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27章 他是女主演的父亲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二天,帝丹高中园游会。
     池非迟去之前,打了个电话到阿笠博士家,阿笠博士果然说灰原哀感冒了,要休息。
     看来临时解药还是完成了,灰原哀会假扮成柯南,让柯南暂时恢复工藤新一的样子露面,打消毛利兰对柯南的怀疑……
     露天会场,大群年轻男女进出说笑,喧闹声传出老远。
     池非迟找停车场停了车,走进会场。
     毛利小五郎一眼就看到气场跟年轻人格格不入的池非迟,伸手打招呼,“这边!”
     池非迟看到之后,走了过去。
     “你……你好!”女高中生低着头拦了池非迟的去路,把一个便当盒递给池非迟,扭捏道,“新出医生说你会过来,所以我准备了饭团……给你!”
     池非迟刚接稳便当盒,抬眼,人已经跑了。
     -.-
     别说谢谢,他连长相都能没看清楚……
     一旁。
     “那个,新出医生说你会过来,我……”
     池非迟:“……”
     新出智明这个滥好人……
     “园子说你会过来,果然来了耶!这个给你!”
     池非迟:“……”
     园子的嘴也管不住……
     毛利小五郎看着池非迟走过来,零食、饭团、饮料都领齐全了,还有两个小礼物,嘴角微微一抽,“现在的年轻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啊,居然会喜欢这小子这种性格……”
     身边,灰原哀戴着假发、眼镜、口罩,伪装成柯南的样子,抬眼看热闹,口罩变声器下传出柯南的声音,“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啊。”
     她家非迟哥长得帅又酷,明明年轻,看起来人却很沉稳,受欢迎很奇怪吗?
     一点都不奇怪!
     毛利小五郎哼了一声,直指核心,“他身边要是有个女孩子,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上前了。”
     灰原哀:“……”
     这么说好像也是……
     池非迟走过来也听到了这句话,一脸平静道,“毛利老师说得对。”
     毛利小五郎:“……”
     走开,他才不要这种泛着冷意的认同!
     舞台剧在一个场馆里开演,门口排队进场的人排出老远。
     三个人联络了熟人,走了侧门去后台。
     “毛利先生,非迟,柯南,我过来接你们,”新出智明看到池非迟抱着的东西,笑弯了眼,“很受欢迎哦!”
     池非迟低头看了一眼抱着的一堆东西,便当盒之类要归还的东西上写了班级和名字,“归还的时候,还要麻烦你。”
     “归还东西的话,自己去比较有诚意吧,”新出智明见池非迟凉凉看来,汗了一下,转身带路,“好啦,到时候我帮你还回去……我们先过去吧,小兰好像有点紧张呢!”
     池非迟沉默跟过去。
     如果新出智明和铃木园子不在学校提前说了他会过来,是不会有这么多东西的。
     他跟女高中生?
     以前或许会考虑,不过进入组织之后,还是算了吧。
     他现在最好别谈恋爱,让组织抓住弱点,再加上,有多少女高中生能接受自己男朋友杀人的?
     别把女孩子吓哭就不错了……
     新出智明走着,跟毛利小五郎唠了两句,又转头问池非迟,“我说……你不会喜欢那个大明星克莉丝吧?”
     “怎么说?”池非迟平静反问。
     雷达哀没感应到的话,这个是真的新出智明。
     贝尔摩德……魅力是够吸引人,但心思复杂难猜,他不敢招惹,也只是希望贝尔摩德别来撩他。
     别的关系有吗?没有吧。
     他突然觉得,被拉进组织之后,可以考虑跟安室透一样,一辈子做只单身狗了……
     “是她来医院看病,有一天突然聊到了你,她说在一个追思会上见过你,”新出智明笑得温和,“就我所知道的,说你体贴有风度的女性可不多,说你比较酷的还多一点,所以我才想问问你,其实大明星也不错,要是想抓住机会,改天去新出医院找我怎么样?她三天后有预约!”
     灰原哀也仰头看池非迟,这么说起来,那天池非迟跟那个大明星走得是很近,“人漂亮,气质好,身材也好,是挺不错的。”
     池非迟揉了揉灰原哀头顶着的黑色假发,等发现克莉丝是贝尔摩德之后,不知道小哀还会不会这么想?
     “八卦不好,别被园子传染了。”
     新出智明:“……”
     灰原哀:“……”
     到后台跟毛利兰、铃木园子打过招呼之后,时间也到了快开场的时候。
     看男女主演都在忙,三个人没多留,去了观众席。
     池非迟打开便当盒,假装不知道柯南和灰原哀掉包了,“柯南,你吃吗?”
     “不用了。”灰原哀拒绝。
     “你还真打算把这小鬼喂成胖小鬼啊?”毛利小五郎隔着远山和叶、灰原哀,远远吐槽一句,远离冷空气,果然自在得多。
     “噗!”远山和叶被逗笑了,“大叔你还真逗耶!”
     灰原哀沉默了一下,不,照池非迟那么喂养下去,柯南还真有可能变成胖柯,“难道你要找一个比你会做菜的女孩子?那有点难哦。”
     “柯南,你今天……”池非迟侧头看,“很奇怪,说话语气跟小哀一样。”
     不是他想揭穿,是太明显了,他不说就可疑了。
     不止是语气,柯南根本不会关注这些问题的好不好?
