨退了出来,又嘎地叫了一声,“主人,药物研究资料哎!”
     池非迟探手把封订的打印纸拿出来,翻看着了一下。
     确实是药物研究资料,应该是实验数据记录,有大量数据和缩写,连他看着都觉得头晕眼花。
     这份资料不完整,其中一页记录有一个‘Generic’的签名。
     朱奈瑞克。
     灰原哀在组织时候的同事。
     “琴酒,这里有份资料。”池非迟神色平静地说了一句。
     非墨有点急了,“主人……”
     池非迟手指在一个缩写上划过,然后把打印纸放到一边。
     他现在要查药物研究资料,去杯户町那个实验室都能查到一些,比这份不知是不是失败实验的资料要强得多。
     不过,他不能一进组织就表现出对药物研究的兴趣,越有兴趣,那一位为了吊着他,或许会给他一部分,却很难拿到全部或者核心部分。
     最好是表现得喜欢研究奇怪的东西,以后假装不经意接触一下,让人以为他是无聊了,想找点兴趣。
     身在组织里,拿到研究资料,确实比逮琴酒容易得多。
     非墨顿时懂了,没再吱声,猩红眼睛瞄着纸页。
     不需要记下复杂的数据,只要记缩写,记成份!
     “实验室遗留的资料,”琴酒端着自己的酒杯进门,又去角落里翻了一台电脑,插上电源线,开机,就在一旁坐下,压根没怎么看那份资料,“既然丢弃在这儿,应该是用不上了的。”
     “非墨当成玩具了。”池非迟把第一页、第二页折成纸船,放在桌上。
     这是表示第一页、第二页,他已经记下了。
     非墨明白池非迟蹦到纸船旁,假装感兴趣,用爪子扒拉纸船。
     “我也帮忙记!”非赤也从袖子里钻出来,爬到桌上,刚才池非迟手指划过缩写,它也是看到了的,也明白池非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