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25章 想轻轻松松出去?不存在的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米花町,新出医院附近的一栋居民楼前。
     赤井秀一在车里静坐了一会儿,切断通讯,点了支烟。
     “秀一!”朱蒂买了饮料过来,递上前,“给!你的罐装咖啡,怎么样了?”
     赤井秀一接过罐装咖啡,“在2号目标那边监视的人被解决掉了……”
     朱蒂脸色一变,“难道其实他是……”
     “不是组织的人,是一个少年和一群小鬼。”赤井秀一说着,心里还有些无奈。
     他全程听了,大概能还原一下情况。
     “应该是我们的人监视被他发现,然后他找了帮手,先是锁定了我们的人的位置,之后那个少年谎称车下有炸弹……”
     这么骗了一个下车,放倒。
     另一个就比较迷了,貌似只有两个小鬼,用肥皂水放倒的……
     朱蒂听完赤井秀一的分析,豆豆眼,“是……这样吗?”
     这是FBI探员啊,结果就被两个小孩子放倒了。
     “是啊。”赤井秀一打开罐装咖啡,喝了一口。
     他脑子发懵的也是这点,对方找的阵容就像来玩的,他们FBI的探员还输了,两个都被抓了,这是什么节奏?
     一时间,他怀疑加入FBI的门槛是不是太低了点……
     朱蒂嘴角微微一抽,“我们这次到日本来没有跟日本警方申请联合办案,是没有搜查权利的,他们被抓了……”
     “只是警察的话,他们能应付过去,”赤井秀一顿了顿,有些头疼,“我是担心有凑热闹的家伙听到消息,掺和进来。”
     “凑热闹的家伙?”朱蒂疑惑。
     赤井秀一脑海里浮现了金发黑皮的身影,有些头疼,“一个难缠的家伙。”
     见赤井秀一不愿意多说,朱蒂没再问下去,“那现在2号目标那边……”
     “监视就不用了……”
     赤井秀一理了一下线索,宴会当天贝尔摩德接触过,之后似乎有人调查过池非迟的档案……
     他们没怀疑池非迟跟组织有关系……不,怀疑过,不过被排除了。
     虽然调查的时候,他们发现池非迟的部分资料丢失,不确定是真池集团出于保护,还是组织做了什么,但池非迟作为集团继承人,跟可疑人来往肯定会引起注意,之前二十年不可能没被发现,没一点风声或迹象,那就不太可能跟组织有来往。
     唯独跟黑色有关的,大概就是这位大少爷喜欢黑衣服,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可能是心情抑郁……
     倒不是说大集团的继承人不可能是组织人,而是池非迟的年纪不大,之前没和组织有关系,现在有关系,也是被利用。
     这位大少爷还得过抑郁症什么的,怎么想也不太可能是组织的人,不然以组织的作风,要是得了抑郁症这种一时悲观就可能毁了一切的病,没用、还可能暴露组织的存在,人早就被清理掉了。
     而之后,贝尔摩德也没跟对方频繁来往,那么,那天的接触有两个可能。
     一是巧合,贝尔摩德只是随便找了个人打掩护,帮自己做做不在场证明。
     二则是……组织想对池非迟或者真池集团做点什么,贝尔摩德是故意接触了解。
     他现在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因为贝尔摩德最近频频出入新出医院,而新出医院现在的医生新出智明,跟池非迟有联系!
     池非迟曾经借住过新出家,从打听的消息来看,还会跟新出智明去打篮球,一起出门一起回来,不说是很要好的朋友,但也是聊得来的朋友吧……
     那么,贝尔摩德会不会是打算在新出智明身上做小动作,从而再次接触池非迟?
     上次接触失败了吗?还是说,上次只是了解情况?
     赤井秀一思索着,又喝了一口咖啡,现在麻烦的是,池非迟那边也很难应付,太敏锐了一点,一般的人去盯恐怕不行,而他还要盯新出医院这边,一切不确定,这边不能放松,“那边先放一放,贝尔摩德现在的第一目标应该还是新出智明。”
     ……
     杯户町。
     池非迟打电话召唤了老熟人目暮十三。
     找熟人比报警好得多。
     如果只是报警,说不定警察会觉得他们弄错了,或者大题小做,不过找熟人就不一样了……
     目暮十三一看池非迟和服部平次都在,还抓到了人,相信这两个人不会报警耍警方玩,再一想到池非迟的身份,立刻脑补到了绑架、盗窃之类的情节,转头看两个被控制起来的人,神色严肃,“说吧,你们为什么监视别人?”
     “我们……”路人乙探员刚想开口,就被池非迟打断。
     “等等,目暮警官,是不是该把他们两人带回去分开审问?”池非迟道。
     目暮十三点头,“也好,先带回去!”