     灰原哀汗,干咳一声,低下头,“哪有啦,可能是因为感冒!”
     “嗯。”池非迟收回视线。
     柯南的卖萌方式都逼出来了……
     灰原哀:“……”
     这一波柯南语气模仿得令哀尴尬。
     会场里光线暗了下来,舞台剧开始。
     等毛利兰出场,毛利小五郎开启了激动吼叫模式,“好!好!演得好,演得好啊!”
     周围人吓了一跳,目光怪异。
     毛利小五郎挠头笑着,不断转头对周围人道,“我告诉你们,她是我女儿啊!是我女儿啊!”
     周围人失笑,坐在毛利小五郎身边的远山和叶嘀咕,“拜托,真是丢死人了……”
     “他是女主演的父亲。”池非迟说了一句。
     丢人吗?
     不丢人,还让人有点……小羡慕。
     两辈子下来,他和原意识体小时候都上过学校舞台表演,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台下这么为他‘丢脸’过。
     “我知道啊,他是小兰的爸爸……”远山和叶听到池非迟的话,刚疑惑说出了半句,顿住,明白了这句话的重点是‘父亲’。
     那种‘我女儿最棒’、‘想让全世界知道台上那个公主是我女儿’的心情,她大概猜到了。
     灰原哀仰头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无论神色和目光依旧平静,平静得没有波澜,“喂,我说……”
     “我没多想。”池非迟回了一句。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父母对孩子的方式也不可能一模一样,他没什么怨言。
     “那就应该这样嘛,”远山和叶一脸坚定地转头,对毛利小五郎笑着大声道,“小兰演得真的超好!”
     “是吧?是吧?”毛利小五郎笑弯眼。
     远山和叶笃定点头,“当然!”
     池非迟继续看着舞台剧,又是一个细心聪明的女孩子……
     这时候认可女儿,确实更能让父亲高兴。
     等演到公主马车被拦截、毛利兰扮演的公主被拉下马车的时候,远山和叶又喊了起来,“打败他!小兰,快使出你的空手道,把那些混蛋全部杀光光!”
     灰原哀一汗,忍不住转头看池非迟,“这次是因为……她是女主演的朋友?”
     “不,和叶是入戏太深。”池非迟道。
     灰原哀一想,还真的是……有道理,够精辟。
     舞台上,一道光束打下来,黑色的羽毛飘飘洒洒。
     “这是……”
     “乌鸦的羽毛?!”
     黑衣骑士从天而降,赶走坏人。
     “帅呆了!”远山和叶持续激动。
     舞台上,骑士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抱住了公主,看得毛利小五郎脸一绿。
     池非迟身旁的空位上,一个鸭舌帽压低、刘海挡住眼睛的男人走来,坐下。
     灰原哀疑惑转头,看着对方那嘴角上扬的微笑和那脸型……怎么感觉有点像某工藤?
     池非迟侧目,“服部,你搞什么鬼。”
     来人嘴角笑意僵了一下,开口就是大阪腔,“笨蛋,你认错了!”
     “呵……”池非迟收回视线,没再说什么。
     不仅说话腔调的问题,服部平次行走、坐下的动作,没有刻意训练过,他也都见过,还能认不出来?
     灰原哀半月眼盯着服部平次,她也想问问,这家伙搞什么鬼……
     旁边,服部平次一汗,坐到池非迟身边好像是个错误的决定。
     他这么完美的伪装,怎么露面不到三秒钟被看破了呢?
     而且,池非迟看破就看破吧,冷笑一声转回头,一副‘说你是你就是、不听你辩解、也懒得跟你争’的样子,让人很郁闷的好不好?
     他倒是突然想问问到底哪里被看穿的,又觉得不能这么随便地承认了……煎熬!
     舞台上,黑衣骑士要跟公主亲上的时候,毛利小五郎再度失控,“太乱来了!停下啊小兰!”
     远山和叶死死拉住毛利小五郎,笑眯眯看着舞台。
     池非迟心里默数:3,2,1……
     “啊——!”
     尖叫声打断了舞台剧的演出。
     一个男人倒在地上,吓得周围人全都远离。
     二十多分钟后,目暮十三带队赶到。
     “死者是蒲田耕平,27岁,米花综合病院的医生……”目暮十三看着记录说着。
     “是。”旁边的女人应了一声。
     目暮十三又问道,“他在看戏看到一半的时候倒下来的?”
     “对,”女人道,“他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会不会是被害人喝了掉在他身边的那杯饮料,才倒地身亡的呢?”高木涉蹲在地上,戴着手套捡起了地上的空饮料杯。
     “这……”女人回想,“我一直在看表演,也不太清楚。”
     目暮十三凑过去看了一下饮料杯,“里面的饮料几乎没剩下多少了,对了,在你发现蒲田先生倒下去的时候,大概是几点?”
     女人抬手腕看表,“戏是在2点多的时候开始演的……”
     旁边,还穿着公主表演服的毛利兰上前道,“他应该是在2点40分左右倒下去的。”
     “小兰?”目暮十三意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预感。
     该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