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19章 我,琴酒,带你打钱!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跟安室透差不多想法的,还有蹲在旁边房檐上的黑羽快斗。
     这一切都是他和池非迟配合布置的,包括那具尸体,也是他半夜从通道放进去,让池非迟拉过去的,他自然要来看看成果,不然放心不下。
     黑羽快斗目送那辆黑色保时捷消失在街头,考虑着要不要也去学学医,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貌似用不上……
     “非迟哥潜入的组织还真是危险啊……”
     ……
     车里,池非迟坐在后座,穿着黑斗篷,帽檐压得很低。
     非赤从斗篷帽子里探头,看了看周围,心情愉快,“斗篷真好,比浴衣还宽松。”
     伏特加开着车,不时瞄一眼车内后视镜,欲言又止,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过来干嘛,不过车后座这家伙像邪恶巫师一样,难道组织要引进奇异力量研究吗?
     “拉克……”琴酒看不下去了,主动开口,也是提醒伏特加后座的是谁,话说池非迟都不会主动打招呼的啊,“要先找药店买钙片吗?”
     “不用,”池非迟没有变声,“还剩下一些,我带出来了。”
     “原来是你啊,拉克,”伏特加打了声招呼,“一身罩得严严实实的,我都没认出来。”
     “他的身份最好不要暴露,”琴酒用点烟器点了烟,将车窗玻璃放下来一些,“被看到和我们在一起,会有麻烦。”
     “易容太麻烦,戴久了假面也闷。”池非迟又解释了一句。
     “哦?”伏特加有些好奇,“你还是什么有名的大人物吗?”
     “那倒不是……”
     池非迟坐到后座中间,才拉下黑斗篷的帽子,这样从车窗两边也很难看到他的脸,“只是眼睛有点特别,容易被人出来。”
     伏特加从车内后视镜看了一眼,“紫色的啊,是很特别,你要墨镜吗?车里还有一副墨镜。”
     “不用,不习惯。”池非迟拒绝了。
     不过……
     组织成员用的东西还真是批发来的啊。
     他买斗篷买了不少同款。
     伏特加的墨镜还有备用的,估计也是同款。
     至于琴酒……
     琴酒绝对有很多同款的风衣。
     上次在杯户市立饭店的别馆,琴酒往自己手臂来了一枪,衣服绝对破了,到去伦敦的时候他没看到衣服有什么痕迹。
     一想到琴酒的衣柜一打开,一排同款风衣,那画面还真是有意思……
     “其实不用太担心,虽然你是两个大集团的继承人,但日本对那两个集团关注程度不高,”琴酒道,“被民众看到了,他们也认不出你来,如果是被记者之类的人发现了,趁早解决掉就行了。”
     “以防万一,”池非迟顿了顿,“而且我防的也不是普通民众和记者,我公寓那边最近两天有可疑的人盯着。”
     他虽然在实验室,但也不是被限制外出,这几天除了打赏金、跟黑羽快斗打地道之外,也回去过一次。
     “知不知道是哪方的人?”琴酒问道。
     “不确定,只有一个人,从我家里一直跟到集团分部,我出来后人就不见了,”池非迟平静道,“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在公寓那边,我之后没回去过。”
     “不会是日本公安,否则不可能只派出一个人,一个人监视容易跟丢,对方人手不多,应该是FBI那群偷偷跟过来的老鼠,”琴酒做出了和池非迟一样的推断,“上次皮克斯行动的时候,你和贝尔摩德接触过多,被他们留意到了,不过只是一个人的话,说明他们没有太过于注意你。”
     “嗯,”池非迟道,“我跟集团东京负责人说会去各地秘密考察,这段时间先不露面,等他们放松警惕后,看能不能顺着那个家伙把他们的位置都挖出来。”
     对方与其说是监视,不如说是试探。
     现在池非迟最好别做什么反应,如果组织的人贸然插手,反而会让FBI试探成功,偷偷锁定他。
     而且,找到机会的话,说不定还能利用贝尔摩德反洗一波,只是这样就要去主动接触贝尔摩德,操作起来有风险,一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
     琴酒没提醒池非迟注意,让池非迟试试,说不定能有成果,大不了池非迟栽了之后他想办法捞人,“对了,你知不知道贝尔摩德最近在做什么?”
     “不清楚,最近都没有联系。”
     池非迟大概明白了,琴酒估计跟自己的想法差不多,就是让贝尔摩德配合反洗。
     伸手去前座烟灰缸旁拿过一包没拆封的烟,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烟味重的烟,容易在身上留下气味,他宁愿不抽……
     他会抽烟,不过没有烟瘾。
     前世偶尔伪装需要、要想事情、要做什么决定,也会抽一根,至于现在……
     大概是被琴酒影响了,他也要想想要不要利用贝尔摩德反洗。
     “不用她配合,我自己解决。”
     让贝尔摩德配合?别被卖了就是好事。
     他宁愿自己操作。
     琴酒注意到了池非迟的举动,出声提醒伏特加,“前面自动贩卖机停一下车。”
     “伏特加,我不方便下车,”池非迟道,“拜托你帮忙买包烟,Cigaronne,没有就不用了。”
     “哦,好!”伏特加又问道,“你要喝点什么吗?大哥,你呢?”