     “等等,警官,其实我们只是受……”
     “等去了警视厅再说!”
     两个相貌明显有着外国人特征的探员被押上了警车,心里无语。
     就算分开审问,他们也会说同样的话——他们是刚入行的萌新侦探和助手,受女生委托,了解一下池非迟,虽然做得不对,但没有恶意等等……
     毕竟,他们确实没有伤害池非迟、也没有损害池非迟的利益。
     服部平次目送警车离开,“非迟哥,你说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监视你啊?”
     “可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侦探,受雇某个女生,来了解我的兴趣爱好和日常。”池非迟一脸平静。
     这应该是最好的说法。
     对方只是监视,算侵权了,不过没有拍摄、没有窃听、没有散布他的隐私、说跟踪吧他又没有证据,没有对他的财产和名誉造成什么损害……
     如果不是认识目暮十三,再加上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只怕连警局都不用进,说一句‘我们看对面的公寓很漂亮,多看两天’、或者‘你们没有我们监视的证据’,就会被放过。
     如今去了警视厅,找个‘委托’的理由,最多就是承认错误,并给池非迟道歉之类的,连拘留都不可能。
     不过……
     有人插手就不同了。
     在下楼之前,他借着去洗手间,把非墨召唤了过来,让非墨去给安室透带了个信……
     “哈?”服部平次半月眼,“你这个说法也太自恋了吧?”
     “你觉得不是吗?”池非迟反问。
     服部平次想了想,对方这种盯房子的监视方法,还真点像是了解情况,也挺菜的,还真有可能……
     “散了。”池非迟转身离开。
     灰原哀和步美也跟着一起去池非迟家,两个女孩子也可以做伴。
     剩下服部平次正好跟光彦、元太一起去酒店,可以去酒店1楼的房间,不然让小鬼在一个房间也不好,没人照顾,触电坠楼都危险。
     特别还是胆子奇大的熊孩子,更要有人看着……
     “明天过来吃饭,顺便来拿委托费。”
     池非迟留了一句,进了公寓楼。
     光彦乐了,“耶!又有委托费了!”
     元太咽了咽口水,“还有好吃的……”
     “我说你啊……”服部平次刚想吐槽,想到排骨汤,突然就觉得明天混一顿池非迟做的饭也好啊。
     ……
     警视厅,目暮十三才将两人分开问话,就有人来了。
     风见裕也带着公安的人,一脸严肃道,“不好意思,请将这两个人交给公安部。”
     目暮十三有些不满,抓个监视者,公安突然冒出来抢什么人,“我需要理由。”
     风见裕也看向两个人,“FBI探员,我说的对吗?”
     两个人脸色微微有点变。
     风见裕也又看向目暮十三,解释道,“我们刚刚调查到,有FBI探员入境,如果他们只是旅游的,我们无权过问,但他们居然开始违法调查行为,而且还是在没有跟日本警方打过招呼的情况下,我觉得需要问清楚他们的目的。”
     目暮十三顿时严肃起来,这不是公安警察和刑事警察闹矛盾的时候,而是FBI没把他们整个警察体系放在眼里!
     “我明白了。”
     让路,交人。
     风见裕也果断让人把人带走。
     “他们盯上了真池集团的继承人。”目暮十三还提醒了风见裕也一句,一上升到国家层面,就容易想到——真池集团是跨国集团。
     FBI这是想干嘛?调查?
     他们日本警方是摆设吗?有事不会说一声、联合办案?
     人家继承人在日本,你们FBI入境违法搜查,出了什么事,算谁的?
     “我们会问清楚的。”风见裕严肃点头,转身离开,心里默默盘算,降谷先生说了,问目的,问有没有搜查权,问有没有同伙……总之,反复问,使劲问!
     两个人脸色难看,为什么日本公安会牵扯进来?这下麻烦大了!
     剩下的借口……大概就只有‘我们是来旅游的,只是顺便帮一个小女生个忙,我们错了,下次不会了’……
     嗯,还好,还没来得及说他们是侦探这种借口。
     城市一个街角,某个帽檐压得很低的小黑默默站在墙角,看了看手上的纸条。
     纸条上,字迹很难看,像是刚学写字的小孩留下的:【目暮警官抓了两个FBI探员,让你的人去警视厅截人啊】
     “连语气词都用上了,看来顾问心情特别好呢,”安室透拿出打火机,把纸条烧掉,笑得露出白牙,“我的心情也很好!”
     FBI探员进了警视厅?必须截!
     想轻轻松松出去?不存在的!
     不会给赤井秀一造成什么麻烦,不过隔应那货一下就是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