     “矿泉水。”
     “矿泉水。”
     伏特加:“……”
     回答得真齐整……
     在前面停了车,伏特加就下车买烟去了。
     “你对贝尔摩德有意见?”琴酒道,“有她配合你,或许会好一点。”
     “算不上有意见,”池非迟道,“不过鬼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倒是敏锐。”琴酒嗤笑了一声。
     这么说起来,他感同身受。
     自己的计划被人摸透,对方却遮遮掩掩的,有什么想法不说、一个人偷偷摸摸不知道做什么,这种神秘主义者,他也觉得不安。
     行动配合就算了,大家一起行动,情况好控制,不过,打算做什么还是别告诉那种人。
     “贝尔摩德……”
     伏特加买东西回来开车门,琴酒顿了一下,“算了,她估计也不想跟你一起行动。”
     “拉克,你的!”伏特加把水和烟递给池非迟,又把一瓶矿泉水递给琴酒。
     “我得罪她了?”池非迟接过东西。
     琴酒把水放到一旁的动作顿了一下,这种没事人一样的反应真的好吗,“说不上得罪,不过你好像给她下过毒……”
     这事他只是听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还以为两个人有什么矛盾,不过看起来又没那么严重,好像没结仇。
     池非迟沉默了片刻,没再继续那个话题,“接下来去哪儿?”
     “做你在伦敦做的事,不过是为了资金,”琴酒也没追问,冷声道,“行动经费、还有很多实验室需要大量资金供应,有的出了问题,用一次就要销毁,比如你烧的那个实验室……”
     池非迟:“……”
     突然有点小愧疚。
     那里的机器加起来要不少钱,他这一把火放的,烧的不是机器和房子,而是钱……
     “还有武器和其他原因,不过不算很棘手,只是磨时间。”
     琴酒一脸平静,浑身透露出一个意思——
     我,琴酒,带你打钱!
     打钱不麻烦,小意思。
     池非迟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也就是他在伦敦时候的行动模式。
     等情报、开启全城巡游模式、等交易、交易……只是换作了资金,还是动辄上亿的资金。
     这么说起来,琴酒打钱确实不难。
     打来的钱弄成安全屋,还能自己烧着玩或者换成炸药去炸别人的房子玩……
     ……
     三人从实验室离开,大概是上午11点,找地方吃了东西,第一天的东京巡游模式开启。
     一个下午,从新宿区跑到荒川区,踩点,准备交易,交易完成。
     路过文京区,吃了饭,再次完成一笔黑色交易。
     晚上,转回新宿区,继续见不得光的交易。
     池非迟不知道琴酒开了多少条任务线,不过肯定跟他在伦敦一样,不会专门等哪个任务线的调查结果,都是打乱的。
     轮到哪条线、正好可以做哪条线,就做哪条线。
     而琴酒也不可能提前告诉他什么安排,不然容易被坑。
     在伦敦的时候,他也不会告诉伏特加一天的计划和目的,到了临近行动的时候才会说明一下。
     不过,相比起在伦敦的紧迫,这种日常无疑要悠闲得多。
     大概就是——反正一天两天的也完不成,那就慢慢来,没有加急任务的话,这么一天就过去了……
     夜里10点,车子停在闹市区。
     车上三人看着路过的人群,也不是很无聊。
     路上,池非迟还给非赤买了两只小仓鼠,靠在后座,看着非赤在玻璃手提箱里追着仓鼠调戏了一通、才慢慢吃下去。
     琴酒跟科恩通了电话,问道,“你的乌鸦不喂吗?”
     “放养,”池非迟道,“它会自己找吃的。”
     琴酒降下车窗点烟,还真是放养,借住在大自然家那种。
     他第一次见人这么养宠物,几天见不到乌鸦的影子,也不怕飞走了……不,怕是什么时候死在外面都不知道。
     心真大。
     “拉克,你还养乌鸦啊?”伏特加也加入闲聊。
     “养了一只,也可以说养了一群,”池非迟道,“也可以说都不是我在养。”
     伏特加:“???”
     琴酒倒是懂了,看着窗外的行人抽烟,提醒伏特加,“时间快到了。”
     拉克不养乌鸦,只是觉得整个大自然的乌鸦都是他家的,但是……
     有一群喂养过,关系不错,也可以说是他养的,但是……
     拉克的养,跟别人那里‘养宠物’的概念不同……
     这种神仙逻辑,伏特加还是别去琢磨了,脑子卡壳了怎么办?